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一章 管道里的人脸

时间:2018-07-12作者:天工匠人

    。

    我不过才一百三十几斤,怎么就把绳子崩断了呢?

    我猛地坐了起来,“怎么回事?”

    看着上方‘孙屠子’阴冷的目光,我忽然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想不出是哪里不对。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是一咬牙,左手捏了个法印,朝着肩膀上的那只脚抓去。

    “你瞎说什么!我只想把他拉上来,谁知道他被绳子缠住了脖子!”这个声音气急败坏起来,大声道:“你和我一起拉的绳子!要坐牢大家一起坐牢!”

    可就在我抬起手的一瞬间,上面的‘孙屠子’猛然消失了。

    我和窦大宝本来是卡在一起的,此刻窦大宝同样抬手去抓踩着他的那只脚,这样一来,两人和管道间顿时有了空隙。

    可也就是我惨叫出声的同时,下方忽然有一双手臂抱住了我的腿,猛地把我向下拖去。

    ‘孙屠子’消失的刹那间,我脑子里猛一激灵,一边慌乱的尝试着想要蹬住管道壁,一边大喊:

    “大宝,撑住!屠子……千万别下来!”

    窦大宝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急忙手脚并用的固定住了身子,然而我的右手根本用不上,只胡乱的蹬了几下,就再次顺着管道向下滑去。

    想到那张人脸,和眼睛里飞出的甲虫,我不由得一哆嗦,但还是咬了咬牙,勉强说了两个字:“报警。”

    “祸祸!”窦大宝嘴里喊着,伸出一只手过来想要抓住我。

    昏暗中看到他的这个动作,我头皮没来由的猛一发炸,“别……”

    刚喊出一个字,我脖子里就猛然一紧。

    刹那间,我只觉得脖子差点被勒断,声带都快撕裂了,哪里还能发的出声音。

    这时我已然看清,勒住我脖子的竟然是先前绑在我腰上的那根绳子。

    这绳子虽然陈旧肮脏,但却是工厂用的那种作业缆绳,就算老化,承受个三五百斤的重量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听他说话含糊不清,更加起疑:“都特么是兄弟,你们有什么不能跟我说?”

    我不过才一百三十几斤,怎么就把绳子崩断了呢?

    还有就是,绳子上面一头是拴在柱子上的,中间预留了相当长的一截,我才下来没多久,绳子怎么可能崩断?

    这绳子有问题!

    还没等我睁开眼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我就觉得脖子一松,整个人向下坠去。

    我终于想到了关键,可是已经晚了。

    我不过才一百三十几斤,怎么就把绳子崩断了呢?

    绳子在我脖子里绕了一圈,上方绷的笔直,我脚下乱蹬,却丝毫不受力。整个人就像是上吊一样,被吊在了管道里。

    下滑时自身的重量加上拉扯力,一下子就勒得我差点断气。只挣扎了几下,就已经开始眼前发黑,浑身使不上力气。

    上面传来一个声音,听上去像是窦大宝。

    但不知道是回音的关系还是我被勒得耳鸣,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我垂死挣扎,想要奋力蹬住管壁的时候,下面突然有两只手无声的抓住了我的脚踝,拼命的将我向下拉扯。

    意识开始渐渐模糊起来,我心底一阵绝望,却又万分的不甘心。

    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怎么就死在这肮脏的管道里了?

    就在我即将丧失意识的时候,耳边竟忽然响起了两个男人对话的声音。

    “二憨死了!”

    “你把他勒死了!”

    “你瞎说什么!我只想把他拉上来,谁知道他被绳子缠住了脖子!”这个声音气急败坏起来,大声道:“你和我一起拉的绳子!要坐牢大家一起坐牢!”

    说话的两人离我很近,好像就在我身边。

    “那怎么办?”

    说话的两人离我很近,好像就在我身边。

    短暂的沉默过后,最先说话的男人忽然压低了声音:

    “把他扔下去……”

    听到这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我只觉得无比惊恐。

    说话的两人离我很近,好像就在我身边。

    这让我感觉,我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二憨。

    ‘我’被勒死在了管道里,现在他们正商量着要把我扔下去!

    就在我惊恐万分,以为快要没命的时候,突然,似乎有几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脸上。

    紧跟着就听窦大宝一声大叫:“我艹!”

    下滑时自身的重量加上拉扯力,一下子就勒得我差点断气。只挣扎了几下,就已经开始眼前发黑,浑身使不上力气。

    还没等我睁开眼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我就觉得脖子一松,整个人向下坠去。

    大约滑了有七八米,脚底下踩到了一团软趴趴的东西,身子略一下沉,然后就停止了下滑。

    我总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忙不迭的解开绕在脖子里的绳子,扯开腰间的绳结,像是惧怕毒蛇一样的把绳子丢了出去。

    急着想要拿出手机照亮,才想起手机先前被窦大宝掏走了。

    我想问窦大宝他俩怎么样了,可喉咙生疼,仍然发不出声音。

    想到那张人脸,和眼睛里飞出的甲虫,我不由得一哆嗦,但还是咬了咬牙,勉强说了两个字:“报警。”

    我试着挪动一只脚,想要探探下面是不是还有没填实的地方。可刚抬起脚,身子就不由自主的向下一沉。

    感觉脚下又软又滑,我不由得想起了刚才听到的那番对话,头皮跟着就是一阵发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听到那段对话,可话里的意思很明白。

    孙禄摊摊手:“管道里卡了太多垃圾了,也就你出溜下来了,我一看不行,就和大宝一起爬了回去,估摸着位置想从下边接应你。跑到二楼,正好就见桑岚她爸把你拉出来。”

    先前有人被勒死在了管道里,而勒死那人的人,将尸首丢进了管道。

    我脚下踩的难道是……

    想到一个可能,我差点没吐出来。

    我猛地坐了起来,“怎么回事?”

    急着想要拿出手机照亮,才想起手机先前被窦大宝掏走了。

    我只好把打火机掏了出来,可就在我打着火的一刹那,火光闪过,我眼角的余光就看到我一侧的肩膀上方,竟然有一张灰白的人脸!

    黑暗狭窄的空间里,乍一看到如此恐怖的情景,我整个人都吓麻了。

    然而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

    我猛地坐了起来,“怎么回事?”

    原本双目紧闭的人脸,突然张开了眼睛!

    可那双眼睛里根本就没有眼珠子,只是两个黑乎乎的窟窿。

    急着想要拿出手机照亮,才想起手机先前被窦大宝掏走了。

    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响起,我本就绷紧到极限的神经几乎就要崩断了。

    随着这苍蝇般的声响,人脸的一个眼窝里,竟飞出了一只黑色的甲虫,迎面朝我飞了过来!

    “啊……”

    我和窦大宝本来是卡在一起的,此刻窦大宝同样抬手去抓踩着他的那只脚,这样一来,两人和管道间顿时有了空隙。

    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可也就是我惨叫出声的同时,下方忽然有一双手臂抱住了我的腿,猛地把我向下拖去。

    我濒临崩溃,完全不能做出反应。

    只觉得身下猛一空,整个人似乎被拖出了管道。

    下一秒钟,意识完全陷入了一片茫然混沌的状态。

    等到我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孙禄、窦大宝的两张大脸和桑岚的父亲一起惶然的看着我。

    我猛地坐了起来,“怎么回事?”

    孙禄和窦大宝对视一眼,伸手把我拉了起来,转眼看向桑岚的父亲。

    我听他说话含糊不清,更加起疑:“都特么是兄弟,你们有什么不能跟我说?”

    “还有呢?”

    “祸祸,对不起啊,我差点害死你。”

    说着,使劲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孙禄朝我点了点头,接过话头说:“只有你下来了,管道中间卡了很多木板之类的垃圾,你顺溜着滑下来了,我和大宝都下不来,只能又爬上去,从外边绕下来。”

    “一楼的管道出口被垃圾封死了,我只能到二楼……我扒开垃圾,就看到你在里面,听到你叫,就把你拽了出来……”

    想到那张人脸,和眼睛里飞出的甲虫,我不由得一哆嗦,但还是咬了咬牙,勉强说了两个字:“报警。”

    孙禄向窦大宝递了个不易察觉的眼色。

    “跟着你从管道口里出来的,还有一颗人头。”

    窦大宝和孙禄对视了一眼,才口齿不清的说:“那个‘孙屠子‘不见的时候,我一把拽住了你。可我怎么跟你说话,你都不吭声。我觉得不对劲,感觉可能是着了道了,就咬破舌尖往下喷了口血。吐完血才发现……发现我抓着的根本不是你的领子,是那截绳子,我……我差点把你勒死……”

    桑岚的父亲脸色煞白,好一阵才说:

    窦大宝似乎有点失神,“啊”了一声才像是反应过来,揉了揉眼睛对我说:

    孙禄摊摊手:“管道里卡了太多垃圾了,也就你出溜下来了,我一看不行,就和大宝一起爬了回去,估摸着位置想从下边接应你。跑到二楼,正好就见桑岚她爸把你拉出来。”

    “然后呢?”我转向孙禄。

    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不怪你,是鬼遮眼。那绳子有问题,可能勒死过人。”

    “还有……”

    总觉得他像是有什么在刻意瞒着我。

    我听他说话含糊不清,更加起疑:“都特么是兄弟,你们有什么不能跟我说?”

    孙禄看了一眼桑岚的父亲,揉了揉鼻子低声说:

    “然后呢?”我下意识的问。

    意识开始渐渐模糊起来,我心底一阵绝望,却又万分的不甘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