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88 法老(二十七)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 证明你不爱我, 嘤嘤嘤

    手一触碰他, 好似涂了胶水一般,黏在上面拖不下来。

    “不……别……”甄湄咬着唇, 脸颊晕开层层红晕, 眼里氤氲着雾气,说话时仿佛含着甜蜜的糖果,又软又糯,含糊得连她自己都不知到自己在说什么。

    她被放在被溢出的水打湿的地面,蛇的体温是冰凉的,可她自己的身体却是火热的,她想要从那蛇尾中汲取些寒意,扑灭燃烧在身体里的火焰。

    “你……”d903贴在她的身体上,在她的耳边, 湿漉漉的舌头舔舐着她那小巧可爱的耳朵, 吐露出甄湄熟悉的语言,说话时带着一点生疏的口音,“想…要我吗。”

    甄湄的手不受控制的摸到他的胸膛,每一寸肌肉都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 那样强大不可撼动。她听见d903的话惶然惊醒,想把自己的手拿回来,可偏偏两只白玉般的纤手却贪恋般黏在上面。敏|感的耳朵被撩得发痒, 那种钻心的痒, 令她咬着的唇都在颤抖。

    她需要超强的意志力才能避免自己扑到他的身上, 摇尾乞怜。

    曾经甄湄一直在想自己会喜欢上哪种男人。她自持聪明、美貌少有女子能够匹及,她也拥有许多男人也无法企及的财富和家世,她不缺父母疼爱,亲人呵护,还有什么样的男人能够配得上她?她甚至认为她不会爱上任何男人。

    可她进入这个世界后,她才发现,剥夺了家世、财富、美貌、以及亲人,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会受伤、会流泪、会害怕的普通女人。

    d903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来到她身边,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给了她怀抱,没有嫌弃她那时的污秽和丑陋。他强大、俊美、危险,却又给她无比的安全感,似乎只要在他的身边,就不用担心外界的任何危险。

    此时的甄湄已经自动忽略了,d903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危险的事实,初恋中的女人呀,智商基本为负!

    但是,甄湄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心里不断提醒自己道,他只是这个游戏里面的npc,她跟他不可能的!而且,甄湄心中简直要流泪了,她一点也不想要一个猎奇的初夜啊!

    d903顺着她的耳朵一路舔到甄湄那粉嫩的唇,仿佛要吃掉似的含住,那软软香香的粉唇好似香甜的果冻,他无师自通地探出舌头,企图撬开那紧闭的唇齿。

    越发浓郁的香气,伴随着唇齿间的挑逗,甄湄的抵抗是那么微弱,几乎是在同时,松开了防守。

    钻进去的舌头像条小蛇,它灵活地搅风弄雨,津液被贪婪地吸允干净。

    甄湄被这个吻给弄得流出了生理性的眼泪,她全身的火以燎原之势烧遍全身,防守溃散,眼神迷离,手指难耐地抓在了那硬实的肌肉上,双腿无力地摩擦着地面。

    d903手抚摸进她的发间,触摸到那柔软的头发,捧起那只手便可包裹的小脑袋,越发深入的逡巡。他就像贪婪的酒鬼,将那些香甜的津液全部吞食干净。

    比寻常人更加长的舌头几乎深入到了甄湄的喉咙,□□到喉咙口的“小舌头”,她被刺激得干呕,终于微微挣扎了起来。

    毒蛇之吻,犹如死亡之吻,她一度觉得自己要窒息,要死去,甚至快要被那可怕的舌头给弄死了,但与之相反的是身体在濒临死亡时产生的巨大快|感,她甚至在那一瞬间感受不到痛苦,只觉得自己好似到了天堂。

    在d903松开她时,她的身体还在微微痉挛,瞳孔一时无法聚焦,像瘫在岸上缺水的鱼,只能张着嘴巴,大口大口从空气里寻求氧气。

    然而与之而来的是更为疯狂绵密的,犹如狂风暴雨般的深吻。

    衣衫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绵软的大兔子被握住,它在那只冰凉的手上瑟瑟发抖,被揉得发红,推挤揉捏,男人仿佛天生就知道如何让它在手里颤抖、兴奋。

    他刚一放过那被亲得有些红肿的小嘴,甄湄便忍不住发出娇吟,带着哭泣般的颤音儿,她感觉自己好难受,好难受,偏偏那人并不给自己想要的。

    但同时她又觉得d903好似要把她吞吃入腹,身体已经兴奋到了极点,每一个触碰都成了一种甜蜜的折磨。

    对比高大强壮的男人,甄湄显得那么娇小柔弱,更何况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是野兽,是冷血生物,他支配着他身下毫无抵抗能力的俘虏,却同时也被属于野兽的本能所支配。

    属于人的理智渐渐在身下柔软温暖的躯体中消失,竖瞳危险的变得细长,几乎无法看得那黑色的瞳仁。

    蛇尾不自觉地卷上来,将捕捉猎物一般将甄湄圈起来,娇软的女孩只能用雪白的胳膊圈着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身上。

    “啊……疼!”

    甄湄原本殷红的脸蛋瞬间变得惨白,如果说,上一秒还是天堂般的甜蜜折磨,下一秒便是可怕的无间地狱。

    然而比这个更可怕的是,即便疼到身体快被劈成了两半,她仍然感到了一种可怕的满足感——仿佛她生来就等着这一天。

    淡淡的血腥气充斥在空气中,甄湄感觉自己就像被一条巨大的蟒蛇包裹住,它在享用它的猎物,无情的穿刺,仿佛要将它的猎物穿透。

    甄湄疼得一口咬在d903的肩膀上,但那子弹炸药都无法伤到皮毛的坚硬,差点没把她那一口银牙给崩掉。

    这下子,甄湄终于忍不住委屈地哭了。她低声啜泣,然而就是这啜泣也是断断续续的,抖着的。

    d903抚摸着她那美丽的后背,滑嫩的肌肤犹如鲜嫩多汁的豆腐花,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儿来。那娇娇柔柔的哭泣声更是美妙动听,他含住小巧莹白的耳垂,一路顺着吸允到脖颈,在那雪白的肤色上绽放出傲雪红梅。

    越来越快……

    越来越深……

    甄湄握紧了拳头,堵着自己嘴巴,脸上的神情痛苦中还有一抹说不出的欢愉,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du st mein…”低哑深沉的声音似地狱深处传来的呼唤,听得叫人不寒而栗。

    “铁大哥。”封九叹道,“他是个真男人。”

    “是我,是我害了他。如果不是我,也不至于拖累了他。”孙娅声音颤抖,“我,该死的是我!”

    原来那炸弹是铁老大引爆的,他受伤严重,已经是救不活,牺牲了自己,给了二人一个逃出包围的机会。

    一旁的郭骏威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女人不是甄湄了,本来想问甄湄的去处,可见他们的模样,又不好打断,焦心地望向封九。

    “事到临头了才知道自己废物啊。”赵雪绮冷不丁地冒出声,她眼睛如刀般扫了下孙娅的背影,身材不错,果然是个美人。

    封九闻声冷然看去,那是个穿着打扮很美式的女人,长相也偏美式,眉弓高,眼睛大,若是化了妆,也算是个气质中性的美女。见他看向她,赵雪绮不屑地挑了下眉。

    本来打算说什么,可却触到郭骏威那炙热的眼神,封九喉咙梗住了。他想起那个释然的微笑,在水中如梦如幻,那充斥着生命力的漂亮眼睛却暗淡无光,她,死了。

    她在那时,选择了放弃。

    封九到那时才明白,为何郭骏威会那么信任,那么喜欢这个女孩。她是那么善解人意,从不让别人为难。她会努力的活着,再艰难再痛苦也不会放弃,却依旧能够为了不拖累别人,而坦然面对死亡。

    骄傲到,如此。

    他又该怎么跟郭骏威说出这个事实?

    郭骏威看到封九避开的眼神,眼里的光芒一点点消失了,“她怎么了?”

    没有回话,郭骏威冲到封九面前,大喊道,“我问你她怎么了!”

    孙娅抑制住悲伤,替封九回答道,“她……她也,走了。”

    这句话沉甸甸地,重如千斤,压得人喘不上气来。大剑落在地上发出坠击声,郭骏威那仅剩的一只手握紧拳头,狠狠地揍在了封九的脸上,他其实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愤怒?悲伤?亦或是彷徨?

    封九没有后退或者动手,他硬生生挨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淤青,终是理智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可能依靠她一辈子,不要孩子气。”

    郭骏威没有砸下第二拳,他已经不是刚开始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二世祖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怪不得封九,在这个世界,活着尚且艰难,又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他心里不相信甄湄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去,可事实却让他难以自欺。郭骏威憋了下,还是没憋住眼泪,蹲在地上,眼泪直掉,“那她,走的痛苦吗?”

    “不痛苦。”封九违心地安慰,怎么会不痛苦呢,被怪物啃食而死,或许连尸身的残渣都找不到。

    听见两人的话,赵雪绮这才发现,孙娅不是郭骏威口中的女神,正面看,漂亮归漂亮,倒也没到绝色的地步。看见郭骏威这般悲伤,她到底没有落井下石了,大家还要合作,不至于闹得那么难看。

    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 证明你不爱我, 嘤嘤嘤

    手一触碰他, 好似涂了胶水一般,黏在上面拖不下来。

    “不……别……”甄湄咬着唇, 脸颊晕开层层红晕, 眼里氤氲着雾气,说话时仿佛含着甜蜜的糖果,又软又糯,含糊得连她自己都不知到自己在说什么。

    她被放在被溢出的水打湿的地面,蛇的体温是冰凉的,可她自己的身体却是火热的,她想要从那蛇尾中汲取些寒意,扑灭燃烧在身体里的火焰。

    “你……”d903贴在她的身体上,在她的耳边, 湿漉漉的舌头舔舐着她那小巧可爱的耳朵, 吐露出甄湄熟悉的语言,说话时带着一点生疏的口音,“想…要我吗。”

    甄湄的手不受控制的摸到他的胸膛,每一寸肌肉都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 那样强大不可撼动。她听见d903的话惶然惊醒,想把自己的手拿回来,可偏偏两只白玉般的纤手却贪恋般黏在上面。敏|感的耳朵被撩得发痒, 那种钻心的痒, 令她咬着的唇都在颤抖。

    她需要超强的意志力才能避免自己扑到他的身上, 摇尾乞怜。

    曾经甄湄一直在想自己会喜欢上哪种男人。她自持聪明、美貌少有女子能够匹及,她也拥有许多男人也无法企及的财富和家世,她不缺父母疼爱,亲人呵护,还有什么样的男人能够配得上她?她甚至认为她不会爱上任何男人。

    可她进入这个世界后,她才发现,剥夺了家世、财富、美貌、以及亲人,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会受伤、会流泪、会害怕的普通女人。

    d903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来到她身边,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给了她怀抱,没有嫌弃她那时的污秽和丑陋。他强大、俊美、危险,却又给她无比的安全感,似乎只要在他的身边,就不用担心外界的任何危险。

    此时的甄湄已经自动忽略了,d903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危险的事实,初恋中的女人呀,智商基本为负!

    但是,甄湄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心里不断提醒自己道,他只是这个游戏里面的npc,她跟他不可能的!而且,甄湄心中简直要流泪了,她一点也不想要一个猎奇的初夜啊!

    d903顺着她的耳朵一路舔到甄湄那粉嫩的唇,仿佛要吃掉似的含住,那软软香香的粉唇好似香甜的果冻,他无师自通地探出舌头,企图撬开那紧闭的唇齿。

    越发浓郁的香气,伴随着唇齿间的挑逗,甄湄的抵抗是那么微弱,几乎是在同时,松开了防守。

    钻进去的舌头像条小蛇,它灵活地搅风弄雨,津液被贪婪地吸允干净。

    甄湄被这个吻给弄得流出了生理性的眼泪,她全身的火以燎原之势烧遍全身,防守溃散,眼神迷离,手指难耐地抓在了那硬实的肌肉上,双腿无力地摩擦着地面。

    d903手抚摸进她的发间,触摸到那柔软的头发,捧起那只手便可包裹的小脑袋,越发深入的逡巡。他就像贪婪的酒鬼,将那些香甜的津液全部吞食干净。

    比寻常人更加长的舌头几乎深入到了甄湄的喉咙,□□到喉咙口的“小舌头”,她被刺激得干呕,终于微微挣扎了起来。

    毒蛇之吻,犹如死亡之吻,她一度觉得自己要窒息,要死去,甚至快要被那可怕的舌头给弄死了,但与之相反的是身体在濒临死亡时产生的巨大快|感,她甚至在那一瞬间感受不到痛苦,只觉得自己好似到了天堂。

    在d903松开她时,她的身体还在微微痉挛,瞳孔一时无法聚焦,像瘫在岸上缺水的鱼,只能张着嘴巴,大口大口从空气里寻求氧气。

    然而与之而来的是更为疯狂绵密的,犹如狂风暴雨般的深吻。

    衣衫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绵软的大兔子被握住,它在那只冰凉的手上瑟瑟发抖,被揉得发红,推挤揉捏,男人仿佛天生就知道如何让它在手里颤抖、兴奋。

    他刚一放过那被亲得有些红肿的小嘴,甄湄便忍不住发出娇吟,带着哭泣般的颤音儿,她感觉自己好难受,好难受,偏偏那人并不给自己想要的。

    但同时她又觉得d903好似要把她吞吃入腹,身体已经兴奋到了极点,每一个触碰都成了一种甜蜜的折磨。

    对比高大强壮的男人,甄湄显得那么娇小柔弱,更何况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是野兽,是冷血生物,他支配着他身下毫无抵抗能力的俘虏,却同时也被属于野兽的本能所支配。

    属于人的理智渐渐在身下柔软温暖的躯体中消失,竖瞳危险的变得细长,几乎无法看得那黑色的瞳仁。

    蛇尾不自觉地卷上来,将捕捉猎物一般将甄湄圈起来,娇软的女孩只能用雪白的胳膊圈着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身上。

    “啊……疼!”

    甄湄原本殷红的脸蛋瞬间变得惨白,如果说,上一秒还是天堂般的甜蜜折磨,下一秒便是可怕的无间地狱。

    然而比这个更可怕的是,即便疼到身体快被劈成了两半,她仍然感到了一种可怕的满足感——仿佛她生来就等着这一天。

    淡淡的血腥气充斥在空气中,甄湄感觉自己就像被一条巨大的蟒蛇包裹住,它在享用它的猎物,无情的穿刺,仿佛要将它的猎物穿透。

    甄湄疼得一口咬在d903的肩膀上,但那子弹炸药都无法伤到皮毛的坚硬,差点没把她那一口银牙给崩掉。

    这下子,甄湄终于忍不住委屈地哭了。她低声啜泣,然而就是这啜泣也是断断续续的,抖着的。

    d903抚摸着她那美丽的后背,滑嫩的肌肤犹如鲜嫩多汁的豆腐花,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儿来。那娇娇柔柔的哭泣声更是美妙动听,他含住小巧莹白的耳垂,一路顺着吸允到脖颈,在那雪白的肤色上绽放出傲雪红梅。

    越来越快……

    越来越深……

    甄湄握紧了拳头,堵着自己嘴巴,脸上的神情痛苦中还有一抹说不出的欢愉,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du st mein…”低哑深沉的声音似地狱深处传来的呼唤,听得叫人不寒而栗。

    “铁大哥。”封九叹道,“他是个真男人。”

    “是我,是我害了他。如果不是我,也不至于拖累了他。”孙娅声音颤抖,“我,该死的是我!”

    原来那炸弹是铁老大引爆的,他受伤严重,已经是救不活,牺牲了自己,给了二人一个逃出包围的机会。

    一旁的郭骏威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女人不是甄湄了,本来想问甄湄的去处,可见他们的模样,又不好打断,焦心地望向封九。

    “事到临头了才知道自己废物啊。”赵雪绮冷不丁地冒出声,她眼睛如刀般扫了下孙娅的背影,身材不错,果然是个美人。

    封九闻声冷然看去,那是个穿着打扮很美式的女人,长相也偏美式,眉弓高,眼睛大,若是化了妆,也算是个气质中性的美女。见他看向她,赵雪绮不屑地挑了下眉。

    本来打算说什么,可却触到郭骏威那炙热的眼神,封九喉咙梗住了。他想起那个释然的微笑,在水中如梦如幻,那充斥着生命力的漂亮眼睛却暗淡无光,她,死了。

    她在那时,选择了放弃。

    封九到那时才明白,为何郭骏威会那么信任,那么喜欢这个女孩。她是那么善解人意,从不让别人为难。她会努力的活着,再艰难再痛苦也不会放弃,却依旧能够为了不拖累别人,而坦然面对死亡。

    骄傲到,如此。

    他又该怎么跟郭骏威说出这个事实?

    郭骏威看到封九避开的眼神,眼里的光芒一点点消失了,“她怎么了?”

    没有回话,郭骏威冲到封九面前,大喊道,“我问你她怎么了!”

    孙娅抑制住悲伤,替封九回答道,“她……她也,走了。”

    这句话沉甸甸地,重如千斤,压得人喘不上气来。大剑落在地上发出坠击声,郭骏威那仅剩的一只手握紧拳头,狠狠地揍在了封九的脸上,他其实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愤怒?悲伤?亦或是彷徨?

    封九没有后退或者动手,他硬生生挨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淤青,终是理智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可能依靠她一辈子,不要孩子气。”

    郭骏威没有砸下第二拳,他已经不是刚开始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二世祖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怪不得封九,在这个世界,活着尚且艰难,又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他心里不相信甄湄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去,可事实却让他难以自欺。郭骏威憋了下,还是没憋住眼泪,蹲在地上,眼泪直掉,“那她,走的痛苦吗?”

    “不痛苦。”封九违心地安慰,怎么会不痛苦呢,被怪物啃食而死,或许连尸身的残渣都找不到。

    听见两人的话,赵雪绮这才发现,孙娅不是郭骏威口中的女神,正面看,漂亮归漂亮,倒也没到绝色的地步。看见郭骏威这般悲伤,她到底没有落井下石了,大家还要合作,不至于闹得那么难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