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50.墓鬼(十四)木有偶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这样的复原能力,是你们都有的吗?”白起道,他的目光从一处伤口到另一处,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又似乎在深思。

    甄湄闻言略愣,什么是,你们都有?这个时空还有另外的人拥有这样的能力?那只有虚无之间的玩家才有可能。她问道,“你见过这样的人?”

    “范雎身边最近多了一个神秘门客,前几日保护范雎被魏国刺客伤到。但以那个深度,是应该深及骨头,然而大夫查看时,却只是轻微的皮肉伤。如果是跟你一样,那么就想的通了。”

    范雎。甄湄心中默念这个名字,任务要求她杀死的人物,竟然有玩家在他身边,这是在防备她么?她眼神微冷,是否徐福身边,也会有这样一个玩家?

    那么,白起身边呢?

    或者说,那个大人物身边呢?

    甄湄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如果每一个她要面对的剧情人物身边都有这么一个玩家,他们了解虚无之间的一切,了解剧情,他们也经验丰富,身负异能。

    对于一个新人而言,这简直是不可完成的任务。更何况,范雎徐福二人,本身就是身负异术的鬼才。范雎的智谋,徐福的术法,都是千古有名的。

    “你想杀他。”白起突然道,“为什么。”

    这话说得肯定,甄湄那些细微的表情没有躲过他的眼睛,她轻轻道,“是的,我们没办法共存。”

    势必为了生死,有一战。

    没有谁对谁错之说,她死,或者他们死,不过两个选择。

    “今日范雎劝王放弃了继续攻打赵国。”白起静默一会儿道,“我不同意。然而王,却不会听我的。”

    甄湄怔愣片刻,是的,范雎还是秦国的丞相,他拥有的不仅仅是一个太守以上能力的老玩家辅助,他还可以借助整个秦国的力量,甚至,巧智逼死白起。

    那么,徐福也一样,那位不知身份的大人物也一样。他们手下的能人异士又有多少?不至于门客三千那么多,但也不会少。

    只能智取,不可力敌。

    “杀那个门客,我会帮你。但范雎不行。”白起似是叹了口气,虽然甄湄只能从他脸上看到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秦国需要他,那么即便他自私狭隘,哪怕他要杀我,我也不会动他。你懂吗?”

    “我明白的。”甄湄微笑道,“我明白。”

    白起是秦国的将军,是秦国百姓的将军,他的杀孽可以为百姓而起,也可以为了百姓而止。无论如何,在战国这样特殊的时期,内战是极其可怕的。尤其是已经成为众矢之的的秦国,一旦出现乱象,他国必然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

    这样的责任,甄湄怎会不懂,又怎么埋怨他不肯如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那样求美人一笑。

    “你可以去找一个人。”白起忽然道,这句话很突兀,也很微妙。

    甄湄怔愣一瞬,看向白起。

    “宣太后。”

    芈月?她还活着?

    甄湄不可思议地看向白起,他为什么要帮她?他应该明白,如果芈月从深宫中出来,很有可能导致秦国的危难。

    毕竟,昭王将她幽禁深宫,调走其弟魏冉,将她彻底架空。很难说,身为一个曾经周旋于三个男人之间,为了秦国立下不可磨灭功劳,执掌权柄的宣太后,会甘心继续被昭王幽禁。即便,那是她的亲生儿子。

    “你放心,太后不会伤害秦国的。但她对范雎恨之入骨。如果有她帮你,你也不会太过被动。”

    原来白起不是那样只知道打仗的兵器,他很多事情都明明白白的。只是他不说,也不反抗,他是靠着血肉之躯从平民百姓经历血雨腥风,走到武安君这个位置的。他曾经是个百姓,所以才懂得百姓之苦。

    白起坐到床上,将甄湄抱进怀里,“是人,总会有私心的。我也会有我的私心。”

    甄湄看着他发间的一缕微白,莫名心酸。她明白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坑杀四十万人令他感到痛苦,却没有亏欠,因为这是战争。战争从无对错怜悯之说。

    但帮助甄湄杀范雎,这个数次为秦国立下奇功的丞相,是对秦国最大的亏欠。

    不过她不想说什么谢谢,或者安慰拒绝的话。这里的一切,对白起是真实的世界,但也是虚假的世界。

    “今晚,我会去王宫。”甄湄道,“只是,范雎是否也会猜到,我会求助于宣太后?”

    对于智计过人的范雎而言,没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今晚宫廷宴会,我会带你去,到时,正大光明去见太后。你们妇人会在一起,而身为男子,范雎等自然只能留在前面。到时你只需借我的名义,跟太后搭上话就可以了。”

    甄湄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时空,回到墓穴中去,所以她必须尽快为那位玩家找些麻烦了,不然下一次进来,就会十分被动了。况且,不知他的任务又是什么?

    是夜,本该安静的街道车来车往。王宫内灯火辉煌,隐隐可听见笙乐之声。

    一辆黑色的马车停到王宫前,守门的小将一看那马车上的旗子,立马迎了过来,“武安君请进。”

    人凳自觉匍匐在马车边,帘子掀开,出现了武安君那熟悉的冰冷神情,小将连忙低头拱手作礼,白起看着那人凳,未看一眼,就跨下了马车。

    随后,一只白皙如玉的纤手拨开车帘,指甲粉嫩圆润,不染豆蔻。根根如玉葱似的,纤长美丽。见白起未走,小将微微抬头,一时看得呆了去,只期盼后面出来的美人会是如何的绝色。

    数层白纱蒙面,只能看见一双清丽绝尘的美丽眼眸,眼角一颗滴血般妖冶的泪痣,乌鸦鸦的长发挽做慵懒如云的发髻,珍珠钗如点星般装饰其上,小将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惊艳了。

    难道将军是要向王敬献美人?

    不对,如果是献美,为何是从武安君的车上下来?

    “将军这是?”

    “将军夫人。”

    “……”

    将军大人,您成亲未免太快了吧?完全没有任何风声啊!要是突然抱出个娃,小将也感觉不奇怪了。将军夫人是什么身份?怎么六国竟没有流传出她的名声?这样的美人,势必是藏不住的。

    而且,为什么一向不近女色的武安君,会突然有了老婆?

    一时其他马车下来的官员将士都暗暗打量,啧啧称奇。这真是咸阳城的大新闻,看着准备跟战场怼到死的武安君,竟然有了夫人。还是这样的绝世美人。

    “夫人请随我们来。”

    入了外城,就有小宫女们过来领着女眷去后宫。甄湄跟着其他官员女眷,遥遥看见一个面相儒气,进着山羊须,头发半白的官员与白起并列而行,他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很明显,那就是范雎了。

    那个年轻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望了过来。甄湄很自然地跟着一边的陌生夫人交谈了起来,坦然自若,她的魅力值高,再加上天生的名流气质,很容易就跟夫人们打起了交道。

    她隐隐感觉那宛若实质的目光在这群人里面打量了许久,感知高到一种境界,能够从目光中探知到对方是否有杀意。

    对方的杀气毫不掩饰,这种不加掩饰,很明显就是没把甄湄放在眼里。

    她算什么?

    一个新人,一个甚至连学员身份都没有过期的新人。

    而对方已经是身经百战的玩家。

    甄湄知道他找到自己了,她就像星星之中的大月亮,在老玩家的眼里,处处是漏洞。

    不过那又如何,她正大光明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进去,他也没有办法。因为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白起。

    后宫妇人们的聚会比前面的歌舞升平少了些大气,多了点趣味。她们玩投壶,听雅乐,比起后世的尊卑大别多了点随意。

    “太后找你。”

    一个小宫女过来附耳道。

    太后没有出现在宴席上,只有王后在主持宴会。见众人玩的热闹,甄湄假装不胜酒力,出去醒酒。

    小宫女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领着甄湄往后宫深处走。

    月色朦胧,夜已三更。

    华丽的宫楼玉宇在灯火阑珊中有些静默,这路越走越深,越走越寂静,处处可见败了无人收拾的残花,寂寂无声地诉说着深宫哀怨。

    甄湄停住了脚步,白纱微动,掀起波澜。她凝眉道,“你是什么人?!”

    这条路如此寂败,不像是芈月的住处该经过的路。她虽然被幽禁深宫,究竟是昭王之母,该走的尊荣还是会有。

    怎么可能是这样无人来往的的小径?通往没有灯火的宫楼?

    宫女低着头不说话,随着甄湄的停止也不再埋头往前走,她穿着宫女们统一的粉色罗衫,足上竟然蹬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那红色深沉得仿佛然了干涸的血液。

    远处的声音也越来越浅,越来越弱,这么一片天地犹如被分离了出来。

    只有一条走廊,一个穿着红绣鞋的宫女,和无边夜色浓郁森然。

    宫女的头转动过来,竟是生生转动到面对甄湄!而此时她的脸,是木偶!

    弯弯的眉,大大的眼,仿佛真人一般。木偶嘴巴上下开合,发出刺耳的尖笑声。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尖刀,扭曲的动作好似被人操纵着。

    甄湄后退了几步,发现自己被压制的能力竟然可以使用了!她心中诧异,足尖莲影飘动,甄湄化作一抹残影飘离。

    木偶宫女没有追来,只是在笑。

    明明已经跑出了很远,可甄湄再一次看到了木偶宫女的背影。不,这次是正面。

    鬼打墙!她绕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原点。

    甄湄明白自己是离开不了这方区域了,她手里火红莲印出现,弹出指尖,木偶不闪不躲,竟是嘴巴一张,将红莲吞了进去,无声无息。

    而这一次,木偶举起了手中的尖刀,一瞬间便到了甄湄面前,怪诞的偶脸几乎贴到了甄湄的脸上,而尖刀同时从甄湄背后心脏的位置刺了进去,鲜血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