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二章 欠债还钱(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我,我起晚了。”高成功往门口跨了一步,“这就去。”

    理由正当得无懈可击,可他为什么要结巴一下?闫思弦看了吴端一眼。

    吴端回之以同样的目光,你也觉得不对劲是吧?

    高成功朝闫思弦伸手道:“你们问完了吧?那……”

    那就给钱吧。

    闫思弦问吴端道:“你问完了吗?”

    “嗯。”

    “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死人的事,除了打电话报警,你告诉过别人吗?”????“没。”

    “你仔细想想,谁都没告诉过?”

    “没。”

    “为什么不找个人商量?”

    “我……他们也不理我啊……”高成功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闫思弦按承诺将一百块钱放他手里,“别让我发现你撒谎。”

    “没有没有,不敢,你们随便查。”接过钱,高成功眉开眼笑道:“那我吃饭去了。”

    说完,小跑出了门。

    闫思弦和吴端回到车上,吴端道:“他说的是实话,现场一共三个人的脚印,其中脚印较少的一男一女,应该就是高成功所说的……呃……那什么。

    而高成功根本没进过那间厂房,他是从屋外的铁梯直接爬上房顶的。

    所以凶手只有一个人,成年男性,穿43码的鞋,根据刘氏身高系数,推测凶手身高在174到184之间(可能不太准确)。

    凶手步幅均匀,步伐稳健,能独立劫持一名成年女性,说明他是身体强壮的中青年男性。

    另外,足迹方面还有一个细节:现场地面上灰尘极厚,可以说地面条件非常不错,清晰保留了凶手鞋底的花纹,因此我发现凶手鞋底的花纹很浅。”

    “磨损?”

    “没错,他穿了一双磨损严重的鞋子。是因为经济条件不好,还是因为心思缜密,特意穿一双旧鞋子,犯完案就销毁扔掉?目前还无从判断。”

    闫思弦点头,“没想到你还挺细致。”

    “没想到你还会夸人。”

    闫思弦一笑,“还有什么发现?”

    “痕检方面,现场遗留的红酒瓶上没发现指纹,凶手戴了手套,具有一定反侦察意识。

    厂房门口的足迹显示,凶手曾三次进出厂房,我怀疑22瓶红酒不是一次性带到现场的。”

    “这点我认同,22瓶红酒,每瓶在750毫升左右,总共将近17升,也太多了,一次性灌下去,即便死者的胃被撑到变形,容量也绝不可能有那么大。”

    “三次进出厂房,并且,红酒瓶虽然散落一地,但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出,其分布呈三堆。凶手应该是分三次向死者灌红酒,且越灌越多,因为死者的胃越撑越大。”

    “还有吗?”闫思弦问道。

    “我在想,凶手能将死者运到这儿,一定有交通工具,而且,他选这片废弃的工业园做为行凶地点,得提前来踩过点,那么,冯笑香应该能从市区到工业园的收费站监控录像里发现些端倪。”

    “不见得,”闫思弦摇头,“如果凶手是附近村子里的人,本来就熟悉工业园的情况呢?”

    “这……”

    闫思弦打断吴端,“酒瓶!”

    吴端发现他眼中闪着兴奋的光,知道他有了了不得的发现,便沉默等待下文。

    “你没注意吗?葬礼宴席,桌上的酒瓶。”

    吴端还真没注意。

    “每桌上都有红酒,大概两三种,全部是便宜地底档红酒,跟现场发现的劣质红酒恰好一样。”

    吴端拉开车门就要下车,被闫思弦一把拉住,“你干嘛去?”

    “再去四婶的葬礼看看。”

    “不用去了,”闫思弦将手机递给吴端,“冯笑香刚发来的资料,她查了大高村近一个月的人口死亡记录。

    四婶大名王桂柔,只有一个儿子,就是站在院门口迎接宾客的男人,叫高俊,27岁,大学毕业后在墨城一家装修公司做设计。

    我刚才观察他,年轻力壮的男人,身高174到184之间,鞋码43号,他全部符合,派协警来盯他吧,我们有更重要的任务。”

    “更重要的任务?”

    “查尸源,咱们得查清死者跟高俊有没有关系,先从高俊身边的女性查起吧,看看最近有没有失踪的。”

    ……

    3月5日。

    距离发现尸体已经过了一周,刑侦一支队的工作却没有任何进展。

    会议室里,为了不打击士气,吴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高昂。

    “我们对与高俊关系密切的女性进行了摸排,包括他的朋友、同事,以及两任前女友,并未发现他身边有人失踪。

    走访过程中,收集到一些对高俊的评价。

    高俊身边的人普遍认为他工作努力,为人和善。除了有点抠,没什么大毛病。他工作五年,自己攒了些钱,家里又给他支援了点,三个月前他付了一套郊区小居室的首付。总体来说,他的人生轨迹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为了在工作的城市安个家,而辛苦打拼。

    高俊很孝顺,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回乡下家里探望母亲。买了房子以后,他曾跟朋友说起过,就盼着把母亲接到身边一起住了。

    但很遗憾,好日子还没到,他的母亲就心梗去世了。

    老太太进城看儿子,母子俩正逛超市,老太太突然倒下了。

    医院倒是送得及时,可惜高俊那套房子榨干了家里的钱,他最近一直在靠信用卡度日,实在拿不出钱,只能到处打电话找人借。

    最终因为交费不及时,老太太没抢救过来。

    能算得上跟高俊有仇的,也就只有没及时施救的医院了吧。”

    李八月道:“我走访了医院方面,没有异常,没人失踪,当天负责抢救老太太的医护人员的家属也都安好。”

    吴端向闫思弦道:“我们的侦查方向可能错了,凶手不是高俊,死者跟高俊没有交集。”

    闫思弦皱眉自言自语道:“尸源还是没找到?”

    “是啊,尸体身份一直确定不了。”

    “不是说她的衣服是奢侈品牌吗?没去专柜问问?说不定能查到会员信息什么的。”

    “我和貂儿去问了,”冯笑香道:“我们看走眼了,死者身上穿的是高仿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