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七章 他不敢(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四下看看,发现这里是通往超市正门的必经之路,便掏出警官证,大声喊道:“让一让!大家让一让!前面有伤员,救护车马上来了!不要挡路!”

    一听人命关天,纵然围观群众里还是有些素质低下的不肯让开,大部分却已经自觉退到了步行街两旁。

    附近十字路口的两名交警看到人群聚集,紧张地赶来维持秩序,吴端说明了情况,交警开始着手驱赶不愿让路的人。

    吴端大声道:“大家不要听信谣言!此人刚刚故意伤害,致使一名女性头部受伤,现在伤势还不清楚,我是市局刑警,正好路过,抓他回去问清楚,警方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人们交头接耳,将信将疑,有些没耐心看到结局的人已经离开。

    好在,救护车很快来了。

    救护车一来,直接验证了“前方有伤者”的说法,间接验证了“被抓的是伤人凶手”的说法。

    根据以往经验,吴端都能想到这条热点新闻的发展趋势:????第一步,警察打人,群情激愤;

    第二步,热心网友放出完整视频资料,所谓的“实锤”,还原大致真相;

    第三步,官方表态,我们一定会遵从……严守……杜绝……捍卫……;

    第四步,某明星出轨|吸毒|嫖娼,众人一哄而散,跑去围观新的热点。

    不过这些吴端都没心思去管,此刻的他正在审讯室里火冒三丈。

    “人家不让你回去工作,你就杀人?”吴端问道。

    “不是杀人!是同归于尽!”男人大喊:“他们不让我活!我要拉个垫背的!”

    “同归于尽?呵,”吴端道:“同归于尽你跑什么?那女的都被你开瓢了,你怎么不同归于尽一头撞死?!”

    男人被他噎住了话头,气焰小了些,斗鸡一般梗起来的脖子终于缩到了正常形态。

    “谁让他们先冤枉我!”男人道。

    “什么冤枉?说清楚!”

    “我没去过女更衣室!更没想偷看她习欢欢!超市里那么多小姑娘我不看,看她一个老女人?我疯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的样子,呸!”

    “那当天究竟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只知道,我一走,那天晚上抓我的小保安,叫张天河的,他那个无业游民的爹第二天就来顶了我的活儿!

    别看打扫卫生说出去不好听,那可是个美差啊,天天在超市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冬暖夏凉,还给交三险一金,活儿也一点都不累,每天开一开清扫车就行了……我这个岁数的人,不知道多少都在羡慕这工作……”

    男人没有明说,但暗示得已经相当明显:

    有个叫张天河的保安,为了让自己的父亲谋到这么个差事,而故意坑了他,让他丢了工作。

    吴端又问道:“那你就打人报复?”

    “打她是轻的!”男人气鼓鼓道:“我找人事部那么多次,最开始就是想把事儿说清楚,即便不回来工作,他们也不能随便坏我的名声!没偷看就是没偷看,可那女的什么态度啊,妈的狗眼看人低,老子应该操刀砍死她!死三八……”

    咒骂声不断,看起来男人真的积怨已久。

    等他骂不出什么花样了,吴端便问道:“那习欢欢呢?你岂不是更想杀她?”

    “不关她的事儿,”男人想了想,“她可能也被骗了吧……那天晚上,我打扫完最后的卫生,去上了个厕所。

    厕所就在更衣室边上,我从更衣室门口走过的时候,保安就大喊大叫,说我偷看……

    更衣室里的习欢欢哪儿知道状况,她一听保安那么喊,就以为我偷看呗,这事儿本来就说不清……倒霉倒霉!我还被她弟弟打了一顿呢,找谁说理去?”

    “那天之后你就被开除了?”

    “呵呵,那些文绉绉的人说是劝退。

    我也没个一技之长,只能去工地干体力活,可是这把年纪,哪儿还干得动,就是我愿意拼了这把老骨头,人家还不要我呢。

    哎,房租都交不起,不瞒你说,我在桥洞底下住了一个礼拜了……这么冷的天,真过不下去了,不然……好死不如赖活着对吧?谁也不想走到这一步……”

    吴端打断他,问道:“你……有儿女吗?”

    男人一愣,低下了头,气焰彻底被浇灭。

    “有什么隐情,你说出来,我们才能想法帮你。”

    吴端耐心地等待男人开口。

    “能给根烟吗?”男人没抬头,说话却带上了鼻音。

    吴端给他点了根烟。

    他抽得很慢,似乎很久没抽过烟了,舍不得一口气抽完。

    烟抽了一半,男人终于又开口了,“儿女进城扎根,不容易,我不能拖他们后腿。

    不是他们不养我……我自己不愿意去,真的,要是因为我让女婿或者儿媳妇不自在,回头再闹矛盾,那多不好。”

    吴端明白了。

    “不接你回家,至少每月得给你赡养费,你都住桥洞了,孤寡老人也不至于啊,太不像话了!回头我来联系他们!”

    不给男人反驳的机会,吴端继续问道:“这么说,你不怪习欢欢?”

    “唉!怎么说……也有点怨她吧,超市那些人——那些说我是变态、偷窥狂的人,我都恨。好好的,谁愿意让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据说你曾扬言要杀死习欢欢?”

    “哈,我说过的话多了,我还说要把他们都杀了,一个不剩呢,我还说要一把火烧了那个闹心的超市……我这么说吧,干过的事,我全认,人事部那女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一死两干净,我给她偿命。

    可我没干过的事儿,你们也别想往我头上扣,什么习欢欢,她又怎么了?我都多久没见过她了……”

    “你在哪个桥底下住?有人能给你证明吗?”

    “就西虹大桥,那儿背风,证明……那儿有个老要饭的,大伙都叫他柱爷柱爷的,他认识我,你们可以去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