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六章 欠债还钱(9)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简要说明了新发现,并道:“宋东来、陈敏、李涵跟死者王书梅联系最频繁,接下来重点调查这三个人,我看就从陈敏开始。”

    “女性,工作状况不明,关于她的信息最少……行,就按你说的,从她开始。”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进办公室,闫思弦问冯笑香道:“能查到陈敏的住址吗?”

    “有,陈敏没有本地户口,办了暂住证,暂住证上有居住地址,我这就可以发给你们。

    还有一个发现,宋东来经营咖啡馆,李涵两口子开西餐厅,以及陈敏的住址,都离死者王书梅的居住地不远。”

    冯笑香一边说,一边在电脑屏幕上放大市区地图,并标记了几个位置。

    “属于同一片区!离得不算远。”吴端道。

    闫思弦若有所思,“走吧,去会会这个陈敏。”

    陈敏不在家,闫思弦和吴端便将车停在她的住所楼下,静静等待。????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不多时,闫思弦便小鸡啄米,犯起了瞌睡。

    吴端笑话他两句,又道:“你睡会儿吧,我盯着,人回来了我喊你。”

    闫思弦就等他这句话,立马将座椅调整了一个舒服的角度,整个人摊在上头,眯着眼睛道:“真搞不懂,你都不用睡觉吗?”

    吴端一笑,老神在在道:“生时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闫思弦:“得,你慢慢熬着,我晚上约了局,先睡了。”

    可惜,陈敏似乎有意跟闫思弦作对。直等到晚上11点多,左邻右舍早已亮起了灯,陈敏家却依然黑灯瞎火。

    闫思弦的狐朋狗友打电话催了一遍又一遍,显然他是聚会的核心人物,可惜朋友们不知这位公子哥正缩在车里啃着干巴面包,就着矿泉水。

    最终,闫思弦一脸惋惜地推掉了聚会。

    “我还以为你对那种社交活动没兴趣。”吴端道。

    “是没兴趣,我这不是指望着聚会改善一下伙食嘛,”闫思弦苦恼道:“也不知道垃圾食品吃多了智商会不会下降,变成你这样就麻烦了。”

    “噗——”吴端一口泡面差点喷他脸上。

    闫思弦一脸认真,似乎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

    吴端正准备反驳他,闫思弦一挑下巴道:“看那儿,是不是陈敏回来了?”

    只见一个女人扶着一个男人走在小区路上,看样子男人喝多了,明明是平地,却走出了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

    女人扶得很是吃力,一直低头看路。

    她抬头的瞬间,两人只看了一眼,便十分确定,就是陈敏。

    两人下车,挡住了她的去路。

    吴端亮出警官证道:“陈敏,我们有些问题需要向你询问,请配合调查。”

    陈敏一愣,差点撒手,她扶着的男人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幸好吴端帮着扶了一把。

    陈敏犹豫片刻,似乎在回想自己有没有干过违法乱纪的事儿,也不知想清楚了没有,过了一会儿才问道:“这么晚了,你们有什么事儿?”

    吴端扶着男人往前走,“先把他弄回去吧,这是你男朋友?”

    “嗯,不用……”见吴端十分坚定,陈敏只好跟上。

    她租住的房子在一楼,同样两室一厅,她是跟人合租,只有一间主卧。

    另一间次卧的门开着,有个姑娘正在上网,看到陈敏带了陌生人回来,姑娘立即关了屋门,还将门上了锁,看来跟陈敏关系不怎么样。

    卧室十分凌乱,玻璃啤酒瓶横七竖八地倒在床边的地上,个别瓶子里还有啤酒,洒在地上,进屋只觉得地板粘鞋。

    床上除了被子,还有乱七八糟的衣服,陈腐的味道让闫思弦微微皱了皱眉。

    也不知陈敏的男朋友是真喝得不省人事,还是不愿面对警察,总之进屋倒头就睡,还拿被子蒙住了头。

    安置好男朋友,陈敏也意识到卧室实在没处下脚,便招呼两人在客厅坐下。

    “你们要问什么?”

    吴端开门见山道:“你认识王书梅吗?”

    “不认识,从没听说过。”

    “你确定?”

    陈敏点头,一脸懵圈,“你们搞错了吧?”

    看起来倒真不像是装的。

    吴端将王书梅的照片递给她,“你看看,就是这个人。”

    陈敏只扫了一眼照片,一愣。很快她便伸手接过照片,仔细看起来。

    闫思弦道:“不用想这么久吧?上个月你们还隔三差五电话联系,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陈敏踌躇片刻,终于道:“我是认识她,但她不叫王书梅,她叫王媛媛——反正她是这么告诉我的。”

    假名?

    吴端和闫思弦对视一眼,今天不错,一开场就有收获。

    “你们怎么认识的?”吴端道。

    “她有一次和朋友到我们店里吃饭,我认识她朋友,过去打了个招呼,就认识了。”

    “你们店里?什么店?”闫思弦问道。

    “我们……是个茶馆,也提供餐食,也有酒水。”

    “你开的店?”

    “不是,我是经理。”

    “经理?”闫思弦道:“哪种经理?老板平时不在,店里的事儿都是你说了算,是这种经理吗?”

    “你怎么知道……差不多吧。”

    闫思弦突然笑了起来,并伸手在吴端膝盖上一拍,“我知道了!”

    吴端被他拍得猝不及防,一缩腿道:“你发什么神经病?!”

    “哈哈哈……跟王书梅频繁联络的三个人,都从事餐饮相关行业。

    咖啡厅、茶馆、西餐厅……你还不明白吗?这都是约会的好去处……

    还有qq里那些男人,她跟他们调情……你还记得那个分组吗?待宰……哈哈哈,我终于知道待宰的意思了。

    她把待宰的男人约到这些约会场所,然后——你怎么还不明白——然后就用天价的酒水餐食把他们的钱包宰得干干净净。

    做这种营生,她当然得选几个商家合作,大家互相配合,坑了钱好分赃,所以才会有账本。

    出于方便,王书梅所选的商家跟她家在同一片区,离得不远。

    她整容、穿假名牌,也是出于包装自己,吸引约会对象的需要。

    红酒……哈哈哈,还有现场的红酒……怪不得凶手要拿劣质红酒灌她。

    连起来了!一切都串起来了!王书梅就是传说中的托儿!……对对对,所以她才要用假名,我想,跟这营生相关的人,应该都不知道她的真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