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37.墓鬼(一)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太息臣无罪,胡为伏剑鋩。

    悲哉四十万,宁不诉苍苍。

    ——咏白起

    春秋战国,秦昭王五十年十一月。

    金风飒飒,玉露泠泠,咸阳城外十里古道送别亭外,急马奔驰,飞起一阵细沙烟尘。

    为首的高头大马在接近亭子时,勒马停住,其后马蹄声碎,也都随之停住,纪律严明,令行禁止。

    渭河畔,风萧瑟,无边落木滚滚而下。直叫人心向冷,百无禁忌。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亭中坐着的人,他鬓发斑白,随意且狂放地散发而坐。身旁的破天戟竟生生插入石板之中,傲然挺立。平民的粗布麻衣下略显瘦削的身体,却是比身旁的旷世神戟更加杀气凛然。

    那双如同寒意摄人的眸子,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刀甲整备的骑兵。眼角生了道道细纹,战场风霜刀剑耗去了他大半年华。尸山血海,沐血而战,一把破天戟收割了不知多少沙场亡魂。

    他已然不年轻,但依旧锋利得如刚出鞘的宝剑,好似他坑杀四十万长平赵军降卒一样,唇口一启,便是伏血千里,震撼六国。

    分明只有一人,唯有一人,那惊人的气场,却令亭前几十将士压抑得无法呼吸。

    锦衣使者手里拿着的白色的卷帛,手指不禁有些发抖,抻了两下,才勉强将柔软的绢帛打开,上面字迹分明。

    “庶人白起,桀骜不驯,违令不尊,国之有难而不领命行事,致使邯郸大败,犹自怨悱,不思悔改。死罪难免,赐汝秦王宝剑自裁!”

    原本端坐的白起猛然站起,亭前马蹄声乱,竟是骇得众人齐齐往后退了几步之地。

    锦衣使者更是两股战战,眼睛情不自禁地盯着他手边的破天戟。

    风刮来,衣袍猎猎作响,斑白的长发也狂放乱舞,他语气冰冷,“是王之令,还是范贼这奸佞小人!”

    众人冷汗涔涔,范相乃是如今咸阳第一人,算计走了魏冉,与昭王谋计,将惠文后幽禁深宫,如今魏冉当初提拔过的大秦神将,竟也难逃一死。

    咸阳城中百姓只知白起违抗王令,不愿出征邯郸被贬为庶人。昭王做法已有民怨,但白起终究只是低贱出身,无权势相助。甚有白起讽刺昭王,“不听臣计,其果如何?”的谣言四处流传,压住了百姓中的不忿。

    锦衣使者深知其中非罪之罪,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昭王不愿用一个违抗命令的将军,一个军中声威比君王还大的将军,一个被强行贬为庶人可能随时会叛变去敌国,百战百胜的可怕人屠。

    那么,他去死,就最好不过了。

    一时话语过后寂寂无声,锦衣使者硬着头皮道,“乃是王令。武安君,请勿为难小人。”

    白起握住破天戟,手腕一旋,石板震裂,戟出霜寒。

    “锵锵锵——”

    骑兵等刀剑皆出,所有人心里都凝着一股气,悬吊在心头,沉甸甸似巨石压顶,他们都知道武安君身体有疾,此番是大王强行逼人病中出走咸阳。

    可纵是这样,在杀神之名加诸的神环之下,这些未曾经历血雨腥风的咸阳兵卫,未战已怯。

    奉剑的小兵更是骇得摔坐在地,惊恐地看着面色冷然的神将大人。

    只见他挥起破天戟,小兵吓得闭上了双眼,戟风如电,刺得人脸上生疼。

    然而,长戟只是一转,带起那磨得雪白的宝剑,握在了白起手中。他的语气倒是出奇的淡然,“既是王令,莫敢不从。但,起何错之有?!”

    无人回答,因为,没有人敢说出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理由。不过是权谋倾轧四字而已。他挡了范相的路,又削了昭王颜面,卸去位份,成为庶人,却还是不能让他们放心。

    唯有死之一途。

    白起忽地笑了,他的笑中带着难言的痛苦,“长平一战,坑杀四十万赵国降将,公孙起便是死一万次也足够了!”

    破天戟哐地再一次□□石板中,他的目光掠过那些既敬且惧的脸孔,秦竟只剩下这些无用之徒!

    太后与国舅打下的天下,也不过只是给他人做了衣裳,但,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六国之内,再无能与秦争锋的国家。

    他从十五岁入军以来,从无败绩。让他打一场必输之战,不如让他死来得痛快。

    一片枯黄的落叶被风吹进长亭,寒光一闪,叶子被利刃分成两半,鲜血喷洒在枯黄上,成了一抹凄厉的红色。

    晴空一声霹雳,打在所有人的心头。

    宝剑落下,但人仍立在亭中。他的双眼遥遥望着咸阳城王宫之处,正与昭王商议大事的范雎突然背生冷汗。

    昭王见范雎像是突发了病症一般,刚刚还是红光满面的,现在却如得了不治之症般,汗水涔涔落下,印堂发黑,脸色发白,一时吃惊不已,“范卿这是怎么了?”

    “报——!”

    传报信息的小吏伏在地上,他的脸上还带着听到什么恐怖之事的惊恐。

    昭王心里一紧,“可是那公孙起逃了?!”

    这话说出来,昭王立马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若白起真的逃走了,让敌国得到,那那那……怎么得了!

    这秦国上下,哪里还有能与他匹敌的杀将?!

    “不,不是……不是……”小吏说话哆哆嗦嗦的,看起来吓得厉害。

    “既不是,你这般慌张干什么!”昭王气道。

    小吏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下首的范雎,看见他不同寻常地脸色,整个人哆嗦得更厉害了。

    “快说!不然本王叫人把你这没用的东西给拉出去斩了,传个话还支支吾吾,没个好歹!”

    范雎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水,感觉身体像是在被什么东西往外拽,看见小吏被吓住的模样,说话倒是很平静,“有什么就说出来,不要让王生气。”

    “武安君,啊不,庶人白起,已经自裁了。”

    昭王闻言舒了口气,暗道那白起不听话,还敢得意洋洋地说他的不是,邯郸之战若不是他不肯去,岂会输?!

    但看见那小吏似乎话未说完,还跪在那里,昭王又不爽快了,“话通报完了就滚。”

    “报大王,那那白起虽然自裁,但,但……”小吏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尸体却出了变化。”

    也不等昭王和范雎反应,便一股脑儿全说了,“那尸体逢人便杀,前去宣令的几十将士无人幸免,守城军已经派了出去。但它竟然飞了起来,眼看着就要突破弓箭手的防备,冲进王宫了。”

    “什么!”

    昭王哪里听过如此惊悚之事,瘫坐在王座上,连忙向多智的范相询问道,“范卿!今该如何是好?!”

    “臣倒说是为何呢。”范雎看着自己手心的黑色,“白起杀人无数,死后本该堕入无间地狱,断不该尸变作乱。但他杀人竟已有百万之数,地狱竟也不敢收此大恶之人。”

    昭王听范雎的话,心中诧异范雎竟懂得这民间异术,这涉及鬼神之事,总是会沾染一些不好东西。“那如今该如何是好?”

    “大王勿慌。臣当年假死从魏逃走,因是有一个异人教了臣一些奇异本领,才方能脱魂假死,令别人无从察觉。这白起尸变,乃是因为杀业过重,又心生怨怼,才致如此。”

    范雎从脖颈中拿出一看似普通的外圆内方的类似钱币的东西,以一根红绳圈在脖子上,范雎取下它,“这乃是那异人送予我护身之宝,说我日后会用的着它,便一直随身带着。它能镇邪避鬼,到时将白起尸体镇住,再葬于九死无生之地,以一千童男童女血祭,断其尸身,合九之数,便能镇压他永生永世不得复生。”

    范雎说这话时,没注意他自己脸色的阴森恐怖。昭王看得心生寒意,只道武安君的狠,终究是为了秦国,而范雎的狠,竟是到了如此罔顾千人性命的地步。

    从空中飞来的人,竟然还老返童,乌黑的长发,修眉斜飞入鬓,一双蕴含无限诡邪暗影的眼眸杀意滔天,他的背后浮现出一片汪洋血海,无数面目狰狞的穿着兵甲的鬼魂从血海里飘出,却又不敢靠近他,只能鬼哭狼嚎,化作声声控诉。

    天地都为之变成血色,而那人,却手持破天戟朝范雎挥杀而去!这一斩,携鬼神之威,杀神之怒,已不是人力所能发出来的了。

    范雎装不出镇静,急急忙忙扔出那后世才出来的铜钱。

    铜钱似有了灵性,自动飞到了白起的面前,化作一点红光进入了他的额头,在那里留下一个血红的卐字印记。

    破天戟掉落下来,而白起也落到地上,眼睛还诡异的盯着范雎。他的脖颈还开着一个大口,可以看见里面的喉管,鲜血还在不停溢出来,因为还在呼吸,发出令人惊悚的咕噜声。

    所有见过武安君的人都目瞪口呆,他不仅仅是年轻了几十岁,他的容貌也变得如仙魔般不似人类的美,甚至到了妖冶的地步。

    一个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还能还老还童呢?

    一个幼童躲在远远的地方看着范雎将那仙子一样的人给带走了,小小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震撼。直到他到了他曾祖父的年纪,他又记起了这个场面。

    世间原来是有长生不老药的。那白起定是吃了长身不老药,才能死而复生,返老还童。

    而对于范雎出奇的冷血表现,一颗不安的种子在昭王心中发了芽,并随着范雎的权力越来越大,而长成了参天大树。

    等到范雎被昭王辞封归地,被人暗杀时才知道,原来早在那么久之前,昭王便已经对他心生防备。

    并且,秦王要将他也给葬进那炼魂之墓,怕他用奇诡之术对自己不利。

    范雎生性睚眦必报,秦王如此绝他生路,他仰天大笑,“我诅咒,秦二世而绝,子孙后代皆不得好死!”

    ————墓鬼传说-前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