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九章 他不敢(9)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胡萝卜?”

    好不容易有了点思绪的吴端,再次坠入云里雾里。

    “胡萝卜上的泥巴这么多,显然不是从超市买的,更像是农贸市场的东西,可是……”闫思弦将手机递给吴端,手机上已经打开的地图软件显示:“死者习欢欢家附近可没有农贸市场,连菜市场都没有。”

    “所以呢?”

    “所以,习乐乐进城看望姐姐,究竟是空着手来的,还是带了东西?一个农民,没什么钱,带点新鲜的冬菜在合适不过了。”

    “就算他带了胡萝卜,那又……”吴端反应过来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隐瞒?因为……和胡萝卜一起带来的,还有那块有毒的肉!”

    闫思弦打了个指向,“恭喜你,智商终于上线了,你这智商上线速度被全国99%用户打败啊……”

    吴端不理他的挖苦,继续道:“这么看来,习欢欢根本没提当年被骚扰的事儿,是习乐乐故意那么说,想把咱们带跑偏。????今天那男人在超市门口砸伤人,不过是个巧合,正好让我碰上了,跟习欢欢母女被害案没什么关联。”

    闫思弦看了一眼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下班了。”

    他起身,绅士地对吴端和李八月躬了躬身,“很荣幸与两位共事,明天见。”

    李八月整理了一下手头的案宗,“没什么事儿得话,我也下班了。”

    两人刚走,貂芳来了。

    “诶?他们人呢?”

    他们,自然是指李八月和闫思弦。主要指闫思弦——貂芳从不掩饰看帅哥的爱好。

    “下班了。”吴端有意逗她,“只有哥这张脸了,给你看5分钟,逾期收费。”

    貂芳翻了个大白眼,失望到有点气急败坏,“下班?毒杀案破了吗他俩就敢下班?八月也就算了,要当爹了,焦虑,能理解,怎么新来的也没继承你加班狂的作风?啧啧啧……小吴同志,御下无方啊。”

    吴端的心拔凉啊。以前貂芳总说工作期间两大爱好,第一解剖尸体,第二看小吴同志的娃娃脸,赏心悦目啊。现在可好,吴端明显感觉到,闫思弦来了以后,自己彻底没市场了。

    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呦,傲娇个什么劲儿,我点外卖,用不用给你带一份?”

    吴端问道:“你手头还有工作?”

    “没了。”

    “那怎么不回家?”

    “回家一个人吃饭有啥意思?还是尸检室对着尸体吃更下饭,要不要一起?”

    “不敢不敢,无福消受。”吴端笑着上前几步,“要不出去吃吧,我请你。”

    貂芳抱臂,审视地看着吴端,“无事献殷勤,你想干嘛?”

    “既然你手头暂时没事,陪我去跟嫌疑人聊聊吧。”

    “不去,活人有什么意思。”貂芳转身就走。

    吴端还想再劝几句,手机响了。

    号码有点熟悉……哦,是闫思弦——他还没来得及存闫思弦的号码。

    “喂?”

    “吴队,那个……”

    吴端以为自己听错了,那货叫自己“吴队”?

    “我遇到点状况,可能……你能不能来帮个忙?”

    “你在哪儿?”

    “春阳路,距离嵩山路立交桥大概三百米吧。”

    “怎么了?”

    “额……你来了就知道了。”接着,闫思弦报出了一串车牌号。

    听出对方语气的紧张,吴端不敢拖延,一边穿外套,一边往地下停车场狂奔。

    占据他车位的越野车已经开走了,二十分钟后,吴端再次看到了那辆方头大耳的车——闫思弦就坐在车里,降下窗户,喊了吴端一声,又飞速将窗户升了起来。

    吴端上前,看清了状况。

    他忍着笑,拉开闫思弦副驾驶的车门,上车。

    “咳咳,我有必要给你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他指着躺在闫思弦车前方一米处的人道:“恭喜你正在体验我国特色交通事故——隔空撞人,简称碰瓷。”

    闫思弦也咳了一下,看样子也在忍笑,“你以为我连这个都不知道?”

    吴端挑挑眉,“那你干嘛叫我来?搞不定?”

    “我无聊。”

    吴端:“……”

    闫思弦:“你该庆幸,我在直接轧过去和叫你来把人拖走之间选了后者。”

    吴端:行,你行,爹记住你了,闫·狂霸酷炫·思弦。

    “你就不能自己去拖人?我记得你学过跆拳道,不至于怕他吧?”

    “我怕忍不住把这人渣打死。”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喜欢装x?”吴端摇头叹气,“行吧,帮你,但有两个条件。”

    “我让你帮一个忙,你提两个条件?好意思吗?”

    “特别好意思。”

    闫思弦:吴·臭不要脸·端是吧?你赢了。

    “说吧,什么条件。”

    “第一,以后不准占我车位。”

    “哦——”闫思弦恍然,“那是你的车位。”

    “嗯。”

    “车位怎么申请?”

    吴端:“说来话长。”

    闫思弦:“那就……直接帮我也申请一个吧。”

    吴端:心好累,不想跟他说话。

    “不是申请的事儿。局里的警用车有限,通常出任务我都是直接开自个儿的车,给我一个专门的车位,一方面是种人性化补偿,另一方面——你没留意那个位置吗?——地下停车场最外围,不会被其他车挡住,这样方便出紧急任务。”

    “原来如此,”闫思弦毫不犹豫道:“我可以跟你一样……呃……私器公用,所以,能帮我申请吗?”

    吴端摸了摸屁股低下柔软的真皮座椅,看了看车里几乎能让人躺下的宽敞空间,还闻了闻不知哪儿散发出来的一闻就很高级的香味,“你这私器……太拉风了点,我怕引起负面新闻,别到时候案子没破,’市公安局购置豪车’的新闻满天飞,局长老人家去年刚中过一次风,你就别给他添堵了,行不?”

    闫思弦的手在方向盘上拍了一下,“好吧,不占你车位了,说说第二个条件吧。”

    “我想再跟习乐乐聊聊,尽快破案,也算是给死者一个安慰。”

    “你想让我一起?”

    “嗯,你……某些方面的确比我厉害……得多。”天知道吴端多不想说这句话。

    “不巧得很,我今晚有个重要的局。”偏偏对方还一副不领情的样子,“不过……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吴端深吸一口气,一闭眼,“你利害!你比我厉害!”

    “哦——看来你迈出了正视自己的第一步,可喜可贺——好吧,为了表示庆祝,我跟你一块去。”闫思弦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人,“你去处理他吧,我打个电话。”

    吴端也没怎么处理,只是伸手在那人眼前晃了晃,又指了指停在路边打着双闪的自己的车。

    “我有行车记录仪,全拍下来了。”

    “演员”显然已经是根老油条,不仅专挑高档车碰瓷,还连最基本的抱腿捂胸装受伤都懒得来了,只往地上一躺,完全就是贤者状态。差评!

    直到吴端说话,那人终于恶狠狠剜了吴端一眼,不情不愿地起身,拍拍土,骂骂咧咧地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