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20.畸变(六)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那一瞬间,甄湄似乎都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那种,令人颤抖的剧痛,一下子从碎裂的地方,扩散到全身。

    她左手握住那根尖刺,鲜血从掌心溢出来。借力,双脚狠狠夹在研究员的脖子上,翻身一拧!

    整个人和研究员一起摔进了灯塔里面。因为身体转动,尖刺在肩甲处也随之转动,甄湄吃痛地闷哼一声。

    血液源源不断地流下来,令她半边身子犹如血人。甄湄松开左手,趁着研究员被扭了脖子没法动弹的时候,血肉模糊的手掏出手  枪,冲着研究员那脑袋就是连发了七八枪,直接把头给打烂成了筛子才罢手。

    甄湄哆嗦着拿出回血丹吃了两颗,出血量太大,伤口好的很慢。

    然而恐怖的是,研究员竟然又开始动了!他的手抓住甄湄的脚腕,巨大的力量拉得甄湄摔在地上,额头磕在硬实的地面,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时分不得东南西北。

    她也管不得什么疼痛,竭力扭身一翻,耳边传来尖刺与地面碰撞的尖锐声,她眼前模糊,鲜血从额头渗进眼睛里,越发看不清那摇摇晃晃,掌心带着尖刺的人影。

    甄湄发出蛛丝,瞬间飞起,整个人吊在蛛丝上,悬在半空中。□□朝着人影胡乱射击,直到射空子弹!

    “哈……呼……”甄湄喘着气儿,她能感觉到自己右侧的骨头因为承受压力而咯咯作响,右边整条胳膊渐渐失去了知觉,她直接摔了下来,砸在地上。

    越是疼痛,声音卡在嗓子里越是喊不出来,整个人想要就这么睡过去,意识却反而更加清醒。

    甄湄的身体颤抖着,甚至因为疼痛而痉挛抽搐。她看向那个研究员,他终于倒了,再没有动弹。

    “湄湄?湄湄?没事吧?”放在腰间的通讯器传来封九焦急的声音,他那边传来轰炸的声响,和人的惨叫声。

    甄湄咽下呛出喉咙的血,嘴巴动了几下,好半天才仿若叹息般发微弱的声音,“没事。”

    我没事。

    叮

    您杀死研究员科里森,获得初级猎人称号,获得科里森的骨刺,科里森的钥匙。

    甄湄感觉自己的右肩破碎的地方疼痛突然爆涨了十几倍!那些破碎的骨头仿佛在重组,粘合,牵拉着血管神经肌肉。

    “啊――”

    终于,压抑了许久的声音爆发了,那痛苦的惨叫令人听了毛骨悚然。

    外面的人正跟巨蟹战斗,听到这声惨叫,都忍不住往塔尖看去。谁的声音?发生了什么?

    “湄湄。”隐藏在森林里的封九终于没办法等待了,他看着已经死伤过半的铁老大队伍,将背包扔下,只背着一把枪跃下树,朝灯塔狂奔。

    李锦程看见了封九,几乎想都没想抬枪就要射击,却被瞄见的孙娅撞开了。

    “你干什么!”李锦程愤怒地踹开孙娅,她摔在地上,捂着肚子笑。“笑什么!”

    “笑你蠢啊!”

    这尸横遍野的战场,有无数被炸死的小螃蟹,还有几乎烂成肉泥的尸体。铁老大的兄弟已经折八人,然而那只巨蟹除了眼睛,根本就是刀枪不入,子弹不侵,

    现在被打成了瞎蟹,还能凭着灵活的小螃蟹找到人。

    孙娅大笑,“你以为,他往灯塔跑是干什么?这里唯一能逃的地方就是那里了,一定有人给他开门,你以为是谁?你杀了他,谁给我们开门?蠢货!”

    “那边,大家朝灯塔跑!”铁老大听见了孙娅的声音,冲过来把孙娅拦腰抗起来,没搭理李锦程,带着众人跟上封九。

    李锦程咬牙,“算你命大!”

    他刚想跟着走,一个人抱住了他。“锦程哥哥,带我走。”是袁爱爱。

    “滚开,贱人!”李锦程一个后肘打在了袁爱爱的身上,他学了金刚伏虎拳,力量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袁爱爱痛苦地大叫,“李锦程!你这个畜牲!!”

    原本该被打开的袁爱爱并没有松手,李锦程听到她怨毒的声音,“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你自己不要的!”

    李锦程忽然闻到焦糊的气味,火焰的温度令人心寒,他扭断了袁爱爱抱着他的胳膊,转身一看,袁爱爱竟然将她的头发烧起来!

    火舌快速舔起来,袁爱爱痛得抓狂,她忽然后悔了,软着两条胳膊冲李锦程跑过去,“救我,锦程哥哥救我!我好痛!”

    李锦程惊呆了,连忙往后跑,他听见袁爱爱怨恨的诅咒和痛苦的惨叫。

    咔嚓!

    树枝折断!

    漆黑的巨型水蛭一个个冒了出来,其中一只直接将还燃着火焰的袁爱爱半只身子咬掉,声音戛然而止,鲜血爆出!

    袁爱爱竟然将水蛭全部吸引过来了,这个疯女人!

    这里树木早被巨蟹摧折了,李锦程无处可逃,他慌乱地射击,子弹打在巨型水蛭身上,爆开鲜血,它们愤怒地围剿了过去。

    很快的,在巨型水蛭涌过去,再散开后,地上只余一把孤零零的枪。

    前方奔跑的人越发不敢停留,然而巨蟹也不是容易闯过的,这时能不能跑到灯塔底下,只能说,看谁的命大了。

    巨蟹被这群人惹怒了,它忽然停在原地,从它身下排出了许多黄浊的大卵。黄卵里很快地爬出一只只有半人高的大蟹,它们的速度很快,数量足足有二十多只,冲向这些还敢上来的侵犯者。

    封九当初花了2500学习了,他一眼就清了巨蟹的结构,在冲刺中连甩了三枪盲狙,将围过来的三只打了个趔趄,它们可不像巨蟹那么强健,可以无视子弹,更何况是打在薄弱的眼睛上。

    但大蟹的速度很快,常人根本很难打到它的身上。封九既然中了,也不敢停留,见巨蟹似乎派了三只大蟹过来就没管他了,连忙拼尽速度往灯塔跑去。

    这时完全是靠人命堆,生死之事,只能听天由命。

    两百米,说长不长,说短不断的距离,竟成了生死天堑。

    灯塔下,那道严丝合缝的铁门忽地往上升起。一道蛛丝缠在封九身上,他一下子被拉了过去!大蟹夹空了人,有些怔愣。

    铁门打开,女孩站在那里,从额头一路流下来的血把白玉般的脸颊浸红,一只眼睛里,眼白都成了红色。半边身体全是血,肩上一个翻了血肉的洞,还在流血。

    就像从地狱爬出来的死人。

    封九进了灯塔,“湄湄。”

    “先救人。”甄湄说话时,嘴里往外溢出了一口血,她浑不在意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回血丹,混着血咽下去。

    “湄湄!你先休息!”封九看得眼睛都红了,他不该让甄湄先过来的。

    甄湄抹了一把眼睛上的血,手里弹射出两道蛛丝,也不知拉的是谁,封九只能帮她将人拉过来。巨蟹要追过来了,人一进来,封九连忙关上了门。

    “谢谢。”进来的人竟然是扛着孙娅的铁老大和那个光头。铁老大简直感激得要死,就连光头都说,“老子这条命就是你们的了!”

    他们看见甄湄的样子吓了一跳,又见她收起蛛丝,才知道救他们的人原来是甄湄。

    “放我下来!”孙娅从铁老大身上下来,连忙过来扶住甄湄,从身上摸了摸,又冲着铁老大道,“你的绷带还在身上吗?”

    “早掉了。”铁老大苦笑。

    “我这有!”光头还好没扔他装弹匣的包,里面有一卷止血绷带。他忍不住瞅了瞅甄湄,心道,乖乖,听那小白脸说,还以为是个娇花,简直是个女大侠啊!他呼了自己一巴掌,叫你嘴贱开黄腔!这下拿什么脸见女侠?!

    “看什么看,你们男的都给我滚上去!”孙娅没好气道。

    封九对孙娅的话没意见,她也伤不到甄湄,冷冷盯着光头,铁老大赶紧拽着自己仅剩的兄弟往上走,封九才跟在后面上去。

    “疼不疼啊,疼就叫出来,没事的。”孙娅给甄湄脱衣服,绑绷带,看得眼泪都出来了,手下越来越轻柔。“怎么弄成这样了啊。”

    甄湄疲倦地摇摇头,自己又吃了颗回血丹卡住血量,免得自己挂了。她不敢说话,一说话血就从喉咙里往外冒。

    “哪有你这样折腾自己的女孩子,怎么你男人不进来,倒叫你冒险!”孙娅把气撒在封九身上了,她从听李锦程说的话里,就特别喜欢这个女孩。不靠男人,坚强又独立,还厉害。可没想到第一次真正见面,却是这副惨状。“叫自己的女人冒险,算什么男人!”

    听到孙娅的话,甄湄咳了下,差点被孙娅的话给弄得一口血喷出来,“他不是。”

    “不是什么,哎呀,别说话。”孙娅给甄湄擦嘴角的血,“你哪有这么多的血流!不是就不是,着什么急呀。不是你男人,就能看着女人冒险么?我看也是个吃软饭的。”

    “……”

    这姑娘,还真有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