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93 畏怖(三)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科技楼是一个六层小楼,修建的年头有些久了, 显得灰扑扑的。窗户都是有铁栅栏的, 防止有人偷窃里面放置的贵重器材。

    爬山虎几乎已经将这楼给包裹成了密不透风的牢笼, 在里面呆着很安全, 那几只猫儿绝对不敢接近这里。

    可是,若是人想出来呢?

    凌羽生算漏了一件事,就是军队来学校, 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元奋。他虽然听说军队去了学校, 知道学校里的人都死了, 但军队却没有接近这个地方。

    那时候的科技楼, 已经不是他逃出去时的楼了, 俨然成了爬山虎的心脏。军队闯进来就牺牲了不少人了, 自然不敢跟这个初代异种硬打一仗。

    当然,这也成了凌羽生的金手指。科技楼内部恰恰是爬山虎弱点的所在,里面的人基本都被它弄死成了养料, 唯有凌羽生因为强悍的意志力抵御住了病毒的吞噬,反而吸收了爬山虎的初代基因碎片, 获取了异能。

    甄湄不打算进去,她也进不去, 进去就是死。

    科技楼内部的三层小楼里,穿着校服的男孩猛地惊醒,他浑身都是血, 身体还在发抖, “我不能死。”

    “凌羽生!你在哪儿?!你还好吗?”

    女孩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的传来, 在这没有一丝光芒一点声音的地方,显得那么悦耳。只是那声音隔着厚实的藤蔓,有些微弱。

    凌羽生没想到那女孩找了过来。

    十年前,是否也有个女孩到处找他,最后死在了利爪尖牙之下?

    凌羽生神志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他为自己的大胆和疏忽付出了代价,却不甘心就这么死在出发点。

    而女孩的声音却从未停止过,她的声音渐渐变得沙哑,凌羽生有时要很用力很用力的听,才能听得见。

    时间过得很慢,科技楼里全是病毒蔓延的气味。凌羽生觉得异常孤独难熬,身体异化的痛苦更是折磨得人发疯。女孩的声音能把他从噩梦中拉回来,久而久之,他就习惯了那每过一会儿,就会叫他名字的声音。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那声音消失了。

    他等着,心里默默数着秒数,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但那个声音却没有再出现。

    这时的他已经有了一些力量,他知道自己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在这充满着浓郁病毒气息的楼里,他竟然挺了过去,没有利用基因移植的手段,而是简单粗暴地靠机体自身汲取了爬山虎释放的初代病毒。

    外面的世界,他想象得到。那三只异种猫虽然在爬山虎的压制下进化得不完全,勉强算是e级,却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

    女孩虽然靠着爬山虎的威压躲过了几天,但和爬山虎争抢不过食物的异种猫必然□□,盯上女孩是必然的。

    她只是躲在靠近爬山虎的位置,可并不是躲在它们不敢进入的楼里。

    凌羽生心里却出现了一丝渴望,他想要听见那声音。

    末世让人变得冷漠,血腥。人性复杂,他也见识过太多背叛。他不明白,是什么支撑着那个单纯的女孩在可怕的学校里一遍又一遍呼唤别人的名字。

    爱情?

    凌羽生撑着墙壁缓缓起身,他的身上都是伤,不是爬山虎带来的,而是他自己为了保持意识清醒,用刀子割破的。

    伤已经结痂,他摸了摸额头,有些低烧。其实他应该等着自己完全掌控好身体多出来的狂暴力量,完全恢复后再出去。

    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却也不是最坏的。

    凌羽生徒手撕开爬山虎的藤蔓,他深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目光在几乎已经看不出外貌的学校里逡巡。爬山虎已经遍布整个校园,连个下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

    地上遗落的东西露出一角,他拾起来,发现是一个装着纱布和碘伏的一次性换药包,扯开藤蔓,地上还有几支针剂。

    在末世,抗生素是十分珍贵的药物,能救命。他给自己注射了一支,把剩下的装在裤子口袋里。

    她死了吗?还特意带着药物过来。

    军队应该快来了。

    凌羽生看周围有打斗过的痕迹,有些疑惑。他的视线定在学校最高的宿舍,那里是爬山虎唯一还未完全包围的地方。

    他拖着虚弱的步子,踩着爬山虎的藤蔓一步步走了过去。凶悍的爬山虎似乎根本就没发现它的身上还有一个活人,对他的碰触也显得无动于衷。

    还未到最高的楼层,凌羽生就听见一声猫叫。

    他吐了一口气,准备下楼,却听见人的声音。

    “它快不行了,坚持住。”是男人的声音。

    “该死的,为什么几天了,军队还不来。”是另外的男声,凌羽生很熟悉,魏老师?

    听声音,似乎人还不少。

    怎么可能?

    凌羽生推了推紧闭的门,看来为了防止爬山虎进入,里面是堵死的。

    这一层是堆放杂物的地方,地方很空旷,再往上就是楼顶了。

    人和异种猫在同一间屋子?看来都是被爬山虎逼得没有退路了。异种猫也没有破坏铁门,双方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和平。

    听声音,猫应该只有一只了,而且很虚弱。

    凌羽生在想,她是不是还活着。

    他的力量很特殊,可以散发植物的气息,让所有植物都误以为他是植物,而不是活物,所以爬山虎不会攻击他。而他也可以利用植物,驱动它们,但却不能压抑植物的本能。

    比如他可以控制爬山虎杀死异种猫,可它也可能因为嗜血的本能杀死其他人。他的大脑虽然因为重生的关系,被大量开发,拥有超越一般人的精神力,但想要完美地控制住远远超过他的力量的爬山虎,还需要一些运气。

    而且,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现在是末日刚刚发生的时候,研究所对于移植基因的研究还处于很表浅的阶段,如果发现自己的异常,以现在的能力恐怕很难逃过军方的抓捕。

    凌羽生目光深沉,显然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可能会暴露能力,并且耗费精神力去救里面的人,同时自己会变得更加虚弱。一个是去外面把军队引过来,但里面的人还能不能活下,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羽生…”里面忽然传出一声熟悉的女声,孱弱无力,像是随时会消失一样。

    “唉,元医生,她还能坚持多久?”魏老师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她的体温很高,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里面的声音嘈杂了起来,包括那个女孩在内,凌羽生听出了至少十多个人的声音。

    他坐在地上,先是将那换药包打开,用里面的碘伏把身上的伤口消毒一遍,聊胜于无,然后驱使着爬山虎退出这一栋楼。

    仅仅是这么一会儿,凌羽生的脸色就变得极其苍白。他扶着楼梯往下,将大门关上,所有的门窗也一扇扇关上。

    这才拍击着那被关死的门,“魏老师,我是凌羽生,开个门。”

    里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魏老师的声音显得有些吃惊疑惑,“凌羽生?你怎么可能……”

    “老师,会不会是那诡异的藤蔓弄出来欺骗我们的?”有个学生小心翼翼道。

    “不会吧,那只是植物,不会这么聪明吧?可是外面全是那藤蔓,凌羽生怎么可能活着走到外面?”另一个学生疑惑道。

    “那藤蔓不知道为什么退出了大楼,你们看看窗户外面就知道了。”

    直到凌羽生终于解释清楚身份,那门才开出了一条缝隙,一个有些白胖的男人从眼镜里打量了凌羽生几眼,“是人!”

    凌羽生进去时就看见一只灰色斑纹的异种猫正趴在角落,它的一只前爪上有许多流着脓血的洞,正警惕而贪婪地看着挤在另一边拿着铁棍西瓜刀的老师学生们。

    而那个女孩,就躺在一张箱子组合的“床”上,她的脸色通红,嘴唇干燥,漂亮的脸庞就像干枯的玫瑰,失去了颜色。

    他将口袋里的针剂递给那个白胖男人,就见他欣喜地拿着针剂给女孩打上。

    然而,就在这时,异种猫嗅了嗅气味,支起身体,竟然朝着他们慢慢过来。

    它的步伐沉重,每走一步就会重重地喘息,黄色的琥珀瞳竖起危险的线,背脊压得极低,随时可能发起进攻。

    拿着武器的魏老师和几个男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手,魏老师咬牙道,“别怕,甄同学都敢跟这怪物拼命,我们都是男人,还能比女同学差?”

    凌羽生听得一愣,看其她女孩都缩在一起,惊恐的模样,这才仔细看向还在昏迷中的女孩。他这才发现女孩的脖子上有三道抓痕,不深,看起来是已经极力躲开了致命的攻击。而她的昏迷不醒,恐怕也是因为伤口感染。

    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单纯的小绵羊也会向猎手发起反扑?

    凌羽生从一个女孩那里拿过一把食堂用的铁铲,这种异种猫爪子和牙齿比钢铁还硬,但身体毕竟只是e级,属于“脆皮”,只要一击攻击到致命弱点,避免反扑,也不会太难杀。

    但他的身体虚弱,也不是十年后经历过磨练的躯体,动作的连贯性和速度力量都远远达不到前世的水准。

    所以他也需要人帮助。“魏老师,你和两个人吸引它的注意,我和他从侧面攻击它。”

    凌羽生选择了一个看起来相对强壮的男孩子做帮手,“我们必须打个措手不及,不然以它的速度力量先进行攻击,我们势必是会有伤亡的。”

    魏老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就听你的吧。现在不是我们死,就是它死,没得选择。”

    那个强壮的男孩子挥了挥西瓜刀,粗声粗气道,“到时我砍它腰,给它拦腰砍成两截!凌羽生,打篮球我老输给你,可这次,我可不会给你机会了。”

    凌羽生这才记起来,强壮男孩原来是篮球队的队长常东,以前两人没少一起打篮球,他老是邀请自己去篮球队,被他拒绝后,两人就有了矛盾。

    这些人,原本都已经死在了过去,随同他的青春年少一起埋葬。现在却并肩作战,活了下来,凌羽生微微一笑,“好啊,那你看起来还是要输给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