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章 他不敢(10)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两人先找地方随便吃了顿饭——吴端本以为闫思弦会祭出“事儿逼”本体,挑三拣四,没想到在路边一家简易馄饨摊儿,他倒吃得稀松平常津津有味,值得表扬。

    冬日里天黑得早,两辆车一前一后停在习欢欢家小区时,天色已黯了下来。

    警方有“案发后一周保持现场原状”的权利。此刻,汪成阳已经被片区民警安置在一处与警方有合作关系的招待所,习乐乐跟他住同一个标间,一来做为嫌疑人可以随时接受询问调查,二来让两人相互有个照应,别做傻事。

    吴端已拿到了死者家的钥匙,上楼,检查,门上的封条完好无损,他这才扯了封条,开门进屋。

    进了屋,闫思弦直接去翻厨房垃圾桶。

    “垃圾桶里也有个塑料袋,你看看……像不像装肉的?”

    那是一个红色塑料袋,吴端接过,将它放在鼻下闻了闻,“就是它。”

    “警犬啊你。”闫思弦道。????“没吃过猪肉,还能没闻过猪肉味儿?”

    闫思弦不理他的贫嘴,继续道:“趁着大家刚下班吃完饭,可以走访一波邻居了,说不定有人清楚案发当天习乐乐来拜访时的情况。”

    吴端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7:06。

    “再等会儿,7点半开始吧。”

    “为什么?”

    “根据以往经验,家庭妇女,尤其是退休妇女,简直就是居民区里的人肉摄像头,想要打听消息,她们是首选。

    不过,你也说了,这个时间大部分家庭刚吃过晚饭,妇女们很可能正在洗碗,不方便说话,所以再等等,等她们洗完碗有了闲暇,能跟咱们聊上几句,再去敲门走访。”

    闫思弦挑起嘴角一笑,“你的本土经验也很厉害。”

    “那是!”吴端骄傲地挺了挺胸脯,“你要知道,世界第五大特工组织——朝阳群众,可是以退休大妈大爷为主力的,咱们要融入群众中间,充分利用群众的力量。”

    趁着等待,两人再次来到次卧。

    地上用以标记尸体姿势的白色轮廓触目惊心。

    气氛压抑,两人都没说话,闫思弦翻看着孩子的书桌、书包。吴端问道:“你找什么呢?”

    “看看有没有日记之类的东西。”

    “这都什么年代了,小孩儿早就不写日记了吧?qq空间、微信朋友圈、微博不就是日记吗?”

    “我倒忘了。”闫思弦一笑,像是自嘲。

    吴端:“这可不像你,怎么,你们有钱人用的社交软件都跟我们不一样?”

    “那倒没有,只不过……有钱人也分个三六九等,我家正好属于那个’三’,我又不擅长应酬’六’和’九’的巴结,从小就跟我爸学会玩神秘了。”

    “原来……如此……”

    闫思弦却又道:“这都是说给外人的,你想知道真实的原因吗?”

    “什么原因?”

    “我不需要朋友。”

    没朋友,所以用不着社交软件。

    闫思弦不在意地摆摆手,笑道:“不用拿那种可怜的目光……”

    话尚未说完,闫思弦的领口被一把揪了起来,他猝不及防,脚下差点没站稳。

    吴端道:“小朋友,你真想当警察?想清楚了吗?”

    闫思弦脑补了一个倒栽葱抱摔,可他没把握真能把吴端摔地上,只好作罢。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手底下是刑侦一支队,负责全市所有恶性案件,替死人说话的地方,危险重重,关键时刻刑警们相互之间以命相托,需要心思冷静目标专一的成年人,而不是玻璃心的纨绔少爷——尤其可能还带着青少年时期心理阴影的。”

    “心思冷静……目标……专一……”闫思弦的声音里透着玩味,“你的意思是,我还不够格,关键时刻你不会把后背交给我。”

    吴·教做人·端没回答他,“小子,我会盯着你,干不了这行趁早说,别耽误我时间。”

    吴端松手,闫思弦立即开始安抚被拽皱了的衬衣领,“吴队长,反应过激了吧?你说,一个警察平白无故拽另一个警察领子,算不算袭警?”

    “没工夫跟你扯淡,”吴端道:“走,询问邻居去。”

    死者家在一栋五层居民楼里,每层两户。

    死者家在三楼,两人从对门邻居开始询问,一路下楼。

    在邻居们的描述中,那是十分普通的一天,乏善可陈,既没听到吵架声,也没看到什么可疑人员。他们根本不知道死者家来了亲戚。

    站在最后一家门前,闫思弦道:“有摄像头就好了。”

    吴端摇头,“这小区够老的,我去物业看过,就小区前门有一个摄像头,拍到习乐乐的车进了小区,之后就不清楚了。”

    “但愿最后一家能有点收获吧。”

    说着,闫思弦敲了最后一家的门。

    他才只敲了一下,门就开了。门口是一对老年夫妇,头发花白,都戴着老花镜,面容慈祥,莫名给人一种萌感。

    “警察同志吧?”开门的老奶奶有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猫眼,道:“刚才你们问对门问的时候,我都听见了。”

    喜欢趴墙根?喜欢探听小道消息?好得很啊!吴端立马换上亲切鼓励的目光。

    老爷爷道:“警察同志!我们有情况汇报!”

    “您请讲。”

    老爷爷清了清嗓子,像接了一项伟大而光荣的任务。

    “昨天半下午,我吃完饭没事,在阳台上侍弄花草——喏,你们看,我家阳台正对着楼门口——正好看见三楼家来亲戚了,我认得那人,他总来,孩子喊他舅舅,是三楼女人的弟弟。

    他每次来都把破车堵在楼门口,很不讲素质的。

    他上楼没多一会儿,孩子下楼,从后备箱提上去一袋东西。”

    “只有一袋?”

    “是啊,就一袋胡萝卜,透明塑料袋装的,袋子烂烂巴巴的,我看得很清楚……哦哦哦,不对,我想起来了,还有个红塑料袋,不知道装的什么,孩子把红塑料袋塞进装胡萝卜的袋子里,一块提上来的……”

    红塑料袋!装肉的!对上了!

    吴端的手机突然响了,接起来才听了一句,他就对闫思弦道:“走!汪成阳自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