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44.墓鬼(八)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九峰莲滫。

    寂寂墨莲仍是含苞待放的模样,莲叶枯败,池水污浊,一旁已不知年月的枯骨上了灰尘与蛛网。

    “哎呀,这风雪可真大,幸亏这里有一避雪的山洞,不然我就要冻死在雪地里了。”青年人一边碎碎念,一边走进来,“咳咳,这里像是有人住过,看样子,主人家怕是早就不在了。”

    青年人一身奇怪的装扮,头发很短,带着奇怪的帽子,他背上背着大包,一进来就连忙从包里拿出一物,光亮照射而出,洞中便亮堂了许多。

    “我去,这是!”青年人看到枯骨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几步,但稍过片刻,他又走上前,仔细查看眼前的枯骨。“这死人骨头也不知死了多久了,可他身上的衣服竟然都没有烂掉。看他打扮,像个和尚。这长白山几时有和尚在这里修行了?”

    青年人心中越发忐忑,又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盒子似的玩意儿,手指滑了几下,便愁眉苦脸道,“这该死的鬼地方,怎么半点信号也没有?”

    冷风吹进洞里,他打了个哆嗦,把大包放在地上,又从四周找了些可以燃烧的东西,堆在一起,口袋里掏出一物,便点燃了。

    稍稍暖和点了,青年人才又有心情去查看这个山洞。这时,角落里的莲花引起了他的注意。“黑色的莲花?还是活的?这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莲花……”

    “咦,这是——”青年人从小池子边捡到一个陶罐儿,打开一闻,“哈,是酒!”

    酒香带着淡淡的梅花香味儿,颜色澄清,也不知是存放了多少年了,酒的香味凝而不散,喝下一口,唇齿生香。滑入咽喉,暖人心脾。

    “好酒!”青年人一时都忘却了自己身处何种窘境,只觉这酒喝了,叫人浑身舒坦惬意。不过终究还是不敢多喝,这大雪天,若是喝酒睡过去,他恐怕就要跟这洞中枯骨为伴了。

    将酒放下,青年人看向那奇异的黑色莲花,莲花无一丝香气,只此一株是活着的,其他的都枯败了。  不知为何,青年人忍不住伸手去触摸这黑莲。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青年人的手刚碰到黑莲,那花骨朵儿竟然慢慢绽开了!

    清冷的香气源源不断的从莲花中散发开来,整个山洞竟然也开始震动!

    小池子咕噜噜冒出气泡,黑色的烟气缭绕而出,一只苍白的手从气泡中伸出,抓住了缩手想走的青年人的手。

    “鬼啊!”青年人惨叫一声,竟是直接晕倒在地。

    黑色的头发丝散在池水中,渐渐升高,升高。

    赤裸苍白的身体、湿漉漉的黑色长发、冰冷可怕的眼神,这从池水中浮出的如同水鬼一样的男子目光冷冽中透出一丝迷惘。

    “啊——!”男子忽地捂住额头,似是疼痛难忍,红光闪现,竟是鲜血从手缝中流出。

    “吾是何人?!”

    “鸠槃神子。”

    “不,不,不是。”

    “吾是何人!”

    手缓缓落下,火焰的痕迹出现在额间,鲜血已不再流,男子眼神冰冷道,“鸠槃神子。吾是,鸠槃神子。”

    “汝是何人?”鸠槃神子看着被自己拉住手的人,反手从池中摘下黑莲,黑气变幻,黑莲竟然化作了一把利剑!剑柄处坠着一小朵黑色莲花,宝剑森然,似是要择人而食!

    “饶命饶命,我不是有意闯入的。”原本该是晕倒的青年人立马“醒”了过来,他扯了扯自己的手,没扯动,有些尴尬的笑笑。

    “汝是何人!”

    “我叫莫云间,我就是路过路过,外面风雪太大,不小心迷了路才进来的。壮士饶命啊!”莫云间学习了那么多年的唯物主义论,深信毛爷爷所说所有牛鬼蛇神都是迷信,如今亲眼看见如此诡异的事情发生在眼前,世界观都碎掉了。

    “吞佛童子。”鸠槃神子忽地手心用力,“吞佛童子,人在何处!”

    “啊啊啊,痛痛痛痛。我不知道什么吞佛,吞童啊。”莫云间感觉自己手都要断掉了,“壮士,要不,要不你先穿上衣服,我们再细聊如何?”

    鸠槃神子手一松,莫云间连忙拿回自己的手,手腕上已是有些红肿了。他也不敢跑,外面雪都快把人埋了,出去也是死,只得从包里找出一套带着换洗的衣服递出去。

    谁料鸠槃神子看都没看一眼,走出池子,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套古代的衣裳,自顾自穿上。

    鸠槃神子停在那和尚枯骨前,似是在想什么,有些出神。久之,道:“一莲托生,吾想起了。过去,发生何事?”

    “那个……要不要喝点酒暖暖身子?”莫云间捧着酒坛子小心翼翼问道。

    “吾不喝酒。”鸠魔神子想也不想就回答道,这话说出,他自己反倒有些怔住了。眉心微蹙,像是陷入了困顿之中。

    莫云间见面前的男子似乎没有把他就地解决的念头,稍稍放松了下来。这时,外面的风雪竟然渐渐小了,不过一会儿,就放晴了,真是诡异的天气。

    “雪停了,我先走了哈。”莫云间背着包头也不回地就跑了,好似身后有恶鬼一般。

    鸠魔神子一语不发,将黑莲化作的宝剑以布条缠上,背在背后。这个动作,好似做了千百遍般熟练。

    “寒梅印雪空无痕,唯有枝头一缕魂。”鸠魔神子散披着黑发,赤足走上无垠雪地。风中似有梅香传来,幽幽绽放在冷冷的空气中。“吞佛童子。”

    ————————————

    碧蓝的湖水犹如九天仙女的宝镜,平静无波。在日光的照耀下,泛些浅金的光芒。半月湖的周围绕着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偶尔会有些林中野兽来此饮水。

    忽然,一匹烈马从林中呼啸而过,直冲冲地奔进湖水之中,惊起湖中水鸟扑翅飞起,水花四溅!

    而马上的人也直接掉入湖水中,她只是身形一扭缓了劲力,便如鱼儿一般潜水游去。蓝色的衣裳在水里飘舞,像蝴蝶展开了翅膀,划出道道波澜,往更深的地方飞了进去。

    就是此刻,林中又冲出一群骑马的人,他们停在了岸边。领头的灰衣人看了看周围,冷笑一声,“我就看看她能在水里躲到什么时候!竟然擅闯镇北王府,这魔教妖女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大人,那马……”

    黑色的马儿没了主人,便朝着林子里面跑了。灰衣人只道,“算了,马上包围这湖,一看见有人出来,立刻动手,无论死活!”

    黑马一路跑进林子里,它停下来耳鼻子嗅了嗅,又刨刨蹄子朝南面跑去。这黑马最后竟寻到了一处清泉,它在这里就停了下来,匍匐在地休息吃草。

    清泉不过一会便有了动静,蓝裳女子浮出水面。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贴在白皙如玉的脸颊上,睫毛颤动,美人睁开了墨玉似的眼睛,眼角略挑起,看起来多了几分媚气。然而这绝代姿容又有几分清水出芙蓉的干净纯粹,真真是媚而不俗,美而不妖。

    本来是颇为狼狈的情景,却看起来像是仙女出浴,美丽中带着一丝暧昧。

    这女子就是灰衣人口中的魔教妖女,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飘渺狐白清媚。飘渺狐是魔教教主最宠爱的“宠物狐”,整个魔教上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颇是娇纵跋扈胆大妄为。最喜爱的事便是勾引男人,劫财盗宝。江湖上哪个有名气的英俊少年没被她下过手?没被飘渺狐勾引过的少侠都不敢说自己有名气,这大概是每一个被飘渺狐勾引抛弃的少侠心中唯一的安慰吧。

    然而飘渺狐这次却盯上了镇北王世子慕容祺,这位不过十六岁的世子已经上过战场当过兵,是大延朝赫赫有名的白衣将军,打得北方倭寇不敢越城池一步。先不说在民间的声望有多高了,就是在江湖上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惹得多少闺阁少女暗付春心。飘渺狐这番独闯守卫森严的镇北王府,简直可以说是找死!

    白清媚也感觉到自己的出师不利,她连那个劳什子世子的面还没见到,就被追杀至此,只能暗叹自己倒霉。看见黑风乖乖的那里等着,勾唇一笑,“那群傻蛋恐怕还在湖边守着,想抓姑娘我,再修炼个几千年吧!”

    “姑娘还是先上岸吧,若是着了风寒,那便不好了。”

    白清媚先是一惊,然后便腾水而出,使出她的神形百变朝声音的反方向逃走。反派死于话多,她才不可能搭话呢,能追她到这里的人定然不简单,先逃再说!

    不过,即便是第一时间逃走,白清媚还是没能跑出泉水的半尺远。只见白影闪过,肩上一痛,白清媚就呆立当场,半分也动不了了。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白衣少年,端的是皑如山上雪,皎若林中月,微微笑起,嘴角的小梨窝简直苏死个人了。可惜这么苏萌苏萌的少年说的话却不怎么动听了,“姑娘不是千里迢迢来见本将军么,怎么如今一见便要跑,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慕容祺。”白清媚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竟然半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捉住了,还是个比她小的少年,她也不着急了,反倒妩媚一笑,嗓音柔柔道,“慕容将军何苦跟我一个女子计较呢,何况,奴家也不过是倾慕将军,就原谅奴家了吧。”

    女儿双眸含情脉脉,仿佛有千万中言语不能说。白清媚眨巴眨巴眼睛,希冀这位小将军能放她一马,脑袋里却转过无数个逃跑的方法。

    “既然倾慕我,怎么又跑的这样快。”慕容祺那两个小梨窝越发深了,他走近拍拍白清媚的脸,“你这狡猾的小狐狸,岂不知,我为了引你出现花了多少心思,又怎会轻易放你走。”

    狡猾的“小”狐狸?白清媚嘴角扯了扯,姐姐比你大好几岁吧?原来王府就是个圈套。

    “奴家没有跟将军结过仇吧?”白清媚迟疑道,江湖朝廷本来就不交集,江湖人也都不愿意无故招惹朝廷的人,魔教自然也不愿意。不是说江湖人怕了朝廷,只是会很烦,搬家麻烦,转移产业麻烦,跟朝廷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更是烦不胜烦。除了白清媚这作死的狐狸,谁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撩镇北王府的胡须。

    慕容祺十分不温柔的把白清媚拦腰抗在肩上,就往半月湖走。闻言很不客气的拍拍白清媚的翘臀,“乖一点。”

    “我们的确无仇无怨,只是近来本将军孤枕难眠,想找个宠物暖床,不巧就听说了飘渺狐身娇体软活好。”

    白清媚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身娇体软?活计好?将军大人你这么污暗恋你的闺秀知道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