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61.墓鬼(二十七)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到了这种地步,两个boss的大战,甄湄等人根本插不上手了。她看着白起游刃有余地对付徐福,长戟上的黑色火焰很克制徐福,只要碰到黑色肉藤,就会冒出黑烟,腐蚀掉那看起来十分粗壮的藤蔓。

    但徐福毕竟掌握着许多道家仙术,白起想要解决他,还需要一些时间。

    甄湄靠着池壁休息,她实在太累了。可这一切还没有完,她不知道神是怎么发现白起的异常的,只是既然没有要了她的命,神就绝对不会放弃的。

    但有一点她必须知道,神究竟是怎么发现的?在畸变里,为什么神就没有察觉异常?还有,最后一个玩家始终没有出现,会不会跟他有关系?

    甄湄心思转动,她心里早有觉悟,若是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她和白起都将永远被封存在这个副本世界里。

    她眼睛盯着白起,却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她忘了什么?或者说,她遗漏了什么?

    徐福想要得到白起的灵魂,是为了做什么?他想要变成正常人,得到白起的灵魂就有用了吗?不,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叶小天,他本该不知道自己是徐福!

    《走穴》是按照第一人称写的,叶小天的心理描写应该绝对真实,不可能叶小天对自己还有隐瞒。所以,他从头到尾就不知道自己是徐福!

    陷阱,这就是一个陷阱。

    青铜玉门嘭地合上,从地面到墙壁,出现密密麻麻的红色蝌蚪文。这是阴文,在梼杌殿见过的阴文。

    徐福身体上也布满了阴文,他一下子散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将白起困在其间。无论他怎么劈刺,阴文闪现,都将他的攻击弹了回去。

    囚笼渐渐缩小,化作绳索一般束缚在白起身上。他动了动身体,双腿长靴上也形成了红色的阴文,动弹不得。

    “这样就能杀掉了我?”白起并没有慌张,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那个小虫子原来只是个障眼法。”

    “因为他们的目标,自始至终就只有我。”

    甄湄看着关老大撕开了面皮,露出一张没有面孔的脸。他手里甩出一把琵琶钩。她飞快地伏低身子,躲过了第一钩,那将穷奇尸骨给钩穿的琵钩又回到那无脸之人的手上。

    “谁叫你不遵守规定,惹怒了神呢?”无脸玩家道,“可惜我们没有缘分。”

    “你告诉神的?”甄湄一边躲避那飞来的琵琶钩,一边问道。她受伤很重,又能量全无,只能依靠身体本身的速度躲闪。“怎么可能?”

    “这就是新人经验的不足了。”无脸玩家最后一钩,甄湄没有躲过,锋利的钩子陷进尾巴受伤的伤口处。她整个人都被往那玩家那里拖过去!“想要神审核副本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只要有玩家做出违反规定的事情就可以了。比如,告诉主要剧情人物后续剧情,导致剧情错乱。”

    这就是为什么徐福知道了自己身份的原因?

    甄湄终于明白了,叶小天一直是两个人。无脸玩家可以伪装成任何人,而他一直在搅乱剧情,为的就是吸引神的注意。他才是那个大人物!

    她被拖过去时,挥起长鞭,卷走了白起手中的破天戟。上面的黑色火焰将本就难看到不行的手给烧得漆黑,甄湄斩断那琵琶钩的链子,积攒出所有的力量使出了最后一个瞬移。

    长戟刺入高高的墙壁,那些密密麻麻遍布的阴文竟然开始晃动。甄湄从空中坠落下来,被解开束缚的白起横抱住。他定定地看着甄湄,“睡一会儿吧。”

    “杀了他们。”甄湄疲惫地靠在他的胸膛上低声道,那冰冷的盔甲带着血腥之气,闻起来真是不舒服啊。

    “好,乖,睡一会儿,醒来他们就都死了。”白起拂开她有些凌乱的白发,她看起来憔悴苍白,但神经却一直紧绷着,如同刺猬一般竖着防备的尖刺。

    “送我去千年前……”甄湄用那伤痕累累的手握住了白起的手,“快……我快撑不住了……”

    “你想去送死吗?”白起的话,隐约带着一股怒气,“你想要死吗?”

    徐福已经恢复了原身,脸色震惊地看着甄湄,无脸玩家也根本没料到甄湄竟然能够一眼就看穿破解阵法。她的智力,是有多高?心下骇然。

    徐福已经无路可走,又施法而来。白起怒意滔天道,“滚!”

    竟是还没靠近,就被杀气震飞了!

    甄湄努力靠到白起耳边,虚弱的声音仿佛无限的讽刺,幽幽道,“你不是,早就算计好了吗?”

    “神。”

    白起猛地看向甄湄,她的脸上带着凄美的微笑,“我不敢奢求,从来不敢奢求。我对你的爱,是隐瞒算计下的也好,虚假欺骗也罢。爱都爱了,好像也没有反悔的余地。”

    “如果我可以反悔,我大概永远都不想爱上你。”

    “所以,请求我的原谅吧。这一次,换你来找我。或者,我一厢情愿。”

    甄湄松开了白起的手,她的身体在渐渐透明,她知道他做下了决定。白起反握住她的手,结果却握了个空,一如当初。只是换了个人,换了个地点。

    他的眼神,越发阴沉。

    当甄湄出现在牢狱里时,外面的守卫都吓傻了。她现在的模样看着实在恐怖,白发、破烂的红色嫁衣、手臂一只衰老一只断掉、尾巴鳞片剥落还嵌着重重的琵琶钩。她比妖怪还像妖怪,难怪两个守卫吓得兵器都扔了跑了。

    她低声笑,忽地笑得越来越大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像是一个赌徒,在赌一个神的真心!

    为什么三尸神根本不能进入白起的身体,不就是因为那具身体已经斩去三尸了吗?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存在过那种东西。

    范雎和国师来到了牢狱之中,看见甄湄的模样也是十分震惊。大概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还是这样的凄惨。

    “你杀了他了?”甄湄看着范雎,声音沙哑。

    范雎很快就明白甄湄的意思,“白起数次拒绝昭王,还劫狱,将陛下放在何处?死不足惜!”

    劫狱?甄湄有点想笑,大概是进来了发现人根本不在狱中了吧,就这么错过了。

    “你知道吗?”甄湄故作诡异地微笑,“他想要的命,还没有拿不走的。”

    范雎被甄湄笑得心底发寒,催促国师道,“赶紧烧了这妖孽!”

    高高的木台架得老高,甄湄被绑在上面,想起了那壁画中的两幅画。原来自己是画中一景,被烧死的人,是自己。她看着底下围观的群众,指指点点,害怕地跪在地上,拜着妖言惑众的国师。

    范雎坐在远处的观刑台上,他身后是怔怔地看着她的聂宇。她分明将要被烧死,却怜悯起了她的敌人,大概大家都是可怜人吧,都被困在这个怪圈中得不到解脱。

    按照剧情,范雎应该要等昭王来杀死他。如果范雎不死,自己就不算完成了任务。任务失败了,一切就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处死蛇妖!点圣火!”

    国师终于说完了他的话,命令几个执着火把的小童点燃堆着的木柴。当火焰包围着她,燎破皮肉,吞噬鲜血,她终于看到了那出现的高大身影。

    所有人都跪拜着,只有他,孑然而立。士兵们害怕地看着那立在中央的身影,他的身体上全是鲜血,妖冶俊美的脸庞好似妖魔一般。一只手从他手腕处断开,持着破天戟挥向范雎。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没法动弹,不要说什么术法咒语,他连舌头都是僵硬的。而聂宇早就躲开了,喉咙咕噜出一声惨叫,竟被生生劈成了两半!

    甄湄看着他朝着自己走来,火焰扭曲了他的身影,扭曲了那些分散的残肢,扭曲了他那狭长冰冷的眼眸。甄湄道,“不要过来。”

    她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等着系统播报徐福和那个无脸玩家的死去的消息。她,注定是要死去的。

    想起白起曾经说过的话,“就让我干干净净的离开吧。”

    “为什么?”

    白起现在头脑还是迷糊的,他杀掉了那些分尸他身体的侩子手,只记得要来杀死范雎和救出妻子。然而甄湄却拒绝了他。

    他不明白,“为什么。”

    甄湄已经说不出话了,升腾出来的浓烟堵住了她的咽喉气管,也没法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白起解释那些复杂的原因。

    最终,她还是没有等到系统传来的消息。

    她,果然还是失败了么?甄湄闭上了眼睛,她的心里闪过来到虚无之间经历的人或事,又想起在这之外无忧无虑的世界,就这样吧。

    她尽力了。

    火焰越来越大,将里面的人彻底烧成了焦炭。围观的群众早已吓得四散逃离,而白起还呆呆地看着那火堆,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聂宇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流血的胳膊,只是被那风扫到了,胳膊就被切入了一指深的伤口。他焦急地看向自己的任务面板,杀死官职任务对象玩家甄湄的那栏仍是灰色的。

    没有显示任务成功,也没有显示失败。最终面板一亮,他紧张地看过去。

    由于莫名原因出现问题,玩家甄湄已经离开副本,此任务无效。即将离开《走穴》副本,倒计时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