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零章 恭喜您开启炼狱模式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滚!操你们大爷的!给老子撒手!……”

    闫思弦又蹬又踹,两只手死死抓住自家门框。

    四名教官分别钳制住他的四肢。闫思弦觉得有一只手在他的大腿根处抓来抓去,似乎是想抓住点什么以制止他乱踢。

    这就可怕了。

    和大部分17岁男孩一样,闫思弦做过春梦撸过a片,正值时不时幻想自己的小兄弟干点什么的时候,绝不希望兄弟出师未捷身先死。

    于是,他果断夹紧了腿,再也不敢乱踢。

    是谁说的“胳膊拧不过大腿”?不靠谱!太不靠谱了!

    刚解救下小兄弟,还没喘口气,闫思弦的手指一阵剧痛。????教官又开始掰他抓着门框的手了。

    咔咔——

    骨节发出声音。

    “啊——”

    闫思弦惨叫,教官们却没有停手的意思。

    大腿都拗不过胳膊,别说手指头了。在指头被掰断之前,闫思弦主动放了手。

    一放手,他就被教官们手脚麻利地抬出门,塞进了一辆面包车。

    目力所及的最后一个画面:

    父亲双手死死按住母亲的肩膀,将她本就不甚坚定的解救闫思弦的念头一把按灭。

    整个过程中,一名自称是“老师”的中年女性挡在闫思弦和父母中间,不断对他的父母说着什么。闫思弦听到“戒除网瘾”“绝不体罚”“洗心革面”……

    这些词汇在老师口中变换组合,句式清奇,语速飞快,吐沫星子还喷到了闫父的眼镜儿上。当真舌灿莲花。

    显然,所谓老师其实就是个营销人员,负责蒙骗闫思弦父母这样的金主。

    很快,闫父给老师递上厚厚一沓现金,目测不止一万元。

    在收到学费后,四名教官一名老师带着闫思弦绝尘而去。如同一出闹剧。

    面包车里共三排座位,司机和副驾驶位置是第一排,坐了两名教官。

    中间一排可以坐两个人,此时,女老师独自占据了这排座位。

    一上车,她就拿手机追起了剧,两耳不闻窗外事。

    闫思弦则被另外两名教官夹在了最后一排正中间。

    他小心翼翼地看看左右。

    左边的教官留着山羊胡,右边的则没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特点,属于丢到人群里就是背景板的相貌。

    闫思弦没记错得话,刚刚摸他大腿根的就是右边这位。

    此时,他正凶神恶煞地盯着闫思弦。

    “你小子刚才不是挺倔吗?敢踹老子。”

    教官表面看来毫无特点,原来却是内秀型,一开口说话,露出满口黄板牙,闫思弦只觉得被他晃了一下眼睛。

    随着黄灿灿一起冲击闫思弦感官的,还有一股气味。

    这家伙嘴里是不是藏了个公厕?闫思弦严重怀疑。

    “我错了,”闫思弦果断认怂,“教官,我真不是故意的,父母没跟我说过这事儿,我刚才也吓了一跳。”

    说话间,闫思弦从口袋里掏出大半包软中华,上供一般递了出去。

    黄板牙接过烟,依旧不满,皱眉点烟时还嘀咕道:“怂包,没劲,我还以为碰上个能练手的硬骨头……”

    ……

    面包车上了通往外省的高速。

    下马威似的,教官们开始高谈阔论,谈论的内容包括某网瘾男生被连续电击四小时,期间失禁三次;某早恋女生被脱得只剩内衣抽鞭子,男学生回避,男***却不必;某初中退学混迹社会的青年被教官轮番殴打教训,一天内跪地求饶……

    教官们不停地抽烟,车内空气浑浊得令人肺燥。

    终于,在经过第三个休息站时,司机决定休整片刻。

    前两排的三人先出去放水。

    三人回来,一人手里捧了一碗泡面,换后排三人出去放水。

    黄板牙对山羊胡道:“我不去,回来给我带碗泡面,酸菜的。”

    山羊胡抱怨一句“屁事儿真多”,便自顾自地下车,并不招呼闫思弦。

    闫思弦连忙做捂裆状,看着车门口,“我……我也想去方便一下!”

    女老师回身,推了闫思弦一把,“你忍着!”

    闫思弦嗫嚅道:“万一……把车弄脏了……”

    山羊胡自车外不耐烦地挡开女老师的手,冲闫思弦威胁道:“小兔崽子,敢耍花样打断你的腿!”

    “嗯嗯嗯。”

    两人走向休息站的公厕,一进门,脱离了车内几人的视线,闫思弦便掏出钱包。

    “教官,这些钱在学校肯定用不上,您替我保管吧。”

    山羊胡四下看看,没人,迅速接过钱,数了数,1855,有整有零。

    接过钱,山羊胡的眼睛却还盯着闫思弦的钱包,“我看你有挺多卡,不会都是空的吧?”

    闫思弦赶忙抽出一张卡,“这张有钱,一万多,密码……我存您手机上?”

    山羊胡接过卡,递上自己的手机,“一万多?挺有钱啊。”

    “压岁钱。”闫思弦央求道:“到了学校,还请您多多照顾。”

    闫思弦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下六位数字的密码,山羊胡心满意足地收回手机,这才给出承诺,“只要你小子听话,随大溜儿,不惹事儿,我保证不让你吃苦头。”

    “哎哎哎,谢谢您。”闫思弦感恩戴德。

    “去方便吧,不准关门。”

    “是是是。”

    出了卫生间,山羊胡带着闫思弦去了趟便利店,还给他也买了一碗泡面。

    “我不亏待你,”山羊胡道:“原本我们只管接人,不管饭,你算特例。”

    “谢谢,谢谢。”

    一万多一碗的泡面,闫思弦决定,他要吃得一滴汤都不剩。

    颠簸一路,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亚圣书院。

    书院的铁皮大门看起来格外冰冷严肃,若不是门上有油漆草草刷出来的“亚圣书院”四个大字,闫思弦还以为到了监狱。

    进门前黄板牙要求闫思弦将手机、钱包等随身携带的物品交出来,并不怀好意地笑道:“先关几天禁闭,你可以在禁闭室随便闹腾。”

    后半句他没说完:

    我的拳头会让你知道闹腾的后果。

    闫思弦看向收了他好处的山羊胡教官,山羊胡全程不看他。

    呵呵,是禁闭,竟然不是电击?好像比想象中还要好点。

    闫思弦低头看着脚尖,没人注意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狠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