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三章 他不敢(1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电话里,除了各种威胁你,汪茜的父亲有没有什么反常之处?”吴端又问道。

    少年只好耐下性子,“反常……我没觉得,只记得他骂我的脏话了。”

    “谢谢你的配合,”吴端递了一张名片给少年,“你要是想起什么,可以给我打电话。”

    见少年欲言又止,还想继续追问,闫思弦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会找到凶手。”

    少年一愣,已知道了答案,却还是不甘心。

    “她真的死了?”

    闫思弦帮他打开了车门,“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

    少年木讷地应了一声,木讷地开门下车,向前走了几步,终于在路边蹲下身来。????他抱着膝盖,以一个孤独可怜的姿势,痛哭。

    闫思弦对吴端道:“询问未成年人,必须有监护人在场,否则谈话内容不具备法律效力,你知道的吧?”

    “知道。”

    “那你怎么不通知他的老师家长?”

    “人家女朋友刚刚死于非命,已经够惨的了,要是再因为恋情曝光被苛责,也太可怜了——你看一提起老师家长他吓得,好像那些人是老虎,能吃了他……我有点不忍心。”

    “出乎意料,你可是出了名的严谨,讲究证据,我还以为你会可钉可铆地按规矩办事。”

    “当然按规矩办。

    这孩子提供的消息,说来说去不过是小情侣之间的悄悄话,连间接证据都算不上,即便有监护人在场,他的证词有效,定罪时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分量。当然了,他也反应了两个关键信息:

    第一,汪茜的父亲——汪成阳有外遇;

    第二,在报案前,汪成阳曾对汪茜的手机做过手脚,删了男孩儿的消息和通话记录,还警告他别来骚扰自己的女儿。”

    闫思弦点头,“的确反常,一个悲痛欲绝的父亲、丈夫,目睹妻女惨死之状,向恰好来电话的女儿的男友发泄情绪,这还能理解,可是删通讯记录,这就耐人寻味了……他好像不希望这个男孩被警方发现。”

    “这些消息,只要派出人手查证,很快就会有确凿的证据,不需要这孩子的证词有效。所以我不需要找他的监护人。”

    “有道理。”

    说着话,闫思弦已经下了车。

    吴端:“你干嘛去?”

    “结案。”

    “结案?!”

    “怎么?你不想早点回家?”闫思弦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兴许睡觉前还能打两把游戏。”

    吴端快步跟上,两人回到303房间。

    闫思弦也不多说话,一进屋就去拽躺在床上静养的汪成阳。

    汪成阳大惊,喊道:“你干什么?!我受伤了!”

    “正好我不想对伤员动手,你就自觉让让吧。”

    “你!……你你你!……”

    “别喊,千万别看,你不会也要用’警察打人了’这出吧?看见这位没?”闫思弦指了指吴端,“拜你所赐,这位可是刚刚处理过警察打人的公众事件,经验可丰富了。”

    被如此介绍,吴端一点没觉得光荣。

    见汪成阳依旧不动,闫思弦负手而立,问道:“这房间出了故意杀人未遂事件,应该做为案发现场保护起来,我们公安局不至于穷到另外给你开间房的钱都拿不出来吧?你怎么还在这儿住着?”

    “我用不着!我已经够给你们添麻烦了,再说,我只是躺着养养身体,又不会乱动,不会破坏你们要保留的痕迹。”

    “哦——所以你的打算就在这儿守上七天,直到可以回家。

    因为只要你躺在床上,我们总不好掀了你的被窝去检查这张床,自然也就发现不了你藏在床里的尸体,对吧?”

    不仅被质问的汪成阳,此刻,若是闫思弦回头,就会看见站在他侧后方的吴端的表情比那男人还要精彩。

    吴端脑海里只有断断续续的一个信息:

    床里……的……尸,尸体?

    闫思弦根本不管两人的惊诧,继续道:“七天后,打扫房间的宾馆保洁顶多更换床单被套,不会去掀开床板检查,你大可以找人——就找你那个情人入住这间房,想办法把尸体带出来。

    可是,你以为真能熬过七天?屋里现在这温度,三天就得臭。再说了,天天睡觉就跟死人隔一张木板,多瘆得慌啊,你也不害怕?

    承认了吧,自己从床上下来,咱们都斯文点,我不想动手。”

    男人直咬牙,咬得腮帮子一鼓一鼓,却也知道已经没了退路。

    除了认罪,他只能跟两个看不出身手好坏的刑警拼死一搏了。

    他有拼死一搏的勇气吗?

    没有。

    他终于慢慢爬下了床,每个动作都死气沉沉,眼睛里也是一片死灰。

    他一下床,闫思弦便吭哧吭哧将厚厚的床垫抬到一旁,掀起床板。

    “哈——”

    闫思弦冲吴端眨了眨眼睛,“我对你的考试,你顶多60分,还是沾了当年那件事的光,那你对我的考试呢?你给我打多少分?100会不会不够用啊?”

    面对床箱里蜷成一团的习乐乐的尸体,他的确有资格这么说。

    “你……你怎么知道?”

    闫思弦又看了一眼手表,“今天的加班到此结束,就不问你要加班费了,但下不为例。

    凶手和证据我双手送上,审讯就不奉陪了,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明天上班再来问我。

    明天见,我的新搭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