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23.畸变(九)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咔――!”一声玻璃裂开,道道裂纹犹如蜘蛛网一般扩散开来,甄湄最后用力撞了几下,玻璃彻底碎裂开,而她整个人也不受控制地往下摔。

    蛛丝弹射而出,甄湄险险地避开了即将撞上脸的碎玻璃。蛛丝拉着她落在不远处,她扯着几块被撕碎的衣服布料勉强蔽体。

    甄湄撑着娇软的身体,扶着墙壁往外走。

    这里是研究基地吗?

    她被像迷宫一般的通道给绕晕了,其间她找到一套有些霉气的白色研究服穿上,还换了那双湿透的浸得脚趾有些发白的鞋子。

    每走过一个地方,她就会留下一个标记,花费了不知多少时间,甄湄终于抵达了最后一扇没有进过的门前。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片白色,空无一人,这扇门与其他门也无甚区别。甄湄此时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她拿着从衣服里找到蓝色卡片在感应器上一刷,门缓缓打开。

    腐朽的气味迎面吹来,带着刺人的腥臭。迎面一张烂了大半的女人的脸正对着甄湄,她是微笑着的,蛆虫从空了的嘴巴里钻出来。

    甄湄骇得往后退了好几步,眼见那女人如同软泥般瘫倒在地,竟是一具死尸。

    尸体穿着同样的白色研究服,她看起来死了很久,腐肉都糜烂,蛆虫遍布,四肢都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在一起。

    臭气熏天,令人难以忍受。再往里看,与外面的干净纯白不一样的是,这里肮脏污秽,墙壁泛黄斑驳,上面沾染着血迹。女尸仿佛是在慌忙逃跑中,扑到门上,却还是没有逃走。

    地上拖着血淋淋的痕迹,一直从过道尽头的楼梯延伸到这里截止。女尸脸上那中神秘的微笑甄湄曾看到无数张,在那深海般的水底,卵里面的女人们就带着这种微笑。

    甜蜜的,仿佛看见了心爱的情郎,令人心里发寒。

    甄湄犹豫了一瞬,她其实无路可走了,呆在原地等d903过来,还是去这个看起来十分危险,但极有可能是唯一可以躲藏或者有出口的地方。

    没有选择。

    楼梯很长,令甄湄有一种在往地心走去的错觉。越是往下走,越是感觉破败,甚至上方的壁

    面在往下渗水,阶梯上有一些黑色的真菌在生长,地面黏糊糊,很容易踩着摔倒。

    这里的灯光似乎也因为线路老化和湿气的浸润变得晦暗,亮度越来越低,若非要形容,就像朦胧月色下的树林,黢黑中依稀能看见点树枝摇曳的形态。

    这里立着一扇合成钢化门,门是大开的,它本身十分的厚重,可是在门中央有一个深陷的大凹,像是被重物狠狠击打造成的,其力量若没有个几吨,是很难在这样的门上造成这样大的伤害的。

    是什么对它造成这样大的冲击?

    里面同样的晦暗不明,天花板建的极低,甄湄伸手就能摸到顶,地面泅着一层水,看来是上面浸下来的水。水有些咸湿的气味,是海水!

    难不成,这里是建在海里的?

    那些人到底修建一个这样的场所是为了干什么?又或者在隐藏什么?岛上原本只有纳粹军人和研究员,如果研究员要隐藏什么,那么就是向那些军队隐藏,不能被他们知道。

    甄湄可以确定,原动漫是没有这个场景的,事实上它留下了很多未解之谜。比如d903是什么样的,它来自哪里,如何被创造出来,原漫画并没有解释。更为奇特的是,在船难者历经磨难,遭遇各种怪物时,他们没有看到一个军人。

    甄湄不是动漫爱好者,许多的了解源于网络上爱好者们的宣传。甚至有人总结了畸变的十大未解之谜,一度上过热搜或者热帖,有人认为是bug,也有人认为是因为还有后续没有出来。

    不管为什么,这都成为一个迷,简而言之,畸变是不完整。

    当它真正变成一个世界后,是否会自动修复完整呢?

    这个被研究员们藏在这么隐蔽的地方,究竟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甄湄感觉自己在一步步接近真相,也在一步步靠近死亡。那些卵究竟是在培育什么?那些女人又是从何而来?d903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而这个神秘基地,又是什么地方?

    她的心里不平静,而独自一个走在狭小的管道一般的阴暗地带,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寂静就连一滴水滴落,也能听见幽荡的回音。甄湄感觉到自己心情的压抑和惊惶。

    越往里走,越是黑暗,这里的灯已经全都坏掉了,甄湄扶着长满了苔藓的墙壁行走,手指间是那种令人恶心的软泥般的触觉。幸好这里只有一条路,在远处貌似出口的地方还能看见隐约的光亮,不然甄湄就想往回走了。

    忽然,甄湄只觉得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一个不稳就摔了下去,她的手无处着力抠掉了一块青苔,扑鼻而来的腥臭味差点叫她吐了出来。

    人在黑暗中,情感往往会战胜理智,甄湄只心里升起一阵恐慌,令她忙不迭地按在那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上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仿佛按在一张人脸上,手指用力时,手就整个儿往里面陷,那种恶心感就像按烂了一大堆软趴趴的虫子。

    就在这时,甄湄只觉得头皮发凉,她原本欲站起来的身体再次扑倒,压在身下已经被她砸烂了疑似尸体的东西上。不知道什么东西擦过上方,冰冷的液体顺着脖颈流入她的背部,滑过的地方寒毛直竖。

    几乎是本能地朝着前方爬过去,她感觉自己手指下摸到的全是一张张大张嘴巴的脸,脚蹬在上面一用力就往下塌,想用蛛丝带她走,蛛丝却根本没办法粘附在那些软趴趴的东西上,一扯就掉了下来。

    到处是那种肉烂掉腐败的臭味,熏得人脑袋发晕。

    而那个扫过她头顶的生物再一次过来了,甄湄的感知不低,她能够感觉到那个东西就在她的头顶爬动,甄湄此时已无处可躲,就在那生物再一次向她发起攻击时,甄湄歪头,从颈椎处运出骨刺,正刺向那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生物上。

    这骨刺能从全身任何一根骨头上冒出,就像她身体的一部分,此刻刺到那生物上,她感觉就像捅破了几百层塑料薄膜。

    冰凉的液体哗啦啦从破口处,淋了她一身,那气味简直比这里散布的腐臭味儿还难闻,浸在身上,像被稀释了几百倍的硫酸泼了,皮肤辣疼。

    它似乎没动了。

    甄湄连忙爬起来,就往光亮处跑。就在甄湄快要抵达出口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后背忽然被什么东西贴住了。

    冰凉刺骨。

    在腐臭的气味中,一股淡淡的香气混杂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