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章 狂花(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和吴端对视一眼,没说话,一起冲回了办公室。

    “看这儿!”电脑前的刑警指着监控道:“有个女的跟王幼萱说话来着。”

    不仅仅是说话,监控中的女人掏出钱包,抽出了一张20元钱,递给了王幼萱。

    这个时候,王幼萱的书包已经不见了。

    只见王幼萱微微弯着腰,一个劲儿点头,像是在表示感谢。

    画面看起来平和自然,女人还伸手撩了一下王幼萱的刘海,像是亲昵地帮她整理头发。

    之后,两人便背道而行,各自离开。

    从监控来看,王幼萱后来用以办理上网卡的20元钱,应该就是这女人给的。????那是个身材很好的女人,黑长直的头发,黑色长靴,米色裙装,看穿着打扮,像个白领女性。

    闫思弦突然问道:“王幼萱的妈妈呢?她不是说来九燕市找妈妈?”

    “父母离异,王幼萱跟着父亲生活,至于母亲……”吴端翻看着手机上冯笑香发来的资料道:“母亲叫蒋莹,再婚了……倒是真嫁给了一个户口在九燕市的男人。”

    “具体点。”闫思弦道。

    吴端将耳机递给闫思弦,闫思弦接过,有点不耐烦道:“咱们局不至于穷成这样吧?下次多线联络能不能也给我接一个?”

    耳机那头,冯笑香道,“没问题,我帮你打报告,申请一部新手机。”

    “这么好?局里还给配手机?……算了,我给局里省点钱,就用我自己的吧。”

    “那我得先跟你说清楚,装了多线联络,你手机里的全部通讯内容我这边就能实时看到了。”

    “那还是算了,你帮我申请吧。”

    冯笑香一笑,言归正传道:“你们问王幼萱母亲——蒋莹的情况是吧?”

    “嗯。”

    “我跟他父亲简单聊了聊。

    他们当年是因为出轨离婚的——蒋莹出轨。也因此,蒋莹几乎是净身出户,而且离婚时也把话说得很绝,她不会管王幼萱的,以后也别让王幼萱来认她。”

    “那时候王幼萱多大?”

    “7岁,小学一年级。”

    “哦哦,你继续。”

    “离婚后,蒋莹很快跟出轨对象结婚了,这个出轨对象,就是九燕市人,从两人名下的房产信息以及银行卡消费记录来看,两人一直在九燕市居住。

    哦,对了,蒋莹又生了个孩子,是个男孩,五岁,正在上幼儿园。

    据王幼萱的父亲说,自离婚后,除了每月支付孩子赡养费,蒋莹再没回来看过孩子,也没给孩子买过一样东西。母女俩应该是没有联系的。”

    “王幼萱知道自己的母亲在九燕市吧?不然不会随口胡说去找母亲。”

    “这个我也问了,她爸说自打离婚以后,再没跟王幼萱提起过她妈的事儿,他一直以为王幼萱渐渐已经把妈给忘了。

    不过,一天到晚生活在一块,哪儿都不透风的墙,再说了,现在的小孩儿多精啊,不说,不代表王幼萱不知道。

    所以,你这个问题,现在谁都说不准。”

    吴端指着监控道:“你不会以为这个是她妈吧?”

    他又凑到耳机旁,对冯笑香道:“我们查到王幼萱跟一个女人见面……可惜没拍到正脸,我截一段视频发你,你看能不能从身材、走路特征这些方面跟蒋莹对比一下?”

    “好,发来吧,我尽量查……哦,这个应该不是。”冯笑香道:“从蒋莹社交软件上晒出来的照片来看,身材完全不一样,她母亲是圆润型的。”

    “哦。”闫思弦若有所思。

    冯笑香继续道:“等一下,监控画面上的时间显示傍晚8点24,我查查看……

    蒋莹是一名护士,现在是仁爱医院胸外科的护士长,医院值班记录显示,从下午6点打卡值岗,直到现在,她都在医院,今天她值夜班。

    你们要是不放心,我等下打电话到医院,确认一下蒋莹中途有没有离开。”

    “那就多谢了。”

    闫思弦将耳机还给吴端:“不是王幼萱的妈妈……那这个女人会是谁?又为什么给王幼萱钱呢?

    还有王幼萱的书包,她把书包弄哪儿去了?

    只有这一处监控拍到王幼萱了吗?”

    “精品街入口的监控也拍到她了,那会儿她还背着书包呢。”有刑警道:“目前就这两处监控拍到她,看来还得等明天一早去走访。”

    何队长看了看电脑显示器下方的时间,“4点了,今晚大家辛苦一下,凑合在局里睡会儿吧,明天一早就在精品一条街,以及幼萱失踪的路段,展开走访排查。

    图侦的同志……”

    立即有负责排查监控录像的刑警道:“我们熬夜再把监控过一遍,免得漏过关键信息。”

    ……

    第二天7点半。

    两辆车自九燕市公安局开出来,直奔精品一条街,闫思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路闭着眼,显然是没睡够。

    吴端则随另一组人,去到王幼萱最后出现的平安东路,进行实地勘察。

    时间太早,平安东路两边的小吃店大都还没开门,只有零星几个早点铺子,门口的蒸包子的笼屉上冒着热气,十分诱人。

    吴端请同行的刑警们吃了个简单的早饭,又等了片刻,周围店家陆续开门了,大家便拿着王幼萱的照片,分头走访。

    闫思弦这边的工作倒是开展得挺早。

    精品街上一部分店铺是零售+批发的形式,批发商开门普遍早。

    闫思弦走访到第三家店铺,就有了收获。

    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小店员看着王幼萱的照片,对另一名短头发店员道:“哎哎,你来看看,是不是昨天那个小姑娘?”

    短头发店员手头上正忙着理货,本不想搭腔,可是抬眼一眼,拿着照片的小刑警长相实在秀色可餐,便也凑了过来。

    闫思弦哪儿能看不出对方的心思,知道这会儿正是出卖色相的时候,心一横,冲那店员一笑:

    “你们要真见过她,那可帮了我大忙了。”

    “是她吧?”丸子头问短头发。

    短头发点头,“错不了,昨天她来过我们店里,一直看我们墙上挂的尤克里里,还问我最便宜的多少钱,我记得她。”

    “那当时她背着书包吗?”

    短头发和丸子头对视了一眼,招呼闫思弦进店里来,似乎生怕有人看见她们跟他交谈。

    “那个……警察哥哥,告诉你可以,你可别说是我们告密的,不然我们可待不下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