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章 狂花(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她的书包不见了。”吴端道,“你记得吧,王幼萱在墨城上套牌黑车的时候,还背着书包呢,可我们现在看到的监控里,她书包不见了。

    还有网吧收银台的监控,她开卡上网的时候,既没有掏兜,也没有摸钱包,手里就捏着20块钱,看起来就像——那是她身上仅剩了20块钱。

    在进网吧之前,她一定是遭遇了什么,把书包给弄丢了。”

    闫思弦揉了揉鼻子,捏过吴端的耳机,自己戴上,对另一头的冯笑香道:“是我,闫思弦。”

    “嗯,怎么了?”

    “黑车查到了吗?”

    “正要跟你们说呢,刚刚我发了对那辆黑车的协查通告,它从九燕市回墨城的路上,在一处收费站被拦下来了,八月正带人往收费站赶,算着时间,应该快到了。”

    闫思弦暗暗竖了一下大拇指,为这两人的效率折服。????大约20分钟后,耳机那边出现了李八月的声音。

    “喂喂……队长能听到吗?”

    “听到了,你说。”

    “我见着黑车司机了,现在就去审,你们听听。”

    “好。”

    起风了,呼呼的风声让李八月的声音不甚清晰,直到车门开合的声音响过,他进了车里,终于安静下来。

    李八月开口道:“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一个唯唯诺诺却又不失奸猾的声音传来:“警察同志,你们误会了,真的,我就开车送个朋友,真没跑黑车……你看我这车里现在又没拉人。”

    “朋友?好啊,那你说说,你是怎么跟13岁小姑娘成朋友的?”

    对方沉默了。

    李八月又道:“是,我们没抓住你跑黑车的现行,可你挂套牌总没错吧?挂套牌是什么处罚你心里没数?

    现在交管部门还没介入,套牌的事,我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就看你的配合了……”

    “行行行……您说,我怎么配合?”

    识时务者为俊杰,李八月面前这位显然是个中翘楚。

    李八月道:“说说你刚才送到九燕市的小姑娘。”

    “她啊,她拦我的车,说要去九燕市。600块,而且她先付了钱……

    我当时有点犹豫来着,我心里还想了:一个小姑娘,万一是离家出走的怎么办,我也不想给自个儿惹麻烦不是……

    她上车我还绕着弯问了,问她去九燕市干嘛,她说她妈在九燕市,去找她妈,我才敢上高速。

    后来到了九燕市,我又觉得不像,我问她具体到哪儿,哪条路哪个小区,她根本说不上,只说找个繁华的地方让她下车。

    繁华那不就是中心广场吗,我就把她拉那儿去了……

    哦,对了,她还一个劲儿叨念,说也不知道中心广场能不能买到像样的礼物,她要去买礼物……她还问我,中心广场附近有没有网吧,我哪儿知道啊,我又不是九燕市人。

    我就让她用我手机查查……”

    “我看看你手机。”李八月道。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对方递上了手机。

    不多时,李八月道:“你的地图软件上有两条搜索记录。一条是搜网吧,九燕市中心广场附近,只搜到一个结果,就是王幼萱去的启明网吧。

    除了网吧,还搜过’精品店’,这是你们俩谁搜的?”

    黑车司机忙道:“她,她搜的,我没搜过这些。”

    “搜索结果呢?”闫思弦问道。

    “不太好……”李八月道:“中心广场附近有一条精品街,看起来类似小商品批发的地方,她要是买礼物,应该去了那儿,一整条街,里面还有横七竖八的小巷子,鱼龙混杂,怕是不好查。”

    “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线索复杂总比没线索强。”闫思弦继续道:“问问他书包的事儿,小姑娘下车的时候还带着书包吗?……算了,要不你用一下免提,我跟他说两句。”

    黑车司机回答得十分笃定:“书包当然带着了,我是开黑车,又不是打劫,她来的时候带着什么,走的时候就还带走什么。”

    闫思弦又问道:“那她给你掏钱的时候,是从口袋掏的钱,还是从书包里掏的钱?”

    “书包里,”黑车司机道:“我记得她书包里有个小钱包,掏完付给我的六百块,就剩一两张红的,没什么钱了。”

    “你把她送到中心广场哪个位置了?说具体点。”

    “你们刚刚查到的精品一条街,就送到那个街口了。”黑车司机道。

    “我清楚了。”闫思弦将耳机还给吴端。

    吴端又跟李八月说了几句,不外乎保持联络,有任何进展随时互相通报。

    闫思弦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此刻已经将近凌晨三点,精品一条街的店铺早已打烊,即便要展开走访调查,也得等到明早了。

    当地警方马不停蹄地调来精品一条街上的几处监控,立即开展图侦工作,争分夺秒。闫思弦和吴端倒闲了下来。

    闫思弦道:“她是去给丁飞买礼物吧,自己身上就剩一两百块,连回程的车费都不够,却还惦记着给素未谋面的丁飞买礼物,你说这熊孩子……脑袋进水了吗,多让人操心。”

    吴端看了他一眼,“你今天不大对劲儿啊。”

    “我?”

    “书包不见了,这么明显的变化,你愣没发现,这可不是你的水平。”

    “哦?”闫思弦挑挑眉,“你对我的水平很了解?”

    “是谁说的自己很好用来着?”

    “滚。”

    吴端继续道:“是因为涉及未成年人吗?算下来,王幼萱的年纪比张雅兰小不了几岁……你还是受了那件事影响吧?”

    闫思弦皱眉揉着太阳穴,“你当这是苦情小说?男主角深陷过去不能自拔?得了吧,你试试昨晚上通宵宿醉,下午刚醒酒就被你揪出来开三个小时高速,还要分析案件。”

    吴端这才注意到,他脸色真的不太好,眼睛微微有些浮肿。

    两人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前聊天,白纸灯光,大白墙,苍白的一切显得闫思弦更加疲惫。

    吴端打开了走廊尽头小会议室的门,里面没人。

    “你进去睡会儿,我盯着。”

    闫思弦看了一眼小会议室里的沙发,正欲迈步进去。

    “有发现!”一名刑警自办公室探出头来,冲两人道:“监控里发现王幼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