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一章 欠债还钱(1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能看清她的脸吗?”闫思弦指着女人道。

    不难看出,高俊在刻意躲避摄像头,那女人却十分自然,走起路来抬头挺胸,谈笑风生,多处摄像头都拍到了她的面部特征。

    那是个挺好看的女人,高俊的长相也算帅气,两人站在一起就是一对俊男美女。

    冯笑香截取了这趟列车上的乘客资料,道:“面部特征比对……需要点时间,稍等……出来了!这女的叫苏沐熏,是个医药公司的销售,看过往的出行经历……应该经常全国各地出差。”

    “能查到她跟高俊的关系吗?”吴端问道。

    “目前看不出交集。”

    吴端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道:“我这就联系丹阳警方,发布协查通告,照片发我一张。”

    “得嘞。”????“到处都是监控,想查高俊的落脚点,应该不难,可即便抓到人,我们还是没有直接证据。”闫思弦和吴端一起工作尚不足一个月,却已经受了他的影响,开始重视证据。

    他问道:“高俊养猫吗?”

    “不养,”冯笑香道:“我查到他的一次就诊记录,是因为对动物的毛过敏,他养不了有毛的宠物。”

    闫思弦又道:“苏沐熏呢?”

    “她是墨城本地人,跟父母住在一起,有没有养宠物还真无从查起,需要你们自己走访。”

    闫思弦沉吟片刻,又问道:“之前不是说高俊问同事借过车吗?那个给他借车的同事养猫吗?”

    “同事得话……我看看……那同事叫张立群……”冯笑香道:“咱们国家的宠物登记管理不完善,我这儿可能查不到,还是走访询问本人最靠谱……诶?等等……

    有!张立群有在网上购买猫粮和猫罐头的消费记录!而且这几年来陆陆续续一直在买,最近一次是上月26号购买的猫罐头!他养猫!”

    闫思弦抓起外套,对冯笑香道:“我去张立群那儿找点检材来,跟死者胃里发现的猫毛进行dna比对。”

    “我跟你一块吧?”冯笑香道。

    “不用了,这方面貂芳比较擅长,我叫上她去好了。”

    ……

    见到警察,又听闻警察是来询问高俊相关情况的,张立群几乎热泪盈眶。

    他激动地握住闫思弦的手道:“警察同志,你们可管管吧,我被坑惨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慢慢说,别着急。”

    “高俊可坑死我了!

    他借钱,在公司借了个遍,关系好的就借三五千,关系一般的借一两千……

    我最惨,给他借了一万!”

    “他总共借了多少钱?你们有统计吗?”

    “总共……五六万总是有的。”

    “不是个小数啊。”闫思弦道。

    “是啊,谁能想到他借完钱转天就不来上班了……他连我们公司装修工人的钱都借,人家卖点苦力容易吗?……哎,谁能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你们怎么不报警?”

    “正要报警来着。”

    “行,钱我们尽量帮你们追。”闫思弦掀过这个问题,继续道:“我来是跟你确认一件事,你养猫,对吧?”

    “嗯。”

    “你还给高俊借过车,是吧?”

    “借过几天,他妈去世的时候。”

    “我需要从你家猫身上提取一些dna样本,也就是抽点血。”

    “啊?”

    貂芳已经戴上塑胶手套,从尸检箱里拿出了一根细细的针管。

    “这……到底怎么?”

    “我们正在帮你把钱追回来。”闫思弦道:“请你配合。”

    貂芳也道:“只抽几毫升,不会影响你家猫的健康。”

    张立群看了看他家那只黑白花的猫,猫似乎感觉到了铲屎奴才图谋不轨,竖起了背上的毛。

    张立群背过脸去,十足的不忍。

    “行,你们抽吧。”

    麻利地抽了血,两人告辞。

    回程路上闫思弦道:“你们法医都身怀绝技?兽医的活儿也干得来呀。”

    貂芳第一次跟闫思弦独处,被他一夸,有点不好意思,嘴上却还倔得很,“当然了,我们法医可是就着死人下过饭,陪着白骨爆过肝的,区区一只猫算什么。”

    闫思弦服了。

    刚进市局地下停车场,就见到吴端匆匆忙忙发动车子,车子后排还有两名刑警。

    闫思弦放下车窗问道:“干什么去?”

    “高俊乘出租车离开丹阳,被一处路卡查到,逮个正着,接人去!”

    貂芳下车道:“你们加油,我去dna实验室盯着,让他们优先给咱们做比对,争取人和证据同时到位。”

    闫思弦也下了车,换到吴端的车上去。

    一路紧赶慢赶,深夜赶到丹阳,终于见到了高俊。

    高俊被关在丹阳市公安局的拘留室内,坐在铁凳上,神情木讷。

    能看出来,从被捕那一刻起,他的精神就彻底垮了。

    直到办理完嫌疑人交接手续,被带上警车,他都是一言不发。

    一上车,吴端便对他开展了突审。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高俊:“……”

    他不说话,吴端也不恼,只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俩?你母亲的丧宴,我们去过。”

    提起母亲,高俊终于抬眼看了看吴端,喃喃道:“是你……是你啊……”

    他肯开口说话,就是好事。

    吴端又追问道:“那时候有警察找上门,你一点紧张都看不出来,心里素质不错嘛。”

    高俊苦笑一下,“那时候……你们要是把我抓走就好了……”

    “怎么说?”

    “我本来计划着,给我妈办完葬礼就自首去,可是……办完葬礼,我又想多守几天丧,还想再帮我姐种一季地,还想找个女人生个孩子——我要是被抓进去,不死也得关个几十年吧,怕是再也没机会……我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可我不能连个孩子都没有……”

    “其实你根本就不想自首,别骗自己了。”闫思弦道。

    “不!一开始我真想自首的,你们相信我!”高俊的语速变得急速,“我就是……哎!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能逃一年算一年吧,逃够10年我就赚了,真没想到……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抓住了……早知道,应该自首的。”

    “早知道,不杀人岂不是更好?”

    高俊摇头,“我不后悔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