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章 第一次电击治疗(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黄板牙被放在电击治疗专用的床上,左侧是一台仪器,仪器上的电线错综复杂。

    闫思弦用床上的绑带结结实实地固定住黄板牙的手脚,并往他嘴里塞了牙套。

    接通电源,打开仪器。一阵“滴滴滴滴”声之后,闫思弦拿起了两个通着电线的白色小棒。

    “你会用这个玩意儿?”吴关十分诧异。

    “做过点功课。”

    白色小棒被抵在黄板牙眉心处,同时往两边太阳穴的方向划。

    “咯咯……”

    瞬间,黄板牙醒了,口中发出难以名状的声音。????闫思弦评价道:“30毫安电流,除了疼,他还能看到一条粗粗的白光——你能想象吗?人直接看到电流在自己脑子里的样子。”

    “操你……”

    “妈”尚未出口,又是一股电流。

    “还骂吗?”闫思弦终于撕开认怂的伪装,冷冷问道。

    “不骂了。”

    “知道为什么抓你来吗?”

    “咯咯……”

    稍一犹豫,就是一次电击。

    “我我我打人。”黄板牙加快了语速。

    “还有呢?”

    “还有……咯咯……”

    他的回答还是不够快。

    黄板牙欲哭无泪,常在河边走——他这不是湿鞋,是掉河里了,看样子还得被淹个半死。

    闫思弦记得,准备将自己送到这所学校时,他曾阅读大量戒网学校的资料,其中一个接受过电击治疗的学生这样评价:

    “那种对人心理的把控,让人确实感受到你是真的错了,电击会让你真正心服口服。”

    此刻,这说法在黄板牙身上得到了验证。为了逃避电击,他的供述还真是猛料十足。

    “还有电击学生,还……睡过几个女生……”

    闫思弦拿着白色小棒的手抖了一下,紧接着,是疯狂的连续几次电击。

    “咯咯……咯咯……咯咯……”

    黄板牙翻着白眼,眼球外凸,竟跟操场上的孟子雕像有几分相似。

    “够了。”

    吴关伸手拦住他。

    闫思弦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想到张雅兰的笑容,她脸上的小酒窝,她笑起来仿佛周身都在发光的样子。

    他还记得暑假前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对话。

    张雅兰:“我可能真要去那种学校了,以前就跟你提过。”

    闫思弦:“别开玩笑,新闻都曝光了,那儿不是人呆的地方。”

    张雅兰:“去一趟我爸妈就放心了。”

    闫思弦:“他们逼你去的?那你躲我家来,我保护你。”

    张雅兰:“也不全是被逼的,我其实没那么排斥,怎么说呢……还有一年就高考了,我还想跟你考一个学校呢,该收收心了。”

    闫思弦:“我给你辅导,别去了。”

    张雅兰:“放心,你还不知道我?我什么时候吃过亏?实在不行就装怂认错呗。”

    闫思弦:“那……你小心点。”

    ……

    闫思弦蹲下,张开嘴,拼命用力呼吸,唯有这样才能克服令他窒息的巨大愧疚感。

    “我要是再坚持一下,劝住她,不让她来……该多好……”

    吴关拍了拍闫思弦的肩膀,从他手中接过白色小棒。

    “看清楚,就是这个女生,她叫张雅兰,她在哪儿?”

    吴关从黄板牙的手机相册找到了张雅兰的照片。

    确切的说,那是一张学生们在教室读书的合照,人人一丝不苟,学习氛围浓厚——教官存这样的照片,是为了出去抓人时给家长展示,让家长放心。

    镜头聚焦的位置,一个女生和两个男生的面貌比较清晰,女生正是张雅兰!

    黄板牙看着照片,喃喃道:“她……你们说的是她……”

    吴关手中的白色小棒向下沉了一寸,黄板牙被吓得又翻起了白眼,涎水横流。

    “这种事儿,体验一次就终身难忘吧?我不想再折磨你了,在我的耐心耗尽之前,你最好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少跟他废话!”闫思弦一把夺过白色小棒,稳准狠地电了下去。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两人虽未刻意分工,配合却十分默契。

    果然,高压之下出效率,一心只想少受罚的黄板牙搜肠刮肚,还真想起了一些细节。

    “我们只管收拾不听话的学生,再就是把走出学校后坏毛病反弹的学生抓回来。”黄板牙道,“我就是个打工的,上头让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她不是我害死的,是校长!校长!还有胡教官!”

    “说具体点。”

    “上月她一进校就关禁闭,人被铐在禁闭室窗户栏杆上,连着晒了两天——是有点狠了,可是别的学生也都是这么过来的,谁也没想到会出人命啊……可能她正好赶上最热的那两天了吧——反正,抬出来的时候好像是死了……我也不确定,离得远,没看清,但是但是但是……胡教官肯定知道!就是他把人从禁闭室弄出来的,他还开车和校长一块把人往医院送……人送出去就再没回来,至于死活,我真不知道。”

    吴关道:“还从没见过校长呢。”

    “是这样……”黄板牙赶紧解释,邀功似的,“校长家孩子考上外地的大学了,校长去送孩子上学,这周不在,明天就回来了。”

    闫思弦捏起黄板牙的右手大拇指,解锁了他的手机,“那就胡教官吧,哪个是他的电话?打给他,让他过来……”

    吴关眼明手快地抢过手机,“慢着,咱们应该从长计议。”

    “哦?”

    “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他,”吴关指了指黄板牙,“你就要再叫来一个教官?咱们不可能一直躲电疗室里,出去以后被他们报复怎么办?”

    “你说完了?”闫思弦上前一步,“该我问了,你认识我吗?想好了再回答,否则……”闫思弦晃了晃手中的白色小棒,“我不介意用点非常手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