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七章 欠债还钱(10)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说话时,闫思弦已经坐不住了,他激动地在客厅里踱着步。

    吴端则全程求证地看着陈敏。

    待闫思弦说完,他热切的目光也落在了陈敏身上。陈敏十分错愕,显然没想到自己的秘密会如此快如此突然地被拆穿。

    “我们会查到证据的,你是等我们查,还是自己主动承认?”

    这次,陈敏踌躇的时间更长了。

    终于,她战战兢兢地问道:“要是,要是你说的对,王书梅的确是酒托……会怎么样?”

    “你是想问你会怎么样?”

    陈敏点点头。????闫思弦问道:“你就不想先问问王书梅怎么样了?”

    “她怎么样了?”

    “死了,被人灌了许多劣质红酒,折磨致死,死的时候胃被撑到这么大……”闫思弦拿手比划了一下,吓得陈敏一缩脖子,“我们调查的是王书梅死亡案,你只是做为知情人接受询问。

    目前的情况是,有个凶手正在报复诈骗他的人,第一目标王书梅已经死了,接下来,他是否还要继续报复你们,谁也说不准。

    至于你和王书梅共同诈骗,那是另一码事,暂且不归我们重案的管,不过,你还是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做了错事,总要承担后果。”

    陈敏已不由自主发起了抖,她无助道:“我们就是弄点钱,没害过人啊……不会吧,怎么可能……死了……”

    吴端翻了个白眼,“你们坑别人的血汗钱,还有理了?”

    陈敏咬着嘴唇,不敢再多言。

    闫思弦继续问道:“你最后一次见王书梅是什么时候?”

    “大概……我记不清了,对了!她每次来之前都会提前打电话。”陈敏进卧室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翻看通讯记录,“2月16,她中午打电话,说下午去我店里。下午她带了个男的来。”

    “消费了多少钱,你还记得吗?”

    “五千多,挺多的,那男的刷的银行卡。”

    “事后你们怎么分赃?”

    “她带来的人,消费都不走账,五百用来打发知情的后厨和服务员,剩下的我俩平分,她那儿和我这儿都有记账,一月一结。”

    “你们合作多久了?”

    “大概半年多了吧。”

    “合作是谁先提出来的?”

    “她!她提的!她跟我认识以前就是干这个的。

    我具体跟你们说说吧……她第一次来我们店里,就是来约会的,只不过她没拗过对方,才被对方带到了我这儿。

    她的约会对象是我高中同学,以前就经常来我上班的茶馆……我感觉啊——只是我的感觉,他喜欢我,当初我来墨城打工,他就也跟来了。

    不过我不喜欢他,他在网上约人,到我店里来约会,我觉得纯粹是为了刺激我。”

    闫思弦和吴端对视一眼,同时在心中感慨世间多奇葩。

    “王媛媛……哦,就是王书梅,她是个人精,能看不出来?那次她就对我挺热情,后来她还单独到我店里吃过几次饭,专门错过饭点,挑店里人少的时候,这样我就能跟她聊聊天了。

    一来二去,她知道店里的事儿都是我负责,还知道……我挺缺钱的……我勤勤恳恳做到经理,工资也没高到哪儿去,每月还得往家寄钱。

    王书梅说有赚钱的门道,问我干不干,我听她说完就觉得……反正也不用我干什么,只要等她把人领来就行了,我就答应了。”

    “你靠这个赚了多少钱?”

    “没算过。”

    “大概呢?”

    “十几万总是有的吧。”

    “钱呢?”

    “钱……钱……”陈敏吞吞吐吐。

    闫思弦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钱没往家寄多少,都花到男人身上了吧?”

    陈敏低着头,许久才抬起头接了一句:“我就是……一直往家寄钱,感觉我就是家里一台挣钱的机器,你们没过过那种日子,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一大家子都压在我身上,我真的太累了……我想赚点钱,为自己活着,有什么错?”

    闫思弦懒得跟她理论,抬脚就走。

    吴端还想在说两句,几乎直接被闫思弦拎起来出了门。

    “你干嘛?!”吴端道。

    “要把有限的时间用在刀刃上,那种人不值得浪费时间,我们的工作是抓凶手,改造的事儿交给监狱。”

    “你这人有时候还真是……”吴端找不到合适的形容,只能笼统道:“奇怪。”

    “你是想说不近人情?”

    “差不多吧。”

    “这是小说,形骸说了,没点个性,我怕活不过一百章。”

    “那我呢?你说我能活几章?”

    “你啊?——”闫思弦故意拉了个长音,“你紧张什么?你只要抱住我大腿,就能活到最后,王子跟公主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之类的,毕竟我是主角。”

    “滚!”

    言归正传,吴端继续问道:“下一步怎么办?重点排查被王书梅坑过钱财的受害者?”

    “嗯。”

    ……

    一周后。

    市局会议室。

    由于大量排查视频、电子资料,刑侦一支队的几人眼睛里满是血丝,一个个精神萎靡。

    吴端给大家打鸡血道:“我知道大伙都累,再坚持坚持,咱们都已经看见胜利的曙光了,等结案了大家一起放假。”

    冯笑香一手点眼药水,一手拍桌叫好。

    精神状态最好的要数貂芳了,她将一张尸检报告补充文件分发给几人,并道:“尸体昨天刚被殡仪馆接走,怕有遗漏,我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有新发现:

    我在尸体食道内壁发现了一根毛发,带有毛囊,经dna比对,是猫毛。”

    “猫?”

    “嗯,那根毛太细太软,藏在食管褶皱里,被血一浸,跟周围组织一个颜色,所以没发现,这次还是机缘巧合,在一个特殊的角度下才看到。

    我想,会不会是……凶手给死者灌红酒的软管上粘了这根猫毛,它就随着软管粘在了死者食道上,所以,凶手会不会养猫?”

    “养猫……”闫思弦在一堆嫌疑人照片里挑出来两个,“对这些嫌疑人进行走访排查,养猫的就这俩人,可他们有不在场证明,王书梅失踪的几天里,这两个人没出过城。”

    貂芳耸耸肩,“说不定是凶手从哪儿不小心粘到一根猫毛,养猫只是种可能,不能做为必然筛选项。”

    闫思弦点头,“明白,那接下来就说说这几天的筛查结果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