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82.法老(二十一)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那那是--”

    萧阳秋惊骇地看着那浮在水面的巨大身影, 因为她的出现, 幻境被打破。破晓的阳光洒满一片狼藉的村子, 这里再没有那源源不断的水了。

    他们小队十几个人, 如今只剩下他, 太仆大人和崔易。太仆更是和大祭司亚里斯两败俱伤,现下两人对峙着,不敢轻举妄动。

    本来他们都快撑不住了, 水怪忽然停止了攻击, 消失在水里。现在看来, 反倒是甄湄救了他们一命。

    太仆那金色面具上都沾染上了血迹,活佛慈悲的笑容添了几分邪气,他疑惑道:“她怎么可能拥有神级的技能,天地法相?”那面具的平静越发维持不下去了, “这不可能。”

    就在一旁的萧阳秋听到了太仆的话,震惊不已:“神技?她,难道已经成神了?”

    “不是。如果她已经成神,在白沙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死人了, 她不至于躲躲藏藏。可是, 她是从何处得到了一个神技的?以凡体催动神技,即便她拥有某种伪神的血统,也不可能支持太久。”这大概是太仆说得最长的话了,他心里的震动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那我们可以趁她精疲力竭之时---杀了她!”萧阳秋心道,若是能亲手杀了她,自己就可以利用官职榜的“夺取”,得到神级的技能。现在太仆大人伤重,崔易又只是个小喽啰,他的优势很明显。

    太仆没有再说话,静静地注视着尼罗河上的大战。

    她成长得太快了。

    这已经不是单纯地用奇迹能够形容的了。神容不下她,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就像一个植入虚无之间的病毒,迅速地扩散壮大,或许有一天,她会,到达他们一直想要到达的地方。

    现在格尔赛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消息很快就通过传信的飞鹰传遍了整个埃及。一些人甚至专门为了瞻仰神的容颜,不远千里跋涉而来。

    而尼罗河上的大战还在持续,两方僵持不下,甄湄也渐渐从杀欲中恢复了正常。她感到身体传来的疲惫与痛苦,只要稍稍松懈一下,她就会立即被打回原形。

    她手里的尾巴就像有千斤重,显然,尾巴是它的致命处,现在它一动不动就是因为致命的地方被抓住了。水底那双蓝眼睛注视着她,如蒙上了一层了薄雾的星辰,眼里蕴积的哀伤似要满溢而出。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她几乎已经可以猜出它要说什么了,甚至有点难以直视这双眼睛,

    甄湄硬了硬心,不能被它再迷惑过去。若不是“感知”高到察觉了危险,早就被这家伙给杀掉了。竟然还伪装成纳尔美尔勾引她?甄湄的不忍变成了恼羞成怒,她抬起另一只手,直接将尼罗河上掀起到了上空,气壁隔断了河水,暴露隐藏在河水里面的水怪。

    一只,黑猫?

    甄湄怔怔地看着趴在河底的大猫,它的眼睛水蓝水蓝的,浑身是不沾水的黑色绸缎似的皮毛。而在它的屁股上,一根、两根、三根......包括她手上在内的,一共九根长长的尾巴。黑猫的身上弥漫着白雾,它的一只耳朵上有一个刻着符文的黄金耳环,脖子上也戴着一个黄金项圈。

    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家猫那样纯良无害,只是它身上弥漫着那股死气和不祥之气,昭显着它的危险。

    水哗啦啦地从天空流下,好似瀑布一般。甄湄没有料到水底的这只怪物会是陆地动物,它的体格显然也不是一般的大,这么大的一只猫藏在河里,尼罗河的压力也不小吧。

    黑猫猛的直立起来,巨大的力道直接将甄湄扑倒。甄湄连忙握紧了手中的尾巴,黑猫又停顿了。

    她被压进水里,面前的黑猫危险地咧开嘴露出里面的尖牙,若不是甄湄拉住它的尾巴,它恐怕就咬上来了。

    这几个动作,使大地都在震动,吓得岸边的人都往后面退了许多。

    甄湄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甚至都快握不住手中的尾巴。她招出骨刺,黑色的煞气浮在骨刺之上,抵在黑猫的脖颈处。杀神之气锐不可当,即便是强如水怪,也没办法抵挡这股杀气。

    蓝眼睛鼓得很圆,里面似是要溢出眼泪,黑猫竟是吐露人言,“为什么?”

    “因为他吗?那我,杀了他好不好。我杀了他,你是不是就会爱上我了。”黑猫的话透着一股绝望,杀了纳尔美尔,它也会死,这根本就是悖论。

    可它是诅咒,是永远孤独的言语之灵。它呆在谁的身边,就会给谁带来死亡。甄湄感受到的危险,正是来源于此。如果不是发现得早,她早就迷失在无知无觉的幻境深渊中,然后神魂耗尽而死。而黑猫自己都不会知道,是自己杀死了爱人。

    甄湄手中的骨刺停顿了许久,最后还是刺了下去。从黑猫的脑袋刺了进去,这一次,它流血了。

    黑色的血液如同蚀骨的毒药,混在黑色的毛发见,几乎有些看不出来。

    它注视着甄湄,忽然笑了,一只脑袋被开了大洞的黑猫像人类一样笑了起来,着实诡异。甄湄手中的尾巴突然断掉,黑色的血从断尾处喷洒了出来。黑猫耳尖脖颈的黄金饰品发出光亮,它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她面前。

    甄湄背脊一寒,飞出了水面,刚刚她所在之处溅起巨大的水花。

    下一秒,她的眼前看见了那八根黑色的长尾,翅膀一重,黑猫不知何时到了她的后背上。甄湄撑起气壁,黑猫却又再一次化作黑雾,穿透了她的身体。彻骨的寒冷令她无力维持这法相之身,就要消散的时候,一股力量传到她的身体里。

    甄湄侧脸看向传来力量的方向,在她的肩上,一个约莫五六岁的男孩正坐在那里,他歪着身子一副软绵绵懒洋洋地模样。从根根晶莹剔透的银白长发,到细皮白肉嫩生生的肌肤,再到半睁着的白色眼眸,简直就像是雪堆里钻出来似的。他伏在甄湄的肩头,脑袋一点一点的,好似随时会睡着了。

    察觉到甄湄的目光,他才勉强睁全了眼睛,软软地喊了一声:“妈妈。”

    甄湄一时心都软化了,不过这里不是母子叙情的地方。她将最后的力量化作了手心里的一朵莲花,花瓣一层层向外展开,下边洁白如玉,顶上似染了血般的朱红,阵阵清香随着旋转淡淡飘散。

    她指尖弹出一缕黑色的焰火,绽放于莲心中。

    不再犹豫,将这朵看似无害的莲花送到了黑猫刚刚凝形的身体上。黑猫发出凄厉的叫声,莲花最是圣洁之物,荡除一切邪气,恰恰是克制黑猫的,所以它的威力到了黑猫身上,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高。

    以莲花为中心,爆炸开来,荡开一道扩散千里的波纹。黑猫化作黑气,彻底地被莲花“净化”。最后的眼神是看向甄湄的,蓝色似冰淬的宝石,哀伤如无尽的深渊。昙花一现,消失在空气之中。

    甄湄静立了一会儿,迷雾散去。她袖手一挥,萤火般的淡淡绿光洒满天地。春风化雨,万物复苏。绿光渗入那些死寂的植物中,绿意再次冒出来,重新拥有了生命。

    河水变得安静,缓缓流淌。太阳已升至最高,阳光洒落,尼罗河波光粼粼,河水澄,呈现出青蓝的色彩,就像画家的调色盘泼洒进了河水之中。

    法相之身消失了,她退化成了人身,从空中坠落,连一点点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三个人出现了,是那群玩家!

    太仆拔出了腰刀,阳光在那霜刃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甄湄眼睛闭上,避开了那光芒,想要动一动,却连动指头的力气也没有。

    “年轻人,我们埃及的神,还轮不到你来动手。”说话的人,竟然是亚里斯!

    他祭出死灵书,飞出一长着翅膀的狮身人面的怪物,将甄湄接住。甄湄诧异地睁开眼睛,看到两岸熙熙攘攘的埃及人,以及那在最显眼位置的那个人时,才明白为何亚里斯会出手相救。他必须掩盖自己来这里的真相,而且,整个水怪事件他一直没露头,身为大祭司,自然要为自己的声誉着想,不可能再袖手旁观。

    太仆又跟亚里斯怼上了,一旁的萧阳秋突然变成了一块石头落入河中。甄湄心下一惊,果然,是替身术!日本忍术的一种,萧阳秋的真身从甄湄下方的河水里冲出来,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狂喜。现在根本无人能阻拦他了!神级技能属于他了,九卿之位,也将有他的一席之地!

    他的身前飘出三种颜色的光球,每一种元素,交替组合,都能使出一种技能,最多可变幻出九种技能,技能组合控制,也成了他的绝技。光球都变成了蓝色,冰寒之气将那狮身人面的怪物冻结住了。萧阳秋没有停顿地从空间中拿出他的剑,“去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