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19.畸变(五)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那么多人在树下,自然不能从下面走,   那么就只能从上面走了。

    那些包饺子过来的巨型水蛭从三个方向过来,唯一没有水蛭的方向却是灯塔方向。没有选择,只能往那个方向走。

    甄湄左手弹出一根蛛丝到封九那里,他拉住了蛛丝,而她另一只手将蛛丝弹射出最大的距离,蛛丝穿进那棵树干中,像钢钉定死在那里。

    整个人纵身一跃,带着封九一起离开。甄湄很苦逼,封九并不比那秃头轻,他还带着重的要死的背包,这一跃,感觉手都要扯断了似的。若不是体质增加了,又有惯性相助,她还真不一定能带得动封九。

    “有人!”

    铁老大端枪欲射,一颗子弹直接打在了他的枪上,他的手被冲得一抖,枪直接被打飞了!

    好准的枪法!

    铁老大怔怔地看向那半空中一闪而过的男人,他刚好收回枪,他是单手托枪射击的!他的另一只手还拉着什么东西,用的竟然还是狙/击/枪,狙枪高速移动盲射?!

    见鬼!他什么来头?

    其他人准备射击时,被铁老大喊住了,“不是敌人,他没有敌意。”

    如果有敌意,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他不想惹怒那个神枪手,两败俱伤就不太好了。

    李锦程当然也看见了,他惊诧地看见一晃而过的甄湄,在对视的一瞬间,他看见了那极为轻蔑的眼神。

    那种眼神锋利如刀,寸寸致命,它曾经是那样柔情如水,如今却变成了扎人的刺,夺命的剑。她什么都听见了。

    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该死的美丽,开刃的宝剑,寒光凛冽,却夺人心魄。

    李锦程在怔愣间,倩影消失了在森林里。

    “你认识他们?”铁老大看见了李锦程迟迟没有低头的遥望,他没看清另一个人,只以为是个身材瘦弱的少年。

    “甄湄,她是甄湄。”李锦程喃喃道。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恨,她看不起我?她竟然看不起我?本来以为会看到跪在他脚下,苦苦求着他救她的女人,结果却看见她高高在上的蔑视。

    凭什么?!

    李锦程说不上自己到底是恨多点,还是某中升腾起来的感情多一点,他想看到她下贱求饶的模样,可看到这样的甄湄,他又莫名觉得他的女人就该这样。如果跟袁爱爱一副样子,他只觉得丢脸和恼怒。

    “她是你那未婚妻?”铁老大很是诧异,听李锦程的描述,他以为会是个千娇百媚的大小姐,结果是个假小子?鬼才从那肥大的迷彩服里看得出身材。

    一旁的孙娅却看的有些羡慕,她眼里流露出向往,她也想像她一样,自由的。孙娅低低一笑,有些自嘲。

    “是她。”李锦程突然脸色变了,“他们为什么暴露出来?如果他们刚刚一直藏在上面,为什么要突然出来?”

    这句话说的所有人心里一寒,为什么?在这个危险的森林里,还能有其他为什么?当然是,看见了危险!

    “跟着他们的方向走!”铁老大立马下了命令,所有人都连忙动身跑。

    没有人看见,原本低头不作声的袁爱爱从地上捡起了,被光头不小心弄掉的打火机,她握得紧紧的,跟在众人后面跑。

    也没有人发现,她的嘴角在笑,一种怨毒仇恨的笑,打火机在她手上,时不时咔哒咔哒,跳出火焰。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锦程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我是这么的爱你。她长得那么好看,不该她被这样欺辱吗?又凭什么可以干干净净的活着,而我只能这样肮脏屈辱的活着?怎么可以呢?

    既然我在地狱了。

    为什么,你们还可以好好的活着呢?

    灯塔越来越近,那里可以看见冰冷的黑色礁石,层层叠叠扑打着礁石的海浪,孤零零立在那里的灯塔,仿佛在等待有谁来开启它。

    寂静,孤独。

    甄湄和封九到这里时,没敢直接过去。他们对这个动漫的了解都不多,可能知道一些剧情,但都是路人了解的量。唯一知道的就是,所有人为建筑,都代表着极度危险!

    “他们也跟上来了,看来是发现那些巨型水蛭了。”

    甄湄嘴里有些苦涩,她摸摸手里枪,“我们没得选择对吗?”

    “水蛭数量很多,躲进塔顶是最好的选择。没可能正面对付的。”封九也有些无奈。

    “我出去,你在后面守着。”

    这是最好的选择,封九枪法准,而她拥有蛛丝,在这里比封九行动更迅捷一些。封九也没有跟甄湄客气的意思,这是最好的方法,他揉了揉甄湄的短发,“小心点,放心把后背交给我。只要有人露头,我会一枪嘣了他。”

    这仿佛兄长般的安抚,令甄湄眼眶微红。她低声应了,说不出其他话来。然后手里拿着通讯器,头也不回的往灯塔走去。

    走出雨林,能感受到越发明显的咸湿海风。灯塔的灯早已经熄灭了,它高高耸立,足足有十五层楼的高度,呈圆柱形,周围没有任何可以提供攀爬的地方。

    甄湄的蛛丝弹射距离最大为三十米,森林距离灯塔大约两百米,而灯塔高度约莫五十米。她需要到灯塔那边,爬上灯塔,从里面将门打开。

    才走了不到三十米,忽然大地震动,甄湄一个不稳摔在地上。

    只见面前十米处,地面凹陷了下去,一种刺耳的尖锐得几乎要刺破鼓膜的声音从凹陷下去的巨大沙坑中传出来。

    甄湄胸口一阵激荡,喉咙腥甜,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随着声音的越发清晰,她的耳朵、眼角也渐渐滑入血液。

    天空一道巨大的黑影瞬间往她这里落下,甄湄连忙弹射出蛛丝,将自己往快速后拉,身体与沙地摩擦,她几乎可以猜到自己的后背会是怎样的惨状。

    黑影砸到沙地,发出巨响,直接砸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甄湄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蟹钳!

    那蟹钳足足有二十米高,深青色,坚硬得犹如钢铁浇筑。从那巨大的坑洞中,露出篮球大小的眼睛,另一只蟹钳也挥了出来,带着它沉重而巨大的身体从沙坑里爬出来!

    天啊,甄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是一只长得跟螃蟹相似,但大小体格犹如移动碉堡的怪物,它眼睛下,一个仅有半个拳头大小的洞张开,那尖锐可怕的声音便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就在这时,一颗子弹飞速射了巨蟹那个小孔里,声音就像卡带了一般,呼噜噜松了气儿,消失了。甄湄瞬间从剧烈的头痛中解放出来。

    巨蟹被刺激的愤怒了,它迅速爬出沙坑,向着甄湄冲过去。

    又是一颗子弹冲着巨蟹眼睛射过去,它顿了顿,子弹卡在眼球上,巨蟹感觉不到痛苦,只是怔愣了一瞬。

    甄湄趁着这个机会,反倒一个蛛丝粘附到巨蟹的腹部,飞速滑过去。巨蟹挥来巨钳要将这个胆敢过来的小蚂蚁给碾为碎片,但甄湄另发出一根蛛丝,将她的方向一变,错开了巨钳,溅起的砂石砸在她的背上十分疼痛。

    她咬着牙穿过巨蟹的身下,弹出一根蛛丝带着她跃过巨坑,就在她跃过的一瞬间,她看见坑洞里密密麻麻的往外怕的小螃蟹。它们背脊泛些乌青色,数量惊人。

    她在另一边落地,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又用掉最后一点能量带她擦着地滑了三十米。小螃蟹速度很快,马上就要追上甄湄。

    甄湄爬起来,拔腿就跑。她从口袋里掏出充能丹吃下,补满了五点能量。在终于跑到塔下后,蛛丝射出,带着她离开了地面,第二道蛛丝马上射到塔顶,带她往上爬。

    就在这时,一颗头颅从塔顶露了出来,带着白色防毒面具,他手里握了一把枪,冲着甄湄!

    “嘭”!

    那头颅中央炸开一个洞,那人晃晃悠悠往后倒下了。

    恐怖的精准度,恐怖的反应能力,封九仿佛潜行于阴影里的刺客,只要被他抓住漏洞,就是致命的一击!

    有这样的队友,甄湄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甄湄靠近灯塔顶的窗口时,一个被穿了洞的头颅出现在她面前,面具掉落,露出一张恐怖的脸。

    一张,已经不算是人类的脸。

    一根乌黑的尖刺从那泊泊流血的枪眼中突然穿刺了出来,甄湄来不及躲闪,身子一偏,尖刺直接捅穿了她的肩胛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