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33.第 33 章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那是一条偏僻而幽深的巷道,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显得那样的不起眼。阳光也似忽略了它的存在,隔在两栋高楼间,厚重的暗影仿佛成了禁地般的存在。

    站在阳光底下的甄湄,生不起一丝暖意。

    她犹豫了片刻,或许心里那好奇心过于强烈,催促着她的双腿往那边走去。

    血腥味越发浓郁,就像有人将几十头肥猪用高压碎肉机连皮带骨碾碎成浆糊,泼得到处都是。在这四处都是天网监控的城市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弄出这样可怕的血腥味?

    在拐角处,甄湄看到了还未干涸的血迹,在地上、墙壁上泼洒得到处都是,她甚至能看到一些残留的可疑脂肪和粉色的肉类物质。

    这样的场景显然不太美妙,更预示着拐角另一头,可能会潜藏着比这显露的冰山一角更为可怕的危险,她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赶紧离开这里,然后报警。

    但偏偏甄湄像中了邪似的往那边走,她的手指因为害怕而有些微微抽搐,只能借着揪紧自己的衣服抑制住那股心慌。她觉得自己近日来的迷惑不解乃至于对某些未知的怀疑,或许那里,就藏着她需要的答案。

    这种执念驱使甄湄继续往下走去,就在要转过去的一瞬间,一张脸拐过墙壁,出现在她面前!

    那脸贴得极近,甄湄甚至能看见那眼睛里,惊恐苍白的自己。

    “啊!”甄湄没能压抑住惊呼出声,整个人因为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而往后坐倒在地。

    离得远了,脸的具体样貌就出来了,浮肿得跟泡了几天水的尸体的颜色状态一模一样,肿胀得看不出五官的形态,皮肤呈现一种透明似的不详,甄湄唯一能看出来的,他是个男的。

    因为那过短的头发和比起女人来收,更为坚硬的气质。

    那挤在面部的眼睛转动下来,看到了甄湄,忽然笑了起来,这种笑没有带进眼里,他道,“湄湄,你还好吗。我可是,很想你啊。”

    然后,那脑袋带出可怕的身体,那是放大了千百倍的,如蛆虫一般的身体,几十只手挂在那肥硕恶心的虫体上,腹面张着的大口还在咀嚼着人体的残肢。

    这可怕的虫男拖着长长的血迹,往甄湄这边走。

    甄湄骇然爬起来想要逃离,却被一只伸长的手掐住了脖子。那肿胀的脑袋从她耳侧弯过来,看她,而掐住她脖子的手却没有用力,“唉,怎么一见面就要跑,你可是我的未婚妻啊。怎么没有见到你的那两个情郎呢?”

    “我不认识你。”甄湄还是感到有些窒息,双手掰着那如铁钳夹住她脖子的手,粘腻腻的血液又臭又腥。

    “不认识?”虫男的声音忽地变得尖利起来,“你竟然敢说不认识?我如今的样子都是谁害的!”

    因为激怒了对方,甄湄一时感到喉咙上的力气越发大了,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喉骨咔咔的响声。

    “不过,若不是这样,我又怎么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虫男松了手,才没甄湄因为窒息,“就看看你的情郎们愿不愿意出来救你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我可是玩腻了。”

    此时甄湄万分后悔自己冲动的行径,但听到这怪物的话,她就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而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记忆?这个怪物跟自己又有什么纠葛?

    见甄湄仍是对他一脸陌生的样子,虫男冷笑道,“你还真不记得了我了?李锦程这个名字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忘记的么?”

    “李锦程......”甄湄脑子里某个画面一闪而逝,无法捕捉清楚。

    也不待她多想,脖颈一疼,眼前刷地黑了下来,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个人究竟能用多少时间才能看清另一个人?甄湄认识李锦程还是在大学的时候,同一届、同一专业,金童玉女,家世也相当,似乎没有理由不在一起。

    所以她接受了他的追求。但恋爱的三年时光似乎乏善可陈,大抵是因为两人的不上心,大多是因为对方都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也就这么继续了下去。甄湄一直认为她还是挺了解这个男人的,或许不是什么专一钟情的人物,但至少也是个磊落光明的人。

    却没料到,真实的面目比她所能想象的可憎,更加不堪。或许,严苛的环境会放大人的缺点,以至于变得面目全非。

    从昏睡中缓缓醒来的时候,甄湄发现自己双手被束缚着,吊在一个工厂里的中央,虫男已经不见了,这里空无一人。

    很明显,自己变成了一个诱饵,而准备上钩的鱼儿,或许已经藏在哪个地方暗暗观察了。那么,那位自称是自己未婚夫的怪物男准备钓上的鱼儿是谁?

    三三么?

    甄湄心里却一下子否决了这个答案,如果李锦程真的是他的未婚夫,那么三三呢,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一想到这里,甄湄脑袋就有些疼,像是在阻止自己想起什么,不管如何,她还是不希望三三出现在这里,这个变态虫男完全就是个怪物,若是他的目标是他,这番来救她的人必然会十分危险。

    绷紧的绳子忽然嘣地一声断裂,甄湄摔在地上,巨大的虫身就在这么一瞬间从自己身边滑过去,“想跑?”

    虫男冲出了工厂,就在这时,一个扛着大剑的红发男孩出现在一边的窗口,“女神,快过来!”

    甄湄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陌生又有点熟悉的人是谁,她连忙跑过去,却看见,在红发男孩身后,那肿胀发白的脸阴恻恻地微笑,她大喊道,“小心!”

    几十双手像是橡胶一般无线拉长,捉向红发男孩,他听见甄湄的话连忙扑进窗户里,反身挥动大剑,那一瞬间空间仿佛扭曲,带起一阵飓风,那些手臂如雨点般掉落,黑红色的血液像墨汁般四处喷溅而出。

    红发男孩在地上滚了好远才泄掉那股力量,而那些原本断掉的手臂竟然自己往后动,又衔接回了那臃肿的虫身!

    “调虎离山计?未免太天真了。”虫男看着自己回来的手,“你们杀不死我的,我可是不死之身。在我选择放弃人的身体后,就不是你们能仰望的存在了。好奇我的任务吗?只要杀了你们所有的人,我就是这次唯一的赢家了。不过,湄湄你放心,我会留你在最后的,好好享受一番,再送你去天堂。”

    红发男孩只有一只胳膊,他吐了口血,撑着大剑站起来,嘲笑道:“我原来只是觉得你不算个男人,没想到你现在连人都不是了!”

    话说得原本微笑的虫男神情一冷,他也冲进窗户,“你也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扑下!”红发男孩对甄湄道。

    甄湄只来得及卧倒,巨大的爆破声从窗户传来,虫男发出一声惨叫,无数块血块炸飞开来。甄湄耳朵被这声音弄得嗡嗡耳鸣,一时什么都听不见,看见红发男孩朝她说什么,只能猜着意思跟他跑。

    突地,她腹部一痛,低头看去,一只手臂穿透了她的肚子!

    巨大的痛苦兀地使甄湄脑中的混沌驱散开了,周围的场景如同水墨般褪去伪装,变成了它们本来的模样。墙壁变成了高大的树木,水泥地面也变成湿润的泥土,白天变成了黑夜,她浑身无力的摔在地上。

    “女神!”红发男孩冲过来扶起甄湄,却发现她脸色诡异的苍白,她抬头看向他,赤红的竖瞳宛如魔鬼的眼眸。

    郭骏威骇得差点没把甄湄给摔出去,只听她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才稳住了手。“你你你这是怎么了?”

    “先走。”

    甄湄痛苦地拔出那只胳膊,看见自己手上冒出来的黑斑心里一寒,肚子上的破洞竟是自己缝合了,可随着伤口的好转,黑斑就像吃了加速药一样,飞快地窜出来,几乎是瞬间铺遍了她三分之二的皮肤!

    这母体改造显然已经朝着极其恶化的方向改造了,甄湄心里叫苦,她才从幻境中醒来,竟是面对这样可怕的处境,心里对那个利用鬼脸鸟欺骗自己的三三又是好笑又是悲伤。

    大概那是自己最无法得到的梦境吧,美好到,连清醒都变成了一种残酷。

    可那终究只是虚幻的梦境,甄湄宁愿现实而痛苦的活着,也不愿混沌而迷茫的沉迷于虚幻之中。

    郭骏威见甄湄已经没办法行走,干脆扔了大剑,把人背起来就跑。眼泪忍不住流,“女神你要坚持住啊!不要放弃!”

    “嗯....”甄湄咽下喉咙里的血,她很冷、很痛,全身的骨头都好似被打烂了一般。而比身体渐渐袭来的痛苦更为可怕的是,她的精神再一次往混沌飘走。这一次,却不是幻境了。

    虫男,也就被炸成碎肉的李锦程身体开始粘聚起来,可以听见他因为身体融合发出的深重的喘息声。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放弃追赶二人,速度越来越快。

    “这边!”

    伊修出现,带着二人跑。就在刚刚离开的一瞬间,又一个炸弹被引爆!

    他们早就商量好的一般,分散埋下炸弹,拖延李锦程的复原时间,利用这段时间带走甄湄。

    甄湄趴在郭骏威的背上,意识已经有些不太清醒了。她鼻尖嗅到熟悉的香味,稍稍清醒了一些,郭骏威和伊修猛地停下!

    在他们正前方,一个恐怖的存在渐渐靠近,俊美的男人身下是漆黑泛红的蛇尾,他的身上还沾染着鲜血,一只人类的胳膊被他随手扔在地上。他的目光从前方的伊修,扫视到郭骏威身上,最后慢吞吞地停顿在他背后甄湄身上。

    蛇信震动的声音传了出来,预示着男人的心情十分的,非常的,不好!

    “你带着甄姐姐先走。”伊修颤抖着举着手里的□□,他的灵魂也随着手颤抖胆寒。眼前的存在如地狱跑出来的魔王一般,叫人连反抗的欲望都生不起来。

    郭骏威脸色更加苍白,“跑不掉了。”

    谁的速度能比得过d903呢?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畸变boss的真身,如果不是看见他身下的蛇尾,他看起来就像电影里面禁欲系的德国军官,只是头发瞳色是纯黑的。

    风声划过,一颗子弹精准地射向d903的额头,他连动都没动,子弹与眉心相碰,发出砰地声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就掉落在地。那肉眼无法看清的白色鳞片比钢铁还要坚硬不摧,d903如一阵风,在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郭骏威的身边。

    他,冷汗生了一背。

    然后郭骏威就听见背上的甄湄小声地喊一声,“三三。”

    三三?谁?

    不会,不会是――

    “给我。”

    郭骏威不可置信地看向竟然对他说话的d903,因为身材高大,他需要仰视才能看见他的神情,那阴冷的语气叫人胆寒,阴郁的眼神好似要吃人。

    他叫自己把女神给他?

    三三.......该不会真的是d903的名字吧?

    就在两方胶着的时候,李锦程已经再一次追过来了,他的神情已经趋近于疯狂了,腹部的大口张开就要将站在一起的三人吃进去,“你们都给我去死!”

    幽蓝闪过,长长的蛇尾穿过李锦程腹部的大口,穿透他的虫身,像穿进一块豆腐里,毫不在意地甩飞出去。d903已经不耐烦了,若不是怕因为郭骏威的动作伤到此刻无比脆弱的甄湄,他直接就弄死这个人把她带走了。

    寒光一闪,匕首击在d903的背上,擦出火花!封九出现在他的背后,在蛇尾再一次甩过来时,一个闪身躲过,心中暗暗叫苦,这人首蛇身的怪物竟是子弹打不穿,刀剑伤不到,炸药对他也无用的。

    他的手臂一抬,直接打飞了隐在封九之后出现的赵雪绮。赵雪绮渐渐后推了十几步,才靠着树停下,她的腰间已经肿起来了一大块!

    “别,三三。”知道d903因为封九的攻击发怒了,甄湄勉力阻止d903准备的攻势,“威威,让他带我走。”

    “女神....你认识他啊....”郭骏威一时说话都有些结巴,他感觉自己整个斯巴达了。其他人听见,也是大吃一惊。

    “嗯,让他带我走。”甄湄感觉唯一

    他几乎是没有反抗地将甄湄交到d903的怀里,此刻她看起来十分不妙,黑斑处生长着一些细小的鳞片,但这鳞片却并没有d903那样坚硬,反倒自己在剥落,黑色的液体渗了出来,看起来十分的可怕。

    郭骏威这才发现,甄湄的眼睛跟d903竟是一样的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甩出去的李锦程惊诧地看向d903,他也猜出了他的身份,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若是他吃了这个终极boss,他会强大到什么地步?这里还会有谁能伤到他?

    当然,他现在不能冲过去。这样太傻了。

    见d903没有搭理众人,抱着甄湄就离开了,他暗暗地尾随了过去。因为甄湄过于脆弱的关系,d903并不敢用太快的速度,所以李锦程竟也跟上了。

    甄湄躺在d903的怀里,身体的痛苦让她意识到,自己恐怕再过不一会儿,也许就再不是自己了。她心里苦涩,却并不觉得遗憾,她甚至是有些打趣地对d903道,“你连戒指都没有准备...就想娶我,太小气了。”

    d903深深地看着她,“你喜欢,为什么还想逃出来。”

    “那终究只是假的,只要是假的东西,我都不喜欢。”甄湄停顿了一下,眉间蹙起,像是极为痛苦,“就像这个世界,也不过是神虚造的,我不喜欢。比起幻境里处处隐藏自己的你,我更喜欢现在这个真实的你,不一样的。”

    “这样的我?你知道创造出我的那些人,是有多么恐惧我。你们不是更喜欢正常的人吗?”

    甄湄看见d903回忆起过往的冰冷,手指缓缓抬起来,戳到他的嘴角,往上抵,“你笑起来好看,而我,喜欢看你笑。别人喜不喜欢你,跟我有关系吗?他们害不害怕你,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都要死了,你能告诉我,你真的喜欢我吗?”

    问出这样一句话时,甄湄心里很平静,生死之间,她已经忘却了恐惧、担心、委婉,她只想知道这个答案,发了疯一样的想要知道。

    “什么样算喜欢。”

    “心只为了喜欢的人跳动,如果她死了,也会难过的哭一场吧。”甄湄除了d903也没有喜欢其他人,也形容不出自己那种心情,只是若自己疯了一样喜欢他,而他不喜欢自己,那真是比死亡更令她难受的了。

    d903看着艰难地支撑着睁开眼睛的甄湄,黑夜中,她那双变异的血红竖瞳亮得惊人。比起她随时可能逝去的生命,她那双眼睛仿佛蕴含着无限生机。

    她在等待他的答案,他想。

    “我没有眼泪。不过,我只想要你的眼泪,这样算不算喜欢。”

    听见d903的话,甄湄的鼻子一酸,眼睛里滴落下来的眼泪,竟也是诡异的黑色,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她疲惫的闭上眼睛,再说不得话了。

    d903已经再一次带她来到那放着透明容器和彼岸花的房间,他把她小心的放进容器里,液体并没有使她的身体恢复,反倒使原本澄澈的液体变成了透明的黑色,那朵彼岸花也褪去了鲜红,犹如一朵盛开得极艳的墨莲。

    d903看着里面渐渐面目全非的甄湄,她看起来很痛苦,却无力反抗这种痛苦,只能如婴儿般蜷缩着,鳞片从身体剥落,一个个黑泡从剥落的地方冒出来,岩浆般炸裂。

    这样的情况使他开始焦躁了起来,放在容器上手,锋利的指甲用力刮在玻璃上,发出刺耳的摩擦音。

    死亡,代表着什么呢?

    他永远也不能拥抱她,亲吻她,听她可爱的喘息,进入她柔软温暖的幽曲。

    她会如那些失败品一般死去,连完整的躯体也保留不下来。病毒会杀死她每一个细胞,像无情的刽子手,锋利的割掉她每一寸血肉。

    一如当初的父亲,无论怎么求生,都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他在那头苦苦哀求、愤怒地控诉着命运对他的不公,而他这头,静静的,无声无息的立着。

    那时的他,第一次感觉到孤独,无人再可贴近他的心灵。

    这一次,他或许将永远的孤独下去,再也不会获得满足。而他,第一次,感觉到孤独将带给他的不适。

    因为再没有一个能带给他悸动的女孩,再没有那义无反顾的亲吻,明亮的眼睛,以及得来不易的温暖。

    扑通,d903游进入了容器里。在黑色的水里,幽黑的长□□浮起来,铺展开似冰冷的迷雾。衬得那张阴郁俊美的脸,如古老歌剧里隐藏在黑暗中的魅影。

    他温柔地抱起甄湄,褪去了她的衣裳。

    第一次的,毫无欲望的进入她的身体。

    甄湄身体微微一颤,她靠在他的怀里,脆弱得只要轻轻一摸,就能生生摸下一块肉来。她已经没了意识,只是本能地如藤蔓般攀附在他身上。

    d903动作越发轻柔,浑不在意甄湄那恐怖的面容,亲吻着她的唇舌,如瘾君子一般深吮着令他着迷的毒。

    忽地进到极深的地方,打开内口,刺钩死死抓住内壁,d903拥住怀里的人,将她最需要的东西送入了他最喜欢的地方。

    然而,原本幽黑的长发竟随之一寸寸褪去黑色,变成美丽脆弱的银白色,黑色的蛇鳞也渐渐染上不详的白色,透明得几乎可以看见蛇鳞下包裹着的血管和粉色的皮肉。

    失去了那神之基因,其实d903只是一个被人工制造的畸形怪物。他的基因是不完整的,残缺的,他既不是一个人,更不是一只蛇,如每一个畸形儿一般,生命力孱弱,随时可能因为一点点失误而死亡。当没有了强大的力量来支撑,那些畸形的地方就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折磨。

    甄湄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有了力量,意识也渐渐回转。她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对雪白色的瞳孔,瞳仁白得更深一些,而周围稍浅,如同两片雪花印在那深陷的眼睛里。

    系统传来任务完成的消息,显示她已经获得畸变密码。结果入眼就看见d903变成了这个模样,她忽然意识到,那个所谓的母体计划是有多么残忍,以及,为何d903为何不愿意实施母体计划。

    这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另一条生命。他怎么舍得。

    甄湄看着自己渐渐变得完好的身体,而d903依旧将她抱在怀里,银白的长发和过于苍白的肤色,以及那条白色尾巴,看起来就像得了白化病一般。如果说,之前的他是强大、神秘、具有侵略性,而现在的他,就是俊美、脆弱、毫无抵抗力,如同易碎的水晶。

    甄湄咬唇抑制住眼泪,她抱住d903,他没有神采的眼睛终于转动着“看”向她,露出一个甚至称得上是温驯的微笑,黑色的彼岸花飘落在他的脸颊边,极端的纯黑与极端的纯白,美丽得让人无法呼吸。

    在幻境中,那“婚礼”的宣誓,d903那出乎意料的话,突然响彻在甄湄心头。

    “你,要和我终身相伴,永远不离不弃,爱我,珍惜我,保护我,直到天长地久。”

    强大的d903自然是不需要人保护,可是因为感情有了弱点的三三,却是这样容易受伤。在那时的沉默,是预料到了今天吧。

    紧闭的门突然被撞得突了出来,甄湄惊得看向那门,而d903毫无反应,他根本听不到声音!只是在甄湄身体异动时,微微收紧了胳膊,像是怕她消失一般。

    甄湄抱着d903,蛛丝从手里弹射出去。然而他那长长的尾巴十分沉重,甄湄刚出了容器,就撑不住地和他一起摔在地上。重重地摔在地上,d903第一次发出痛苦的声音。

    他茫然地抱住甄湄,看起来有些委屈般蹭了蹭甄湄。

    甄湄看的心抽疼。她捡起带出来的脏了的衣服勉强穿了,“还能走吗?”

    d903没有反应,甄湄想给自己一巴掌,他听不见声音。d903似是猜到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他尝试着用尾巴支撑起身体,却只是软软地又摔回地面。

    甄湄心疼扶起他,拉着他的双手放到自己肩上,一咬牙将他背起来,那沉重的分量差点没把她压死。长长的蛇尾只能拖在地上滑,即便是这样,甄湄还是像蜗牛在爬,挪不动。

    门终于不堪重负被撞开了。

    肿胀的脸看见两人,眼睛在里面逡巡一圈,他的身体变得更加巨大了,腹部的大口还吞咽着一团头发和残肢。李锦程来到这里,就像来到了天堂,到处是尸体,还是畸变过基因的尸体,每吞食一个,就令他变得强大许多,甚至让他觉得,打败那只d903也没有什么问题。

    前所未有的力量让他如同高高在上支配别的帝王,他迫不及待要让那些违逆过他的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

    本以为会是一场大战,结果没想到,打开了门,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副场景。本来强大的boss如一只病蛇般趴在甄湄背上,看起来只要他轻轻一捏就会死去。

    他那漂亮未婚妻小心地放下d903,看起来十分温柔,这种温柔生生刺疼了李锦程的眼睛。

    当他看见一根骨刺从甄湄手心传出来时,李锦程诧异地看着甄湄,她竟然还意图跟他拼命?

    “你以为你能打过我?还是我低估了你,竟然连这种不人不鬼的怪物也能被你欺骗了。可现在,还有谁能帮你呢?谁还能再救你呢?你要是乖乖服软,没准儿,我还乐意留着你玩玩。”

    “不人不鬼,你不如看看自己吧,现在你还算是人吗?”甄湄嘲讽道。

    “没想到现在你还嘴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离开了我,过得有多么悲惨。”

    “我并不觉得,我很开心,你知道吗,比我过去的那二十多年开心的总和还要多。李锦程,你只怪是我把你变成这副模样,可事实上,你扪心自问,你落到如今的模样,哪一步,不是你自己走出的?”甄湄冷冷道。

    “牙尖嘴利,若不是你,我又怎么可能跟那些倒霉家伙合作,让袁爱爱那个小贱|人下手脚。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水蛭是你引来的。以前的你多温柔懂事,而现在却变成了心胸狭隘的泼妇。男人的追捧使你迷失了自我,以为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要迁就你,只是被我窥破真面目,所以恼羞成怒了吧。”

    听到这话,甄湄有点想笑,她不知道这家伙脑补了什么,又到底是有多自以为是?且不说水蛭是因为他们抽烟引来的,曾经的她因为不在乎所以“温柔懂事”,她可从来不是个贤惠大方的女人。

    就是现在,迷失了自我也是现在,已经彻底抛弃了底线的李锦程,他为了强大已经不择手段,竟到了吃人的地步。

    就算他活下去了,通过了这场试炼,变回人身,那也只是披着人皮的野兽。

    甄湄握紧了手里的骨刺,不管如何,至少在她死前,绝对不要他,伤害到三三。

    靠在墙边的d903无意识地用手指圈着自己的银发,他那空洞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向李锦程的方向,嘴角微微的,牵扯起一丝凉薄的弧度。

    甄湄已经无话可说,干脆先发制人!她借助蛛丝飞跃而起,坠落之时直接刺向李锦程的头部。

    李锦程那变异的手臂向甄湄抓来,脸上带着猫捉老鼠般的不屑。

    骨刺被手臂抓住,甄湄眼睛一寒,蛛丝圈住李锦程那肿了一圈的脖子,收回骨刺,直接冲着那大张着等待她的腹口飞进!

    迎面而来的熏臭味和热气拂过脸颊,甄湄甚至可以看见里面的还未啃食完的碎肉渣滓。那就像个深渊巨口,只要一口,就能将她完整的吞下。

    一点不剩。

    几十只手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甄湄也不管它们,又是一根蛛丝牵扯,使她的位置猛地一变,她发现自己的速度变快了几倍,甚至觉得那挥舞的胳膊速度很慢,她能够清楚地看见它们的移动轨迹,从而避开。

    不过饶是如此,在绝对的数量下,她的速度并不足以穿过这么多手臂,最后还是在靠近李锦程一臂处,被一只手抓住了腿。

    骨刺从腿骨穿出,穿透了那只苍白的手掌。李锦程虽然成了虫体怪物,但该有的疼痛感还是会有。那只手缩了回去,甄湄险险的避开了另外几只手臂,落在地上。

    “身手不错,你倒是进步很大。”李锦程以看着自己手里的空洞,伤口很快地愈合。

    刚刚看似只是简单的一瞬交手,甄湄却已经把自己的速度、反应力施展到了极致。她一停下来,就能感觉自己身体在高强度的运动下,有几处肌肉都在抽搐。

    甄湄咬着牙,反口嘲道,“你也不过如此嘛。”

    李锦程脸上微笑一凝,眼睛转到了一旁的d903,笑容舒展开了,“我倒是想看看,你这样,还能不能嘴硬。”

    原来李锦程看出甄湄对d903的在意,他一心要让甄湄后悔痛苦,反倒不管甄湄,径直朝d903那儿去。

    甄湄心里一惊,也顾不得许多,冲过去想要阻止他。但关心则乱,她刚过去就被几只手臂抓起来,甩到了一边,再想过去,却已经晚了。

    “你很担心他?或者说,你喜欢他?”

    李锦程掐住d903的脖子,把他拽了起来,看见那冰冷的眼神,心里不知为何打了个寒噤,掐在那里的手,莫名地窜起一股凉意,直到心头。

    不,他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他怎么可能还会惧怕一条连走都走不了的蛇?想起当时自己被d903无视,像苍蝇臭虫般被甩开,他心里的升腾而起的火完全将那点寒意烧光殆尽。

    都是这样。

    一个个都是这样。

    他李锦程哪一点不强?哪一点比别人弱?甄湄凭什么看不起他?这只怪物在现在落在自己手里,又凭什么敢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凭什么?!

    李锦程手里渐渐用力,腹部的巨口大张开,就要将d903吃进去。

    甄湄骇得用了自己最大的速度冲了过去,蛛丝缠在那只拽住d903的手臂,飞跃上去,抱住d903,将骨刺刺进那只胳膊里!

    就在这时,黄绿色的粘稠液体从那张大张的巨口里喷射出来,原本安静的d903忽地抱住甄湄,用蛇尾将她完全圈在了里面。

    滋啦啦的响声传到甄湄耳朵里,她闻到一种血肉被烧焦的味道。而抱住她的双臂箍得很紧,微微颤抖。

    蛇尾无力地垂落,甄湄重见光明。

    却看见d903身上到处都是被强腐蚀性溶液烧得皮肉都纠结变黑的痕迹,而他,还在冲她微笑。

    圣洁得,真他妈像个天使。

    甄湄平生第一次想爆粗口,手里狠狠穿透李锦程那只胳膊,生生将它横断成两半!抱着d903落到地上,也顾不得检查他的身体,就转身飞跃而起,用掉了最后一点能量。

    心中的愤怒如同火山爆发,蛛丝也似带了人的怒火,竟是连续穿透了几只手臂!她心底只有一个念头。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