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章 狂花(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王幼萱给丁飞发消息了。”冯笑香道。

    她将电脑显示器挪了挪,方便几人看到她截取的聊天内容。

    “我这边的镜像软件,可以实时看到王幼萱qq聊天,刚才她给丁飞发消息了,她已经到了九燕市,就在市中心广场附近的启明网吧,让丁飞过去找她。

    丁飞答应了,不确定两人的距离,不知道丁飞多久能赶过去。”

    幸好有冯笑香冷静地提取关键信息,向大家转述,吴端已经急得要爆脏话了,要是再让他去细看两个熊孩子你侬我侬恶心巴拉的对话,他非掀桌子不可。

    吴端对冯笑香道:“先把丁飞加逃犯数据库里,只要他敢拿身份证去开房,就让系统自动报警。”

    “明白。”

    听到“开房”二字,王幼萱的父亲抬手捂上了眼睛,极度不愿面对。????李八月喊道:“市中心广场,启明网吧,确认一下,没错吧?”

    “没错。”

    李八月又是埋头去打电话,不多时,挂了电话,他道:“已经向九燕市警方通报这个地址了,他们会派最近的派出所民警出警,立即去找王幼萱,应该能抢在丁飞之前。”

    “但愿吧,先把王幼萱带回派出所保护起来再说。”

    吴端一把抓起外套,“走,九燕市,小闫跟我一块!”

    闫思弦快步跟上,到了停车场才道:“一支队那么多刑警,你偏叫我一个新来的去,别不承认了,还是我最好用吧?”

    “好用?怎么听着像充气娃娃的广告。”

    “滚!”

    夜色降临,闫思弦将车开得飞快,吴端一直戴着单耳机,通过冯笑香的转接,耳机里可以听到九燕市警方去寻找王幼萱下落的进展,事实跟对方沟通。

    闫思弦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不好,进网吧了,没找到王幼萱。”

    “找对地方了吗?”

    “地方没错,正在调监控,监控显示,王幼萱的确进过这家启明网吧。”

    “13岁,身份证都没有吧?网吧也能放人进去?”闫思弦道。

    吴端抹了一把脑门,他未成年的时候也经常去混网吧来着。

    吴端一本正经地岔开话题道:“监控显示,在警方到达之前,王幼萱就离开网吧了。”

    “独自离开的?她没等到丁飞?”

    “嗯。”吴端的语气也十分费解,“冯笑香一直在监控两人的聊天,丁飞现在还在去中心广场的路上呢,王幼萱没理由提前离开网吧。

    现在冯笑香正用王幼萱的qq跟丁飞聊天,目的是让他继续赶往网吧,他这边别再出什么变故。”

    车里陷入沉默。

    车子上了高速,闫思弦直接将车速飙到限速阈值,吴端提高声音道:“抓住丁飞了!”

    “他应该不知道王幼萱的下落。”闫思弦道。

    听他这么说,吴端有点不甘心道:“正在询问,你专心开车,有进展第一时间告诉你。”

    闫思弦只好目视前方,压下心中不满。

    不多时,吴端不得不承认:“你说对了,丁飞不知道王幼萱的下落,他们只是约在网吧见面。

    这小子现在已经拘留了。”

    “线索断了……查监控了吗?王幼萱离开以后的行程能追踪到吗?”

    “先不说离开以后,”吴端道:“眼下丁飞这边虽然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不过有一个嫌疑人倒是浮出水面了。

    九燕市警方刚发来一段网吧内的监控视屏——你不方便看,听我讲吧。”

    “说。”

    “王幼萱在启明网吧上网的时候,旁边坐了个中年男人。据监控显示,这个中年男人曾经跟她搭话,王幼萱明显不想理他,他却一直跟王幼萱说话,说了大概一分钟,王幼萱离开网吧。

    而那个中年男人,也尾随她出了网吧。”

    闫思弦拍了一下方向盘,“运气也太差了吧!”

    也不知他说的是王幼萱还是警方。

    他又问道:“中年男人身份确定了吗?”

    “确定了,他用自己身份证办理的上网卡。周国平,33岁,男性,无业,离异,无子。”

    “没碰上小混蛋,倒碰上老混混了。”闫思弦眉毛拧成了疙瘩。

    “九燕市警方已经去周国平的住所布控,他还没回去。”

    ……

    三个半小时后,闫思弦和吴端终于到了九燕市公安局。

    负责跟他们对接的刑警队长姓何,名叫何格,大家都喊他何哥,是个年近五十的老刑警了,两鬓微白,面容坚毅,有过多次立功表现。

    一见面,免去客套,何队长开门见山道:“黄金24小时,我们不敢耽搁,图侦部门正查监控,可到现在为止,还没找到王幼萱的落脚处。”

    “最后一个有王幼萱行踪的监控在哪儿?”闫思弦问道。

    “平安东路,和幸福路交叉口,距离市中心广场大约3公里,综合之前的录像,王幼萱是从网吧走过去的。”

    “周国平呢?有拍到他跟踪王幼萱吗?”

    “拍到了,离开网吧后,总共四处监控,网吧门口一处,这处监控清晰地拍到王幼萱和周国平前后脚出了网吧,王幼萱还回头看周国平,有点害怕的样子。

    之后,王幼萱一直沿平安东路向东走,平安东路上总共有3处监控拍到她,前两处拍到周国平跟踪,最后一处——也就是跟幸福路交叉的这个路口,没拍到周国平。”

    闫思弦将三个显示器并列排放,站在距离显示器2米的地方,眯眼同时看着三个监控画面。

    “停一下,”闫思弦道:“平安路是你们这儿的小吃街吧?”

    “是啊,你看路两旁全是卖小吃的。”

    “这孩子从下午放学到来到九燕市,再到从网吧出来,一直都没吃过东西吧?”

    他的问题问得古怪,让播放录像的刑警没法回答,闫思弦便继续道:“她在网吧门口回头,说明她知道自己被跟踪了,有戒心,纵然如此,她也没能集中精神逃命,走到小吃街的时候,还一个劲儿朝着卖小吃的摊位瞄。

    尤其最后一处监控,这个摄像头监控视角很广,其中已经看不到周国平了,王幼萱也明显放慢了脚步,看来她知道自己摆脱跟踪了,就在其中一处卖烤串的摊位停留了大约3秒钟,她是真饿了,真想吃,说明从逃出墨城到被监控拍到,她应该还没吃过东西。

    想吃,却没买……”

    吴端给出了答案:“因为没钱。”

    “何以见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