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45.墓鬼(九)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夫君!”

    雪珠猛地坐起身,感觉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哎哟,大半夜的不让人好好睡觉了啊?!”邻床上有人嘟囔了一句,但那人没醒,只是翻个身继续睡了。

    雪珠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人,香蕊?她掀开被子,赤足走到屋角的铜镜前。月色正好,照进屋子里,雪珠能看清镜子里的女孩儿。单薄的雪白寑衣遮不住曼妙的身段,因为年纪尚小略显青涩,乌黑的长发如绸缎般垂到腰间,白嫩的小脸上本该灵动可爱的大眼睛看起来有些疏冷,雪珠张了张薄薄的粉唇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闭上了嘴。

    目光扫过窗外的院落,月光如水,暗影浮动。雪珠情不自禁的想笑,事实上,她也笑了,无声的笑,她竟然回到了过去!

    眼眸流转,不再是当初的呆滞迟钝,天真而妩媚,就算回到过去,曾经的经历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烙印,她是个嫁过人的女人,不再是个青涩的小丫头了。雪珠回到床上躺下,一夜不曾合眼,她怕这只是一场梦。

    清晨第一声更声,雪珠早已起床收拾好。她坐在床边发着呆,大概是过去习惯了,就算回到过去,灵魂中的印记也不容易改变。

    香蕊是个胆小的女孩儿,她一起床看着雪珠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吓了一跳,“大早上的,发什么臆症呢!吓死人了!”

    雪珠无声的笑笑,“吃饭。”

    这一大早的受惊吓,香蕊心中不满,但也没说什么。俩人去小厨房取了饭食吃了,就去跟守夜的丫头的换了班。雪珠跟香蕊虽是二等丫头,但跟主子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比起上头的梦鸳,祺人也差不了多少,后头提起来的两个二等丫头更比不了。是以守夜这种苦伙计她们是不做的,晚上偶尔会去房里替不方便的大丫头守几夜,其他时间是睡在自个儿屋子里的。

    香蕊拉着雪珠进了屋子,八扇叶的屏风前的软塌上一个黄衣丽人正做着针线,鸭蛋脸,柳叶眉,杏眼朱唇,端的是一副娴静的美人图。这就是祺人了,她是下人中最有威严的,主子的许多事都是她管着。祺人见她们进来,便放下了手里的活,轻声道,“少爷昨个儿夜里睡得不太稳当,醒了几回,大抵是喝酒伤了身子,香蕊你叫厨娘做些清淡易克化的饭菜。雪珠你替我守着,梦鸳被夫人那边人叫了去,一时是回不来的。”

    俩人答应了,祺人也就放心的出去了。香蕊撩开纱帐看了眼里间的情景,才去忙她的。雪珠定定的看着碧青的纱帐,兜兜转转又回来了啊。

    “祺人,倒杯茶来。”里间的人醒了,雪珠不急不缓的倒了茶进去,少爷如今也不过是十四岁的少年,他是尚书府唯一的嫡子,其他都是些姐姐妹妹,没人能撼动他的地位。而刘尚书四十岁才得了这么个宝贝疙瘩,更是爱如珍宝。就算是这样的宠爱,也没把他给养歪了,大抵是天生的才华,刘越三岁识千字,六岁能背四书,打小便是个天才儿童。加之相貌英俊,温和守礼,全府上下哪个女子不喜欢他?

    可或许就是这样的温柔,对于每一个爱上他的女子都是一种折磨吧。

    刘越看见雪珠有些惊喜,他下床想拉住雪珠的手,雪珠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被拉住了,她只能随他坐到他床边。刘越并没有发现雪珠的异样,只是有些高兴道,“我没想到今早一醒来就能看见你,怎的这么早就来了,可冷着了?”

    雪珠想要微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她恨他,甚至再也不想看见这个男人了。然而她只是生硬道,“不冷。”

    “怎么了?不高兴?可是梦鸳又跟你闹脾气了?梦鸳性子直爽,她心是好的,有时候说的过了,你只当没听见就是了。”刘越解了脖子上带的玉坠儿,放到雪珠手心里,“这是前天我让翡玉阁打的,昨天顺便去取了,可不要让祺人发现了,不然又说个没完。”

    ——夫人虽是冷酷了些,可到底是府里亏欠了她,若生了庶长子,我们就欠她更多了。况且,这一次是事情是个意外。珠儿,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孩子……

    雪珠紧紧握住手里的玉坠,低眼看着自己的手,突地笑了,“谢谢少爷,我晓得的。”

    梦鸳为什么跟她过不去?不就是因为她受刘越的喜欢。他真的不明白吗?

    “我会和梦鸳姐姐和好的。” 因为,她不会跟她争他了。“少爷快起来吧,我去取热水。”

    刘越见雪珠心情似乎好些了,也就放过这回事了。

    白天大多时候也是无事的,刘越要去国子监进学,到晚间才会回来。几个丫鬟或者做些少爷的荷包,扇坠儿等小玩意儿,或指挥些小丫鬟或者妈妈们干活,也可聚一起打打马吊玩,闲聊几句,一日便就过去了。

    雪珠自重生以来,心里一直迫切的想要去找秦五。此刻有了机会自然是要去找人的。

    秦五并不是家生子,他是老爷在外头买来的。之前他跟着一个江湖艺人走南闯北,后来那人死了,他凑不齐棺材钱,老爷便发了善心替他给了钱,又让他在马厩里干杂活,不过只签了十五年的活契。

    秦五是九岁那年来的,到刘府也有现在算来十年了,跟雪珠也算是一起长大的。然而雪珠今年不过十三岁,想想也是,如果不是重生,雪珠是根本不会想到秦五喜欢自己的。而且,先不论地位高低,就是外貌上,那时的雪珠也更喜欢犹如美玉一般的少年而不是又黑又高壮的蛮汉子。更何况,他看着比她大了许多,对于十三的娇俏少女,十九岁的男子也太高大了些。一直当哥哥看的人,忽然在夫人那里求娶自己,夫人派人问的时候,雪珠当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现在想想,当初的太夫人,如今尚书府的夫人,已经给了她选择的余地了。是她自己看不清,想不明白,巴巴的凑上去惹人厌烦。说到底,她才是那个第三者,哪怕她来的更早。

    雪珠面无表情的沿着陌生而熟悉的小路走着,她要到马厩那边去,要经过两道门,都有妈妈们守着。不过因为她是有自由进去的牌子的,只要不耽误侍候少爷,作为一个下人中颇有地位的大丫头,她的进出基本也不会有人来质问她。

    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才好,总会有不安好心的人在暗地里看着她,想把她拉下去。她死了无所谓,却不能伤害到秦五。

    一丝一毫,也不能。

    马厩的位置很是偏僻,位于尚书府的最西边。秦五是跟雪珠的父母住在同一个院子的,晚上回去其实也是看的见的。可雪珠忍不住自己相见他的心思,她在想着见到秦五要怎么说话,要怎么表示自己的心意而不至于让他感觉奇怪……竟是一刻也等不了了。

    最后穿过一个角门,雪珠便看见了熟悉的背影。已有了成熟男子高大挺拔的身材,宽肩窄腰,修长有力的双腿因扎起了裤脚,能看见小腿上漂亮的肌肉。皮肤因为长期劳作而略显粗糙,被太阳晒成阳刚的古铜色。秦五侧过脸对着阳光看手里的马蹄铁,阳光被高挺的鼻梁阻挡,在侧脸留下一片阴影,配着硬朗的五官,竟有一种冷峻之美。

    用一个已经成熟时女人的眼光来看,这样的男人显然比娇贵的少爷更让人心动。难怪当初丫鬟里有许多人喜欢秦五,是她不懂得欣赏,只一眛认为秦五是个蛮汉子,上不得台面。

    秦五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目光冷淡的看去,见到那娇小的女孩,不禁变得柔和起来。“珠珠,你怎么来了。”

    忽的,雪珠鼻子一酸,感到莫名的委屈。或许全世界就这么一个男人能够让她肆无忌惮的撒娇埋怨了吧,只有在乎自己的人,才会在意自己是否受了委屈。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眼泪顺着光滑的脸颊落下。她心中有无数的欲言又止,多少岁月里她想要对他说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雪珠看着秦五略显慌张的走到她面前,伸手犹豫了几下,还是放下了。“怎么了?”

    雪珠却不管不顾地扑进秦五宽阔的怀抱中,一边用粉拳打他,一边放声大哭。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雪珠在宣泄往日的压抑与悲伤,可怜秦五被雪珠的模样吓得手足无措。只能满口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然而他自己也并不明白自己怎么惹哭了雪珠,不管如何先认错总是对的,而怀里抱着娇小的人儿,一时又是心疼又是幸福,不知如何是好。

    “噗——,你有什么错啊?”雪珠被逗乐了睁着红红的大眼睛质问道。

    “……”秦五不晓得说什么好,只能沉默。

    “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哼!”雪珠推开他,故作生气道,脸上却是笑盈盈地看着秦五。

    秦五见雪珠笑了也松了口气,怀里一时空了,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没有谁——我就是来看看你。”雪珠笑脸微凝,但转瞬又变得自然了。她轻轻拉住秦五的手,像当初那样勾住无名指,空气中似乎多了一些暧昧的气味,静悄悄的,仿佛有谁怕惊扰了这氛围。

    雪珠慢慢靠近,踮起脚尖,靠着秦五宽阔的胸膛在他耳边轻声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君意。秦五哥哥,我要两只大雁,你帮不帮我打?”

    秦五被胸前的柔软给激得一路从脸上红到了耳尖,他一时都没听见雪珠说了什么,整个人都僵住了。待反应过来,又被雪珠的大胆给弄得又是开心又是不知该如何说她。

    哪有姑娘家主动求娶的,当然他是十万分的愿意,可这种事被喜欢的女孩占了先总是让人觉得怪怪的。

    管他呢!

    秦五从没有想过这辈子去娶其他女人,他的珠珠从小就漂亮懂事,又软又乖,秦五早就把她当作自己的未来媳妇了。不过就是小媳妇太小了点,而且又是从小在府里长大的,比外面普通人家的小姐还过的好,这般娇养的人儿,秦五是舍不得让她跟着自己受苦的。他一直计划着出府后要怎么去搏个名堂出来,那时好风风光光把珠珠迎娶回家!

    此刻雪珠的话更给了秦五动力,他尽量温柔的抱住雪珠,坚定道,“打,哥给你打最大最肥的。珠珠,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又挑食了?”

    “厨娘做的没有你做的好吃。”

    “你想吃什么,晚上你回婶子哪儿,我做给你吃。”

    “嗯。”雪珠微眯着眼睛,有些沉醉的轻嗅秦五的气息,那种熟悉到熨帖的气息,让她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秦五对她是怎样的感情呢?男人对女人的喜欢,还是哥哥对妹妹的责任感?

    “鱼,很多很多的鱼。”雪珠轻轻勾起一丝微笑,“我回去了。这个给你拿着。”

    绣着两只小金鱼的绣袋里装着雪珠曾经存了许久的私房钱,她可不是个老老实实的把所有钱都给那对只想着儿子的夫妻,情分是相对的,以德报德,以怨报怨,以无情报无情,以冷漠报冷漠,世事合该是这样的。

    秦五拿着绣袋有些怔怔,他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推拒,他也不想问为什么珠珠会知道他最近缺钱,他眼眶微红,这个经历过不知多少艰难心酸的男人第一次有了流泪的冲动。或许是最近的事太多,心才变得软弱了。

    “我回去了。”雪珠心里暗道一声傻子,可眼底的柔意越发深了。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在心中发誓,这辈子,秦五是她的,一辈子是她的。所有伤他害他之人,她也必叫那人自食其果!

    谁也没有看到雪珠那阴冷而漠然的微笑,精致的五官因此显出邪气,像是盛开在血泊之上的莲花,冰冷而美丽,诡谲而圣洁。连她自己,也是不知的。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猛兽,它在沉睡,待它被唤醒,人便无所畏惧,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世间再无可惧可怕之事。为了心中的玫瑰,伸出尖利的爪牙,奋勇而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