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11.虚无之间

时间:2018-09-05作者:曾也笑人痴

    厚实的柚木门被捅得稀巴烂,整个脑袋都被搅和了个大洞,鲜血直流的“罗小东”终于撞开了门,整个人砸在钢琴上,巨大的力量将钢琴砸得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

    然后,“罗小东”掀开挡事的钢琴,挥着大剑就往郭骏威身上砍去!

    郭骏威当然不能傻站在那里,他躲开了那不太灵活的一剑,举起椅子当盾牌用。

    “罗小东”的身手显得有些迟钝,但力气打得吓人,大剑斩到椅子上,原本坚固的椅子就分裂成了几块。

    甄湄躲在墙角,她的手机仍然对“罗小东”不起作用。看见郭骏威快被“罗小东”逼死在角落里,甄湄左手扯着放在墙边的画纸破烂的沉重画框,拖着飞快的跑过去,砸向了“罗小东”!

    啪嗒。

    砸得“罗小东”的身体一个趔趄,郭骏威顺势逃离了“罗小东”的身边,他脸色涨得通红,“咱们快,快跑。”

    甄湄点头,抱起放在地上的骷髅头,欲跟着郭骏威跑出房间。忽地腰间一紧,她竟然腾空而起

    郭骏威瞪大眼睛地看向甄湄身后,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地拉住了甄湄的快离地的腿,努力往后拽,眼泪都飙出来了。

    甄湄回头向上看去,千丝百缕的雪白丝线纠缠在高高的天花板上,而吐出丝线缠在她腰间的,是一个生了四双手四双腿的畸形女人。

    她浑身□□,皮肤呈现死人般的惨白,金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她就像蜘蛛一样趴在网上。

    伊丽莎白。

    腰间的力量越来越大,和着郭骏威的拉扯的力量,甄湄感觉自己身体快被拉扯断了,她开始有些缺氧。

    “罗小东”平衡了身体后,又挥剑过来,甄湄惊道,“松手!”

    郭骏威如果不松手,他会被那大剑斩成两半的!可他一松手,甄湄就会被伊丽莎白拉上去,投入死神的怀抱。

    “啊――”郭骏威奋力的往后来拉,他眼里淌着泪,与其说是在救甄湄,不如说他是在救一个执念。

    他喜欢这个美丽又聪明的姐姐,没错,可更多的是他觉得呆在这个姐姐身边很有安全感,有一个回家的希望。郭骏威傻是傻,但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他真能走出这个鬼地方,一定不是他一个人。

    “松手!”甄湄看着已挥来的大剑,晚了。身处绝境,她眼睛一暗,借着向上拉的劲,狠狠踹开已经有些力竭的郭骏威。

    大剑挥至,径直斩到了甄湄的小腿上!

    鲜血喷涌而出,甄湄咬着唇,咬得渗出了血,才忍住即将随着分离的断腿而发出的惨叫。只是喉咙发出隐忍的压抑的咯咯声,青色的血管都透过白皙的肌肤变得明显。

    身后的力道带着她飞速往上,甄湄可以看到那凸露的眼球和张开的恐怖大嘴,那几乎撑开整张脸的大嘴。

    她毫不怀疑那张嘴会将她的头颅咬碎,那细细密密布满的尖牙里紫色的舌头垂了出来,分泌出唾液,滴落在甄湄脸上。它会含住她整个脑袋,像碎肉机一样

    要死了么?

    甄湄抱着怀里的骷髅头颅,在靠近那张大嘴的一瞬间,将头颅塞进了那大张的嘴。

    美丽的脸庞上透出一股比鬼魂还要疯狂的神情,几乎称得上是狰狞了,不顾伊丽莎白黑色的指甲掐进她的骨头里,抱住那被骷髅头颅堵住嘴的头颅,声音嘶哑道,“我死,你也得死!”

    在下面的郭骏威已经看不见被白丝包裹的甄湄,他痛苦的看着不远处的断腿,莹白的纤细小腿血肉模糊,因为与本体分离,渐渐发紫,失去血色。

    而他的脸上,身上,都是那一瞬间喷洒到的滚烫的、鲜红的血液。

    “罗小东”并没有迟疑,他带着沾满了鲜血大剑朝着郭骏威追过来。

    “你敢伤害她?!”郭骏威咬着牙齿,随手捡了块椅子腿,“老子跟你拼命!”

    一声枪响。

    “罗小东”应声而倒。

    郭骏威回头,看见了身上布满蛛丝的两人,剃刀端枪欲朝着天花板开枪,被郭骏威撞偏了,打在墙上。

    “滚开!”剃刀冷冷道,郭骏威死死抱着他的腰,根本不松开。

    “女神,女神还在里面!你会打死她的!”郭骏威大喊道。

    “她?”一旁的封九露出惊讶的神情,他以为甄湄早就死了,没料到还活着。当他看见地板上的断腿时,已经不认为甄湄这样还能活着了。

    那个看起来娇生惯养的漂亮女人,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从绝境中逃生?

    “你认为她这样还能活着?开什么玩笑,菜鸟。如果不趁着能看见人,不宰了伊丽莎白,到时她逃了,等着被偷袭的就是我们了!你想死吗?!”剃刀扯了几下,硬是没扯开,狠狠的一个膝盖顶在郭骏威胸口,他也只是闷哼一声,抱住不动。

    这点,倒是出乎剃刀的意料之外。

    “她不会死!你们这些废物,打不死鬼,只知道躲着藏着,现在来捡便宜!还想杀人?!”郭骏威恨恨道,他简直恨死了这两个男人了,分明本事最大,却让一个女孩子顶在前面!天知道女神是不是被他们丢下的!

    “你说什么?”剃刀拿枪抵在郭骏威的脑袋上,“想死?”

    “杀啊,老子不怕!捡便宜的废物!装什么逼!老子怂是怂,但老子不会在你们这种怂货废物面前怂!”郭骏威胆气上来了,压根不鸟剃刀的威胁。

    剃刀诧异的看着郭骏威,当初对他的印象就是不入流的小鸡崽子,家里教养不好,吹牛说大话,只知道靠着市长爹耀武扬威。没想到一转眼,他不仅还活着,骨头还硬了。

    “我去看看吧,那里没有动静了。”封九捡起数次易主的大剑,身手敏捷的踩着窗户爬到一个大立柜上,这里距那团蛛丝很近。

    封九拿剑轻轻捅了捅那团大茧,没有什么动静。他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割开,随时防备着可能的袭击。

    血液从蛛丝中渗出来,嘀嗒嘀嗒落下,压在地板上。

    一点空隙打开了,一双沁着血液的眼睛睁开,看向封九。

    这时,他听到叮的一声响声。周围的环境开始扭曲,一缕阳光撒进窗户里,打在那双美丽的眼睛里,纤长的睫毛微颤,沁入眼球的血液从眼睛里滴落,疲惫的阖上。

    天,亮了。

    “恭喜玩家们完成小镇传说的,现在将新手玩家传送至虚无之间。”

    甄湄想,她死了吗?

    不,她还活着,痛苦的活着。她能感受到肚子破开的痛苦,能感受到四肢被扭曲断折的痛苦,她还活着,但即将死亡。

    黑暗的茧里,与她在一起的只有那具畸形的尸体。她杀了伊丽莎白,不,准确说是那颗头颅杀了伊丽莎白。

    当它卡进伊丽莎白的嘴里时,伊丽莎白就开始挣扎了起来,疯狂绝望的挣扎。而甄湄只能用唯一能用力的手抱着挣扎的头颅,死死的抱着,绝望的抱着。

    直到伊丽莎白再也不动了,她还是抱着的。

    她忽然感觉到了埃尔克森的绝望,那种被扭曲了身体,塞进狭小的,黑暗的柜子里,无处可逃,无人来救,只能静静等待死亡的绝望。

    此刻,感同身受。

    当茧被打开一条缝隙时,甄湄看到了阳光,天亮了。

    原来能透口气,这么舒服。

    大姐姐恐怕不能不能砸烂你的柜子,带你出去了。

    她想着埃尔克森把骷髅头颅放进她怀里时,是不是已经知道她会遭遇这样的绝境?给了她一个,还能看到阳光的机会。

    虚无之间?

    甄湄听到了声音,她发现自己的痛楚渐渐消失了,一个分不出男女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

    “恭喜玩家甄湄完成任务,身体扫描中……s级伤患……四肢断裂、腹腔开口、血液损失濒临危险值……本次修复花费500晶点。”

    身体传来一阵舒服温暖的感觉,就像躺在温泉里,甄湄疲倦的睡去。

    待甄湄睁开眼睛时,她发现自己在一张床上,只是一个梦么?

    她疑惑的坐起,这个房间就是她家里的房间,就连化妆品摆设的位置也一模一样。

    甄湄穿上毛绒的拖鞋,身上穿着她的真丝睡衣,推开房门。

    与预想的不一样的是,外面并不是她那豪华别墅,而是拂面而来的海风,腥咸的味道。

    天空湛蓝得没有一丝雾霾,这里是一个岛屿,她在一栋只有门和楼梯的楼房上,门里面是她宽阔的家,而门外只看得到一扇门,门牌挂着305。

    楼外面还有很多一样的楼,远远的,还有古风的集市。

    虚无之间?

    “菜鸟们,现在听到的都跟着信号到学堂来!迟到的扣一百晶点!”

    甄湄眼前突然冒出一团冰蓝火焰,传出声音悬在她面前,然后慢慢往远处飘去。

    她来不及换衣服了,只能穿着拖鞋跟着火焰走。

    同样的,许多人陆陆续续从门里出来,他们前面同样有冰蓝火焰。

    “啊啊啊啊,女神等等我!”

    许多人扭头去看那大喊大叫的人,顶着一头红毛的郭骏威飞快地从楼梯挤着人群往下跑,“让让,谢谢。”

    甄湄略觉丢脸,尴尬的看着他冲到她面前,兴冲冲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最漂亮的那个,身材最好的那个就是你!”

    “别吵。”甄湄看着周围异样打量的眼光,恨不得把这头高兴的傻狍子给踹进海里。总算是教养好,没踹出去。

    “嘿嘿嘿……”傻狍子傻笑。

    “湄湄!”

    甄湄回头,一个熟悉的英俊男人惊喜的看着她。她突然为这种惊喜,感到恶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