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38.墓鬼(二)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摘要: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

    “我们不久就要被打开了!”

    “我倒想要知道,我们之中谁会走得最远!”

    “是的,事情马上就要揭晓了。”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何思远听见周围吵吵闹闹的有些烦躁,他睁开眼睛,四周一片黑暗,周围还有颠簸,仿佛是在睡袋里被人摇晃着一样。

    他到底是在哪儿?他不是该在自家的床上睡着,现在的他是在哪里?

    “这是哪儿?”听见周围有人,何思远赶紧询问。他感觉非常不对劲儿,不过,这种不对劲儿很快就揭晓了。

    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们都带了出去,“啪”的一声,光明重现。何思远的面前出现了一张巨大的脸,上面长他许多雀斑,蓝色的眼珠子,一头亚麻色的卷发。

    何思远受到了惊吓,他努力滚动着身子――等等,比突然出现的巨脸更可怕的是,何思远发现自己变成了一粒豌豆!

    巨大的手将何思远以及另外几个豌豆紧紧握在手里,最大的那颗豌豆说话了,“现在我要飞向广大的世界里去了!如果你能捉住我,那么就请你来吧!”

    然而它被装进一个豆枪里“u”的一声,那颗豌豆飞走了。

    我去……何思远想哭,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他醒来变成一粒豌豆,为什么豌豆会说话,为什么啊!

    “我,”第二粒说,“我将直接飞进太阳里去。这才像一个豆荚呢,而且与我的身份非常相称!”

    然后第二粒也同样飞走了。

    “我们到了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睡,”其余的两粒说。

    “不过我们仍得向前滚。”因此它们在没有到达豆枪以前,就先在地上滚起来。但是它们终于被装进去了。“我们才会射得最远呢!”

    最后剩下的何思远自然也没有反抗的余地,他也被豆枪射了出去。

    风呼呼地在耳边刮过,虽然何思远现在没有耳朵,可也能听得见。他看见四周陌生的风景,只是一瞬飘过,最后他射到顶楼窗子下面一块旧板子上,正好钻进一个长满了青苔的霉菌的裂缝里去。青苔把他裹起来。

    世界又重新变得黑暗了。

    他感觉自己变得浑浑噩噩的,又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他是在家里,穿着他的维尼睡衣,手脚齐全。

    “原来是梦啊。”何思远心有余悸道,可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个大手的温度,感受到风刮过身体的滋味。“太奇怪了,哈,变成一颗豌豆。”

    何思远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九点了。肚子饿得咕咕噜噜的直响,他爬起来从床柜拿起昨晚没吃完的薯片,咔嚓咔嚓咬着吃,一边将电脑打开,□□刚打开编辑果然又催文了,上面的消息从昨晚一直发到今天早上,大致是亲爱的你再不回消息,我就要来你家里捉人了。

    我思故我远:好啦好啦,最新的五章已经写好了,你帮我看看有什么问题。

    明明最新的消息是四十分钟前,但回复的消息一下子就过来了。

    哼哼哼:远大大,你真好~

    我思故我远:别卖萌,捉虫去⊙w⊙。

    哼哼哼:哼!

    何思远打开文档,上面有正在连载的,还有刚挖的新坑,想起刚刚的梦,何思远忍不住就又开了个文,没有名字没有具体的内容,把昨晚的梦境写了下。

    “变成一颗豌豆,这真是毫无趣味的开头。”何思远很快就抛之脑后,开始码字。他是个职业写手,专门写西方玄幻或者科幻文,在网上也算大神一枚。不过,他的文普遍烧脑,既无女主更无后宫,只有一个又一个出色的男性角色,以及打打酱油的女炮灰。所以读者们对他简直爱恨交加。

    沉浸在写文的世界里,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何思远并不知道,那个“梦”只是一切的开始。

    当何思远当晚睡下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从豌豆变成了豌豆芽。不过有过经验的何思远淡定了下来,这是一个梦,是梦总会醒的。

    没有了刚开始的惊慌失措,现在他可以轻松的打量周围了。很明显,这是一个很穷苦的家庭。透过窗户往屋子看,里面很简陋,也很狭小。逼仄的空间里一张床就占据了近乎一半的空间,一个小孩躺在上面,看不清楚。

    “从窗玻璃旁边探出头来的那个绿东西是什么呢?它在风里摆动!”那个孩子

    道。他的声音虚弱,带着一丝惊喜。

    一个女人过来推开了窗户,她看到了何思远。‘“啊”她说,“我的天,这原来是一粒小豌豆。它还长出小叶子来了。它怎样钻进这个隙缝里去的?你现在可有一个小花园来供你欣赏了!”

    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小,她将金色的头发编成辫子盘在头上,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些细小的皱纹。不过她看起来非常精神以及健康。她把床移到了窗边,阳光穿过窗户,照在床上的孩子身上。

    他看起来真是漂亮,继承了母亲美丽的金发,蔚蓝的眼睛犹如海水一般。有些苍白的皮肤昭示着男孩身体的不好,让这漂亮的男孩子显得如同精致脆弱的瓷器那样美好而易碎。

    女人做完这一切就出门了,她需要工作来养活这个穷苦的家庭。

    男孩见母亲走了,他才努力地从床上坐起。这么简单的动作做起来也显得十分吃力,他靠在窗台上,阳光仿佛要从这苍白人儿中穿过去,青色的脉络是那般清晰。

    此刻,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差了,眉头皱起,蓝色的眼睛里满是隐忍的痛苦。

    “你还好吧?”何思远忍不住说道。任谁看到这样可怜又美好的孩子也会忍不住心疼的。

    “谁在说话?”男孩竟然听到了何思远的话,他被这小小的声音转移了注意力,他看着窗边的豆芽问道,“是你?你是精灵吗?妈妈说,每一朵花里都住着一个精灵,或许你是个豌豆花精灵。可你还没开花呢。”

    “会开的。”何思远道。

    男孩笑了,先是眼底露出笑意,然后一点点扩散到整个面部,看起来犹如盛开的茉莉花那样美好。

    “四月的时候你就会开出漂亮的花朵了。”男孩小心翼翼的伸手抚摸那嫩嫩的幼芽,何思远感觉还不赖,于是他用芽蹭了蹭男孩的掌心。“你从哪里来?对了,麦斯威尔夫人家有一块豌豆田,或许你是从那里过来的?可你怎么能到这个地方来呢?你开花后会从花里飞出来吗?”

    男孩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何思远当然可以糊弄他,但谁能忍心欺骗这个脆弱的孩子呢?“也许是吧,我并不知道。一个意外使我来到了这里。”

    就这么和这个男孩成了朋友,何思远知道了他曾经还有两个姐姐,但都因为同样的疾病去世了。而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年了,有好几次都差点死去,他的母亲为此常常落泪祷告。

    “我想活下去,这可不是容易的事。但我得活下去呀,妈妈若是连我也失去了,一个人过的该多么寂寞。”男孩这样道,但他的眼神又是那样哀伤,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或许我应该死去,这样妈妈还可以去找个强壮的男人,生个健康的宝宝。我活着,就不会有人愿意娶她。没有人是没有了另一个人就活不下去的。”

    “不,你要好好活着,为了自己。”何思远道,他向这个男孩描述外面美好的世界,他是一个作家,这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容易的事了。他的描述是那样引人入胜,男孩听着无比的向往。在这个简陋的屋子里,他跟随何思远的话仿佛去到了世界各地,看到了猎豹在非洲的旷野上追逐着瞪羚,看到了中国美丽的田园山水与身穿华服的仕女,闻到迷人的玫瑰的芬芳,听到了宫廷舞会的演奏。

    “你要好好活着,出去走一走,这个世界你还没来得及看看,怎么可以轻易的就放弃呢?不是为了任何一个人,单单就为了自己。”何思远的声音十分温柔,他真心希望这个男孩能够走出这个狭小的空间,去更为宽广的世界。或许没有他描述的那般美好,但这个生命不该在这里戛然而止。

    “知道吗,亲爱的豌豆精灵。”男孩轻声道,“我拥有了你,就像拥有了全世界。我会好好活着的,至少也要看见你开花的那一天。”

    这句让何思远感到莫名的悲伤,他感到身体的疲惫,世界又都变黑了,是要醒过来了吗?

    就这样何思远过上了白天何思远晚上何豌豆的生活,他是觉得有些不太正常,但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他正常的生活,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每一次何思远变成何豌豆的时候,发现他到那边的时间从两天,四天,八天,越来越快,就像有人按了加速器。可小男孩的身体只是越来越糟了,他甚至连爬也爬不起来,只能躺在那里看着他。

    “豌豆精灵,你不在的时候去哪里了?”

    “我的家。”

    “你可不可以多陪陪我,不要回去。”男孩的眼睛里是祈求,死亡在逼近这个可怜的孩子,而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能帮他。只是这样小小的祈求,何思远都办不到。他没办法决定停留的时间,也没办法回答男孩的话。

    他的沉默让男孩明白了他的意思,男孩轻声道,“再给我讲讲那个叫哈利波特的男孩的故事吧,他打败伏地魔了吗?”

    ……

    到豌豆开花的那一天,再一次进入梦境的何思远只看见男孩僵硬了的身体,与执着地看着窗台的蔚蓝眼睛。阳光也无法温暖这小小的冰冷身体,他的脸上是墙壁留下的阴影,阴冷而绝望。

    “为什么?”何思远想问,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那该是怎么样的呢?

    没有人能回答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