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九章 半鬼降

时间:2018-07-11作者:天工匠人

    。

    “出来了!”

    恍惚间,就见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飘忽到了眼前,对着我哭道:“你骗人……你说过这身体是给我的……呜呜……现在没了……”

    眼看董亚茹脚底的孔洞开始渗出黑色的血珠,一直眼睛眨也不眨的唐丰收用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我看了一眼桑岚的父亲,见他脸色蜡黄,气也不敢喘,低声让孙屠子过去替他捧住董亚茹的脚掌。

    黑色的血珠渗出的很缓慢,就像是那些孔洞被什么东西阻塞了一样。

    但是当第一滴黑血滴落下来的时候,唐丰收突然倒吸了一口气,端着银碗的手猛地一颤,碗里剩余的血一倾,差点没倒出来。

    “我来!”

    我稍稍松了口气,可这时却听唐丰收喃喃道:“晚了……到底还是晚了,救不了她了……”

    我蹲到他旁边,把银碗接了过来。

    下一秒钟,那些黑色的血珠全都滴落下来,但接下来从那些孔洞里涌出的却不再是血,而是接连钻出了一只只比米粒还小的多足爬虫!

    “是尸虫!”孙禄鼓着腮帮子硬是倒憋了一口气,“活人身体里怎么会有尸虫?”

    我斜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用银碗接着争先恐后向外爬的尸虫。

    “对不起,我能耐有限,仅止于此。”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说:“我解不了她中的降头,只能说,想暂时保住她的命,就必须要尽快将那个死人找出来。”

    尸虫落入碗中,碗里的血竟再次‘沸腾’起来。

    血面下时不时露出一只虫头,那些先前被放入碗里的毒虫竟像是僵死复生般,在争先恐后的吞噬起了落入碗里的尸虫。

    大约过了近二十分钟,董亚茹的脸终于渐渐恢复了几分人色,皮肤下面也不再有虫状蠕动。

    想到泥娃娃像是被劈开似的只剩下半拉,我不禁想起了我自己的娃娃,和在31号地下神庙中见到的那些泥娃娃。

    我稍稍松了口气,可这时却听唐丰收喃喃道:“晚了……到底还是晚了,救不了她了……”

    说话间,银碗里的血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下沉,转眼间就只留下碗底的一片血红。

    同一时刻,董亚茹足底那些爬出一半的尸虫,竟然都缩了回去!

    我稍稍松了口气,可这时却听唐丰收喃喃道:“晚了……到底还是晚了,救不了她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急着问。

    “你和中降者虽然是血亲,可你不是普通人,你的血气中独缺太阳精气……五毒属阴,它们喜欢你的血气多过尸虫……”

    唐丰收显然是个急性子,竟大喘了口气,接着大声道:“救不了了!你把血放完也救不了她了!”

    “屠子!”我抽出右手,用牙扯起袖子,把手臂举到银碗上方。

    孙屠子咬着牙,挥起银刀在我手臂上割了一道口子。

    鲜血低落,碗底的血再次‘沸腾’起来,那些本已经缩进去的尸虫,再一次蜂拥而出。

    “不行……救不了的……”唐丰收不住的摇头,“你根本没有太阳精气……”

    “我有!”

    “我有!”

    一个声音突然在我头顶响起。

    紧接着,孙屠子手里的银刀被夺了过去,一条白的耀眼的手臂出现在我的手臂上方。

    我只觉得整个人都发紧,不顾一切的吼道:“我没骗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银刀划过,那条手臂上便有一串血珠滴落进了银碗。

    “小屁孩儿……徐祸……老板……”

    一个柔软的身体贴在我背上,轻柔如梦呓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喃喃的说了一句什么。

    我并没有听清她说的是什么,甚至来不及想她是谁。

    因为,当她的血滴入碗里的时候,董亚茹的脚底便像是炸了窝一般,无数只细小的虫子争先恐后的钻了出来,掉进了银碗里。

    一个柔软的身体贴在我背上,轻柔如梦呓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喃喃的说了一句什么。

    当虫子不再爬出,脚底的孔洞开始涌出艳红的血珠时。

    唐丰收突然“啊”的一声大叫:“快把碗扔了!”

    我的意识完全被眼前的场景和身后的柔软分离,直到听到这声喊,才勉强回过神来。

    抖手想把碗丢出去,可银碗是扔出去了,但在碗丢出的前一刻,一道血红色的光影从碗中弹出,直射入了我的领口!

    “是尸虫!”孙禄鼓着腮帮子硬是倒憋了一口气,“活人身体里怎么会有尸虫?”

    下一秒钟,我只觉得心口一阵麻痒,紧跟着,意识模糊,头晕眼花,身子往后一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唐先生,我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才能救亚茹?”

    “对不起,我能耐有限,仅止于此。”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说:“我解不了她中的降头,只能说,想暂时保住她的命,就必须要尽快将那个死人找出来。”

    “什么死人?”我猛地坐了起来。

    “祸祸!”

    “徐祸!”

    孙禄和季雅云、桑岚围到我面前。

    “小福……”

    我愣了愣,见自己坐在柔软的大床上,一翻身跳了下去,走到唐丰收面前,反应了一下,盯着他问:“那个女人中的是半尸降?”

    唐丰收点了点头:“半尸降,也叫半鬼降、死人降,是南洋十大邪降之一……”

    不等他说完,我就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声音不自觉的发颤:“我妈呢……”

    “小福……”

    这时,白影倒是停止了哭泣。

    我猛地转过头,看到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缓缓放开了唐丰收。

    “岚岚!祸祸!云姨……”随着一阵欢呼雀跃,一个大背头穿花蝴蝶似的扑了进来。

    “小福……”

    “不好意思,我叫徐祸。”

    我挡开她,看了看一旁的桑岚,抓过一条衬衫,胡乱套在身上。

    “叮咚!叮咚……”

    听到门铃响,屋里的人都反应了好一阵,最后还是孙屠子径直走过去开了门。

    “岚岚!祸祸!云姨……”随着一阵欢呼雀跃,一个大背头穿花蝴蝶似的扑了进来。

    来的是潘颖,紧跟着,窦大宝黑着个脸,抱着个鼓囊囊的帆布包走了进来。

    我心下一定,转眼看了看那个惶恐的看着我的女人。

    转身过去抢过窦大宝的帆布包,拉开拉链,露出了里面的泥娃娃。

    “茶茶,你告诉我……”

    我刚急不可耐的说了半句,整个人就呆住了。

    帆布包里的确是个泥娃娃,但泥娃娃却只有半边。

    以头顶为中心,其中的半边,竟然像是被刀削斧剁般,不见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猛地揪住窦大宝的领子,把他甩在墙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人呢?”我恨不得给他一拳,“茶茶呢?”

    窦大宝都快哭了,抖着手说:“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和他对视一阵,猛地转眼看向潘颖。

    孙禄先知先觉,赶紧跑过来拦在我俩中间,“祸祸,你先别冲动……先听大宝他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哪能听的下去,看了看只剩半边的泥娃娃,目光转向窦大宝,挥拳就要打过去。

    可脚下一软,踉跄着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可大脑一阵晕眩,竟完全失去了意识。

    ……

    “呜呜呜……”

    听到一阵哭声,我猛地坐了起来。

    恍惚间,就见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飘忽到了眼前,对着我哭道:“你骗人……你说过这身体是给我的……呜呜……现在没了……”

    “茶茶!”

    白影像是被吓到了,身形猛地一震。

    小家伙竟朝我点了点头:“我知道。”

    想到泥娃娃像是被劈开似的只剩下半拉,我不禁想起了我自己的娃娃,和在31号地下神庙中见到的那些泥娃娃。

    这时,白影倒是停止了哭泣。

    “人呢?”我恨不得给他一拳,“茶茶呢?”

    只是蹲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

    “什么?”

    我真他妈吓着了!

    “啊!”

    恍惚间,就见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飘忽到了眼前,对着我哭道:“你骗人……你说过这身体是给我的……呜呜……现在没了……”

    尽管这身影若有若无,模糊不清,我还是从哭诉的声音认出了她。

    她居然走过来,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发。

    我抱头蹲在了地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小福……”

    “你听我说,我一直把你当小妹妹……我……我就是把你当一个活着的孩子。我真的想帮你!我没想过让你帮我做什么!”

    那个女人是我妈!

    “你骗我……我就说不出门的……你骗我……”

    “先去找尸体!”

    我只觉得整个人都发紧,不顾一切的吼道:“我没骗你!”

    “大宝他们……”我抬头看着小家伙,忍不住哭道:“我不是故意的!如果那不是我妈,我不会让他们带你来,也不会是这样!”

    正在我彷徨不知所措间,小家伙突然说了一句。

    我的大脑完全陷入了混乱。

    “中了半鬼降,肯定是见过鬼,要先把鬼找出来的……”

    “我没骗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