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七章 渡劫(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始终盯着操场上的几人,直到看见三名教官打发小眼镜回教室,他才放下心来。

    “看来不用咱们联系校长了,有人替咱们传话。”

    “嗯。”吴关示意闫思弦也坐下,“天太热,不知要等多久,尽量减少运动吧,咱们得保持体力。”

    闫思弦坐下,毕竟年纪小,脸上带着得意之色,“找来找去,谁能想到咱俩就藏他们眼皮子底下,我真期待答案揭晓的时候这帮孙子脸上的表情。”

    吴关给他浇冷水,“听说过瓮中捉鳖吧?你现在就是鳖,现在变数太大,随时可能节外生枝,得意什么?”

    闫思弦没好气地撇他一眼,“你才是鳖。”

    吴关看他生气,觉得好笑,“哎,我听说你家条件不错,你爸生意做得特别大,老上新闻,你又是家里的独苗,他们怎么放心让你瞎折腾?太危险了吧。”

    闫思弦挑眉,“你查我?”????“你可是实名举报亚圣书院,警方对你稍做了解也很正常。”

    “稍做了解……”闫思弦有意挖苦他:“啧啧啧,我看你别干警察了,去写小说吧,就你这含糊的用词,保准不被和谐,说不定还能一本成神月入过万。”

    “你少贫嘴,回答问题。”

    “危险吗?有点吧,想不让家里人担心,不告诉他们不就得了,上了这么多年学,别的没学会,报喜不报忧总得会一点吧……话说,什么时候能从这儿出去?热死了。”

    “出去?……哎,我最担心的是没有直接证据。”

    “什么意思?”

    “即便找到张雅兰的尸体,学校大可以推脱,说张雅兰趁外出就医逃走……哎!但愿尸体上有能把案子坐实的证据吧……

    还有那些遭到猥亵性侵的女生,让她们站出来指认凶手,恐怕也是阻力重重。

    我师傅说,未成年人性侵案,最大的阻力来自被害者的监护人——家长怕丢人,不愿意声张,90%的凶手都能逍遥法外。”

    “可恶!”闫思弦撩起t恤擦擦汗,“你们警察就不能给点力?”

    “第一,我还没毕业,不算警察,第二,警察办案也得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呵呵,”闫思弦不想继续跟他废话,干脆往地上一躺,闭目养神。

    自从被关过禁闭室,闫思弦耐渴的能力似乎变强了,此时虽然口干舌燥,却也没觉得特别不适。

    刚才的一番折腾,肾上腺素飙升了一把,现在平静下来,倦意渐渐席卷而来,十几分钟后,他打起了瞌睡。

    可是心里还装这事儿,哪儿敢睡着。

    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吴关的声音:“困了你就睡吧,我盯着。”

    闫思弦终于安心睡去。

    ……

    他是热醒的,醒来先伸手按亮了一部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睡了四个小时。

    渴。渴得不想说话。

    吴关道:“一个坏消息,一个更坏的消息。”

    闫思弦懒得搭腔,吴关继续道:“坏消息是:校门口来了好多学生家长——是来维护学校的。

    刚才我的警察同事试图进学校交涉,把咱俩救出去,却被家长挡在学校门口,家长甚至差点动手,为了避免起冲突,我的同事不敢硬闯。

    可恶的是,家长们明知道孩子在这儿会被电击,却坚信这是唯一能让孩子重新做人的办法。他们生怕警方对学校不利。”

    闫思弦懒洋洋道:“不难解决,只要放出有女生被性侵的消息,这么膈应人的事儿,我不信女生家长还能继续维护学校,说到底,家长们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可以从内部瓦解。”

    “话是这么说,但也需要时间。况且,更坏的消息是:尸体还没找到。

    虽然有人带警犬去胡教官标记的地方寻找,可那儿是一片郊区荒地,范围太广,根据以前搜尸的经验,我师傅说,运气不好得话得人工掘地三尺,一个礼拜也未必能找到尸体。”

    “不是有两处标志吗?土坡和歪脖树。”说话有点多,吴关的嗓子哑了,他努力吞了吞口水。

    “土坡和歪脖树是找到了,可是就是找不到尸体。”吴关看向躺在地上的胡教官,“万一他给了个假地址,让我们干耗着……”

    昏迷的胡教官仿佛能感觉到两人在谈论他,竟然醒了!

    他粗粗地喘了几口气,喃喃道:“水……水……”

    看到闫思弦和吴关,立即噤声。

    闫思弦冷冷道:“知道关禁闭的滋味了?”

    胡教官竟掉了眼泪,“该说的都说了,你们放了我吧,我错了……真错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放了你?”闫思弦重新拿起白色小棒。

    胡教官吓得再次失禁。

    “你说的地方,还没找到尸体。”

    白色小棒贴近胡教官的额头,他抖成了筛子。

    “不可能!我没撒谎……没!……都是实话,真的……就在那儿!就在那儿啊!……肯定是……”

    吴关将手机凑到他眼前,“看清楚,这是现场发来的照片,是这儿吗?”

    “离3……19国道不远……好像……就是这儿……”

    “好像?”

    吴关还欲再问,却听门外走廊上隐约传来说话声。

    闫思弦一把捂住了胡教官的嘴,胡教官是真被电怕了,老老实实一动不动,任由闫思弦捂着。

    其实之前也有教官自走廊经过,电疗室里的四人并未引起关注和怀疑。

    这回,门外的人却不仅仅是路过。

    只听一人指点道:“……越快越好,钱不是问题,今天就把禁闭室重新粉刷一遍……还有灯,去找个电工,把灯修好,再买几个蒲团,咱们是书院,我要让这儿看起来像……禅修室,对对对,就叫禅修室!以后不准再叫禁闭室了……”

    有人问道:“那电疗室怎么办?”

    这些人已经开始掩盖虐待学生的痕迹了!更要命的是,藏不住了!

    门外的人已经到了电疗室门口。

    好在,外面的人并没有开门进来。

    一开始指点江山的人道:“把门牌换了,电疗室不好,太暴力了,就叫……心理疏导室,改成这个吧……都勤快点,把里面打扫干净。”

    “是是是……”

    听到几人离开,闫思弦和吴关松了口气,太险了!

    可就在这时,一直悄无声息躺在角落的黄板牙突然暴起,嗖地一下冲到门口,猛砸了几下门,边砸边喊:“救我!校长救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