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第86章 法老(二十五)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在场的气氛经过一支舞蹈的预演后,渐渐热闹了起来。其实千百年来无论哪个国家,君臣间的宴席都是说说官话,观舞赏乐,埃及有些比较出格的宴会也不会在这样正式的场合摆出来。这宴会一开,就开到了夜里。

    一个进着胡须,戴着高高的假发的男绅领着两个女人走了过来,先是恭恭敬敬行了礼,抬脸一看,甄湄发现他就是之前那个接话的谄媚男子。他身后的女人,一个身材高挑,有着美丽的金色长发和水蓝的眼睛,一个纤腰丰胸,红色头发与她的身材一样火辣。

    “我从异国寻来两位美人,特地进献给陛下,希望陛下和王妃喜欢。”

    这家伙拍马屁的功夫还真是了得,直接忽视了一旁的南宫燕,纳尔美尔本来想让他滚,结果因为这句陛下和王妃,倒有些赏识他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叫金姆,父亲是您麾下的后勤总管托比,这次来,也顺带着替父亲重新瞻仰您的荣光。”

    南宫燕忽然起身,以身体不适为由先行离开了,纳尔美尔也没有挽留的意思。甄湄听着金姆吹嘘遛马,一边无聊地喝着啤酒,没事的时候忽然打量起了那两个美人。

    这一看不得了,害得她没含着嘴里的啤酒,“噗!”地一下喷洒了金姆一脸。金姆还笑盈盈地道:“王妃今日可是赐福于我,想必我日后财运亨通,福气大大的。”

    “够了,带着你的人下去吧,戈尔带着他去领赏。”纳尔美尔吩咐了王宫总管,手里还一边给呛到的甄湄拍背。

    甄湄忙道,“等等,我想我还缺两个侍女,就她们吧。”

    纳尔美尔深深看了她一眼,“留下吧。”

    宴会还没完,甄湄也以喝多了为由退场了。纳尔美尔虽然想陪着她,但他作为宴会的主角,是走不掉的。新收的侍女就恰好用的上了。

    甄湄直接回了纳尔美尔的寝殿,里面的侍女不问不理就出去了,十分安静规矩,甄湄只道是纳尔美尔管得好,没往他处想。

    寝殿内没了人,甄湄才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女神你怎么能这么笑话我们呢。”红发美女说出话来,却是男声。且仔细一看,虽然画了妆,五官秀气了许多,但仍然能看出此人正是郭骏威。

    而金发美女,是跟甄湄有一面之缘的兰洛。

    两个大男人伪装成了女人混进王宫,还是以献给法老的名义。若不是纳尔美尔不好这一口,真到了晚上真刀真枪上的时候,那就乐子大了。

    甄湄没想到他们会来找自己,不过她出了那个风头,现在已经弄得人尽皆知了吧,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她。“我只是没想到,为什么明明有孙娅和雪琪两个大美女,怎么偏偏弄得你们乔装打扮进来了。”

    “亚里斯那老头有死灵书,只有兰洛哥有办法在不惊动死灵书的情况下进来。既然他都扮了,跟女孩站在一起太容易露馅,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郭骏威郁闷道。

    但是看到甄湄,他又开心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会这样轻易的死了,这次进来,是为了帮你。对了,这里这么豪华,是什么地方?”

    “我的地方。”

    幽幽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纳尔美尔站在门口,外面是一轮新月,和无边黑夜。风嗖嗖地往里面吹,埃及的昼夜温差大,这风就有些刺骨了。

    甄湄看见纳尔美尔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有些诧异,不过她也没打算瞒着他。自从跟他剖白了内心后,甄湄倒很愿意介绍自己的朋友给他,“他们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宴会散了?”

    纳尔美尔走进来,甄湄拉住他的手,愣了一下,“手怎么这么凉?”

    “吹了会儿风。”纳尔美尔握住甄湄的手,“我累了,想休息。”

    郭骏威虽然听到兰洛说过,女神貌似跟法老有点暧昧,又听到她要嫁给法老,初听到消息他根本就无法相信,直到他看到女神亲昵地坐在法老的大腿。

    之前跟那个蛇尾巴的家伙也就罢了,没准儿是被胁迫的,现在是怎么回事?

    知道剧情的郭骏威简直有种自家鲜花儿被狼啃了的感觉,他也不可能当着*oss面揭穿他漂亮脸蛋下生吞人心的变态形迹,怕激怒了他。能够手撕肋骨,掏心吃掉的狠人,杀死了会变成ss级boss木乃伊,到底有多可怕?郭骏威一点都不想见识。

    尤其这家伙还是诅咒携带体,任何跟他走的近的都没有好下场。

    “我还有点事,你先去睡吧。”甄湄怎么可能见色忘友呢,即便纳尔美尔难得地“撒娇”,甄湄也硬着心拒绝了。不过纳尔美尔没有离开,还是守在了她的身边。

    “你们也知道南宫燕的事情?”

    “她是九卿廷尉。”兰洛开口了,不过他显然不太想在纳尔美尔面前说太多。即便是郭骏威也有点别扭,当着副本*oss聊玩家的事情,怎么看怎么不得劲。而且,按理说他们是不可以向剧情人物透露虚无之间的事情的,但甄湄没有说,也就意味这个规则在纳尔美尔这里不适用。

    或者说,他知道的,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多。

    这就有些可怕了,一个剧情人物比玩家更了解玩家,这还有谁能杀得了他?

    看得出兰洛和郭骏威对纳尔美尔的抗拒,她也很犹豫要不要将他们也拉入自己的阵营。这是一件,一旦说了,知道了,就不可能回头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甄湄对兰洛也是存疑的,九卿是个复杂的集体,除了她这个有了boss牌金手指的伪九卿,他们都是经历过漫长岁月才踏上了这个位置的。

    正如虚无学堂的善先生所言,官职越高,往往意味着“年龄”越大。

    她现在遇到的九卿者,有身份不明的太仆、有实力不明的廷尉南宫燕,还有面前这个目的不明的兰洛,剩下两个一直没有出现。

    虽然南宫燕一直表现得就像个脑残少女,但是甄湄却不会小瞧了她去。

    甄湄感觉自己的肩膀越来越重,才发现纳尔美尔竟然靠着她睡着了,这是喝醉了吧?她将他放到椅子上,“预谋着来杀亚里斯,夺取死灵书的人,应该很多吧。”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上很凉,甄湄从躺椅上拿了条兽皮毯子给他盖上。

    “想要杀了你的人,更多,都是官职榜上的人。”兰洛说出这句话时,把郭骏威吓了一跳。

    “什么?为什么?”郭骏威还不知道这回事。

    甄湄自嘲道,“因为我是经验条,杀了我,就可以晋级。”

    “那怎么办?”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甄湄一时感慨万千,明明自己是信奉清静无为的道家生活的,结果却成了要逆天改命的主角。这句子,倒适用的很。

    郭骏威听见这句话,十分熟悉,大概他中二时期常常使用这些字句吧。现在想来不是句子中二,而是人二罢了。

    兰洛道,“你们的婚礼,恐怕就是所有人动手的时候。”

    “为什么?”

    “女神你不知道吗,那天就是亚里斯动手的时候。”

    郭骏威的话戛然而止,他看见纳尔美尔忽然睁开了眼睛,那眼睛如苍蓝宝石一般美丽,但当眼球旋转时,呈现出一条清晰的银白条带,瞳仁危险地眯成了“1”字,这画面着实令人心悸。

    甄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纳尔美尔睡得很沉,有这么累吗?

    这下郭骏威不敢多说什么了。他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明明思念许久的女神就在眼前,却被一个变态霸占着。

    甄湄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这里有一个隐藏任务,果子你接吧。”

    “啊”郭骏威惊讶地听到来自系统的提示。

    恭喜你触发s级隐藏任务:一个王宫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她们一个是真,一个是假,虚伪的谎言令真实窒息,需要有人来帮助她成为真正的王妃,而不是被虚假所害。任务奖励:技能{法老的赐福},“完全抵抗魔法类攻击五分钟。”

    亲爱的玩家郭骏威,你愿意接受下埃及蛇神的委托吗?(此任务可供分享)

    “我的天,女神你这是内部人员给我作弊啊。”郭骏威兴奋道,连忙点了接受,“还有没有其他任务,一并都给了我吧。”

    这倒提醒了甄湄,之前拯救大祭司的任务,靠着她的泥人和大祭司加尔自己本事逃出了辛继提村。任务显示是已成功,而成功完成任务的人,是太仆。任务一旦共享,会按照任务出力来分配奖励。

    显然一直拖着亚里斯的太仆出力最多,所以任务判定是他获得了最高的奖励。

    所以,他还没死吗?而白臻带他走,是有什么缘故吗?

    “没有了,若还要,我可以帮你问问他。”

    郭骏威看着纳尔美尔,打了个寒噤,“不,不用了,我和兰洛哥就在这王宫守着你吧,别被人暗算了,等到婚礼那天。”

    兰洛看了一眼纳尔美尔,“我们先出去了,你小心点。”

    待二人都出去了,甄湄拍拍纳尔美尔,“别装睡了。”纳尔美尔果然睁开了眼睛。

    “既然不想跟他们说话,进去等着多好。”甄湄并不勉强他一定要跟她的朋友相处得好。

    纳尔美尔无声地笑笑。

    窗外传来一声猫叫,恍惚间,甄湄好像看到了一抹轻巧地黑影一闪而过。她的肩膀被纳尔美尔冰凉的手搭住,“怎么了?”

    “好像有猫。”甄湄握住他的手,“今天有这么冷吗?”

    “冷酒喝多了。”纳尔美尔牵着甄湄到里面,简单的洗漱后就躺下歇息了。

    睡梦中,甄湄感觉身旁的人就像个大冰块,本来还拥着他为他暖身子,结果半夜醒来她感觉有点头脑发热,纳尔美尔还是一身冰冷根本没有暖热的迹象,喝了两杯冷水后,甄湄果断裹被子睡角落去了。

    在她再次沉沉睡去后,纳尔美尔睁开了眼睛。黑暗之中,那蓝色的眼睛格外明亮,一只戴着金饰的黑猫蹲在窗口,细细舔自己的爪子。

    黑猫转身跑进黑暗中,不知辗转了几个房间,走廊,直到在一个井前停下。在那里躺着一个被剪去舌头的人,修长的手指生生□□那人的胸口,一颗尚在跳动的心脏被拿了出来。

    心脏送入薄唇中,一口、两口、三口,便将那心脏吞吃了进去。而躺着的人,很快就不再恐惧挣扎,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察觉到了什么动静,男人阴戾的目光扫视过来,看见是黑猫,才回转了头,才慢条斯理得从拉起的水桶中清洗掉手里的鲜血。

    “她怎么样?”若是甄湄在这里,光听那声音就能认出他是谁,纳尔美尔!

    黑猫竟然开口说话了,“睡得很好。”

    “那两个是她认识的人吧。”

    “你现在这样,还能去见她吗你被这个世界影响得太多了。”黑猫讽刺道。

    纳尔美尔冷冷地看着黑猫,一人一猫分明是不同的颜色,不同的眼睛,可在这一刻散发的气场却惊人的一致。他忽地笑了,“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她永远都不会抛弃我。但是你,她却可以亲手杀了你。如果没有我,你甚至只能像个小鬼一样躲在角落里哭。”

    黑猫咧开嘴,眼睛虚成一条竖线,发出警告般的威胁音。

    “我忘了,你是我的心,真是庆幸把你从我的身上剥离开了。”纳尔美尔将手从水里拿出来,将那死尸扔进了井里,再一次洗了一下被弄脏的手。“你真是软弱地连争取也不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