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一章 欠债还钱(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妇女十分热心,招呼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打发他带两个警察叔叔去高成功家。

    一开始,小男孩挺羞涩,只管跑在前头带路,一言不发。

    吴端就去逗他,问他叫什么,是谁家的孩子,有没有兄弟姐妹,还说要把他抓走,小孩儿大惊失色。

    一来二去熟了些,小孩便忍不住好奇问道:“成功是个傻子,你们找他干嘛?”

    “傻子?”

    见引起了警察的兴趣,小孩不无得意地边跑边喊道:“傻成功!傻成功!警察来抓傻成功啦!”

    闫思弦追问:“怎么个傻法?”

    “大人让我见他绕着走,傻子发起疯要杀人!”????“那你觉得呢?他傻吗?”

    “我觉得……嗯……可能不傻吧。”

    “可能不傻?”

    “反正我没见他犯过傻,也没见大人绕着他走,他还去小卖部买过东西呢,应该不傻吧。”

    小孩的逻辑实在是简单,去小卖部买东西,就算是具备不傻的行为能力了。

    他的描述让两人隐隐猜测出了高成功的实际情况。

    他不傻,至少不是人们普遍意义上所说的傻子。

    他游手好闲,又懒又穷,越懒越穷,似乎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两个这样的人。他们被人瞧不起,任谁都能欺负两下,被说成傻子也不稀奇。

    到了高成功家门口,小孩想跟着两人进屋,他以为警察要来抓高成功,对“警察抓人”这件事实在是好奇。

    吴端苦劝,小孩就是不走,他只好掏出十块钱来,让小孩自己去小卖部买零食,小孩的心思立马放在了零食上,接过钱拔腿就往小卖部跑。

    高成功家。

    在全村基本都修了二层小楼的大环境下,高成功家破破烂烂的一层砖瓦房显得很突兀,乍一看还以为是荒废无人居住的老屋。

    屋顶的瓦缺失了很多,缺了瓦片的地方就用一张草席盖住,草席上再堆些茅草,若是下雨天,屋里怕是要成水帘洞。

    总共两间房,堂屋一间,尚算端正,堂屋西侧的灶间则歪向一侧,全靠一侧支起的两根木棍撑着,像个塌了肩膀的人,摇摇欲坠,好不危险。

    院门没关,两人进院,透过脏兮兮的窗玻璃看到屋里有个人影一闪,屋门开了。

    绿棉袄,蓝棉裤,大黑棉鞋。

    高成功似乎只有这么一身衣服。

    不过这次倒是看清他的长相了。

    又黄又稀疏的头发,皮肤黝黑,不到四十岁的样子,体格倒还算强壮。

    “你们是谁?”

    他虽开口询问,却既不害怕,也不防备——是那种知道家里穷,自己烂命一条,不可能招贼,所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吴端亮了一下警官证,“警察,有几个问题跟你了解一下。”

    高成功凑上前一步,“警察?真的假的?啥事?”

    吴端道:“昨天上午你是不是用村口的公共电话打过110?”

    “没。”

    吴端眯了一下眼睛,“撒谎没用,监控都拍下来了。”

    高成功一愣,下一秒,两人怎么也没想到,高成功直接躺地上打起了滚。

    一边打滚口中一边念念有词,什么鬼啊怪啊大罗神仙啊。

    这是……装疯?

    吴端蹲下拽他,“起来,你起来。”

    高成功被他拽得上半身离了地,装得更卖力了。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被一样东西吸引住了——一张红彤彤的毛爷爷。

    目光一沾上钱,便再也摘不下来,也不神神叨叨了,身子也坐直了。

    闫思弦将钱在他眼前晃了晃,指指吴端,“好好回答他的问题,钱就归你。”

    高成功舔了舔嘴唇,痛快道:“行,你问吧……昂,我是打的电话。”

    关键时刻还是孔方兄面子大,老少通吃。

    “你打110报警,说旧厂区里有尸体?”

    “昂。”

    “你怎么知道那儿有尸体?”

    “就……看见了呗。”

    吴端沉默,丢给高成功一个“你打算就这么磨洋工?”的眼神。可惜,高成功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这儿。

    闫思弦简单粗暴地将钱揣回了口袋,“好好回答,回答完了不会亏待你。”

    高成功终于收回了恋恋不舍的目光,“那个……你问的啥?”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废厂房里有尸体?怎么发现的?”

    “我去那儿……嗯……遛弯,看见的。”

    “遛弯?遛到2公里外?”

    高成功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不好意思道:“我是去看……去看……看……”

    “看小情侣打野|泡儿?”

    这问题一出,三人都十分尴尬。

    尤其吴端,他怎么也没想到闫思弦会冷不丁这么问一句。

    毫无心理准备啊!

    闫思弦神色如常地看着高成功,直到对方点了点头,他又问道:“你经常去那儿偷看?”

    高成功挠挠头,“差不多吧。”

    算了,这种闲散人员别说概率了,能记得时间就不错了。

    闫思弦换了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

    “前天晚上?”

    “怎么发现的?”

    “我看见两个小情侣往那儿走,就跟着他们,他们进了那个铁皮顶的老仓库,我就从外头上到楼顶——外头有梯子……”

    “我们注意到了,是个直上直下的铁梯吧?”

    “对对对,就是那个梯子。

    我早就发现了,屋顶上有个大窟窿,从那儿往下看……啧啧啧……”

    “咳咳……”

    高成功收起一脸陶醉,继续道:“我一开始也没注意屋角儿有死人,是那女的眼尖,看见了,让那男的去过看看。

    男的开始还不同意,但那种时候……你知道的,他得听话……

    男的拿手机上的手电筒一照——哎妈呀那一下没把我吓死,太吓人了!

    然后……然后男的连滚带爬往出跑,也不管那女的了,女的就边跑边骂。

    有她在那儿骂还挺好的,我就不太害怕了。

    我半夜跑回来,吓得不行,一宿都没睡着,想来想去还是报警吧。

    死人一个人躺那儿也怪可怜的是吧,我没发现也就算了,发现了不管,万一鬼魂缠上我……”

    “你怎么想到拿那个公用电话报警的?”

    “我没事就去玩那个电话,我知道电话通着呢,能打110……再说,我也没手机啊。”

    “除了打电话报警,死人的事你还跟谁说过?”

    “谁也没说,打完电话我就安心了,就……差不多忘了……”

    真是个心大的。

    思忖片刻,闫思弦开口问道:“听说你最喜欢去红白喜事给人帮忙,顺便吃顿饭,今天四婶家的白事,你怎么没去?”

    高成功一愣,两人注意到,他的眼神明显闪躲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