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51.墓鬼(十五)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叮!

    尖刀忽然碰上硬物,在接近心脏的位置被挡住,竟被抵了出去!微微一点白色裸露出来,原来是骨刺。

    甄湄吃疼,连忙后退,那木偶的瞬移根本让她反应不及,只是慢了半秒,就差点死在它的手上!伤口鲜血流出,浸湿了蝉丝织就的华丽锦衣。

    木偶张合嘴巴,诡异地笑了起来,再一次消失在原地。意识到它又要攻击,甄湄身体明明比刚刚快了许多,但在瞬移的那精细到微秒的时间,她的背仍被刺中了半寸!

    那诡异的尖刀完全无视甄湄的护体罡气,就像捅破塑料薄膜一般容易刺进血肉中。甄湄已经耗费了大量能量,加上道法莲身自然修复身体,躲过这致命一击,连瞬移的能量都没有了。

    她连忙拿出充能丹,才抬到一半,尖刀刺穿了她的手掌。白色的丹药滚落在地上,一路溜得很远。木偶握住刀反转一扭,甄湄深吸了一口冷气,痛苦无法呼出口中,弹出骨刺,击开那已经鲜血淋漓的尖刀。

    只见手心血肉模糊,被生生挖去了一大块肉。木偶将那块肉放进嘴里,吞了进去,发出孩童般嘻嘻笑声。明明是画上去的眼睛,竟然动了起来,弯起来眯成细长的弧线。

    甄湄身上都是血,因为能量不够,伤口恢复得很慢。只要下一次,它若是再动,她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躲开!

    纯粹的实力碾压让人绝望,毫无反抗之力。既然躲不了,那就不能躲了。

    它一定有弱点的,在哪里?

    情况越是焦急不利,甄湄反而越是冷静。木偶显然没有一点当反派的意识,它没有故弄玄虚的意思,或者逗弄猎物的意思,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绝对的杀招!

    招招致命。

    在木偶再一次消失的时候,甄湄闭上了眼睛。视力在这样的速度下成了负担,反而会给大脑错误的判断,既然无用,还不如归零。

    额前一疼,骨刺比疼痛反应还快地抵住尖刀,鲜血流下来浸湿了睫毛,和纯白的面纱。

    甄湄手里迅速弹出蛛丝,将整个人往前拉起,才一刻,胳膊又被尖刀割进肉里,切下一片肉去。甄湄睁开眼睛,木偶发出笑声时木口里传来血腥味儿,那是她的血。

    木偶一招击中,重新落到地上,落到了地面上。

    为什么它每次只有一次袭击?并不追击?

    甄湄目光凝在木偶的关节处,回想起木偶的动作,那就像,就像是有一个人在操控它,用看不见的线提着它。

    它不靠近自己,唯一的原因,或许就是为怕“线”被自己切断,或者被自己打乱。所以它的每一次攻击中了之后,就必然要退开,准备下一次。

    不过一瞬,木偶再一次消失。可能是因为甄湄利用蛛丝移动的关系,木偶这次攻击的位置并不准,而是插进了甄湄肋骨凹陷处。但这一次骨刺没有出来,没有了抵抗,如同切豆腐一般容易,尖刀深深的插了进去。

    想要收出来时,甄湄却反手抓住了尖刀,一拧,令它卡在肋骨间,另一只手握住骨刺,划向了木偶的一侧身后!

    她将嘴唇咬出了血,疼痛令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掉,但她明白,自己如果不以命相搏,是绝没有胜算的。

    对方比她强太多了,强到令人绝望。

    骨刺仿佛碰到了什么,嘣地一声断裂,木偶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它仓促后退,连尖刀都没有拿走。甄湄摔在地上,吃疼地闷哼了一声,尖刀插得更深了。

    鲜血泊泊而出,混杂着些其他颜色。像是内脏里面的溶液,泛着可怕的绿色。

    甄湄爬了几下,没能爬起来,反而使血流得更快,染红地板。

    木偶阴森森地看着趴在血泊里的甄湄,它一瞬间便到了甄湄的面前,红色的绣花鞋踩在血里,越发艳红。

    死亡的气息在蔓延,随时会勾走她的魂魄。甄湄的头发已经散开了,珍珠落了一地,额前流下的鲜血涂满了脸,面纱上也染成了血色,看起来惨不忍睹,又带着一种绝望的美丽。

    泪痣殷红,突然发出红光,甄湄的眼睛也成了血红,她猛地抓住木偶的腿,手中的骨刺化作黑色蛇鞭,圈住了木偶的腿关节处。扯烂了操控关节的那些“线”。

    嘣嘣嘣!

    木偶倒在地上,瞬息间便远离了甄湄,消失在走廊了。

    甄湄眼中的红色很快地褪去,她感觉自己好冷,哆哆嗦嗦地想要从空间里拿出回血丹,可是空间却打不开。

    原来,她又回到了现实世界,那个“鬼打墙”已经消失了。

    对方连真身都没有出现,就可以隔绝这个世界的能力压制,可以远程操控一个可以瞬移的木偶,其实力的可怕已经不是甄湄这个层次可以应对的了。

    如果对方仅仅是一个太守的话,那么刺史,又该有多么恐怖?

    甄湄缓缓伸手按住自己的伤口,让血流的速度慢下来,整个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轻轻的脚步声传来,甄湄艰难地抬头看去,一个满头白发的华衣老妪走到了她的身边。

    “玉如,带她去我的寝宫。玉雪,你来收拾这里。”

    老妪身后跟着两个侍女,其中一个将甄湄扶了起来。

    这个老妪很明显就是宣太后芈月了,岁月使她的容颜苍老不堪,但通生的气派却一点不少。甄湄被玉如从暗道扶进华丽的宫殿时,她已经嘴唇微微发紫,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了。

    “真是胆大,竟然到后宫里来行刺了。”芈月看着玉如为甄湄拔去尖刀,看她闭着眼睛,没有吭声,倒是点了点头。“起儿倒是没找错人。”

    “太后知道我此行的目的了?”甄湄睁开眼睛,玉如碰到她的伤口,她隐忍地皱了下眉头。

    “起儿已经跟我说过了,但我说了,要见你一面,才作决定。”芈月道,“范雎此人阴险狡诈,蛊惑我的孩儿与我离心。即使我恨他入骨,却也得承认,他是有真本事之人,起儿虽然夸你许多,但不见到真人,我还真不信有这样的女子。”

    甄湄静静地听完,“太后是答应了?”

    “即便你不令我满意,我也容忍不得范雎。他的手伸得未免太长,竟敢逾越臣子身份,伸到后宫来了。是否他日后,还敢肖想王的位置?!”比幽禁更让芈月不能忍的事情,就是臣子触犯王族威严,动摇国之根基。

    这件事很大可能不是范雎做的,而是那位玩家自作主张。不过,甄湄当然不会为范雎解释,挑起两方争斗,对她有利。芈月毕竟曾经是执掌过一国权柄的人物,其留下的暗中势力,必然不少。

    两人商议了一会儿,芈月见甄湄脸色极差,便令她休息,然后出去参加最后的宴会去了。

    本以为暂时安全的甄湄,却在闭上眼睛的时候,看见了一抹朱红。

    她猛地睁开眼睛,只见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绣花鞋。

    颜色已经不是那种干涸血液般的深红,而是吸饱鲜血般的朱红色。鞋面上绣着阴沉沉的梅花,几片叶子萎黄不堪。

    一旁的玉如倒在地上,整个宫殿里面没有一个人,阴风阵阵,吹得灯火歪歪扭扭,终是一盏盏熄灭,最后仅剩一盏立在祖像画前的油灯未灭。

    甄湄在床上无法动弹,那双红绣鞋开始动起来了。

    对的,动起来。甄湄的双脚被拖动着往床下走,她的伤口本来有些许好转,又被震裂开来。她虽然打不开空间,却能感知到自己的血量出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界值。她拉住床头的木架子,努力抵抗绣花鞋的带动。

    远远的,传来拖动东西的声音。

    甄湄手指颤抖,她捏紧了手指,目光看向宫门口。那里的门,被打开了,然而门外门内空无一物。月光照进来,地上有东西滑过的痕迹。

    在哪里?

    甄湄眼睛转动,看向宫殿里的所有地方,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忽然,她的脸上被什么凉凉的东西碰到了,甄湄正过脸,上方一张木偶脸张合着还有鲜血的嘴巴,那凉凉的液体就是血。它的肢体以一种违背常理的姿势扭曲在一起,唯一正常的左手,赫然拿着那把尖刀!

    木偶落下来,尖刀正对上甄湄的眼睛!

    她的眼睛可不能再生出骨刺出来,甄湄被那尖刀的反光刺得闭上了眼睛。

    身下的床忽然陷了下去,冰凉的液体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甄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口鼻里呛进了冷水。

    那眼珠里,木偶还在看着甄湄。

    她很快地被无数只苍白的手拉扯着往下,暗流涌动,与那些手相互拉扯,她几乎以为自己要被拉扯成几半了。

    就在这时,甄湄看见在远远的,堆积了成山尸体的暗河底,一颗跳动的心脏在尸山之上。尸山是那些尸体组成的,无数张可怖狰狞的面孔扭曲惨嚎,但在水底,听不到声音。

    若是能听见,必然是十分骇人的。

    但甄湄听不见那些惨嚎声,却听见了心脏跳动时砰、砰、砰的律动。那一下又一下,仿佛击打在心口上,甄湄胸口一痛,喉咙里涌出腥甜。

    她咬着牙从空间拿出回血丹和充能丹,混着冰冷的湖水和鲜血,咽进去。她还在往下沉,因为能量的恢复和回血丹的缘故,她渐渐有了点气力。

    但这点气力抵不过那些手和暗流的作用,她看见自己在被往尸山里拉,那里空出了一个洞,就像尸山张开了口,要将她吞进去,成为尸山的一部分。

    甄湄身体微微一侧,刚好使暗流与那些手的力量僵住,然后她手里弹出莲花,借着爆炸时水流的反作用力,将自己推向了那心脏。

    越是靠近,越是感到可怕和痛苦。那心脏的每一下跳动,都似在人的心口开洞打鼓,让血液循环完全混乱,甚至逆行。

    甄湄到心脏的位置时,已经成了个血人。她的嘴唇呈现失血过多时发绀的深紫色,眼睛粘膜也泛着紫色,脸色更是白得跟鬼一样。

    她摔在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上,那些面孔疯狂地啃咬她!甄湄握紧骨刺,插进一张脸里,深红的血喷洒出来。她接着骨刺的力量,往上爬。

    终于,当她登到尸山之顶的时候,她浑身都没有一片好肉了。这种痛苦堪比凌迟,甄湄眼泪都流不出来,她知道自己唯一的生路就是那颗心脏。

    将它放到身边,挨着它,让它苏醒。

    手指触碰到了那滚烫的心脏,那上面的大血管跳动得十分厉害,它还在收缩,还在舒张,就像在一个活人身上一样那样跳动。

    甄湄抱住它,将它拿出了尸山。霎时,所有的尸体都分散了开来,变成了真正的修罗场。甄湄蜷缩着抱着心脏,周围是面容扭曲的溺死之人。

    他们围了上来,像饥渴的丧尸一般。

    远远看,这场景十分壮观。无数的尸体重重围成一个圆球似的大圆,这么多人的怨气几乎凝成了实质,竟将一些暗河水冻成了冰块。

    “砰,砰,砰……”

    甄湄听着那律动声,眼睛快睁不开了。好累,好想睡,可难道就这般,一睡不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