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89 无法死亡的游戏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就在甄湄说话间,忽然狂风大作, 天气阴沉, 黄沙卷起可怕的风暴。亚利斯就在狂风之中, 沙地里爬出无数的骷髅, 手持远古兵器向众人袭来。

    那骷髅源源不断地从地底爬出来,即便被砍倒,粉碎, 也会沉入地底, 化作新的身体出来。

    郭骏威的大剑在此时犹如一道天然屏障, 不断的挥舞间, 剑气纵横, 将骷髅隔绝在房车之外。甄湄朝着兰洛看了一眼, 幻化出蛇身羽翼,与那高高矗立的女神像一模一样。

    南宫燕望着那神像,心中一阵疼痛。漫天金色花瓣犹如落雨, 卷席着无限杀机,朝甄湄而来。

    以甄湄的能力, 与活了不知多久的九卿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但是有孙娅在后方加持祝福, 与南宫燕倒是五五开的局面了。

    见这些外来者自相残杀起来,亚利斯心中一喜,手中亡灵之书抖开一道黑色光障, 森森寒气刺骨, 那光障化作巨大的黑门, 白骨累累,幽魂飘绕。

    亚利斯额间冒汗,黑气沉沉。对他而言,打开亡灵之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阿努比斯看见亡灵之门,手里浮现出一座金色天平。胡狼头冰冷地凝视众人,口里念着审判之语。他是正义的裁判者,真理的天平究竟会倒向哪一方?

    黑影闪过,赵雪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亚利斯的身后,她手中的匕首已然到了亚利斯的颈边,并且迅速地割下!

    “假的!”赵雪绮割进一团黑烟中,那黑烟刹那间就进了她的身体!

    “雪绮!”郭俊威大喊一声,劈出一道巨大的剑气,竟是将那风暴也劈开了一瞬。赵雪绮一招失败,再不留恋,连忙从郭俊威开出的道路逃走。

    才回到房车,她就吐出黑血,脸上泛起不详之气。

    “你没事吧?”郭俊威担心道。

    “废话。”赵雪绮呛了一句,然后连连咳嗽,蹲在地上捂着心口。孙娅连忙道,“你是中了诅咒,不要动了,也别用技能了。”

    郭俊威没好气道,“听到了没有,少说话了。”

    孙娅得把心神放在甄湄那边,不敢分心,由得他们俩呛声去。

    “偷鸡不成蚀把米。”南宫燕瞧见了那边的情况,冷笑了一声。

    甄湄闭眼不语,幻化出天地法相,比那神像还要高大,伸手就能碰触到天空。法相神情悲悯,似乎真如那上古女娲真神一般,洁白的玉臂散发着点点萤光,手里握着的骨鞭犹如柳条般轻轻一挥,许久不见雨滴的沙漠竟是下起了暴雨!

    黄沙遇水成土,脱胎成人,无数半人高的黄色小人冲散了骷髅海,向着那风暴中心冲去。

    “雕虫小技。”南宫燕飞身而起,金色花瓣褪去颜色,竟成了无数银剑,每一剑以万钧之势飞驰而来,如同刺进了豆腐之中,无数飞剑刺进法相身体之中,鲜血喷涌而出。

    法相犹如被捅破的气球,嘭地一声炸裂开来!

    暴雨瞬间成了血雨,甚至那些小人也似沾染了血的气味,变得越发疯狂了起来。

    南宫燕还未露出笑意,就听见咔咔两声,那黑色亡灵之门不知何时打开了一道缝隙,所有人都冷不丁地颤抖了一下。无数地鬼魂迫不及待地从缝隙之中飘出,天地间似乎只有血雨,鬼魂聚集而成的白雾和满地血红的沙漠。

    一点黑色在这种天气中格外明显,那一点黑,像是幽魂的火焰,又似死神的眼睛。

    封九扣下了扳机。

    “啊!!是谁!是谁!”亚利斯的声音又怒又惊恐,“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亡灵书。”南宫燕几乎是瞬间到达了那点黑色旁,然后她看见的是一身血的甄湄。

    她捧着亡灵之书,目光温柔,然而她却是像出现裂纹的瓷器娃娃,皮肤裂开一道道血缝,可以看见里面的血肉。鲜血已经将她身上穿着的亚麻努格白浸透了,可她嘴里仍旧念出那令南宫燕惊恐无比的话语,“以上下埃及之王妻子的名义,沉睡之人将从地底苏醒。我的挚爱,纳尔美尔,醒来吧。”

    “停下!你疯了吗!”南宫燕将剑刺进甄湄的心口,却不见她流露出痛苦之色。

    “你还不明白吗,在这场游戏里,没有死者。”甄湄咽下喉咙里的鲜血,“你杀不死我,也杀不死任何人。亡灵终将复活,而虚无将不复存在。”

    甄湄倒在血泊之中。

    法老的诅咒,是不死的秘密。死亡只是一场漫长的沉眠,终有醒来的一天。那些原本死在过去的灵魂,将会从沉眠终苏醒。虚无的规则被打破,无数的复生者将成为可怕的病毒,将这个原本牢固的空间蚕食出一个个漏洞,他们也就自由了。

    “唉。”

    甄湄迷迷糊糊听到一声叹息,她看向声音的来源,兰洛坐在她身旁,“你还真是固执啊。”

    “诸神已死,唯有他永生不灭。因为人的爱欲不灭,人心的黑暗不灭,他是天留给人间最大的惩罚。”兰洛为甄湄擦去脸上的血迹,动作很温柔,却看不见一丝令人讨厌的狎昵,仿佛甄湄只是一个懵懂无知小孩。“你放出了他,你就得学会约束他。”

    “你到底是谁?”甄湄抓住了兰洛的手,胸口的痛苦折磨着她,但她急切地想要知道真相。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早已经在千万年前就已经死去。”兰洛的脸已经模糊不清,“这个世界唯一存留的神,你恐怕也已经猜到是谁了。当他恢复所有的记忆,只会感受到痛苦,和无尽的愤怒。”

    甄湄已经没了力气,血液的流逝带去了她身体的温度。

    “爱神已死,这一次,你又拿什么打动他呢。”

    整个世界就像玻璃一般碎裂开来,而她慢慢陷入柔软的沙子之中。无数的壁画人物从甄湄的眼前闪过,那些戴着黑色假发的古埃及人目光凝视而来,一个个俯首而跪。

    噗通一声,甄湄落入冰凉的河水之中。她的身体落入黑暗的河水,而她的灵魂却不由自主地飘来了出来。

    一艘破烂的小木船晃晃悠悠划了过来,船是没有底,可以看见地下奔涌的河水。撑船的是个穿着黑斗篷的老人,他看见了甄湄,船桨一撑,来到了甄湄这里,将她拉上了船。

    “您的灵魂比羽毛还轻,尼罗河不是您的归宿,请跟我来。”

    甄湄心道,这里好似黄泉。原来不管是什么样的神话,在死亡世界都有这么一条河。它引渡亡灵,去往它该去的地方。

    那么她的目的地是哪里呢?

    甄湄忽然发现河水上飘来一朵鲜红的彼岸花,她看着它被波浪推得很远,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小船驶过一道门,甄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船上了,那老者也不见了。她独自在一座黄金宫殿里,上方坐着一个留着胡须、手持连枷和权杖、头戴王冠的男人,他的两侧是木乃伊,头戴白色王冠,王冠周围插满了红色羽毛。而他的皮肤是绿色,这只有一个人才拥有,冥界之神奥西里斯。

    奥西里斯看见了甄湄,“瓦姬特,欢迎你来到冥界。”

    甄湄问道,“我为什么没有复活。”

    奥西里斯摸了摸胡须,“因为你的名字不对,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名字?瓦姬特是假的,他知道的。”甄湄不相信,纳尔美尔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真名是什么。

    奥西里斯安慰道,“或许,你还有其他的名字?”

    奥西里斯看起来就是个和蔼的叔叔,甄湄心里着急,却不好意思为难他。“还有什么办法吗?”

    奥西里斯从神座走下来,两旁的木乃伊走出神翕,随侍身后。“我虽是冥界之神,但也受法则的约束,很抱歉不能帮助你。或许我有荣幸邀请上下埃及之王的王妃一同游历冥界?”

    甄湄头一回遇到这么和气的死神,现下她不过是一个灵魂,什么技能也使不出,在这个死亡国度,除了等待,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奥西里斯先带她到了一个棺材面前,那是座很漂亮的棺材,由珍贵木材制作,上面装饰满了美丽的宝石和黄金,奥西里斯回忆道,“我曾经遭受兄弟蒙骗,被关入这美丽的棺材。尸体被分成十四块,是我亲爱的妻子将我的身体寻找归来,让我能在人世复活,生下荷鲁斯为我复仇。”

    甄湄想起了曾经的白起,默然,“您如今还怨恨赛斯吗?”

    “我现在思念妻子。仇恨是一时的,思念却是永恒的。”奥西里斯叹道。

    “她没有回到冥界吗?”甄湄不由问道。

    “她去到了我不能去的地方。”奥西里斯摇头。

    冥界很大,却都是沉睡的灵魂,甄湄见过鳄鱼头的阿米特,一半身子是狮子,一半身子是河马,奥西里斯告诉她,有罪的灵魂将被阿米特吃掉,真正的灭亡,无法复活。

    “您见过纳尔美尔吧,他的灵魂--”甄湄把最大的困惑问了出来。

    奥西里斯还没说话,阿米特却是惊恐地扭着肥硕的身体飞速潜入了尼罗河里。

    空气一时静默,奥西里斯咳了一声,“真理的天平不能审判埃及之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