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95 畏怖(五)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队长过来直接在甄湄的腿上不带□□的摸了下,发现她的小腿确实不正常, 发现是胫骨错位。

    “疼。”甄湄可怜巴巴地冲着队长道, 她眼眸里满是眼泪。

    虽然疑惑为何是膝盖处的错位, 但队长在漂亮女孩的注视下, 不忍心再去检查,反道,“是骨头脱臼了, 我帮你接上, 只是暂时不要动了。”

    大家因为甄湄的沉默, 也没有揭发她。毕竟是共患难几天的人, 而且当所有人慌乱失措的时候, 是甄湄站出来, 组织他们进行反攻和防守。她那么聪明,肯定觉得队长的话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可也是无奈的举措。末世后出现的第二个人类种族就是受感染未死的人类组成的, 被称之为亚人类。

    他们已经完全不能称之为正常人了,皮肤进化出坚硬的角质层, 可以抵御末日环境的侵害,高度反祖化的身体, 已经不似人形,而是直立起来,拥有人类思想的动物。他们侥幸未死, 却被正常人类排斥, 因为他们的身体携带病毒, 成了隐性携带者,那可是比hiv更可怕的病毒。

    当然,更多的受伤者是变成了狂暴者,如同丧尸一样以血肉为食,没有任何高智商思维,只会进食和攻击,人类是它们最喜欢的食物,甚至它们还会□□,只需三个月,就能繁殖成功,成了最大的非人类种族群体,也是可怕的敌人。

    一旦队长知道有人受伤,最大的可能是控制起来,失去自由。遇到危险时,不能自主行动的人,自然会被无奈抛弃。

    甄湄知道自己挺过了高烧期,虽然没有如凌羽生一样获得什么能力,但她确实活下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没有发生严重的异变。

    凌羽生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帮她隐瞒。而那个女孩,似乎也是幸运儿。

    她甚至连发烧期都没有,很大几率已经有了异能,而非亚人类。甄湄的到来,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学校几千人,只有这么十几人活着,有一两个幸运儿,也很正常。

    外面不是聊天的地方,确定没有受伤的人后,队长一挥手,让老师学生们在军队中央,往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去。

    初代病毒感染的末世,所有的动植物都在以可怕的速度发生异变,就像学校的爬山虎才几天时间就已经发展了庞然大物,将全市最大的学校完全包裹成了它的地盘。

    前一刻还是平地的地方,很可能下一刻就成了某种植物的栖息地。

    所以即使是军队来时的路,在走了没多远的时候,军队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这条道路被密密麻麻的灌木丛遮掩住了,它们原本是公路两旁用作绿化的灌木,却不知何时枝桠长出尖刺,生长得极为茂盛。

    他们试图用工兵铲清除道具,但这灌木极为坚硬,死死抓住地面的混泥土,铲子用力削下去,便发出叮地一声,铲子出现了一道豁口,而灌木毫发无损。

    剩下的选择只有绕路了,现在只有两条分叉的路供他们选择。一条比较宽阔,通向的是全市最大的超市,离基地最近。而另一条相对窄一些,是经过医院方向的路。

    甄湄记得里他们去的医院方向,很正常,超市方向人比较多,也比较混乱,经过几天的折腾,那里早已经被大量狂暴者霸占了,并且成了它们的老窝。而医院方向僻静些,但那里却有一个极为棘手的s级异种。

    末日初临才几天,就已经是s级,等到末日后期,更是成为超s级的可怕异种。

    很巧合的是,那只异种正是湿婆的□□之一——畏怖尊。

    畏怖尊天性好斗,残暴,但因为湿婆刚刚一体多化,□□都尚且出于虚弱状态,军队侥幸躲过死神,可凌羽生却因为是轮回□□的缘故,被畏怖尊盯上了。

    以后势必是会有一场决斗,中是以畏怖尊大意,失败后被凌羽生结合成身体的一部分结束。不过,那是很多章节之后的故事了,算是作者给男主开的一个大大的金手指。

    “累吗?”甄湄看见凌羽生额角滑落一滴汗水,就知道他应该很辛苦,意识到现在他只是凡人的躯体,“我可以下来走的。”

    凌羽生双手已经发麻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前世那样可以日行千里而不喘息的强者,虽然吸收了初代病毒,他的身体却未完全消化,也没有进行强化锻炼,依旧是个普通高中生的身体。

    更何况他本来身体也十分虚弱,闻言也没有逞强,将甄湄放下来扶着她走。甄湄把校服领口拉起来,遮住了脖子。

    “队长哥哥,我们要不然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走吧,你看这里比较空旷,又背靠灌木丛,有什么东西一眼就能看见,等再往前,就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了,大家也都很累了。”甄湄提议道。

    比起叫叔叔,显然叫哥哥的妹子更可爱。队长看见疲惫的老师学生,以及已经气喘吁吁的元奋,大手一挥,“就地休整,争取在夜晚到临之前,走出阳江市。”

    才坐下来,就有军人给分发军粮。那个开始要吵着找父母的女生忽然呜呜地哭了出来,一旁有个男生在安慰她,“我爸妈会不会出事了?学校里那么多人,就活了我们几个。我想去找他们。陈子,陪我去好不好?”

    男生显然十分为难,他寻求帮助般看向分发军粮的军人,那军人拍拍他的肩膀,“放宽心吧,国家会尽力营救群众的。”

    甄湄发现周围一些军人也是神色暗淡,队长咬了一口军粮,小声道,“都让我们救救救,谁没有父母呢。”

    末日来临,普通人尚有选择回家寻找家人,而这些军人却奔赴在前线,身后的家人,除了思念和担忧,什么都不能做。

    甄湄看向凌羽生,他冷漠道,“我父母离婚了,早就有了新家庭,轮不到我去担心。”

    “既然有军人来营救我们,自然也会有军人,警察,消防队,特种兵………去救其他人,队长哥哥不要太担心。”甄湄握紧了凌羽生的手,“我们从小生活在阳江市,对前面的路况很熟悉。既然动植物变异,我们只要避开绿化好的地带,以及宠物多会出现的地方,城市里总比野外更安全些。”

    “你不担心你的父母吗?”队长见甄湄并不像其他女孩那样哭闹,也不似男生们的麻木,反而像末日前的女孩子,叫他看了,心情也好了许多。

    甄湄靠在凌羽生胸膛上,“我不担心,担心也没有意义。现在我们活着,就已经很好了。学校那么多人都没有活下来,可见我们是有多幸运,人不能抱太大的奢望。”

    见甄湄一副依赖自己的模样,凌羽生有些受用,听她的话,也想起了当时在学校里听到的呼唤声,目光里多了些温柔。

    但很快他又微皱眉头,把内心里那一丝柔情剥离出去,什么人都不值得信任。现在的她还很单纯,等她经历了末世的苦难,就不会这么天真无邪了。

    人,是会变的。人心善变,如何可信?

    甄湄不知道凌羽生的想法,若是知道了,必然会心灰意冷。若是她,有一个男孩子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寻找她,至死都不放弃,她就算不喜欢,也会感激吧?可凌羽生的心肠何等冷硬,她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让他愿意冒一点风险给她送上她留下的抗生素。

    即便是熟知剧情,但甄湄终究是肉体凡胎,每做一个决定,几乎都是拿性命去赌博。爱情让人卑微,也让人勇敢。她的柔肠给了那威严冷漠的神,她的苦行或许才刚刚开始。

    “全体一级戒备!”一个哨兵忽然喊道,“东南方向,广告牌,十三只狂暴者!”

    所有的军人立马持枪警戒,他们的动作训练有素,学生们都还在吃东西,元奋还被吓了一跳,差点噎住。倒是魏老师跟着马上站起来,他连忙道,“同学们,赶紧起来。”

    “撤退!”队长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街道里,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甄湄就看见公交站广告牌处,一个面目狰狞,浑身长着红毛的人形生物正盯着他们。他身上被红毛撑起的衣服还是保安服,手掌宽大,脚把鞋子都撑破了,跟野兽无异。

    学校里的人都来不及成为狂暴者就被爬山虎和异种猫吃了,这还是大家第一次看见狂暴者。

    比起电影里的丧尸,狂暴者显得“正常”多了,可他那粗壮的胳膊和突露出来的獠牙,却显示着它比丧尸更可怕的杀伤力。

    狂暴者一只只从那个拐角窜出来,十三只狂暴者正用贪婪的眼神注视着他们。不过它们虽然没有智商,却知道趋利避害,比如现在这里都是身强力壮的军人,它们就不会贸然冲上来,反而如狗皮膏药一般粘在后面。

    队长脸色十分难看,“艹,还不如来一群丧尸呢。这些该死的家伙!”

    哨兵在一旁道,“有一只离开了,看来是去召集伙伴了。这里不能开枪,一开枪就会把其他猎食动物也吸引过来,我们必须全速撤离。”

    队长看向行动不便的甄湄,“昆子,去,背上她。”

    一旁一个高大的小兵应了一声,收枪,直接把甄湄给扛了起来。

    凌羽生目光微沉,却没有说什么。倒是队长下令,全体急行的时候,甄湄被颠得胃酸都吐出来了。

    有学生跟不上速度,就会有一旁的军人在她快摔倒的时候扶上一把。老师学生们身边基本都有一个兵,保证他们不会因为摔倒掉队。

    “救命!军人!救救我们!”

    一间小超市忽然冲出来十几个人,他们有中年人,也有青年,还有一个抱着婴儿的男人。几个老人朝他们挥了挥手,把门关上,留在了小超市里。

    有两只狂暴者立马掉队,去撞击超市的门。那门被撞得哐哐直响,有些摇摇欲坠。

    队长抬手势稍微减缓了速度,让那些人能够跟上,眉头却越皱越紧。

    因为随着他们大举动的奔跑,几乎听到声音的所有活人都冲了过来,很快队伍里就多出了几百人的幸存者,比军队的兵还多。

    “队长,怎么办?”哨兵看得也很揪心,“我们不能这么跑了,人数太多,很容易发生踩踏事件,而且,动静实在太大了。”

    队长微微沉吟,“你和许建国,刘华带着元少先撤离,你们人少,有我们吸引视线,安全离开的几率很大。元教授已经等很久了,他必须尽快去帝都。”

    “队长……”哨兵有些犹豫,“要不队长你带着元少撤吧。”

    “服从命令。”队长坚定道,“元教授是国家的希望,一辈子都为国家工作,他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的任务艰巨,就算牺牲自己,也必须把元少送到元教授身边。”

    甄湄注意到了元奋的消失,凌羽生显然也看见了,他看着元奋被几个兵带着从一个小胡同离去了。比起这么大阵仗的走,那条小路显得更加安全。

    甄湄见后面的凌羽生看向自己,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他,会丢下自己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