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九章 欠债还钱(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捡起散落在附近的衣物,查看翻找。

    “没有钱包,没有手机,没有能证明尸体身份的东西。”吴端道。

    貂芳接过话头,“尸体的手指指纹被灼烧过,凶手好像不想让我们这么快找到尸源。”

    “好像?”闫思弦问道。

    “因为……”貂芳放下尸体的手,去检查面部,“既然不想我们知道死者身份,凶手连毁坏指纹都想到了,没理由想不到毁坏面部特征。

    可这俱尸体的面部保存完整,唯有鼻子……鼻子虽然有破损,却是撞击和擦蹭伤……嗯?”

    貂芳从尸体鼻子的伤口中取出一块白色的东西,她将那东西装进证物袋,又伸手去摸尸体的耳朵。

    “她做过隆鼻手术,鼻尖处用耳朵上的软骨垫高了。”????貂芳检查尸体时,吴端正对现场凌乱的脚印拍照。

    “除死者以外,还有三人来过现场,两男一女。

    女性穿高跟鞋,鞋码37号,一名男性,鞋码41号。这两个人脚印极少,分别只有一进一出两行脚印,且未靠近过尸体。

    进门时两人步伐距离较小,是从容走进来的,出门时的步伐大且凌乱,是跑出去的。

    还有一名男性的脚印,鞋码43号,脚印多,在尸体附近重重叠叠。”

    闫思弦问道:“报案人呢?我去跟报案人聊聊。”

    “没有报案人。”说完,吴端又自己纠正道:“暂时没有,报案人是从一处公共电话打110报的警。”

    “公共电话?这都什么年代了,手机人手一部,谁还用公共电话?报案人是有多不想让我们找到他?怕惹麻烦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有必要查一查这个报案人。”

    “已经找人查了,网监科的冯笑香你应该知道吧?也在群里。”

    闫思弦一笑,“印象深刻,群里的昵称叫’请叫我电竞冯’,一看就是个网瘾少女。”

    “的确是妹子,年前刚分到市局实习,只要是电脑技术方面的问题,没有她搞不定的。”

    闫思弦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原来是她。”

    “你认识?”

    闫思弦挑挑眉,“她往云想科技投过简历,而且进了最后一轮面试。”

    “所以呢?”

    “云想科技是我名下的游戏公司,最后一轮面试,是我亲自面试。”

    “开玩笑吧?她很厉害的,你没把她留下?”

    “是很想留下,不过我当时问了她一个问题。”

    “什么?”

    “我问她除了进科技公司,她还想去哪儿工作。她毫不犹豫地说当警察,当个技术类的刑警。

    我就告诉她去当警察吧,在我看来,那比做游戏有意义。

    我还告诉她,她通过面试了,如果尝试以后发现自己不适合做警察,后悔了,云想科技随时欢迎她。”

    “你可真会做人,里外的好事儿都让你做尽了,”吴端咂舌道:“你那时候就知道自己要来市局上班了吧?那么早就开始收买人心了?”

    “谁让你们薪水那么低,留不住人才怪我喽?”

    闫思弦把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吴端噎得没话说。

    貂芳道:“你们谁帮我把尸体收拾一下,我带回去详细尸检。”

    “我来。”吴端积极道。

    貂芳已准备好了尸袋,两人将尸体抬进尸袋时,都注意到了尸体身后尾椎处的伤。

    “看看?”吴端问道。

    “看看。”

    两人翻过尸体,令其俯卧,貂芳一边观察一边道:“这块皮肤是……被割掉的,凶器应该是水果刀之类薄而锋利的刀具,从伤口位置来看……是纹身?”

    貂芳也不敢确定。

    “有可能,从前的确有为了隐藏尸源而割纹身的案例。”

    ……

    现场勘察直到天色暗下来才结束,吴端起身,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蹲着观察地面痕迹而发麻的腿脚。

    头晕。

    他伸手扶了一下墙,这才想起自己一整天水米未进了。

    “走走走,先填肚子去,再饿一会儿你就得连我一块装尸袋了。”

    吴端这么一说,闫思弦方觉得饿。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专注,废寝忘食而不自知了,心中竟觉得很畅快。

    吴端驾车,两人进了市区,吴端道:“市局附近有家面馆,挺不错,我带你去尝尝,体察一下民情?”

    闫思弦失笑,“下次吧,我刚订了外卖,直接送市局了,咱们还是回去吃吧。”

    “也好。”

    ……

    简单的披萨沙拉,貂芳和冯笑香正边吃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案子。见两人进门,冯笑香冲闫思弦挥挥手,算是打招呼。

    冯笑香个头偏矮,不足一米六,瘦,给人一种小鸟依人之感,戴着一副与她的小脸不太相称的大眼镜,马尾辫,齐刘海让她看起来颇具学生气。

    吴端曾开她的玩笑,叫她“童工”,结果自己反被貂芳嘲笑。

    “你有什么立场说别人?三十岁的人了,不一样长得像个童工?”

    吴端立马转移阵地,和冯笑香站一边,嘲讽貂芳道:“羡慕吧?我们这种不老体质,岂是尔等凡人能体会的?”

    冯笑香:前辈们斗嘴总爱捎上我怎么办?急,在线等,我只想做小透明小空气,心好累。

    ……

    此刻,吴端一边往嘴里塞披萨,一边对冯笑香道:“报案人查得怎么样?”

    “刚有点眉目。”

    “哦?”

    “我先定位了那部公共电话的位置。就在案发现场附近,距离废工业区不到2公里有个叫大高的村子,公共电话就在大高村村口。

    大高村距离墨城不远,当初市局建天眼系统时那儿也在覆盖范围内,村里有两个摄像头,其中一个正好在村口附近。

    我调取了报案时间前后这个摄像头拍摄到的监控画面,发现了一个男人,你看。”

    冯笑香指了指自己的电脑屏幕,吴端看到定格的监控画面里有个瘦高个的男人。

    男人穿深绿色棉衣,深蓝色裤子,黑色棉鞋,衣服不干不净,破破烂烂,头发胡子略长,看起来很久没修剪打理过了,像个流浪汉。

    “报案时间是今天早上10:25,他10:23出现在监控画面中,且正往公共电话的方向走去,他走到现在这个位置,已经能看见公共电话了。

    报案的那通电话持续了3分钟,10:28结束,而他在10:30再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要么他去打电话了,要么他刚好看见打电话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