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八章 欠债还钱(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上世纪90年代至今,墨城的工业型企业经历过两次集中搬迁。

    第一次是90年代末,新世纪初,几个因为水源污染而形成的癌症村相继被媒体曝光,在全国引起广泛关注。

    国家出台相关政策,着手治理污染排放不达标的企业,取缔不具备排污处理能力的小作坊。

    墨城响应号召,将污染型企业统一迁往城东新建的工业园。

    到了2014年,随着国家经济高速发展,多处城市出现雾霾污染,国家再次狠抓环保,做为首都的卫星城市,墨城可以说占了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新政策总是从墨城开始推行。

    这次,城东工业园里的企业关闭取缔了一些,余下合格的则被迁往更远的国家级工业园。还提出了一个口号:打造零污染新城。

    企业迁走了,按照当年的规划,旧工业园要彻底拆除,建成公园,成为城市之肺,可惜财政方面后续无力,建公园的计划一拖再拖,旧工业园日渐破败,加之人去楼空的萧索之感,被人们称为“鬼城”。

    尸体所在的厂房位于鬼城中心,尚算完整,从结构来看,从前应该是一间仓库。????铁皮屋顶上满是红色锈迹,剥落的铁锈掉在地上,屋里像是下过一场血雨。

    尸体在仓库一角,白生生的肉在这满地的血雨中,分外扎眼。

    那是一具全裸的女尸,尸体的衣服散落周围,凌乱不堪。

    她大张着嘴,蝇虫在她的口腔里飞进飞出,散乱的头发将瞪得巨大的眼睛半遮半掩,更显得鬼气森森。

    对阅尸无数的刑侦一支队来说,这样的死相还不算太差,可尸体身上的伤却让每个人都不寒而栗。

    在尸体的胸腹部,赫然是一个十字状的切口,沿着十字切口,死者的整个肚皮向四面掀开,像一朵开败了的花儿,内脏流了一地。

    女人的眼睛正瞪向自己的内脏。

    一个想法令吴端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死者不会是被自己身体的这副样子活活吓死的吧?

    他本能地伸手想去拍拍闫思弦的肩膀,算是对新人的鼓励和安抚。

    没想到新人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闫思弦转身远离那尸体几步,背过身去,手在胸口画着十字架,口中念念有词,回身时已是神色如常。

    “你没事吧?”吴端问道。

    “没事。”闫思弦回到他身边。

    “这儿是中国,洋神仙手未必能伸这么长,拿着。”吴端递给他一个——闫思弦不知该如何形容那东西,似乎是黄纸折成了一个三角形。

    “这是什么?”

    “问那么多干嘛?带身上就得了,真有什么事儿,本土神仙要保佑你也总得有个凭证不是。”

    “算了吧,”闫思弦没接,“不过,谢谢你的好意。”

    吴端也不勉强,蹲下身查看散落在地的红酒瓶。

    地上共有22只红酒瓶,散落在尸体周围,其中两只被打碎了。

    吴端掏出手机,用比价软件扫了几个酒瓶标签上的条码。

    “劣势红酒,应该是超市里促销打折的那种,卖价最高不超过20。”

    “呃……”闫思弦一脸“世界上真有这么便宜的红酒?”的表情,被吴端瞪了一眼,赶紧摆出一张严肃脸。

    吴端的眼睛几乎要贴上红酒瓶了,挨个观察了一轮,他继续道:“从灰尘来看,这些酒瓶是最近被陆续拿到这里的——会是凶手拿来的吗?”

    “是!”貂芳给出了答案。

    她蹲在尸体身前,检查着散落在地的内脏。

    “有什么发现?”吴端和闫思弦同时向她走去。

    “等等!”貂芳喝止了两人,“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你们还是先做做心理准备吧,别吐在尸体旁边破坏现场。”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皆是一惊。

    刚才不近不远地看了几眼尸体,已经觉得惨不忍睹,难道比他们所看到的更惨?

    吴端一咬牙一跺脚上前,闫思弦紧随其后。

    “这是……”吴端眼看貂芳手中所拎的一只囊袋状的器官,“胃?……不会吧,正常人的胃有这么大?”

    他又去检查其它器官,甚至上手去翻找。

    晾了多日的内脏已经没了新鲜时的油滑之感,干巴巴的,让吴端想到了超市熟食区售卖的熏肉腊肠。

    他强忍呕吐的欲望,翻了几下,找到了女人的子宫。

    子宫还在,那貂芳手里囊袋状的器官便是胃无疑了。

    胃是一个舒缩性极强的器官。成年人在饥饿状态时胃可以缩成一根管状,而充满状态时长约20~30厘米,可容纳1~3升,扩大到原来的1~10倍。

    可是眼前的胃,竟像个小轮胎,胃壁被撑得极薄,近乎透亮,已看不出原本的形状。

    吴端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她年纪不大,从皮肤状态来看,也就20岁出头,大概只有如此年轻的躯体才会如此富有弹性吧,若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胃恐怕早就撑爆了。

    那胃里还存有一些液体,貂芳倒出一些,闻了闻。

    “红酒!她是被红酒撑死的!……嗯?”

    似乎摸到了什么,她从食管口的位置探入两根手指,摸索了一阵子。

    听着那胃里被她搅动出的水声,吴端竟有些庆幸,幸好早上没吃东西。闫思弦可就不好受了,两道浓眉几乎拧成一个疙瘩。

    终于,貂芳一勾手指,牵出了一段一米来长的塑料软管。

    软管透明,直径约1.5厘米。

    貂芳道:“想把一个人胃撑到这么大,光逼她自己喝是不行的,得用管子灌。”

    “你的意思是……”

    “胃镜知道吧?跟那个原理差不多,从嘴里插入软管,直通到胃里,通过这根软管向下灌酒。”

    凶手将这个年轻女孩带到厂房,给她灌下22瓶红酒,将她的胃撑得严重走样,又剖开她的肚子,取了胃。

    她是谁?为什么遭受如此的非人折磨?

    凶手这么做,是出于变态的爱好,还是对死者的恨?

    如果是恨,是不是说明两人认识?

    ……

    吴端环视一圈,待自己心绪稍微平静,道:“先想法确定尸源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