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一章 狂花(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夜色微凉。

    烧烤店里,几人听闫思弦讲完了七年前的旧事,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

    最终,还是李八月先开了口。

    他拍着闫思弦的肩,赞叹道:“你也太厉害了吧!”

    貂芳附和道:“就是啊!小小年纪就敢深入虎口,胆子也太肥了吧!对得起你的颜值……”

    吴端:“喂喂!这跟长得帅有毛关系啊!我啊!我才是主力好吗?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女人啊!”

    ……

    等众人笑闹一阵,冯笑香对吴端道:“吴队,你真不认得我了?”????“让吴队猜,猜不中今天这顿就是他请了。”闫思弦附和。

    吴端看着冯笑香,十分费解,“你……怎么了?你们都把我弄懵了。”

    闫思弦道:“小眼镜啊!你难道忘了?!”

    “啊?!”

    除了闫思弦和冯笑香,其余几人都伸手去扶住了掉在桌上的下巴。

    “你,你说……她是小眼镜?”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冯笑香身上。

    社交恐惧癌晚期的冯笑香立马低头,谁也不看。

    ……

    一顿饭散场时,已是午夜。

    回到家,睡了个饱,第二天傍晚几人相约一起去看望李八月的媳妇。

    可惜,刚一出门,吴端就接到了值班刑警的电话。

    “吴队!紧急情况!有案子!”

    “怎么了?”吴端的声音一下子紧绷起来。

    “13岁少女失踪。”

    “片区派出所和分局没展开追查吗?”

    “案情复杂,涉及诱拐和和网络暴力,分局怕处理不当,第一时间报市局了,网监科已经着手舆情监控,你快来吧。”

    “得了,知道了,10分钟到!”

    10分钟后,刑侦一队办公室,一名30多岁的男人红着眼眶,神情激动,一见到吴端,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救救我女儿吧!求你们了!救救她!……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男人声泪俱下。

    吴端在男人的肩膀上按了一下,让他先坐下,又对刚刚打电话的值班刑警道:“具体什么情况?”

    值班刑警道:“失踪少女名叫王幼萱,这是王幼萱的父亲。

    女孩儿放学后一直没回家,学校和附近公园、网吧都找遍了,没找到,关系好的同学也问了,没人见过王幼萱。

    家长到片区派出所报案,查监控,发现孩子放学后上了一辆车。”

    “什么车?”

    “套牌的,是辆桑塔纳,车牌号跟车型、车主身份信息都不符。”

    “你刚刚说什么诱拐、网络暴力,怎么回事儿?”

    “你看这个,家长带来的。”刑警将一部手机递给吴端。

    一看到手机,沙发上的男人噌碐一下窜了起来,情绪激动道:“小畜生!都是那个小畜生!他怎么能跟我女儿聊这些啊!”

    吴端扫了一眼手机上的qq聊天记录,其内两人以老婆老公自称,言语轻佻露骨,极具**,那已经不是暗示,简直就是明示。

    若不是亲眼见到,吴端很难相信,这是一个13岁小姑娘的聊天记录。

    他压下不适的感受,对男人道:“这是王幼萱的手机吗?”

    “不是她的,是我的。怕影响学习,我一直没给幼萱买手机,她都是用我的手机打游戏玩qq什么的。

    上学期她考得不错,寒假经常拿我的手机玩,我想着放假了就让她放松一下,没怎么管过,结果开学她完全收不住心,老师跟我反映了两次,说她上课走神。

    前天,她竟然偷偷把我手机带学校去了,害我一大早找不到手机,错过了两个重要的电话。我就把她骂了一顿,还翻了她的qq……

    哎!我知道我做得不对,孩子正是叛逆的时候,这么沟通只会适得其反,可当时就在气头上,根本压不住火……哎……

    然后我就看见……她的聊天记录……

    幼萱才13岁啊!你看看,看看啊警察同志,那个畜生什么能跟她聊这些……”

    看他眼泪鼻涕一大把,吴端想给男人递张纸巾,男人却已经使劲吸溜了几下鼻涕,又朝着垃圾桶里吐了口痰。

    这一幕正好被刚进门的闫思弦和冯笑香看到。

    两人十分专业地只当没看见,冯笑香还顺手接过了男人手机。

    男人继续道:“幼萱在qq上叫那个人老公,腻歪得不行,这也就算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我能理解……真的,哪怕她在学校里找个男朋友,我都能理解,可是……对方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怂恿我女儿给他买东西,还让我女儿给他发裸照。

    混蛋!混蛋啊!”

    男人捏紧了拳头的手不住地颤抖,额头和脖子上青筋暴起,“她肯定找他去了,不能让他们见面啊……他,他要对我女儿干什么?啊?你们说,他要干什么?……不行啊,你们救救她吧,求你们了,我给你们跪下了……救她……”

    吴端一把捞住了要下跪的男人,闫思弦眼疾手快,自另一端搀住男人。两人一起将他架到沙发上。

    冯笑香道:“你怎么确定王幼萱去见网友了?”

    “他鼓动我女儿离家出走来着。

    我……哎!我看见他俩的聊天记录,气不过,就警告他以后别再联络我女儿……我已经尽量压着火,很客气了。”

    “能看出来,一句脏话没有,难为您了。”冯笑香道,“刚刚网监科那边发来消息,跟您女儿聊天的,是一名网络主播,昨天在直播的时候语言攻击您,公开教唆您的女儿离家出走、自杀,还把您跟他的聊天记录公布到网上了——而且是断章取义的部分。

    这导致网上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矛头一致地指责您,而且这一事件正在发酵,关注的人不少。”

    “无所谓,只要能把我女儿救回来,别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我就说,警察同志,我女儿一定是被他拐走了!你们救救她啊!”

    这是个争分夺秒的任务,晚一分钟找到失联的女孩,危险就多一分,谁也不希望豆蔻年华的姑娘因为年少叛逆,而遭受不可逆转的伤害。

    吴端当即道:“那个主播的详细资料!他的地址!”

    “姓名丁飞,17岁,直播id:大丁哥。地址在临省九燕市……”

    李八月道:“我这就联络九燕市警方协助调查……”

    吴端道:“让他们直接抓人,先控制住丁飞再说,一定要避免他伤害小姑娘。”

    李八月答应一声,快步走到办公室角落去打电话。

    “情况不太好,”冯笑香道:“两个人联络上了。”

    几人一下子凑到冯笑香的电脑跟前,绷紧了神经。王幼萱的父亲几乎昏倒,也强撑着凑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