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三章 欠债还钱(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穿假货、整容、年轻女性,尾椎处皮肤被割下,指纹被毁,面部特征却完好地保留……”种种细节在闫思弦脑海中闪过,难道真的弄错了?

    闫思弦有些不甘心地问道:“高俊的通讯记录查过了吗?所有跟他有联络的人,包括电话联络和社交软件联络,都查过了吗?”

    “都查过,他手机上所有女性联系人都过了筛子,死者不在其中,不过有两处疑点,”冯笑香道:“第一,高俊的母亲死于2月17日——这是医院下达死亡通知书的时间,可是2月27日才办了葬礼。

    医院的记录显示,高俊的母亲在停尸房里存放了整整九天。

    通常亲属在身边的情况下,死者是不会在医院存放那么久的。

    可能是高俊在为葬礼筹钱,也可能……他是不是趁这个时间绑架并将死者折磨致死?

    第二,2月17日母亲去世,2月18日高俊向一个朋友借了车。隔了一天,从2月20日开始,这辆车不断往返于墨城和大高村,每天都要往返一趟。

    跟第一点一样,可能是高俊在为葬礼奔波,也可能他会不会在不断地购买红酒折磨受害人?????我这边的调查结果就是这些。”

    “我建议对高俊的调查先告一段落,毕竟家里有人去世,在这种特殊时期,他的反常的行为完全解释得通,总不能……硬往案情上套,”吴端问道:“死者的dna提取了吗?”

    “提取了,跟dna数据库做过比对,没找到吻合的,死者没有前科。”

    “整形机构,”吴端道:“既然巧办法都用过了,不灵,那就上笨办法把,接下来咱们兵分两路走访市里的整形机构,我带一组人,八月你带一组人,但愿死者是在墨城做的整形手术。”

    “没问题。”李八月道:“我就纳闷了,那么大一个工业园,就算厂子全迁走了,也不至于连个看门的都不留吧?这才几年,就变鬼城了,一个目击者都找不到。”

    “几家公司都想拿那块地方,事情复杂,还牵涉到两桩经济官司,几年下来,那地方就成了三不管。”闫思弦家的地产公司也想拿那块地来着,这话他没说。

    简单解释几句,闫思弦又道:“走访整形机构得话,其实也不必那么麻烦,巧办法还是有的,就看吴队长你敢不敢用了。”

    “什么办法?”

    “正规有资质的整形机构肯定会登记患者资料,这些资料就存在各医院的系统里,”闫思弦转向冯笑香,“我记得你面试的时候说过,读大学时偷偷黑过不少网站。”

    冯笑香看向吴端。

    吴端道:“一道程序不合法,可能导致证据不具备法律效力,最后功亏一篑,你知道吗?”

    “那就天知,地知,我们五个人知。”

    闫思弦的目光自会议室里其余四个人脸上一一扫过,李八月,貂芳,冯笑香,最后他看向了吴端。

    “怎么?吴队长信不过跟你并肩作战的人?我可记得你说过,什么关键时刻以命相拖托,原来都是骗……”

    “没骗人!是真的!”

    “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吧。”闫思弦继续道:“当然,我们所能查到的只是具有整形资质的正规医疗机构,还有大量不正规的机构,散落在暗处。

    地毯式走访一遍也够要命的,不如联合卫生局开展一次整顿行动。一来他们对这块最熟悉,让恰当的人干恰当的事,事半功倍,另一方面,谁知道哪些整形机构跟上头有关系,你贸然去查,万一大水冲了龙王庙,得罪了兄弟单位,岂不是尴尬?”

    “你倒是深谙为官之道,玲珑得很。”

    吴端话中的讥讽之意并没有影响闫思弦的情绪,他道:“我只是想用最快的效率查案,避免节外生枝。”

    “我赞成小闫的想法。”貂芳伸了个懒腰。

    “你的意见不具备参考价值,你只赞成长得帅的!”吴端气恼道。

    貂芳毫不在意地捋了捋一头乱毛,“这位老同志,说话要讲证据,明明是你不思变革,拖时代的后腿,还有,联系卫生局可以找老邓,我们科长别的不会,人缘是出了名的好。”

    老邓,全名邓浩,市局法医科科长,貂芳的顶头上司,看貂芳招摇跋扈的性子,就知道她有个多好说话的领导。

    邓浩属于典型的技术型人才,除了对法医工作高标准严要求,其余几乎什么都不管,不争不抢,因此人缘极好。这样的人自然也在吴端组建的微信群里,几人十分熟悉。

    要不找老邓问问?闫思弦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这念头刚在吴端脑海中闪过,冯笑香就道:“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了。”

    她将笔记本电脑推到桌子中间,显然是黑了整形机构的系统,因此不敢去看吴端。

    几人凑到她的电脑跟前,貂芳叹道:“你也太厉害了吧!这么快?”

    吴端瞪着眼道:“你早这么干了吧?没敢说?”

    他又转向闫思弦,“你早就知道了吧?你俩当我们傻子呢?”

    闫思弦和冯笑香一起抬头,45度仰望天花板。

    不知道啊不知道,请叫我们小透明和小空气……

    李八月赶忙打圆场道:“先别管了,大家都是想查案子。”

    他又继续读着冯笑香查到的消息:“死者王书梅,24岁,6年前从南方老家来墨城读大专,大专毕业后一直没找工作,看起来她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却租住在一个中档小区。

    而且,流动人口登记信息显示,她一个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租金可不便宜。”

    果然,案件本身吸引了吴端的注意力,让他无暇去顾及闫思弦和冯笑香暗地里的小动作。

    “收入来源不明,要不……我查查她的银行流水?”

    吴端沉默不语,算是默许,冯笑香便噼里啪啦敲起了键盘。

    不多时,她喃喃道:“怪了,真怪了。”

    “怎么?”

    “她没有信用卡,也几乎不用银行卡,更不用移动支付。

    唯一的一张银行卡,只是每个季度往里存一笔钱,金额在3万到4万不等,然后给房东转2万一,付清下个季度的房租,剩下的全部转回老家。

    她是家里老大,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在上学。

    从银行流水来看,她日常的消费都用现金,现金来源我这儿查不到。”

    “通讯记录呢?她平时都跟谁联系?”闫思弦问道。

    “她……她名下并没有登记手机号码。”

    “呵呵,有点意思,”闫思弦道:“开始我以为跟包养有关,现在看来……只用现金,至于手机……她还不至于连手机都不用,应该是特意买了未经备案的匿名号码……被包养不至于谨慎到这种程度,她究竟有什么秘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