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21.畸变(七)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待甄湄的伤口都包扎好后,她感觉自己像个木乃伊。她摸了摸自己之前被捅穿的肩胛骨,那里生长了一根刺,她能感受到它,也能像手指一般精细的调控它,就像蛛丝一般。

    不可思议。

    “现在我们怎么办?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了?”光头看着灯塔下的场景,心里发寒。

    “这里有密道。”甄湄没有让孙娅扶她,她的伤口只要包扎好,减少流血,吃了回血丹就能很快恢复,这也是吃了洗经伐髓丹带来的好处。

    “你先休息一会儿,不要乱动,怎么还上来?”封九关怀道。

    甄湄坐在一个椅子上,她脸色还是苍白的,因为失血有些多,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乏力。她拿出一把钥匙,“你们去找密道吧这里一定有地方,可以出去。”

    把东西给他们了,甄湄也就不管了。她闭着眼睛休息,恢复身体的伤。回血丹她吃了只剩几颗了,身上的伤也渐渐结痂,有些好转的意思。

    “这里!这里有个洞!”孙娅在灯塔下层发现了一个隐藏的地道,有钥匙自然很容易就打开了。

    “我背你。”

    甄湄摇头拒绝封九的好意,“我还行,伤口都结痂了,能自己走。地洞里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们得保证战斗力。我自己走就好。”

    既然甄湄坚持,封九也不好强求。只让甄湄走在后面,安全一些。

    地洞里是亮的,非常明亮。洞壁是透明的玻璃,上方是白色的灯。

    而在玻璃外面的空间十分巨大,许多畸形扭曲的生物浸泡在透明的溶液中。有他们见过的巨型水蛭,只是长度只有外面的一半大小,像是没有长大,还有缩小版的巨蟹。

    更有十几米长的八爪章鱼,三只头的大蛇,长着人脸的鸟,还有一些看不出原本是什么模样的畸形怪物。它们都沉睡着,身体上接着一根手臂粗的电缆。

    所有人看着这些怪物,脸色都不太好看。光是那水蛭和巨蟹都那么可怕,那些还未放出来的怪物,又会是怎样的凶残?

    在他们不知走了多远的距离时,灯光忽然像接触不良般闪烁起来。一双双沉睡的眼睛如同被打开了开关,同时亮起!

    “快走!”

    他们已经不可能后退了,连忙往前跑。畸形怪物们开始撞击玻璃,巨大的力量使地面都开始震动起来。

    一股浓郁的香气犹如鬼魅悄然而至,甄湄被封九拉着跑时,那香气缭绕在她鼻尖,侵去身体里。她惊诧地看向周围,一道黑影从玻璃外略过,玻璃哐地破碎,水里面从那破碎的洞口涌了出来。

    什么东西?

    水很快就涌到众人的膝盖处,跑动变得很艰难。那个洞还在扩大,一只巨蟹撞在上面,彻底让整块玻璃都碎掉了!

    地洞一下子被水淹完了,前面的出口很近很近了,众人都在竭力往那边游。随着游动,甄湄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血液在水里形成一道血雾。

    引诱着那些嗜血生物,往这边追过来。在水里,蛛丝根本无法使用。封九带着甄湄,速度也提不起来,眼看着怪物们要靠近了,甄湄松开了封九的手。

    封九回头看她,不可置信。

    甄湄微笑,挥手。

    再见。

    甄湄觉得有些累了。她好像从一进这个所谓的神之游戏场,人品就一直不太好。无论她多么想要活着,多么努力想要活下去,命运总会跟她开玩笑。

    这么辛苦,这么努力,还是没办法,为什么?她觉得好累,又想要哭。可是哭没有用啊,无论她哭得再伤心,无论她喊得再大声,都没有用。

    忍着,只能忍着。

    眼看着畸形的怪物们都涌了上来,甄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她的腰忽然被什么圈住,整个人快速往后飘去。预料而来的痛苦没有降临,甄湄诧异地睁开眼睛,周围还是水,只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甄湄伸手摸圈住自己的东西,上面有细小的鳞片,有她的腿粗细,滑不粘手,在黑暗中偶尔会闪过一点幽蓝的暗光。

    明明是在水里,她还是“闻”到一种极为浓郁的香气,那种香气说不出来是什么香料的味道,闻到心里,有种令人酥软入骨的余韵。

    甄湄扯了一下,缠得很紧,根本扯不开。这里又不知是什么地方,她不是专业潜水员,憋气憋不了多久,不敢惹怒这个圈她的生物,把她给扔这里淹死就不好了。

    等到有光亮时,竟然是一个个成人大小的椭圆形卵在发光,这些卵是半透明的,隐隐约约可见一张张人脸。那些都是女人的脸,带着诡异的笑容――仿佛是在做甜蜜的梦。

    而甄湄这才看清,拉她走的是什么东西。

    是一条蛇尾!

    蛇尾腹面为白色,各腹鳞的后缘为淡淡的红色,尾端呈一抹火焰般的幽蓝。整条蛇尾往上漆黑如墨,停在人形的腰上。

    在水里飘散黑色长发如一团黑色迷雾,上半身很明显就能看出是男人的身体,强健、结实、蕴藏着爆发性的力量。

    而他的身体上也布满细小透明的白色鳞片,在水底隐隐散发着光芒。

    他的尾巴很长,就像续接在一条巨蟒上,在这黑漆漆的水域,他更像是来自地狱的夜叉恶魔。

    甄湄有些憋不住气儿了,她的胸腔疼痛,肺里空气已经快用干净了。她用力挣扎,一根洁白如玉的骨刺从掌心穿出,用力去撬那缠得死紧的蛇尾!

    水波震荡,黑色的影子游掠过来,速度快得连肉眼都无法捕捉。甄湄整个人被揽进一个宽阔而冰冷的怀抱里,她能感受到那细小的鳞片蹭过脸颊,她“听”见了声音。

    那种发音很陌生,她从未听过。那种犹如诗歌般充满韵律的声调,犹如幽灵的低语,缠绕在她的耳际。

    这令她觉得很安心,想要入睡,抱着她的人好像她最心爱的人,在催她入眠,那种安心、甜蜜。

    右肩忽然传来一阵滚烫的烧灼感,甄湄猛然惊醒。

    触发,五分钟可完全抵抗d903的催眠。

    甄湄抬头,撞进漩涡般复杂幽深的眼眸中,她仿佛在哪里见过这样浓郁的漆黑,那种令人无法逃离的恐惧,她因为缺乏氧气产生了幻觉。那一刻,她以为自己看见了埃尔克森。

    “老师,我等着你来找我。”那诡谲的声音突然在心间回响,好似遥远的回音。

    她想,或许她找到了。

    d903的脸是有种德国禁欲系军官的味道,深刻的五官宛若刀刻般锋利,他无疑是俊美的,可偏偏第一眼看到他,总会被那深陷在眉弓下的漆黑竖瞳夺去心神,那是毒蛇的眼睛,吃人的眼睛。

    你只觉得不寒而栗,生不起一丝欢喜。

    他的眼神是戏谑的、冰冷的、阴郁的,邪肆的微笑无声绽放,猎物纵不进入他编织的死亡梦境,也只是在无谓的垂死挣扎罢了。

    甄湄一只手不知拿出了什么,含进嘴里,她在d903审视他的猎物时,猛地亲上了d903。他愣了片刻,条件反射地张开了嘴,露出尖牙,发出危险的警告。

    柔软的舌头抵进一颗小小的牙齿,然后贪婪的从他口中夺取空气。

    因为威胁而变得尖锐的竖瞳,忽而迷茫的鼓圆。

    甄湄的另一只手很容易就从松懈了的约束中抽取出来,她抱住他的脖子,努力的吸取空气,那种令人痛苦的窒息感终于从淡淡的香气中解脱了。

    只是那香气,吸入身体里,让她整个人都软了力气,四肢百骸中透着叫人无法言说的酥麻。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烫,一股无名之火以燎原之势播散开来。

    甄湄手软了抱不住了,整个人往下滑,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揽住了。

    蛇尾缠在她的身上,带着她往更深处游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