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章 狂花(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说话间,闫思弦还掏出了手铐,一副要动真格的样子。

    店老板大惊失色,“别别别,别啊警察同志,我错了……我我我……”

    闫思弦一手晃着手铐道:“那我问你,昨天究竟怎么回事儿?这孩子的书包为什么在你这儿?想好了再回答。”

    店老板瞄了一眼闫思弦,小声道:“我,我承认,是我讹她……”

    “前因后果,她当时说过的每句话,你最好都能复述出来……”

    店老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我……我尽量……让我想想……”

    “跟你刚才的情况差不多,她进店来,看着墙上那些人皮面具——其实就是塑胶面具,看着挺像那么回事儿,万圣节扮鬼玩儿的……”

    “专门放那儿抓人眼球,你还挺有办法啊……然后呢?”????“然后……就跟你刚才的情况差不多,东西落地,碎了,我让她赔钱……我当时看她一个小姑娘,真没敢往高里要价,就399……”

    “她有多少钱?”

    “一百多点,她说是她身上所有的钱了,都掏出来了。没给够钱,我就把她书包扣下了,让她回家拿钱来。

    她当时说……她说……她家不在这儿,没地儿拿钱去,求我给她便宜点,别扣着她的书包了。

    我真没想到啊,我要知道她是离家出走……”

    “你要知道她是离家出走,无人可以依仗,就更要讹诈她了,她不正符合你的目标吗?”闫思弦道。

    老板低头,闫思弦道:“继续说。”

    “她,她想用我手机打个电话,说是让她男朋友送钱来,我让她打了,可她男朋友没接电话啊,这可不能怪我……”

    “你的手机。”闫思弦伸手道。

    老板赶忙解锁手机,递上,并打开通讯记录。

    “就是这个号码。”老板指着其中一条未接通的拨号记录道。

    闫思弦确定,丁飞的相关资料里,手机号码那一栏正是这个号码,老板没说谎。

    闫思弦示意他继续。

    “再后来,有个女的帮她说话来着。”

    “女的?什么样的人?”闫思弦瞬间敏感起来。

    “就是个过路的,管闲事,两边劝,劝我给小姑娘便宜点,别让她赔那么多钱,也劝小姑娘赶紧联系家人。

    小姑娘说没有家人,家人都在墨城,那女的问她怎么到九燕市了,她也不回答。

    后来……小姑娘跟那女的一块走的,她说帮着想办法……对啊,你查那个女的去啊,她才脑子有问题,瞎管闲事,失踪肯定跟她有关系……”

    思忖片刻,闫思弦道:“你描述一下那女人的体貌特征。”

    “嗯……”老板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个葫芦形,“身材挺好的……别的,不记得了。”

    闫思弦拿出从监控截取的照片,问道:“是她吗?”

    “没错!就是她!她就是穿这身衣服!”

    至此,王幼萱失踪前的行为轨迹完整了。

    这个13岁的女孩受无良主播丁飞鼓动,离家出走。

    带着所有零花钱,上了一辆黑车,行程数百公里,从墨城赶往丁飞所在的九燕市,这一路上,憧憬之余,不知她心中是否有不安和后悔,不知她可曾有过的一瞬间想掉头回家。

    到了九燕市,举目无亲,连回程的钱都不够,唯有投奔丁飞,丁飞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买礼物的呢?讨好乞怜吗?

    礼物没买成,反倒被无良商家讹诈了身上所有的钱,举目无亲之下,她给丁飞打了电话,对方却没接,那时王幼萱得是何等的无助?

    好在,有好心人帮她解了围,又给了她20元钱,让她有机会上网,跟丁飞取得联系。

    可是,为什么qq聊天里她不告诉丁飞自己的遭遇?为什么不告诉丁飞需要他带钱来帮她赎回书包。

    她害怕,害怕自己成了一个“麻烦”,害怕丁飞不喜欢麻烦,不喜欢到连面都不跟她见。

    没想到,在网吧也不安生,遇到一个骚扰她的中年男人周国平。

    可王幼萱究竟为什么离开网吧?即便被骚扰,网吧毕竟是个公共场合,周国平不敢有过激行为。

    而且就监控摄像来看,除了跟她说话,周国平也的确没有什么过激行为。

    她明明就快要等到丁飞了,为什么不能忍耐一会儿,等丁飞来了解救她?

    她究竟为什么选择离开网吧?

    一切都顺理成章了,还剩下这一个问题,闫思弦想不明白。

    他沉默时,二毛精品店的老板就眼巴巴地看着他。

    闫思弦道:“你究竟跟局里谁有关系?我倒是真想知道,谁敢罩着明目张胆黑店。”

    “我……那个……”

    “你就没什么关系吧?专门放出那些话,为了吓唬人,不让人报警。”

    老板嘴上没答话,表情讪讪的。

    “打今儿往后,你就上了我们的黑名单了,片区派出所会格外注意你,再搞这些歪门邪道,可就动真格了。”

    其实哪儿有什么黑名单,闫思弦故意吓唬他。

    “哎哎知道了。”老板连连答应。

    “书包我拿走了,”走到门口,闫思弦又折返回来,给老板递了一张名片,“万一小姑娘回来跟你赎书包——虽然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性不大——万一她来了,留住她,打给我,算你将功补过。”

    老板忙接下名片,不敢怠慢。

    ……

    吴端不得不承认,有些事跟运气有关。

    比如这一天的走访工作,闫思弦一大早,几乎是刚去走访地点,就收获颇丰,将王幼萱的行为轨迹填补完整,还找到了她的书包。

    吴端这一天的走访,腿都快跑断了,口干舌燥,却是丝毫没有进展。

    王幼萱最后出现在平安东路,可她出现的时间也正是小吃街最繁花的傍晚时段,人多眼杂,沿街门店的老板伙计都没注意到这个匆匆走过的小姑娘。

    对王幼萱下落的调查陷入了僵局,眼看黄金24小时就要过去了。

    好在,另一组在周国平家蹲守侦查员有了收获。

    周国平回家了,刚走到楼门口,就被逮了个正着。

    被抓进审讯室,他还挺不服气,一个劲儿嚷嚷:“有没有天理了?我犯什么罪了?我被人揍了!你们不去抓坏人,抓我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