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69.法老(八)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如果你看到的是防盗,证明你不爱我,嘤嘤嘤

    这时天已经大亮,光线隐隐约约透过枝叶的缝隙投射下来,甄湄可以看见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升腾在枝叶间,使得投射下来的光影折射扭曲,在林间形成怪诞的斑影。

    原来森林因为的下雨沉降的瘴气随着日出上升了,难怪她不觉得呆着头晕了。也正因为天亮,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那些淋漓的血迹、滑过地面的粘液,无不昭示着这一片有巨型水蛭经过。

    它们到底有多少只?

    封九蹲下身子,探手沾了点粘液在指尖摩擦,道:“刚离开这里没多久。”

    “越靠近这边,数量越多了。”

    甄湄有些忧心,越靠近这个地区,巨型水蛭的活动痕迹越多。他们像是一点点在靠近巨型水蛭的老巢,到时它们会像包饺子一样把他们给吞进满是鲜血的肚皮里。

    而且,直到现在还没发现郭骏威的身影,是不是他出意外了?

    “有人来了。”封九说了这么一句,他就身手很快的扔出一根绳子,圈住顶上的树枝,蹬着树干三两下就爬了上去。

    已经习惯了跟他躲避人的甄湄,手心白光一闪,弹射出一道蛛丝,拉住她整个人瞬间到了树上,藏匿在树叶间。她用蛛丝是越来越习惯了。

    很快地,树下走过来有十六个人,他们都很狼狈,浑身是血。而在里面,甄湄看见了两个熟悉的人,可不就是李锦程和袁爱爱?

    袁爱爱这时候已经看不出什么模样了,她那海藻似的长发打结成一团乱,身上的珠宝也不知扔哪去了,裙子被撕烂了,身上是脏的,整个人麻木的跟在李锦程身后,不过她没有再拉着李锦程。

    偶尔闪烁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怨毒,那种怨毒藏得小心翼翼的,只要有人看她,她就低着眼,木着脸。

    “妈的,那恶心的虫子,宰不完了!”领头一个汉子狠狠地吐了口血水,他膀子很粗壮,纹着头凶神恶煞的鬼脸。

    李锦程看了周围,“它们刚刚经过这里,暂时应该不会回来,可以休息一下子了。”

    “你小子看起来一副小白脸的样子,没想到还有点用,你说的那个妞儿真有那么正点?”一个正掏出烟来抽的光头脸带淫邪的神情,他吸着烟,忽然一把抓过袁爱爱,大手伸进袁爱爱衣服里,在胸前乱摸,吐了口烟,“胸大不大?你这女人胸太小,不给劲儿啊。”

    袁爱爱没有半点反抗,她就像个活尸,不听不说不动。

    “胸大屁股翘,我都没玩过,要是没进来这个鬼地方,你们一辈子都摸不到的极品。”李锦程借了光头的火,也抽了根烟,一脸讽刺道,“不过很难说,那□□现在还是不是干净的了。以为是个千金大小姐就知道点羞耻,没想到还真是个‘小姐’!”

    “你就不懂了吧,女人啊,表面越是冰清玉洁,内里就越是□□。哈哈,我喜欢。”光头说着,看见袁爱爱又脏又干瘪的身材,越发不带劲,也不想摸了,急急催促问道,“她可不会死了吧,老子还没爽过!”

    其他人都是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纹身老大抱手在一旁,他身边也有个女人,不过这个女人比起袁爱爱就好多了,穿得很爽利,虽然狼狈,但神情淡然,她正拿着一块布接了水给纹身老大擦脸,听见光头的话,还嗤笑一声,道:“你就听这个家伙吹吧,看这妹子这副德性,恐怕是人家大小姐看不上他了。”

    “孙娅,你真要跟我怼?”李锦程脸黑了。

    被叫做孙娅的女人扔了帕子,她抬起下巴,嘲讽地看着他,“怎么?想打我?来啊!”

    纹身老大笑了,一手抱过孙娅,“老子就喜欢你张牙舞爪的样子。”他转而对着李锦程,“跟女人一般见识什么劲儿!”

    孙娅照着纹身老大擦干净的脸上就亲了一口,“姑奶奶就喜欢带劲儿的真男人,看不惯小白脸!尤其是卖女人的。”

    周围的汉子虽然想起哄,但这里不是起哄的地方,一个个都笑嘻嘻的。没有人帮李锦程说话,哪怕是光头。李锦程脸变了又变,最后冷冷道:“看在你是铁老大女人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结果孙娅只是不屑的呸了声,“欺软怕硬的怂货。”

    李锦程脸黑了,原本英俊潇洒的公子哥,现在却阴沉沉的,仿佛个随时要择人而噬的阴暗毒蛇,“铁老大,不过是个女人,真要为了这个翻脸?”

    纹身铁老大捏了捏孙娅的脸蛋儿,“你呀你,嘴巴忒厉害了点儿,我新兄弟要讨个说法,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干死我呗!”孙娅无所谓的笑。

    “听到了?”铁老大有点意动。可惜这里不是地方,只敷衍了李锦程几句,“我的女人我惩罚了了事,当我兄弟的,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跟我衣服计较什么劲儿?”

    众人没有察觉树上藏匿的人,高大的树木足有十几米高,完全看不到浓密的树叶间会藏着人。

    甄湄听见李锦程的话,拳头捏得很紧,她是真没想到自己的前未婚夫是这副德性!也亏他说的出口!黑色的眼睛寒意惊人,她第一次想杀人了。

    登高望远,甄湄忽地远远看到有几点漆黑的颜色在飞速的移动,数量很多,四面八方的往这边聚集。因为天亮的关系,那些移动的黑色就显得格外扎眼。

    只要不到五分钟,它们就能赶到这里了!

    该死!是烟!烟的温度!

    这些巨型水蛭对温度的感知越来越敏锐了!

    封九也看到了,他朝着甄湄比划了个手势,走!

    甄湄左手弹出一根蛛丝到封九那里,他拉住了蛛丝,而她另一只手将蛛丝弹射出最大的距离,蛛丝穿进那棵树干中,像钢钉定死在那里。

    整个人纵身一跃,带着封九一起离开。甄湄很苦逼,封九并不比那秃头轻,他还带着重的要死的背包,这一跃,感觉手都要扯断了似的。若不是体质增加了,又有惯性相助,她还真不一定能带得动封九。

    “有人!”

    铁老大端枪欲射,一颗子弹直接打在了他的枪上,他的手被冲得一抖,枪直接被打飞了!

    好准的枪法!

    铁老大怔怔地看向那半空中一闪而过的男人,他刚好收回枪,他是单手托枪射击的!他的另一只手还拉着什么东西,用的竟然还是狙/击/枪,狙枪高速移动盲射?!

    见鬼!他什么来头?

    其他人准备射击时,被铁老大喊住了,“不是敌人,他没有敌意。”

    如果有敌意,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他不想惹怒那个神枪手,两败俱伤就不太好了。

    李锦程当然也看见了,他惊诧地看见一晃而过的甄湄,在对视的一瞬间,他看见了那极为轻蔑的眼神。

    那种眼神锋利如刀,寸寸致命,它曾经是那样柔情如水,如今却变成了扎人的刺,夺命的剑。她什么都听见了。

    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该死的美丽,开刃的宝剑,寒光凛冽,却夺人心魄。

    李锦程在怔愣间,倩影消失了在森林里。

    “你认识他们?”铁老大看见了李锦程迟迟没有低头的遥望,他没看清另一个人,只以为是个身材瘦弱的少年。

    “甄湄,她是甄湄。”李锦程喃喃道。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恨,她看不起我?她竟然看不起我?本来以为会看到跪在他脚下,苦苦求着他救她的女人,结果却看见她高高在上的蔑视。

    凭什么?!

    李锦程说不上自己到底是恨多点,还是某中升腾起来的感情多一点,他想看到她下贱求饶的模样,可看到这样的甄湄,他又莫名觉得他的女人就该这样。如果跟袁爱爱一副样子,他只觉得丢脸和恼怒。

    “她是你那未婚妻?”铁老大很是诧异,听李锦程的描述,他以为会是个千娇百媚的大小姐,结果是个假小子?鬼才从那肥大的迷彩服里看得出身材。

    一旁的孙娅却看的有些羡慕,她眼里流露出向往,她也想像她一样,自由的。孙娅低低一笑,有些自嘲。

    “是她。”李锦程突然脸色变了,“他们为什么暴露出来?如果他们刚刚一直藏在上面,为什么要突然出来?”

    这句话说的所有人心里一寒,为什么?在这个危险的森林里,还能有其他为什么?当然是,看见了危险!

    “跟着他们的方向走!”铁老大立马下了命令,所有人都连忙动身跑。

    没有人看见,原本低头不作声的袁爱爱从地上捡起了,被光头不小心弄掉的打火机,她握得紧紧的,跟在众人后面跑。

    也没有人发现,她的嘴角在笑,一种怨毒仇恨的笑,打火机在她手上,时不时咔哒咔哒,跳出火焰。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锦程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我是这么的爱你。她长得那么好看,不该她被这样欺辱吗?又凭什么可以干干净净的活着,而我只能这样肮脏屈辱的活着?怎么可以呢?

    既然我在地狱了。

    为什么,你们还可以好好的活着呢?

    灯塔越来越近,那里可以看见冰冷的黑色礁石,层层叠叠扑打着礁石的海浪,孤零零立在那里的灯塔,仿佛在等待有谁来开启它。

    寂静,孤独。

    甄湄和封九到这里时,没敢直接过去。他们对这个动漫的了解都不多,可能知道一些剧情,但都是路人了解的量。唯一知道的就是,所有人为建筑,都代表着极度危险!

    “他们也跟上来了,看来是发现那些巨型水蛭了。”

    甄湄嘴里有些苦涩,她摸摸手里枪,“我们没得选择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