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三章 血食

时间:2018-07-14作者:天工匠人

    。

    老何也不动怒,只是面沉似水的重复了两个字:“下车!”

    我催孙禄开车,他却看着我发愣。

    我忍不住皱眉,刚要开口,他却忽然指了指我怀里的肉松。

    我怔了怔,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狗找人靠的是闻气味,开车的话狗鼻子就派不上用场了。

    我不禁回过头狠狠瞪了一眼提议开车的老何,这老家伙净跟着裹乱了。

    我忙不迭打开车门,把肉松放了出去,可是这土狗有前劲没后劲,刚才还跑的欢实,现在却原地转悠了两圈,回过头看了看我,只“呜呜”叫了两声便垂下尾巴,没有动地方的意思了。

    老何叹了口气,说这就是条普通的土狗,想来它也只是闻到些气味才会追出街口,想要靠它找到徐洁是不大可能的。

    “现在怎么办?”我重重的靠进座椅,无力的问。

    “我也没办法。”老何苦着脸说。

    “你……”我差点没给他一拳。

    老何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露出一丝惊恐的表情,“老天,她可别是去了那儿!”

    “哪儿?!”我终于忍不住,重重的在驾驶台上砸了一拳。

    老何沉着脸看了我一眼,伸手打开了车门:“大宝,你跟我去拿点东西。”

    要不是孙屠子拉着,我真会忍不住冲下去给这老头来个绊子把他撂地上,然后再狠狠给他几脚。

    我沿着走廊,逐间病房走过,快到大门正厅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这些所谓的能人高人都他妈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能耐怎么样不知道,装神弄鬼的本事都是一流的。

    窦大宝跟着老何走进了小街,大约过了十分钟,两人再出来的时候,窦大宝怀里抱着个老旧的帆布旅行袋,而老何肩上则挎了个现在很少见的褡裢。

    我强忍着没有张嘴去问,没想到老何上车后却对我说:“你下车。”

    “你他妈到底在搞什么鬼?”我到底还是没忍住爆了粗口。

    正当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老何也不动怒,只是面沉似水的重复了两个字:“下车!”

    “你……”

    “没时间了!你不想她魂飞湮灭就下车!”

    “祸祸,先下车。”孙禄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说,窦大宝也朝我使了个眼色。

    旁边冷不防伸出一只手把手机抢了过去,孙屠子从暗处闪身出来,盯着我低声问:“你干什么?想打给医院?让保安把我们赶出去?”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瞪了老何一眼,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天空开始飘落细雨,我愣愣的站在街口,冰凉的雨丝打在脸上,我突然有种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悲凉。

    “呜呜……”

    肉松蹭了蹭我的裤腿,抬头看着我,狗眼里似乎也透着憋屈。

    “妈的!”我终于是憋不住胸口的那股气,咬着牙骂了一句,朝着车开走的方向跑去。

    ‘11路’哪能追上汽车,我只是纯粹的想要发泄压抑的情绪。

    正当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掏出来一看,是孙屠子发来的一条微信,点开了,是一段长达两分钟的录音。

    紧接着,是窦大宝的声音:“老头儿,你那布袋里又是八卦镜又是桃木剑的,你到底想干嘛?”

    我连忙按下播放,就听里面传来孙屠子的声音:

    “老爷子,你不说去哪儿,我怎么开?”

    “照直开。”老何的声音从未有过的深沉。

    我沿着走廊,逐间病房走过,快到大门正厅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紧接着,是窦大宝的声音:“老头儿,你那布袋里又是八卦镜又是桃木剑的,你到底想干嘛?”

    “你该不会想杀徐洁吧?”孙禄有些惊恐的问。

    短暂的沉默过后,老何缓缓说道:“如果那孩子真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我也只能……唉……”

    孙禄:“前面路口往哪边转?要是再直走就快出北城了。”

    正当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老何:“直走!”

    “你就不能明说去哪儿吗?你还怕我当着你的面给祸祸打电话怎么地?”孙禄有些不耐烦道。

    又是片刻的沉默后,老何终于说出了要去的地方……

    “老何要杀徐洁……”我头嗡一下就懵了。

    想到老何那个鼓鼓囊囊的褡裢和窦大宝抱着的帆布袋,我蓦地回过神来,抬眼见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来,猛地一个箭步拦了上去。

    ……

    车停在一栋建筑的大门外,我抽出钱包里所有的现金递给司机。

    “不用了,不用了,谁还没个着急的时候,何况是生孩子这样的大事。我就是快让你给吓死了……”

    我冲司机抱歉的笑笑,还是把钱丢在了副驾驶座上,拉开中门走了下去。

    面包车开走的时候隐约就听见司机说:“神经病,没见过老婆生孩子还带条狗来的。”

    看着大门口‘妇幼保健院’几个大字,我拿出烟盒抖出一根叼在嘴上,手有些哆嗦的点着火,深吸了一口,把烟掐断,朝着一旁的侧门走去。

    绕过还没睡醒的保安,来到门诊楼一边的绿化带里,我忍不住又点了根烟,吸了一口,斜眼看着脚边的肉松。

    “单身狗,如果……如果女骗子真的忍不住吃了血食,我该怎么办?”

    “呜呜……”

    “杀了她?我做不到……”

    “你是说让我放过她?”我恍然的摇了摇头,“不行啊,每个人的生命都很宝贵,何况那些刚出生的宝宝。”

    “呜……”

    “杀了她?我做不到……”

    我看了看表,凌晨五点四十。

    我又狠吸了口烟,猛地把烟一甩,“也是个没主见的单身狗,在这里等着你老子我!”

    我沿着走廊,逐间病房走过,快到大门正厅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走进门诊大厅,盯着墙上的区域指示牌仔细看了看,又看看四周围,径直朝着后楼走去。

    和其它医院的住院楼不同,一进侧门,便时不时听到婴儿的啼哭声,甚至偶尔还能听到父母轻声哄宝宝的声音。

    我沿着走廊,逐间病房走过,快到大门正厅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我本能的停住脚步,侧着身偷眼看向楼下,就见楼梯间的门打开了一道缝,一个身材瘦小,却裹了件黑雨衣的身影闪了出来,低着头快步朝楼下走去。

    我下意识的侧身贴到一间病房门口,偷眼看去,就见老何和孙屠子、窦大宝快步从大门走了进来。

    三人仿佛如临大敌,神情都十分的凝重,窦大宝的怀里还抱着那个看上去很沉重的帆布袋,老何的一只手却是插在胸前的褡裢里。

    等三人走过,我放轻脚步走了过去,斜眼间,就见老何和窦大宝正走进一部电梯。

    我朝大门外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拿出了手机。

    狗找人靠的是闻气味,开车的话狗鼻子就派不上用场了。

    旁边冷不防伸出一只手把手机抢了过去,孙屠子从暗处闪身出来,盯着我低声问:“你干什么?想打给医院?让保安把我们赶出去?”

    见我不说话,他把我推到一边,“徐祸,你听着。我现在后悔给你发信息了,这件事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徐洁可能出状况了,她可能失控了。如果她真来了这儿,那就是为了吃血食。那可是活生生的孩子。”

    “哥们儿,我什么都挺你,但这件事不行。如果徐洁真的害了人命、害了小孩儿的命,我一定帮老何杀了她。”

    说完,把手机往我手里一塞,转身进了楼梯间。

    孙禄搭住我的肩膀用力捏了捏,“你好自为之。”

    一直走上六楼,才又沿着走廊来到另一边的楼梯间。

    刚要开门,门从里边打开,孙禄闪身走了出来。

    两人一照面,都是一愣。

    我暗暗叹了口气,缩回身朝着楼上走去。

    孙禄摇了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本能的停住脚步,侧着身偷眼看向楼下,就见楼梯间的门打开了一道缝,一个身材瘦小,却裹了件黑雨衣的身影闪了出来,低着头快步朝楼下走去。

    我划亮屏幕,翻开拨号页面,迟疑了良久,还是关掉屏幕把手机收了起来。

    我沿着走廊,逐间病房走过,快到大门正厅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

    “我也没办法。”老何苦着脸说。

    就在快要下到三楼的时候,忽然,下方传来“吱呀”一下轻响。

    “我是该回去……”

    看着他宽厚的背影,我喃喃说了一句,再不犹豫,推开门朝楼下走去。

    我本能的停住脚步,侧着身偷眼看向楼下,就见楼梯间的门打开了一道缝,一个身材瘦小,却裹了件黑雨衣的身影闪了出来,低着头快步朝楼下走去。

    我划亮屏幕,翻开拨号页面,迟疑了良久,还是关掉屏幕把手机收了起来。

    刹那间,我浑身的血都凉了,反应过来,急忙向着楼下追去……

    要不是孙屠子拉着,我真会忍不住冲下去给这老头来个绊子把他撂地上,然后再狠狠给他几脚。

    她真的来了这儿!

    徐洁!

    快步走到走廊的另一头,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从楼梯间探出头就见老何和窦大宝正像医生寻房似的,轻手轻脚的透过病房门上的探视窗逐间查看。。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