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章 非正常少年矫正中心(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一个身高186虎背熊腰的高中生,跟秃顶老师告状,告同学说话。

    搁哪所学校,都荒诞得让人瞧不起。

    唯独在亚圣书院,这是常态。

    亚圣书院搬用了文革时期的“先进做法”,鼓励学生之间相互揭发,揭发别人可以得到奖励,奖励积累到一定次数,就可以抵消惩罚。

    闫思弦一瞧,乐了。

    告状的正是刚刚抽查背书时挨了五下戒尺的男生。他虽长得高高壮壮,此刻却弓着背,哈着腰,一脸谄媚地看着老师,毫无少年人的朝气,倒像个跟在主子邀功的奴才。

    奴才对主子谄媚,对揭发对象却不敢趾高气昂狗仗人势,他眼中满是歉意。

    对不起,我真的,真的不想挨戒尺了,太疼了。????闫思弦理解,但依旧鄙视,懒得拿正眼看他。

    秃顶老师显然不想跟那发疯的女生扯上瓜葛,他瞪了狗奴才一眼,恨他为什么把这烫手山芋递给自己。

    好在,有人愿意接这烫手山芋。

    在走廊尽头抽烟的黄板牙教官饶有兴致地凑上前来。

    “怎么?新来的不懂规矩,说话了?”

    他眯眼看向闫思弦和吴关,犹如一只盯住猎物的蟒蛇。

    “嗯。”老师含糊应着。

    黄板牙揉着拳头道:“我就喜欢你们这种不守规矩的,没关系,我教你们规矩,慢慢教——走吧,宿舍楼。”

    两人沉默照做。

    老师只想推脱责任,黄板牙只想抓人来折磨,一拍即合。

    他们并不在意真相,此时,辩解不过是自取其辱。

    “去宿舍楼。”黄板牙在两人身后,像是驱赶两只绵羊。

    宿舍楼正是早些时候闫思弦被关禁闭的地方,那是一栋三层建筑,下面两层是学生宿舍,第三层有禁闭室、电击治疗室,以及教职工宿舍。

    宿舍楼和教学楼中间隔着个小操场。

    说是操场,不过是块篮球场大小的水泥地,水泥地靠近教学楼的那端竖着一座雕塑,宽袍大袖,手握竹简。

    亚圣书院嘛,雕像大概是孟子,可惜雕刻师傅以前是给庙里雕罗汉的,这孟子就也如罗汉一般一脸凶相,眼珠高高凸起,逮谁瞪谁,让人看了毫无学习的欲望。

    看到凶神恶煞的雕像,闫思弦不由生出一种“凶多吉少有去无回”之感。

    两人身后,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

    “不听话的我见多了,放心,今天就把你们治好……”

    不害怕是骗人的,闫思弦毕竟只有17岁,纵然早有心理准备,到了即将遭受电击的境地,肩膀还是微微发抖。

    必须做点什么。

    “喂,你是不是挺能打的?”

    话音落下,闫思弦才意识到自己开了口。

    “嗯。”吴关闷哼一声,算是答应。

    “不准说话!”

    黄板牙骤然拔高了声音,抬脚就去踹闫思弦。

    闫思弦小跑两步顺势一躲,躲到了宿舍楼楼梯下方。

    “奶奶的!”黄板牙骂了一声,紧追上去。

    楼梯下方三角形的空间是一处死角,无论对面教学楼的人,还是三楼职工宿舍里的教官们,都看不到三人。

    黄板牙很快发现自己陷入了被两人夹击的境地。

    他也不太慌,只要喊一嗓子,不出10秒就会从三楼冲出教官帮忙,再说,他不相信两个小兔崽子真敢把他怎么样。黄板牙打定了主意,两人敢反击,等下就让他们吃尽苦头。

    可惜,他没机会了。

    吴关手起,利落地在他脖子上砍了一下,和打晕发疯女生的手法一样。

    闫思弦则去摸教官的口袋,口袋里有钱包、手机,以及一串钥匙。

    “应该是电疗室的。”闫思弦捏起一把钥匙道:“只有那儿的防盗门是十字花锁孔。”

    “就去电疗室!”

    两人拖着晕倒的黄板牙教官上了三楼。

    三楼共十个房间,走廊两侧一边五个,左手边距离两人最近的三间正是职工宿舍,隐约能听到一间宿舍里有吆五喝六打牌的声音。因为职工宿舍有空调,门都关着,吆喝声并不大。

    想去电疗室,得从三间职工宿舍门前经过。

    两人将黄板牙放在中间,一个推,一个拽,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终于通过“危险区域”,进入了电疗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