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78.法老(十七)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我在河水里腐烂,

    从灵魂的阴暗滋生,

    我分割成无数的我,

    无数的我跟随每一个经过我的人,

    哎,

    真理的天平上,

    少了一颗心。

    没有心的人,

    怎么能活下去呢。

    ---《亡灵书》

    尼罗河畔, 夜色撩人, 萤火虫在纸莎草丛中四处飞舞,随风摇曳的草茎里荧光闪烁,形成亮丽的光带。

    不远处,奔涌澎湃的河水滚滚而逝, 激起水花。

    甄湄躺倒了一片纸莎草,就像躺在松软的草坪上,过膝高的草丛和黑色的长袍很容易就将她隐藏了起来。

    她在等待,等待那辆压着加尔的囚车驶进那座被尘世抛弃的小村庄,等待一场大战的来临。

    但是她有些心神不宁。

    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吗?

    她看着那迷蒙的月光洒落人间,内心的不安却越来越浓重。心里将所有的计划都捋过一遍, 仍旧没有想到有什么地方遗漏。

    难道只是她在担心将要发生的战斗?

    不, 不是。

    这种不安就像有什么在黑暗中窥伺她,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穿透重重的纸莎草落在她身上,又好似就躺在她的身旁。

    心跳有些加速。

    甄湄坐了起来,并没有人。

    不可能有人发现她,所有的地方都没有问题,那么这种感觉由何而来?

    只是她多心了吗?

    甄湄感觉自己的足尖微凉,是水,水浸湿了她的鞋子。可这里离河还很远呐,怎么会有水?她连忙站起身。

    甄湄惊讶地发现尼罗河竟然涨潮了,不知什么时候,河水已经漫过了百米。浅浅的混杂着暗绿色水草的浑浊河水,涨得越来越高,不一会就淹没了她的鞋背。

    在这时,纸莎草传来信息,从开罗来的囚车已经进入了村子。

    甄湄深吸了口气,准备离开这里。却在抬步的时候,踩到了什么。她低头看去,白得跟纸一样的女尸冲着她咧开嘴笑,她的脚正踩在她光裸的肚子上,上面是跟水草一般暗绿的尸斑。乌黑的长发散开在浅浅的水里,与漂浮的水草混杂在一起,她的喉咙处,一个窟窿正流着深红的鲜血,染红了这片水域。

    那张脸,是那样熟悉,出现在这里,又是那样的可怕。

    玉娇娘,她第一个,亲手杀的人。

    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甄湄感觉有些冷,就像整个人被尼罗河水冲刷而下,全身湿透。寒风一吹,深入骨髓。

    她后退了几步,尼罗河水又涨高了,齐到了她的脚腕处。玉娇娘的尸体就像陷入淤泥之中,沉了下去,那团黑发像毒蛇一般往她这边缠绕过来。

    甄湄瞬移离开,本以为能够脱离那片纸莎草丛,但她再次出现的那一刻,背脊寒凉,湿漉漉的水浸透了衣袍,沾着水草的长发从她的肩上垂落。

    那一刻,骨刺本能地从身后穿过,却穿了个空。

    好似身后什么都没有,但她又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自己被抱住,一只手掐在她的脖子上,而另一只还滴着水的手握着一把裁纸的剪刀,往她的脖子捅来!

    她是来复仇的。

    她带着对自己的恨意来复仇的!

    一时间消极的情绪涌上心头,杀人偿命,自己的双手既然染上了鲜血,就总有被鲜血浸透的那一天。玉娇娘对自己的杀意,只是一个误会,她却为了活命,而在没有问清的情况下,就动了手,杀死一个无辜的人。

    即便她曾经要杀别人,但那个女孩还活着呀,她罪不至死。自己只是为自己找借口而已......

    甄湄的眼睛缓缓闭上,但就在那剪刀要碰上她的那一刻,伸手抓住剪刀!

    那可怕的剪刀似乎携带了什么魔力,护体的罡气就像一层脆弱的纸,被捅破,穿透了甄湄的手心,鲜血溅在她的脸上,还有余温。

    疼痛让周遭的世界发生了变化,就像被扭曲的风景画,所有的事物逆时针旋转,犹如那个被拍成天价的名画呐喊,血红的天,扭曲的线条,都在无声的尖叫。

    最终化作一团血色黑暗。

    甄湄睁开眼睛,她还躺在纸莎草上,周围是干燥的。尼罗河的水声依旧激烈澎湃,却还在百米远处,并没有浸湿过来。她抬起自己的手,手掌上,一根野兽的獠牙刺穿了她的手心,鲜血还在不停地流出,顺着手腕滑进衣袍中。

    刚刚的一切,是真的,也是假的。

    甄湄握着那冰凉的獠牙,狠狠拔出。这像是野猪嘴里的犬齿,前端十分尖锐。很明显,她刚刚被精神攻击了,她以为自己使出了罡气,其实并没有。没有任何保护的肉体,野猪的犬齿很容易就能刺穿她的皮肤,如果真的穿透了脖子,立时就会死去吧。

    她的人身,在没有罡气的保护下,还是十分脆弱的。

    甄湄自认为精神力足够强大了,但对方仍旧能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侵入她的大脑,甚至连埃尔克森的精神免疫技能都没有防备。如果不是最后甄湄突然醒悟过来,没有钻进那个充满悖论的牛角尖里,此刻就是死人了。

    到底是谁!

    手心的血已经渐渐干了,道法莲身在不停地修复受损的地方,再过一会儿这穿透掌心的伤口将连一旦疤痕都看不见。但还没完,没有找出是谁在攻击她,下次就很可能没有这么好运了。

    那种如同附骨之疽甩不掉,剔除不了的不安感依旧还在。就像有一只冰凉的手,顺着敏感的耳尖滑到耳背,指甲刮过脖颈,顺着后背微凹陷进去的弧线一路到了尾椎处消失。

    甄湄捏紧拳头,堵在嘴巴上,牙齿咬着手背,疼痛感将那种不适压了下去。

    她拧紧眉头,再次看了眼周围,足尖展开幽莲,宽大的黑袍掠过纸莎草的草尖,晃开如蹁跹飘舞的黑蝶,离开了这里,往村子飞快而去。

    以棕榈树制成的囚车压过土地,形成重重地车痕。一队白衣士兵赶着拉车的毛驴,而在囚车里面坐着一个枯瘦的光头老人。他身上的红色祭司长袍已经破损,看起来就像挂在干树枝上的破布条。

    老人面容慈和,即便是这样狼狈的被关在囚笼里,手上脚上是刻满文字的木枷,只能屈着身体蜷缩在一起,以一种极其不舒服的姿势呆在里面。他似乎也毫无怨言,反倒有种异常的温和平静。

    就在士兵们看见辛继提村口那棵标志性的树,迫不急待要进入村子时,老人突然开口了。

    “那是被诅咒包围的魔鬼之地,绕道而行吧。”

    加尔的声音明明没有多大声,可是所有的士兵都听见了。西奥多是负责押运囚车的将军,他对这个下埃及曾经至高无上的祭司并无尊敬。信仰不同,自然就没有了敬畏。

    “这是我们上埃及的土地了,法老的神辉播撒之地,哪里有什么魔鬼之地!”西奥多冷哼道,“大家赶了几天路,既然这里有村子,就在里面休息一晚再走。”

    士兵们自然是想要休息的,他们可没有车坐,因为尼罗河涨水的关系,不能坐船,这几天都是走路,自然累得紧。而且一路上这个下埃及祭司跟普通的囚犯一样,根本没有什么特殊能力,这会儿说出村子的坏话,说不准儿就是希望他们多劳累呢。

    下埃及的人,怎么可能替他们着想,还提醒他们?!

    看见西奥多仍旧下命令进入村子,加尔睁开眼睛,若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在士兵们眼里,村子只是普通的村子,可在他的眼睛里,这村子被一片恐怖的白色诅咒之气笼罩着,尤其是那棵树。

    无数的被白色尸布包裹的尸体挂在树上,血将白布染红,滴落鲜血。

    但他只是一个囚犯,无法阻止固执的西奥多走进村子。自从下埃及战败后,加尔的心也死了。

    就这样吧。

    他那慈和的目光又再次闭上,但是只是一秒,加尔猛的睁开眼睛。

    只见空空荡荡的村庄里,无数红色的眼睛亮起,那些被绳索套在屋前的猪生出了野猪才有的犬齿,眼睛赤红,发出危险的咕噜声。

    西奥多这时当然发现不对劲了,但那些猪并没有挣脱绳索冲出来,只是那么注视着他们,像是有智慧一样。

    一个士兵忽然大叫了一声,竟是拔出腰间的斧头将身边没有防备的同伴的头给砍了下来,血从那断了的脖子喷洒出来,淋了砍人士兵一身,他的眼神恐惧扭曲而又疯狂,“杀了你!杀了你!”

    这就像是一个讯号般,可怕的“瘟疫”迅速传遍整支队伍,前前后后上百人,相互拼杀了起来。这样的拼杀跟正常人的完全不一样,就算被砍掉了手脚,他们也不会停止攻击,就像不知疼痛般。

    残肢乱飞,鲜血四溅,西奥多被这个状况吓到了,他大喝一声,“住手!”

    一个士兵却挥着斧头朝西奥多砍了过来,西奥多连忙以长矛挡开,往后退了几步,另一个士兵就挥起斧头劈进那个士兵的肩膀里。

    这样诡异的事情西奥多从没有遇见过,他一时心慌不已,不管这些人,自己往村口跑去。

    黑色的石头堆积成坟墓一般的石丘,鲜血将大地染红,一个个包裹得如同蝉蛹的尸体挂在树上,裹尸布从里面破开,脸部溃烂,有些甚至只有半个脑袋,他们从树上看着西奥多,伸出了布满尸斑的手。

    西奥多吓得腿都软了,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下埃及祭司说的话,回头往加尔的囚车那里跑,“救命,救命!”

    可明明是朝着加尔方向跑的,西奥多眼前一阵模糊,再清晰时,他竟是跑到了那棵树下,几只手抓住了西奥多,将他拉上了树。

    他想要逃,取下腰间的斧头,劈砍那些凑上来的大张着嘴的脑袋。但一个人怎么能躲开像蜜蜂一般聚集过来的死尸,他们张开的嘴下巴都掉在了胸前,血肉模糊。

    终于,一个从上面而来的死尸咬在了西奥多的脑袋上,那张得十分大的嘴巴直接将西奥多那光溜溜的脑袋覆盖住了,牙齿扣紧,西奥多惨叫一声,整个儿脑袋顶都被咬了去!白花花的大脑跳动了几下,就不再动弹。

    整个儿人被死尸们包围住,啃食瓜分,内脏秽物都从缝隙里掉到了染红了大地上。

    一群人忽然出现在村子里,他们无视遍地的尸体,走到了囚车前,其中一个黑皮肤的男人扑到囚车前,“大祭司,我来救你了!”

    加尔看向那个黑皮肤的男人,微微一怔,他自然是看出了这个男人并不是真正的人。在这群人里面,只有十几个人是真的人,其他的都是跟黑皮肤男人一样的假人。

    “走。”萧阳秋道,他的手按在囚车前,竟是徒手毫不费力地就将粗大的木桩给拉断了。黑皮肤的男人将加尔从囚车里带出来,背在背上。

    但是,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老人站在那里,身量高大,脸上没有多少皱纹,只有一双暴露年龄的眼睛苍老得如同被侵蚀的沙漠。此人正是上埃及大祭司亚里斯!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阳秋心里一惊,当他发现亚里斯的目光正盯着黑皮肤男人身上的加尔时,才知道,原来这次营救加尔的真正敌人,竟然是前来暗杀的上埃及祭司。

    “太仆大人?”萧阳秋看向一直默然无语的男人,他戴着藏戏中黄色活佛面具,眼睛也被严实的面具遮住。

    这位传说中的太仆大人据说曾经是一位藏族活佛喇嘛,常年穿着赘规。金边纹饰的白色齐腕长袖内衫,印有圆寿妙莲的交规外衫,下摆是水濑皮、貂皮、虎皮的三层镶边,佩噶乌,护身符,斜插腰刀,脚上蹬着华丽的藏靴。

    比起朴素的僧侣,他更像一个富有的藏族康巴汉子。耳朵两边的头发剃掉,留着刘海的短发还十分潮流。

    “加尔师兄,好久不见。”亚里斯开口了。

    “亚里斯你这就等不及了。”

    亚里斯嗤笑一声,“谁叫法老心软,竟然还要留着你的命。”

    “这个村子,是你动用了亡灵书的诅咒吧。亚里斯,你难道不知道亡灵书的可怕吗?”加尔说话的语气重了些,咳嗽了起来。

    “这里?” 亚里斯闻言略微皱了下眉头,“你说什么。”

    水声渐大,所有被圈住的猪都开始叫了起来。那种水底植物腐烂的臭味越发浓郁,众人惊讶地发现,尼罗河水不知何时涌进了村子。当水触碰到那些死尸时,原本死去的士兵竟然“复活”了。

    他们一个个爬了起来,就像从地狱归来的亡灵。

    “救救他们,救救他们!”

    就在这时,小女孩的哭声传了出来,她正从一个已经被水淹没的地窖往外拉一只枯瘦的手,“买提爷爷!”

    然而,她拉得那只手,已经烂掉了。那是死人的手,死的时间恐怕很久了。只是小女孩并不知道,还要努力地想要把人从里面拉出来。

    那些亡灵士兵就如同树上挂着的尸体一样,长着大嘴,像丧尸一般袭击所有的人。那些猪也挣脱了绳索,犬齿流出唾液,赤红的眼睛带着凶戾之气,冲向人群。

    亚里斯面前浮出一本漆黑的书,他手一挥,书自己就翻开了,他的嘴里呢喃着某种神秘的语言,一阵黑雾从书中飘出,化作一只大手穿过人群直接就要抓住加尔。

    就在这时,太仆出手了。腰刀拔出,整个人踩在地上如同箭射而出,带过一阵扭曲的波动,将黑雾化作的大手撕裂开来!

    亚里斯惊咦一声,像是对太仆的身手感到诧异。这个人明明没有使用任何能力,却偏偏仅用一把平平无奇的腰刀就斩破了黑雾化作的手。

    其他人也跟那些亡灵士兵和红眼的猪缠斗了起来,能力各异,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

    这些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亚里斯再次翻开漆黑的书,无数的圣甲虫从地底钻出来,混杂着尼罗河水,就像一条黑色的河流,一个亡灵士兵被圣甲虫缠上,所有的肉都被吞吃了干净,仅剩着骷髅的架子还在挪动。

    太仆这一次直接踩着几个亡灵士兵的肩膀,踩得他们骨头全碎,挥刀斩向亚里斯。

    亚里斯在躲闪的那一秒身体僵了一瞬,然后化作一团黑雾闪出了几米远,血珠儿从额前被那刀上的锋利之气划伤的伤口滚出来,滑落下去。

    好诡异的刀法。

    亚里斯因为大意吃了小亏,惊怒不已。

    太仆的面具上看不出他的表情,那活佛像宝相威严,就像在震慑世间的妖邪。他将腰刀插进腰间的刀鞘中,单手结印,金光闪闪的佛印化作一道铺地金光,所有的圣甲虫在金光之下成了黑气儿消失了。

    其他人看见太仆露的这一手也是被震慑到了,这就是九卿的实力么?

    “伟大的阿努比斯神啊!你忠心的信奉者向你祈求力量!”亚里斯话语刚落,漆黑的书里飘几根黑色羽毛,钻进亚里斯的身体里。他的身体开始拔高,头颅竟是开始变化,成了胡狼的模样。

    白色衣袍已经被撑裂,虬结的筋肉就像铁水浇铸出来的,坚实而黝黑。。在他的手里,一只手里托着黄金的天平,一只手里拿着黑色的长鞭。浑厚的声音从那十几米高的身体里传出,“罪恶的人啊,接受冥界的审判吧。”

    长鞭甩出,太仆几乎是同时离开,长鞭穿过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卷到了一个玩家身上。他还没有说出话来,鞭子就像毒蛇一样钻进他的胸口,一颗心脏被卷了出来,放到天平之上。天平的另一边是黑色的羽毛,心脏放上去,沉沉地压了下去。

    “罪孽深重!阿米特!”

    胡狼头的眼睛冒出血光,血光照耀之处,从地下钻出一个鳄鱼头,直接将那个玩家给吞了进去。

    “审判咒。”加尔不由得道,“没想到他已经研究得这么深了。”

    传说地狱的守门者阿努比斯有一个天平,一边放着真理之羽,要进入地狱的人会将心脏放在另一侧,若是比羽毛轻,则可以安然见欧西里斯,若是比羽毛重,就直接喂给怪物阿米特。

    “审判咒,在接受审判时,谁也无法逃脱真理的束缚。”

    又一个玩家直接被夺去了心脏,失去了意识,被阿米特吃掉。

    崔易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被卷去心脏,他甚至连反抗也没有,就被戳破了胸膛,为什么,在刚刚那瞬间,所有的能力都无法使用?!他离死亡是那么近!

    恐惧涌上心头,除了崔易,其他人也害怕了起来。“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萧阳秋脸色难看,看着鞭子又一次要挥过来,太仆却没有出手的意思,伪神级的大祭司本来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这里太过诡异,只能放弃任务先撤了。

    玩家们往外跑,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玩家被“审判”,还没打起来,就接连失去三个队友,损失惨重。

    可是,站在房屋之上,外面不是道路,是一片河水。一个玩家想都没像就往外“飞”去,尼罗河掀了起来,直接将那个玩家给“吞”了进去!

    是水怪!

    村子外,甄湄已经赶到了。黑夜之中,那个小村子依旧安静无声

    难道他们没有打起来吗?为何村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安感越来越浓重了。突然,一阵急促的哨音传了出来,塔玛拉出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