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章 来自现实的第一波打击(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关不放心,查了女孩一家的住址,却发现房子卖了,他只好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女孩入院治疗的精神病院寻找。

    本没抱什么希望,却真找着了。

    他赶到时,女孩的妈妈正握着她的手坐在医院绿地的长椅上。偏大的病号服显得女孩格外消瘦,妈妈时不时絮叨几句,女孩直视前方,眼神空洞。

    “楚梅好点了吗?”——女孩名叫楚梅。

    直到吴关上前来搭话,楚梅的母亲才注意到他。

    她认得这个小警察,在警局里见过,实习的,总是被派遣一些跑腿的零活儿。

    认出吴关,楚梅的母亲眼中瞬间燃起了希望,声音也提高了些。

    “破案了吗?”????吴关似是被她眼中的光彩灼了一下,低头道:“我……是以个人名义来探望你们的。”

    “哦……这样……”母亲毫不掩饰失望。

    或者说,这种从内心深处有感而发的失望,根本无法掩饰。

    “你们怎么把房子卖了?她爸爸呢?”吴关问道。

    “孩子这样,她爸走了,不要我们了,苦哈哈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我知道,他是恨我,当初是我张罗着把孩子送到亚圣书院的,我以为那儿能让孩子学好……

    我也恨自己啊!要不是得照顾梅梅,我真想……吊死算了……”

    “别!阿姨……”

    吴关的口才并不好,况且除了找到证据,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其它任何安慰都苍白无力,他实在不知该怎么接话。

    女人倒是给了解了围,絮絮叨叨:“哎,早知道会这样,我何必管她,不就是喜欢打游戏,放她去玩,大不了我养她一辈子,也总比现在这样好……”

    吴关的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重得有些喘不上气。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经济上有困难吗?”

    女人忙摆手,“你来看梅梅,我已经很感激了,钱暂时够了,大夫说梅梅的病得长期治疗,我把房子卖了,钱留着给她看病……”

    “那您住哪儿?”

    “这儿的院长人特别好,知道我一边上班一边照顾梅梅不方便,给我安排了一个保洁的工作,工资不高,好在能住在医院里。”

    “那倒不错。”

    两人一时找不到话题,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吴关坐立不安,干脆告辞,女人客气了一下便不再挽留。

    走到医院门口,吴关看到卖水果的小卖店,选了一篮水果,又转身回去,往女人手里一塞,也不说话,再次离开。

    女人看着吴关的背影愣了片刻,握紧了水果篮子。

    ……

    墨城公安局,审讯室。

    赵正和吴关坐在审讯员的位置,亚圣书院校长——今天的审讯对象还没带过来。

    赵正是吴关的实习老师,吴关叫他师傅。

    为了这次任务,赵正亲自从警校将吴关选了出来。

    吴关22岁,即将毕业,成绩优异,又长了一张娃娃脸,混在未成年人里一点儿不突兀。

    现在卧底任务已经结束,按说他可以带着这次经历,回去写一篇干货满满的毕业论文,可他却继续留下跟进案子——一桩案子里最枯燥的部分并没有令他退缩。

    赵正明白,吴关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哪个警察不希望自己经手的第一个案件能够圆满解决?

    他叹了口气,这个年轻人可能要失望了。

    赵正问吴关道:“这是咱们第几次审他?”

    吴关没看桌上的审讯记录本,张口就道:“第十七次。”

    每一次审讯吴关都参加,其实到了后头,无非是些来来回回的车轱辘话,刑警们早已不胜其烦,吴关却没有一丝不耐烦。审讯完了他还要再听几遍录音,生怕漏掉重要细节。

    赵正道:“你该回学校准备论文了吧?”

    “每天晚上回家写点,时间够了。”

    “还是回去吧,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案子本身也不需要你继续跟进,别耽误了正事儿。”

    吴关明白了赵正的意思,人家这是下逐客令了,他太较劲,让这些老刑警不好睁只眼闭只眼地让这个案子“过去”。

    吴关沉默不语,赵正继续道:“亚圣书院的案子,如果找不到关键证据,继续审下去也是拖延时间空耗人力……昨晚南城鸿运宾馆发生凶杀案,需要抽调一部分警力,能继续扑在旧案上的警力只会越来越少……

    现在能挨上边的只有非法拘禁罪,我打算先把案子提交检察院,该判的判,至于存疑的地方,只能留着以后慢慢查。”

    吴关一下坐直了身子,“非法拘禁?即便有殴打、侮辱情节,从重处罚,顶多也就判个三年,可是张雅兰的死……”

    “我知道,杀人犯就该直接吃枪子儿,而不是关牢里拿纳税人的钱养着。

    可你别忘了,我们也是纳税人养的,如果这案子一年、两年、五年都破不了呢?我们就这么跟几块狗皮膏药耗着?

    结果不尽如人意,只能权衡取舍,才是我们工作的常态,如果这次卧底经历真让你学到了点什么,你记住,这一条才是最实用的。”

    吴关沉默了,赵正的专业性不是最强的,论痕检,他不如队里的老骨干,论审讯,他不如副队,论身手、案情分析,他也并不拔尖,他却当了队长,而且一当就是近20年。

    他靠的就是这种判断力,他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取舍,让合适的人发挥最大价值。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接触了一段时间,吴关其实挺理解他,出于岗位职责,这种艰难的决定必须由赵正来做。

    吴关完全理解,但案子办得不彻底,他答应闫思弦的事失言了,这让他心里不舒服。

    吴关觉得挫败,审讯时他都没能集中注意力,总是想起闫思弦。

    直到审讯结束,赵正又道:“等毕了业,先去基层派出所干两年,基层锻炼的年份够了,报考市局,来咱们队,如果那时候案子还没破,你继续查。”

    吴关一愣,感觉心中又打起了些精神,这是……在认可他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