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73.法老(十二)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证明你不爱我,嘤嘤嘤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里面竟然点着灯,桌上还有许多的新鲜水果,镀银的碟子刀叉整整齐齐的摆放着,锅炉上还煮着肉,香气扑鼻。

    几面墙壁上都挂着画,锅炉上方的墙壁就是白叶等人说的那幅藏着钥匙的水果油画了。那么锅里煮着的,自然就是,男主人的肉了……

    甄湄有些恶心,想吐,其他人的神情也不太好。游戏归游戏,现在他们在游戏里,自然游戏也是现实,又不是汉尼拔那样高情趣的变态,谁能接受人肉大餐?

    大家都不太想靠近那锅,最后还是剃刀走了过去。要解开谜题的关键,就是将桌上的水果的位置复位成油画里面一样,然后油画就会变成朗顿伯爵的画像,钥匙就在画像上人的腰上,要伸手去拿!

    一直沉默的封九也跟了过去帮忙,郭骏威为了解除尴尬的气氛,开始凑乐子,说些笑话,其他人也就顺着台阶下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大家都想活下去,不想冒险。可每个人都很清楚,总得有人去做危险的事,不然大家都活不下去。但心里明白,真正到做的时候,往往很难。

    甄湄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而且她还知道,这个时候,去讨好剃刀是最明智的做法。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如一个剃刀,封九就很明白。而且剃刀去做了,证明也没有什么危险。

    理智归理智,甄湄心里有些苦涩,她根本一点也不像靠近那锅肉汤!!!她现在很想吐,尤其是那个味道!甄湄是个对饮食极度挑剔的人,对生活细节也苛刻到了极点,她的生活没有血腥,没有油烟,没有肮脏,她一想到那些水果会腐烂,那画像里的人会腐烂成肉泥,而锅里煮的就是那些恶心的肉泥,她就无法忍受。

    “你还好吧?”安琪担忧道。

    是了,安琪也不愿意接近剃刀,甄湄这下自我安慰道。甄湄甚至觉得,死也不算什么,要她从那滩臭烘烘的肉泥里找钥匙,她宁肯死了干净。

    “开始变了!”陈岚岚惊呼道。

    最后一颗苹果摆放好后,那副画里的颜料就像水一样开始流动,扭曲变形。厨房里的所有家具都开始震动,桌上的水果也滚落下来,墙纸剥落,露出血液一般的墙壁。水果腐烂变黑,蛆虫从里面爬出来。

    所有的东西都开始腐朽,鲜活的厨房一下子被剥去了生命,锅里的香气也变成了令人反胃的腐臭味。

    甄湄骇得说不出话来,她条件反射的看向其他人,在一张张惨白的脸上略过,1234567……8?

    等等,加上她,一共才八个人,那她看见的第八个人是谁?那个在角落里的人,是谁?

    鸡皮疙瘩一路从手背窜进心头,冷汗涔涔,甄湄努力平复心情,但心跳压抑不住,她心惊胆战的又看过去,没……没人。

    看花眼了?不,不对,绝对不会是看花眼了。甄湄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那一瞬间看见的人影,绝对绝对存在。

    那一触上,就陡然生出绝望的阴冷,好似呆在寒冬的地窖里,空无一人,黑成一片,无从逃脱的绝望。

    甄湄捂住了自己的嘴,然而还是没能忍住,终于忍不住俯身吐了出来。她为了穿上那腰极度细的婚纱,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这下也只是吐出些酸水出来,显得好不狼狈。

    “你怎么了?还好吗?”

    安琪的声音吸引了其他的人的注意,剃刀已经从画像里拿出了钥匙,看见甄湄的模样,微不可察的摇摇头。就这么点程度就吐了,未免太娇气了。这次的新人,也就这个封九有些意思,其他人简直蠢得没救。那个小姑娘原本看起来还有些小聪明,结果这么不经事儿。

    剃刀冷漠的看着其他人去安慰那个漂亮的小姑娘,犹如看见一堆已死之人。

    “女神,你要不要喝点水?”甄湄没想到,郭骏威这个看着粗心的人,竟然也记得从从车里带水出来,还一直放在单肩背包里。

    甄湄没有客气,喝了一小口,道了声谢谢。

    “真尼玛操蛋,玩游戏的时候哪有这么写真啊。”郭骏威不由得抱怨了几句。

    “我也不知道会这么,唉。”白叶也忍不住说了句。

    一旁的安琪似乎听不见他们说的游戏之类的话题,只是在小心照顾甄湄。

    甄湄瞟了眼那画像,挂着腐肉的骷髅架子,身量高大。她忍不住握紧了手,过长的指甲不小心把安琪掐到了,听见安琪呼疼,甄湄连忙松手道歉。

    “你感觉到什么了吗?”甄湄小声问了一句。

    “什么?”安琪茫然道,转而紧张兮兮的问,“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她没有看见。甄湄心里的石头越发悬起来了,几乎想要流泪,为什么,为什么只有她看见了?这时候甄湄甚至有些痛恨自己的敏锐了,她知道,自己看见了,那个东西自然,也看见了――她。

    甄湄嘴巴动了几下,终究没有说出口。那个东西,不,那个,她猜到是谁了。如果她的猜测是真的,一旦她说出口,恐怕会害了所有人。

    可她一个人承担这份恐惧吗?她一个人,去死吗?

    甄湄面无表情的跟着其他人走出厨房,身后的厨房灯光瞬间熄灭。她脖颈微凉,痒痒的,像被什么盯久了。

    那一瞬间,甄湄抑制住了氤氲在眼眶中的眼泪。她摸了摸自己纤细的脖子,指甲刻意刮在细腻的肌肤上,有些刺疼,那种不适感也随之掩盖了。

    粉嫩的唇抿成一条线,堵住了呼之欲出的恐惧。甄湄心道,我要镇静,没什么的,天道尚且留一线,我总能找到那一线生机。

    既然拿到了钥匙,那么就该去面对整容女凯瑟琳了。本来最开始是让罗小东去开门,引凯瑟琳出来,因为他跑得快。如果八个人一起去,人太多了跑起来也容易出差错,一旦互相绊住了脚,那可就没救了。

    “我不,不要一个人去。不,我不要去。”罗小东哆嗦道,他被刚刚那一幕吓破了胆子,再没刚开始被白叶鼓动的那么自信了。跑得快有什么用,对方是鬼啊!

    “我和封九去。”剃刀说话了,他又扯了下嘴角,很轻微,在胡子的遮掩下几乎看不到。那是不屑,深深的不屑。

    甄湄看懂了,到现在,剃刀只认可了封九一个人,他准备抛弃他们了。不,应该说,他准备离开了。

    其他人自然说好,郭骏威还跟甄湄说道,“他就喜欢装逼,让他装就好了。真是自大狂。”

    他们都以为剃刀是去将凯瑟琳引出来,却没想过,别墅这么大,很有可能剃刀一走就不会再回这里了。大家都只要活到天亮就可以了,在哪里活不一样呢?虽说最好不要分开,但恐怖游戏里,人多又有用吗?活着的终究只有女主一个人。

    甄湄怜悯的看了一眼郭骏威,然后抬高声音道,“我也去,我带着安琪。”

    “女神,你疯啦?”郭骏威不可置信道。

    “你愿意一起来帮忙吗?”甄湄反问道,这是看在那瓶水的面子上,甄湄给了郭骏威一个机会。但她不会说明白的,就像剃刀一样,她不会去害他们,可也不想被他们拖累。

    “我……我才不去。”郭骏威连忙拒绝,又放低声音,“那家伙可是想杀了我。”

    “那你在这里等我们吧,小心点。”甄湄最后看了看红毛,其实他长得还不错,就是造型太非主流,加上青春期又皮脂腺旺盛,所以显得不那么上台面。

    郭建国她是见过的,准确的说,是他见过她。那时她在爸爸的书房玩积木,那个胖胖的长得很憨实的男人送了她一个全球限量版的芭比公主,她还挺喜欢的,摆在收藏室里备注了送礼人。

    “你才是要小心点。”郭骏威嘟哝一句。

    没想到那样老奸巨滑的人,却生了一个这样单纯的儿子。

    “你真要来?”剃刀倒是有些诧异,“你能跑?”

    “比不上罗小东,但也算能跑。”甄湄每天都要坚持锻炼,体力也不错,既然安琪能跑过凯瑟琳,她自信也可以。

    剃刀也没有再多问的意思,更没有问安琪这个女主角。反倒是甄湄觉得自己太唐突,又询问了安琪的意见,得到肯定的答案心下有些松快了。

    “你的魅力值倒是挺高。”剃刀冷不丁冒出一句,脸上表情意味深长,“要是你能度过这一关,我很愿意邀请你来我的小队。”

    甄湄柔柔弱弱的微笑,明眸善睐,看起来颇是惹人怜爱,“那队长可要护着我哦。”

    甄湄闻到新鲜的空气,那种在深海中般的压抑终于消失。她软软地躺在d903的怀里,迷迷瞪瞪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他记起她了吗?

    为什么身体使不上劲儿?

    d903抱着她穿过一间又一间房间,这里的门都有自动感应,最后他终于在一间房间停了下来。

    甄湄感觉自己躺进了盛了不知什么粘液的柔软的容器了,隔着玻璃,她看见d903那放在玻璃上的手,泛着质感的白光,那是鳞片反射的灯光,白光中还带着一丝血红。

    香气越发浓郁了,那在她睡梦中出现过的香气,让她心跳加速,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些。

    d903俯低身子,凑得很近,很近,他那漆黑的竖瞳仔仔细细地看她,甚至凑到她的脖颈间轻嗅,湿滑的舌头探出唇间。

    他在干什么?

    甄湄心中慌乱,她努力想要避开那滑腻冰凉的舌头,身体却因为它变得越发难耐。她双腿忍不住交替摩擦起来,呼吸急促,脸上染起异样的嫣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