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章 狂花(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昨天,照片上这个小姑娘从我们店里出去,就去了斜对面——你别回头看啊,听我说就得了——她去了斜对面的二毛精品店。

    那家店……”两个姑娘对视一眼,丸子头接过话来继续道:“那家店老板心术不正。”

    “怎么个心术不正法?”

    “等会儿你去他店里看看就知道了。

    你看我们这些正经做生意的,进门的地方都宽敞……这是有讲究的,门不宽,财源怎么进得来?”

    闫思弦有点懵,小姑娘年纪轻轻,张口闭口的迷信,可不太好。

    不过,他还是耐心听了下去。

    “那边就不一样了,进门的地方很窄,而且,门口的柜台上,还摆着些玉镯子之类的东西。????有人进店,老板就把玉镯子推到地上,摔碎,然后说是顾客把东西碰掉了,让人家按原价赔。

    那镯子,说白了就是地摊上的破东西,进货的时候,都是成箱成箱地往回批发,一个成本连十块都不到,标价可是死贵死贵的,好几百,上千。

    而且他还是挑着人讹诈,看起来像是本地人,三五个姑娘一块逛街的,他不敢这么干,看起来像是外地来打工的,单独一个的,还有昨天那个学生小姑娘,他就下手。

    整条街都知道,他店里隔三差五就为这事儿吵架,我这么跟你说把,那家店安的就不是做生意的心,就是个黑店。”

    小姑娘看来也是心中不平有一阵子,说到最后激动处,还挥了挥拳头。

    闫思弦道:“那之前你们怎么不报警?”

    小姑娘立马怂了,“我们两个外地来打工的,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再说了,好多人都说二毛的老板在公安局有人,他……不是认识你们吗?报警也没用,上头没人敢管。”

    “哦?”闫思弦挑了挑眉,“行,我知道了,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他转身欲走,短发的小姑娘却又道:“喂,那家店,你敢管吗?”

    “当然。”

    闫思弦当然要管,但他知道,这事儿得讲究方法,他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当务之急是寻找王幼萱的下落,而要寻找王幼萱,又要借助九燕市警力。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得罪九燕市警方。

    他决定制造一个巧合。

    好在,闫思弦出来时穿着便衣。

    他在头上揉了两把,使得自己发型凌乱,又将衣领扯歪,袖子挽起一边,使劲搓揉了几下衬衫,让衬衫看起来满是褶皱,西裤故意向下松了两厘米,堆在脚面上。

    再配合上他因为熬夜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活脱脱一个刚熬完夜的网瘾青年,窝窝囊囊,无权无势的样子。

    捯饬完自己,他便向二毛精品店走去。

    如两个姑娘所说,二毛精品店的店门口的确堆着各种商品,将门口挤得只有窄窄一条小缝,虽不至于侧着身才能通过,但闫思弦也得夹紧手臂,屏气凝神,以免真的碰掉了什么。

    一进门,闫思弦的目光立即被店铺最里面挂着的一样东西给吸引了。

    确切地说,是写在纸盒板上的四个大字。

    人皮面具!

    纸盒板旁边挂着两——坨——闫思弦只能想到这个量词,是两坨肉色的东西。

    那东西软踏踏地挂在墙上,看起来像是某种橡胶制品。

    莫非那就是所谓的人皮面具?

    这问题刚一从脑海中浮现出来,闫思弦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啪——”

    有东西落地了。

    着道了!

    闫思弦心中已然明了,店家好手段,拿人皮面具这么玄乎的噱头,第一时间将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待到镯子掉地,怕是被讹诈的倒霉鬼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这时候老板硬说东西是对方碰掉的,对方也只能自认倒霉赔钱了事。

    果然,柜台里40多岁的老板伸手,一把拽住了闫思弦的袖子。

    “你碰掉的!你不能走!”老板大声道。

    “我没想走。”闫思弦扯下老板抓着自己的手道:“多少钱?”

    “上面有标价,699!”

    “这么贵啊。”

    “照价赔偿!”老板站起来,不依不饶。

    他一站起来,闫思弦便看清,这人又高又壮,人高马大,而且一脸横肉,胡子拉碴,沉下脸来时的确面带凶相,很是吓人。

    他这讹诈的伎俩能频频得手,恐怕也跟这张能唬住人的脸有关。

    “咱们商量商量吧,”闫思弦好整以暇地掏出警官证,“听说你认识我的同事,你这店有人罩着,说说你认识谁,我看他能不能卖我个面子,给我打个折。”

    “呦……呦呵……”老板立即换了一副面孔,“是您,呦,是您啊,怪我,我眼拙,没认出来……嗨,误会,一家人,我还能问您要钱?”

    这老板真是个老油条,虽说不要钱了,对自己恶意讹诈的事却是只字不提。

    一边说话,男人一边从柜台里绕了出来,谄媚地向闫思弦递着烟。

    他一出来,闫思弦便看到了柜台内地上放着的一样东西。

    王幼萱的书包!

    闫思弦推开他递来的烟,两步跨进柜台,捡起书包。

    “这是哪儿来的?”

    “那个……”老板有点吃不准这小警察的来头,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

    闫思弦已经打开书包,掏出了一本小学六年级语文课本。

    翻开封皮,其上规规矩矩地写着王幼萱的名字。

    跑不了了,问题就出在这儿。

    “怎么回事?”闫思弦的脸色十分阴沉。

    店老板吞了吞口水,“她……她碰坏我店里的东西,又没钱赔,书包只不过是暂时扣下,等她凑足了钱,还会还给她,我要她书包有什么用?”

    讲着冠冕堂皇的话,老板自己也有了底气,说到最后竟然还反问闫思弦。

    闫思弦当时就乐了,他气定神闲道:“哦,暂时扣下,你这么说我当然信,不过事情有点复杂,这小姑娘是被人诱拐到九燕市的,她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你店里,现在书包也在你这儿,人失踪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嫌疑最大。

    所以,你得跟我回局里接受询问调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