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章 非正常少年矫正中心(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倒吸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你们都被电击过?”

    “差不多吧。”小眼镜想起了正事儿,“你到底能不能给我爷爷打电话?”

    闫思弦点头,“号码写我,帮你打。”

    “得嘞。”小眼镜拿过闫思弦的课本,在上面写下一串手机号码,“老爷子耳背,你到时候大点声。”

    “知道了。”

    “那我背书了,等会儿万抽我就死定了。”

    ……

    怕什么来什么。????老师接连抽查了三个学生。

    不合格,就挨戒尺,有打三下的,有打五下的。

    只要挨了打,无论几下,手上均是一片红肿。闫思弦眼看一个又高又壮的男生被打了五下,脖子上青筋暴起,却强忍着不敢让眼泪掉下来,真憋屈!

    “再抽最后一个。”老师伸手指了指小眼镜——老师抽查时不喊名字,只拿手冲着人一点,想来是连学生的名字都没记住。

    小眼镜被他指出了一脑门儿瀑布汗,脸色煞白。

    得,别说他不会背,就是会,也吓得忘了大半。

    没想到的是,闫思弦却抢在他前头站了起来。

    两人是同桌,挨得很近,老师那一指,被学生误会了也是有可能的。

    闫思弦却不给他纠正误会的机会,张口就背,滔滔不绝,竟然一口气将二十几段内容一字不落地背了下来。

    全班同学都看着他,老师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一番,“以前背过?”

    “嗯。”闫思弦含混地回答。

    “明天还抽你,我看你还能篇篇都背过?!下课。”

    “呼——”小眼镜长舒一口气,低声道:“大神,以后跟你混了。”

    “先带我见见你说的人吧。”

    “行,走吧,现在就去。”

    ……

    教室门前的走廊上。

    “你是说……有人跟你打听过张雅兰?谁?”

    闫思弦伸手,很想抓住对面女孩儿的肩膀,将她涣散的眼神和注意力也一并抓在手里。

    可他又放下了手——老师就在不远处,学校连说话都不让,更明令禁止男女生之间有任何肢体接触。

    “他——嘻嘻嘻——”

    女孩伸手朝着教室里一指,所指的……

    怎么是他?!

    那个与闫思弦同时从禁闭室放出来,曾经赤裸相见的娃娃脸男生。

    此刻,娃娃脸正透过一班教室的窗户看着闫思弦,近水楼台,看来上节课他已经跟这个精神失常的女生有了交流。

    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嘻嘻嘻……”女生笑得口水流在了衣襟上,“不能说……不能说……说了难受……”

    小眼镜低声对闫思弦道,“看见了吧,真电傻了,问不出来。”

    女生苍白的脸如一张草纸,一下子皱成一团。

    “你才傻!啊啊啊啊……你傻!傻!傻!……”

    她跳起,双手挠向小眼镜,闫思弦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拦了下来。

    走廊里,十几步开外的老师视若无睹,学生纷纷绕行。

    一个学生精神失常,没人联络她的家长,没人带她就医,就这样由她自生自灭。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即便监狱也不会如此对待犯人吧?

    闫思弦迷茫地看看四周,又看看那力大无穷的疯女生。

    是不是张雅兰也曾受过同样的折磨,变成了同样的疯子,她的呼救被无形的高墙阻隔,终于耗尽了生命。

    这想法触动了闫思弦内心的柔软之处,让他再也无法用力去拦那疯女生。

    稍微一松懈就被她挣脱,她大叫着,抬手就去抠闫思弦的眼睛。

    不好!

    闫思弦偏头闭眼。

    这一下,纵然伤不到眼睛,脸上怎么也得挂彩。

    却没等来那一爪。

    三秒后,闫思弦睁眼,看到一只手牢牢捏住了女生的腕子。

    是他!娃娃脸!

    他同样费解地看着闫思弦,却没说话,只是手脚麻利地制服发疯的女生。

    “让她平躺……药物,需要能让她镇静下来的药物……老师!”

    被求助的老师干脆走向了远处。

    娃娃脸短暂地咬牙切齿了一下,对小眼镜道:“去拿点东西让她咬住,免得咬断舌头。”

    小眼镜照做。

    谁知,小眼镜刚一离开,娃娃脸便一掌劈向女生的后脖子。

    只一下,女生晕了过去。

    这是闫思弦见过的身手最敏捷的人,不由自主地,脚下就想后退,却被娃娃脸拽住了手腕。

    “你怎么来了?”娃娃脸低声问道。

    “啊?”

    闫思弦的大脑宕机了三秒钟,紧接着,汹涌地出现了一连串问题。

    他是谁?他认识我?

    刚才打昏疯女生那一下,他有意避开小眼镜,却不避讳我,为什么?

    他是敌是友?会妨碍我的计划吗?

    先问哪个问题?

    闫思弦实在不擅长询问,他更喜欢自己动手寻找答案。

    所以,他决定从最简单的问题开始。

    “你叫什么?”

    “吴关。”

    闫思弦气不打一处来,“你先招惹我,现在又告诉我无关?”

    娃娃脸一笑,“我是说,我叫吴关。”

    他好像很喜欢笑。

    闫思弦摆出一副“别扯了,谁会叫这种名字”的表情,吴关回以一副“我啊,我就叫这种名字”的表情。

    吴关接过了话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我没法回答。”

    听到这话,闫思弦竟暗暗松了口气。

    吴关继续道:“我会找到张雅兰,至于你,只有一句忠告:回家去,这儿不是让你过家家的地方。”

    “呵呵,你是不是瞎?”闫思弦可不吃他这套。

    吴关被他问得一愣。

    闫思弦指了指晕倒在地的女生,“第一,你看不出她比我更需要回家吗?第二,什么时候回去可不是我说了算的。”

    “我会让人联系并说服她的家长,会有人来接她。我也可以让人联系你家,回去吧。”吴关这话说得很有底气,闫思弦盯着他的眼睛,感觉不像吹牛。

    如果闫思弦没看走眼,他的话至少透露了三条信息:

    第一,他不是孤军奋战,有人在学校外接应;

    第二,他有办法跟外界联系;

    第三,他好像没有恶意。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不用。”闫思弦从来不喜被人安排,“劝你手别伸太长,要是妨碍到我,我不介意告你一状。”

    ……

    吴关怀疑,闫思弦这张嘴是不是开过光,因为他刚说完“告状”,两人就被告了一状。

    不远处,有个学生指着闫思弦和吴关,对一名老师道:“就是他们!他们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