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八章 唐丰收

时间:2018-07-10作者:天工匠人

    。

    包括桑岚的父亲在内,所有人都是一愣。

    “滚出去!”桑岚的父亲反应出乎意料的强烈。

    “哎呀!”

    唐丰收顿时老脸涨红,一跺脚,转身就往外走。

    “老先生,先等一下。”

    我忙拦住他,回过头对桑岚的父亲说:“你可以不相信有降头,但你应该知道,除了注射镇定药物,医院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救人要紧,为什么不……”

    不等我说完,桑岚的父亲就挥舞着手臂大声说:“我不管什么降头,我只相信真正的大夫,而不是去相信一个老流`氓!”

    我不禁有些奇怪,看向唐丰收,却见他老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但眼神里除了愤怒,还透着几分委屈。

    唐丰收边说边从包里拿出几大包草药,让人拿去用大锅煮水。

    我刚要再说什么,桑岚的父亲就激动的说:“让他出去,亚茹是我的爱人,我不会让她有事!”

    见他完全没有平常的理智,我不禁也火了,犹豫了一下,一字一顿的说:“她是我妈。”

    包括桑岚的父亲在内,所有人都是一愣。

    我对桑岚的父亲说:“我和你都不想她有事,但是再这样拖下去,情况只会更糟糕。”

    桑岚的父亲看着我沉默了一阵,终于点了点头,“我去办手续。”

    我本来还想对唐丰收说几句拜托的话,没想到他却似乎比我还着急,说他要先回去准备些东西,让我把地址给他,他会自己过去。

    桑岚看了我一眼,报出了家里的地址。

    唐丰收离开后,我立刻给窦大宝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带着我家里的那个泥娃娃赶到苏州来。

    挂了电话,季雅云小心的问我:茹姐是不是真中了降头?

    等所有竹管都打开,一向胆大的孙屠子脸都已经白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换了以前,我真看不出董亚茹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可经历过司马楠的那件事以后,得知被降头师炼制的灵鬼茶茶竟对降头有着一定了解,我就难免向她询问一些关于降头的事。

    所以,我才能判定,董亚茹很可能是中了降头。

    只见她脸上的那些黑毛就像是变异的草藓般,已经开始渐渐枯萎。

    到了桑岚家,我才想起问唐丰收是怎么回事。

    孙禄说,他刚从主治医师办公室出来,就被唐丰收给堵上了,说董亚茹的病,除了他,别的医生看不好。

    桑岚的父亲竟又来了火气,说那个唐丰收,根本就是个老疯子、老流`氓。

    我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他说完前因后果,我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两天前桑岚的父亲把董亚茹送到医院的时候,在大厅里偶然遇到了唐丰收。

    那时他刚好经过,看到董亚茹后停下了脚步,盯着董亚茹看了一会儿,就神神秘秘的对桑岚的父亲说,董亚茹并非是得病了,而是中了降头。

    一开始桑岚的父亲也吓了一跳,忙问他该怎么医治。

    不料那老头子把他拉到一边,说他现在还看不出具体状况,必须要把病人带到他的办公室,脱光全身的衣服鞋袜才能找到病根。

    “太过分了!”桑岚听得咬牙切齿。

    “他不是医生?那他哪儿来的办公室?”孙禄问。

    “我问过医院,他是医生,不过是中医。”桑岚的父亲皱着眉头看向我,“你真的相信他吗?”

    我说:唐丰收应该不是普通的中医。

    在外八行中最为神秘诡异的是神调门,门下包括人们常说的阴倌、巫师等等。

    多数所谓的阴倌、巫师都是蒙事的,但真正有本事的神调门人,是能够通过特殊的方法‘治疗’一些医学上难以解释的‘病症’的。现在有一些医院设定的疑难杂症专科,坐诊的,就是神调门的高手。

    “他能一眼就看出……看出桑太太是中了降头,应该是真有本事的。不过这老头貌似是有点太冒失了。”我干笑了两声。

    我本来想问问桑岚的父亲,这些天他和董亚茹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经历,不过见他现在急火攻心,也就没有问出口。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唐丰收赶了过来,一进门就让我们带他去看病人。

    进了房间,他就自顾自的拉上了窗帘,然后就去解董亚茹脸上的纱布。

    桑岚的父亲本来想要阻拦,被我给拉住了。

    桑岚的父亲本来想要阻拦,被我给拉住了。

    只见她脸上的那些黑毛就像是变异的草藓般,已经开始渐渐枯萎。

    纱布一揭开,看清董亚茹的样子,桑岚和季雅云同时尖叫了起来。

    我和孙屠子对视一眼,也是双双倒抽了口冷气。

    以眉心鼻梁为分界,董亚茹的半边左脸竟是青灰色的,乍一看就像死尸一样。

    更加可怖的是,这半边脸上竟还长出一层将近半寸长的黑毛!

    “哎呀!”

    唐丰收猛一拍大腿,回过头痛心疾首的对桑岚的父亲说:“你要是早两天肯让我帮她看,她就不会这样了!”

    桑岚的父亲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形,脸色煞白,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老先生,她这是中了什么降头?”我勉强问道,心却已经沉到了谷底。

    “先别问了,我先试着替她解降。”

    唐丰收边说边从包里拿出几大包草药,让人拿去用大锅煮水。

    “你是她儿子?”唐丰收看着我问。

    我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油灯一点亮,房间里顿时充斥了一股像是死鱼和腐尸味道交融的腥臭气味。

    唐丰收从包里拿出一个银质的小碗,和一把小小的银刀,交到我手上,“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点点头,让孙禄跟我出去。

    等两人再回到房间时,银碗里已经盛了满满一碗血。

    桑岚的父亲疑惑的看着我:“这是……”

    油灯一点亮,房间里顿时充斥了一股像是死鱼和腐尸味道交融的腥臭气味。

    我抽了抽鼻子,说:“是用来解降的引子。”

    唐丰收接过银碗,凑到鼻端闻了闻,看着我的眼神显得有些诧异。

    “太过分了!”桑岚听得咬牙切齿。

    他把碗小心的放到一边,先是从包里拿出几根小孩儿手腕粗的竹管,然后又拿出一盏样式古朴的油灯,加了灯油,点燃了灯芯。

    油灯一点亮,房间里顿时充斥了一股像是死鱼和腐尸味道交融的腥臭气味。

    这时,他拿起一根竹管,拔掉上面的塞子,将管口对准了装满血的银碗。

    不大会儿的工夫,竹管里竟爬出一只拇指盖大小,通体碧绿的蝎子。

    听他说完前因后果,我有些哭笑不得。

    蝎子像是被血腥味吸引,竟一下跳进了银碗中。

    接着,唐丰收又打开了一根竹管,这一次,里面却是爬出了一条赤红色的蜈蚣!

    等所有竹管都打开,一向胆大的孙屠子脸都已经白了。

    等两人再回到房间时,银碗里已经盛了满满一碗血。

    每根竹管里都有一只模样瘆人的爬虫,种类不一,但只要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无论是最初的蝎子还是最后爬出来的三足蟾蜍,都是有着足以使人致命的剧毒的。

    我摇了摇头,勉强咽了口唾沫,抬手指了指董亚茹的脸。

    唐丰收连着拍了十几下,一只脚掌已经变得让人不忍卒睹了。

    他从包里拿出一根半尺长,婴儿手臂粗细,甚至还带着几片绿叶的树枝两步来到床边,猛地将树枝朝着董亚茹的脚心拍去。

    多数所谓的阴倌、巫师都是蒙事的,但真正有本事的神调门人,是能够通过特殊的方法‘治疗’一些医学上难以解释的‘病症’的。现在有一些医院设定的疑难杂症专科,坐诊的,就是神调门的高手。

    “别动!”我按住他的肩膀,“是老槐树的树枝,是用来解降的。”

    那并不是神经牵扯肌肉的抽动,而是像皮肤下有数不清的细小虫子在快速的爬动一样……

    唐丰收端过银碗,把碗口凑到脚掌下方。

    “徐祸……”桑岚的父亲看向我。

    等所有竹管都打开,一向胆大的孙屠子脸都已经白了。

    很快,一碗血就变成了半碗。

    五只毒虫放入银碗,碗里的血顿时就像是被煮开了一样,开始不断冒泡。

    槐树枝上长满了刺,唐丰收每拍一下,董亚茹的脚底便被刺穿一片。

    大约过了半分钟,本来一动不动的董亚茹身子竟剧烈的抖动起来。

    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脚掌被槐枝刺了数不清的孔洞,竟不见有一滴血流出来。

    唐丰收离开后,我立刻给窦大宝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带着我家里的那个泥娃娃赶到苏州来。

    油灯一点亮,房间里顿时充斥了一股像是死鱼和腐尸味道交融的腥臭气味。

    与此同时,她的半边脸动了起来。

    只见她脸上的那些黑毛就像是变异的草藓般,已经开始渐渐枯萎。

    唐丰收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银碗,见血不再冒泡,大声对桑岚的父亲说:“把她左脚的袜子脱掉!”

    桑岚的父亲身子明显一颤,“你干什么……”。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